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6的文章

麗聲冰室的私家碗

麗聲冰室的炸脾薯條,雞脾現做,生炸的,一般需等十至十五分鐘,今天卻只等了五分鐘,彷彿侍應姐姐早預料到我會點它,預先做好。



微型人生

早幾天和Dickson吃飯,他慶祝我生日來着,去年同樣時候,講起前景,他眉飛色舞的,又過一年,忽然頹唐了。

「如果將來沒有人聽曲……」他說出這句話時,突然覺得他的擔心和我一樣。

我們都算是文化產業的一員,在香港,這幾乎是零的行業。財富是零、名聲是零、人脈是零,藝術談不上,工藝又不屬於。他算起來是個樂師,我算起來甚麼都不是。

社會就是這樣囉,我們小時候讀書,書中說,不要隨波逐流。長大後發現,不隨波逐流,非常辛苦,因為這個社會不需要你。如果在外國,不需要只是賺少一點錢,在香港,不需要是生存與否的問題。

【原地遊】香港旅遊攻略--伴手禮篇(2016年4月更新)

食尚玩家真是害人不淺,每位台灣朋友來必然指定買以下伴手禮,害我的人生裡面,浪費了將近28個小時排隊來買這些東西。

大家都說香港沒有特產,其實不然。香港東西非常多,只是好吃的,好玩的,全部帶不走。以下是教大家,特別是來自台灣的朋友,如何用最少的力氣和時間,買到心頭好。



永恆的距離──從新海誠到新海誠

新海誠作品,由《星之聲》直到最新的《你的名字。》,主題無一不是「距離」。


(下文有雷,慎入)

友愛的陳皮鴨腿湯飯

「你呢,還要湯嗎?」
「客氣客氣,有凍奶茶和飯湯足夠了。」我微笑婉拒。
阿姨白了我一眼,一手奪過湯碗︰「飲多啖湯啦。」

七月與安生──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

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必然知道她的故事一定有人死。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必然知道她的故事很少眼淚在臉上流,都在心裡淌。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入場看電影,離場後必然驚訝,原來一向墨藍色的她,居然能夠溫煦。


一村都係鄧生──屏山文物徑

禾哥一家大小,拖着一個二十七吋櫻桃紅行李箱,跟我們走去屏山文物徑。早前吩咐他,時程甚長,盡量輕便,不過他覺得過關不順道帶點「貨」回深圳,過不了自己。往返皇崗十幾年,這,已經成為習慣。

四十來歲的禾哥,八十年代跟着親戚到深圳打拼。起初只因為鄉下親戚南下,想帶個人在身邊幫手,相中了禾哥。父母覺得留在鄉下,長大亦不過種地,沒甚麼出息,既然有機會,送小子南下,到工廠打工,學門手藝,比較有前途。小學剛畢業的禾哥,就這麼離鄉別井,一去不返。

廿幾年過去,禾哥開了一爿食店,手底下二十個員工。我偶爾回深圳逛書城,肚子餓便往那邊坐坐,坐了好幾回,頭一回遇上老闆禾哥︰「這房挺特別的,哪裡鄉下的房?」我尷尬說︰「香港,在元朗。」他絲毫不知客氣地翻起桌上的香港旅遊指南,詢問我職業之後,督定地說︰「哦,你買這本書是為了改正內容?因為它不是香港的景點。」

當你變成了他們之後

「唉,不知何時翻身。」法師同事忽然冒出這麼一句,我無言以對。她居然有這種想法,我吃驚不已。

來港五年,法師同事一直守在同一個崗位。之前我魯莽地決定離職,她勸我留下等新機緣。幾年來我已經把機緣用盡了,她依舊不變,雖然偶有埋怨,卻沒料到她心底的壓抑,不比我們少。「修行人不應如此。」她淡淡的說,我黯然地聽。

幾年過去,我和阿匐從當年的小嘍囉,輾轉經歷。我傾向了美編排版,他學梵文藏文。作為業界頂尖,前公司告謠他不適合這行業。熬了三年,終歸轉到另一家,面對的問題卻始終未變──一個不懂作業流程、忌才又無能的主管。

我們三個,都是不能討主管歡心的類型。太執着己見,太不懂應酬,太不知變通,太不夠圓潤……或者社會上將近一半的人都是如此,這原本也沒有問題,只要能活下去。可是,香港目前的境況仿佛就是如此,勤勤勉勉,不求多只求足夠的人,好快被社會淘汰。

被價值和價值觀淘汰。


離開舊公司半年,病了半年。新工作雖然也是沒前途沒希望的類型,不過回頭想,幸好轉了工,不然看醫生都沒錢。然後,租約滿,房東打來加租,在外面一片減租潮,逆巿增加一個我負擔不了的價錢。

然後,又要好長的考慮,好多的爭執,重演一貫的戲碼──我不接受加租,房東的房空置數月,最後雙輸。

香港人近十年思考問題,愈來愈傾向雙輸方式,各不相讓。老闆也是這個想法,你厲害嘛,比我厲害,那很好,我把你鬥死鬥臭,你拿筆討飯吃,我調你去洗廁所,不願洗廁所,那你就走路吧。
前幾日,剛到公司的出納跟我說她要辭職。我呆了一下,才三個月不到,幹嘛要辭職?她說︰「因為經常塞車,一時早到半小時,一時遅到半小時,好難受。」對她而言,會計的工作,到哪裡都可以。反而我們這些既非專業,又不是沒有技術的行業,找不到工作。
這幾年來,香港冋類型的公司,都轉完了。再轉,已經沒有公司可轉。自己開嘛,以現在的巿場環境,不太可能。香港人品味給高登佔領了,中環價值統戰文化思維,況且,每次我和朋友講起自己辦雜誌大家都耍手擰頭。


不過,認真,坦白,要我辦雜誌,我也沒自信可以賺錢。重點在於香港人的品味太狹窄,只接受高登和蘋果的風格,其餘都要靠其他資金支撐。那麼出版物很容易淪為老闆的私人玩具,出版物本身沒有進步的空間。講起現況,大家都絕望不已。明明是為理想而投身的行業,結果愈做下去,愈能幹的死得愈快,剩下一堆人,尸位素餐,結果連公眾的信任都失去了。
另一方面亦會覺得,可能性格影響命運吧。我們在工…

如何衡量傑青的人生

出爐傑青一段「兩年極速供斷樓方程式」和「一切向錢看論」,引爆網友情緒,抨擊傑青價值觀,甚至質疑十大傑青奬項的評審標準。不過,認真,問心,當我們拿「窮得只剩下錢」批評對手之時,大家心裡是否羨慕黃仰芳五年時間達到其他人追求四十年的目標?反彈聲音又是否代表,港人最終最大的價值,如今得到證實,既興奮又沮喪的心情?
林彥邦︰她不過誠實地說出香港最大最唯一的價值陳凱文︰當黃仰芳成為「傑青」蘋果日報︰黃仰芳語錄

鹽田梓──民間保育的典範

如果對古遺、文物和生態保育有興趣,鹽田梓是不可錯過的例子。一個由民間自發組織的保育計劃,在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島上,兩次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



街渡泊岸,碼頭聚滿了中外遊客,國語英語粵語,多名導遊舉着各色三角旗領導遊客,或等船離開,或剛開始參觀。同樣場面,在熱鬧的油尖旺名店、偏遠的大嶼山人工景點、獨處一角的主題公園遊,可謂司空見慣。而今,「八國聯軍」竟出現在西貢海域,一個面積少於一平方公里的小小村島,委實憂喜參半。

五年前曾到鹽田梓參觀,當時生態旅遊初為港人熟悉,大台旅遊節目報導,鹽田梓聲名鵲起,但遊人不多。街渡已然恢復,入村需約導賞。五年前百廢待興,鹽田荒蕪,幾欲重建,義工難覓;屋宇荒廢,建材缺乏;水井猶存,濁不能飲……

我們都沒能成為想成為的大人

早起,對着鏡,拔下一根頭髮。

這根頭髮,通統的白,從毛囊到髮尖,毫無雜色,混濁地白。手感像塑膠而不似毛髮,沒有觸感,沒有油滋感,乾的,硬的,仿佛不屬於我的身體,偏偏貨真價實的,生自我身。

拔掉頭髮之後,呆坐辦公室電腦前,點擊前幾天上載至獨媒的《點五步》觀影後感,like數超過600。以前,100個like已經開心到跳舞,如今600個like竟然毫無感覺。

不經不覺寫了十年,十年前個個都說我行,一頭央進了寫作的世界,心中永遠以出書為目標。沒料到十年後今天,成為云云網絡寫手的一員。這意味着,自己成了恆河裡的沙子。回塑過去,當然能找到成因,展望將來,漸漸地失去希望。突然間發現,機會已經不屬自己。

超越數字的成果──「點五步」

好多電影,用二千萬,只拍一個結果。好少電影,拿二百萬,拍出了成果。



仇富街

元朗壽富街在過去500日,開設和結束的藥房共有10間,目前仍然健在的藥房共有8間。8間藥房,一間7仔。這條街全長不到300米。

悉尼旅遊交通全攻略

目錄
一、悉尼交通概況
二、CBD免費巴士遊city
三、輕軌+渡輪
四、藍山

筆羈天才側記──1937年的天才們

筆羈天才(Genius,下稱電影)取材自史考特‧柏格(Andrew Scott Berg)所撰之傳記文學Max Perkins, Editor of Genius(下稱傳記,以茲與電影之區別)。故事發生於1929至1938年,麥斯威爾.柏金斯(Max Perkins)初遇湯瑪士.伍爾夫(Thomas Wolfe),直至1938年湯瑪士.伍爾夫腦結核去世為止。本文無意考據電影真偽,評價故事結構和演員是否忠於史實,只是簡單說說,1937至1938年,幾位文學天才發生的事情。


聯和墟大蕃薯

「我有病啊,真係有病,可以隨時辭職不幹。腰痛啦,有糖尿。 」侍應姨姨傍在桌邊,好像訴苦似地埋怨。那一刻我尚未察覺她話裡背後意思,正拼命的給蕃薯西多士加糖漿。



圖書業的隱者(1)──李昕《做書》

編輯到底做甚麼?甚麼都做,也甚麼都不做。

編輯就像洗碗一樣,不洗,很明顯;洗了,沒人察覺。

編輯不是作者,不能以文換名,以名換利。同為配角,比不上演員,綠葉當久了,說出不名字,公眾也會認得樣子。編輯配合作者歌唱,卻及不上配音員,記不住角色,也能分辨配音員的聲音。

好多編輯,一輩子做過兩三千本書,卻名不經傳。無論職位高低,人脈多寡,學識深淺,潛隱於書海之中。許多傳奇編輯的故事,有如神秘宗教的故事,只在業內口耳相傳,甚至難知真偽。



《做書︰感悟與理念》

作者︰李昕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5年10月

關於李昕︰1982年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加入人民文學出版社,曾任職校對員、社長助理兼當代文學第二編輯室主任。1996年派駐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位至總編輯。2005年調回北京,出任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副總經理、副總編輯,2010年任總編輯。2014年退休後,於商務印書館(北京)出任特約編審。

城寨英雄──圍城裡的政治解讀

《城寨英雄》大概是雨傘運動之後,大台第一套充滿政治隱喻的劇集。它的主旨不是輪姦、復仇、無名小子變英雄,而是「奪回街區」,至少第五集看來是如此。

儘管我懷疑編劇是否有此心,但我就作這麼解讀了。


評劉偉霖〈耳職不為真──對《少年滋味》被訪者的另類想法〉

批評一篇評論本來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但看見一篇評論偏頗歧視而視若無睹則更為奇怪。

本篇文章是針對劉偉霖先生〈耳職不為真──對《少年滋味》被訪者的另類想法〉而來,《少年滋味》觀後,本無意說些甚麼,但讀到這篇文章,卻驚訝原來這種偏頗的聲音,居然可以刊登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刊物之上,香港的媒體到底怎麼了?

耳聽不為真──對《少年滋味》被訪者的另類想法,劉偉霖,《HKinema》第35號,香港電影評論學會︰2016年七月。文章節錄︰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

Common Ground

點了一份home burger、一件芝士蛋糕,綠茶、咖啡的冰浮在杯沿。窗外枝葉蔓生,卻沒看到樹幹。綠葉托着日光,使那當頭的、避之唯恐不及的烈日,折轉映入窗戶,添了幾許油綠。

這樣的光線拍照正好。莎倫舉起手機,替芝士蛋糕拍了幾張,檢視相片同時撥弄頭髮,整理妝容。手機反射室外兩位穿背心的老外,她忽然感嘆︰「我好想坐外面。」「想跟老外搭訕?」「我想和狗狗玩耍。」

兩位老外背心短褲,一個自山上來,一個往山上走,驀地碰面,停在樓梯間寒暄。威瑪犬是山上來的老外領着,主人與朋友歡敘,牠給擱在一旁,閒來無事,遂向戶外桌的壯男索食。壯男逗弄着威瑪犬,山下又有另一位束着短髮的外藉女士,帶來一頭幼年牧羊犬。或許幾位老外並不相識,但寵物們看似熟絡,威瑪犬頓時不管壯男,迎向小牧羊犬。




中轉站的黃昏──屯門公路轉車站

某日在公司打開下圖,老闆好奇走近︰

「挺漂亮喎?傳給我,用來做下期封面圖。」

「好啊。」

「哪裡拍的?日本?韓國?」

「香港,屯門。」

「這……哪下次再用吧,不必傳過來了。」




無話可說談日本.知日/秋刀魚/男子休日

「我係機場啊,做乜?改緊簿囉。去邊?日本啊。妻籠宿,日本神秘的小山城。旅遊書介紹過的。」

趁着七一長假,打電話約舊同事飲茶,沒料到他已搭上飛往日本的飛機。

作為一個窮編輯,不由得感嘆︰「你放假去日本,我放假就去日本城。」
香港人很奇怪,對自身居住的地方不聞不問,不知道屋邨後山的風光,不知道自家門前的夏花已開。卻對日本的一切了如指掌,櫻花盛開的時份、地下街最好吃的炸雞、曲山幽林秘湯……何故我們對日本這麼痴迷,痴迷到只要找不到題材,就去談日本。痴迷到,一本雜誌叫《Hong Kong Walker》,內容全部報導日本,與香港無關。


《三人行》──一場電影實驗

夏天的港產片多失手,失手在擅長的領域──「警匪」。《寒戰2》犯駁位極多,建議入場時當默劇看,細心留意演員的精彩表演就夠了。《三人行》沒那麼壞,卻在銀河映像招牌劇目︰三線劇情、警匪槍戰、杜琪峯,失手。

拿手題材失手,原因不外乎角色性格定位偏差、場景安排不合常理、鏡頭運用失當……資深影評人石琪的評論中肯,《三人行》的違和感,來自電影與觀眾所認知的真實情景有相當落差。回過頭來看,這些落差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三人行》並非警匪類型片,而是導演和編劇的實驗電影?


石琪︰《三人行》杜琪峰為何失手?陳志華︰香港死症誰能醫:你真以為《三人行》是警匪片?

六年後的今日

昨天突然有一條留言,留言在六年前的blog 挫敗的面試。看到網友在鼓勵着六年前的自己,感覺有點異樣,我順道回憶一下這六年的工作生涯自己做過些甚麼,一想,居然一整晚就此睡不覺了。

數一數六年來自己做過些甚麼︰
1. 一年教學助理。
2. 跑了幾年書展策劃和採訪,做過半年發行。
3. 做了半年叢書編輯,出年四本升學書。
4. 做了年半雜誌編輯,但做得最多是攝影。
5. 做了年半書店。
6. 目前在做排版員和(半)設計員。
六年前還有另一個留言令我至今難忘,一位網友說他三十歲了,仍未有穩定工作,鼓勵我努力。當時我的反應是,不可能,我不會這樣。

至今六年,就真的這樣過去了。

粉嶺聯和墟公立學校追尋記

每件事都有一個期限。
追尋聯和墟公立學校,我定下一個期限︰一個月。

一間與人無緣的人,追尋一間與世隔絕的學校,倒也對味。

守衛言論自由,臺灣人做了些甚麼?

1979年12月9日,臺灣高雄巿警察局派出警察包圍《美麗島》雜誌社高雄服務處。翌日中午,政府派遣的鎮暴隊伍封鎖高雄巿各交通要津,阻截響應《美麗島》雜誌呼籲,前來參加「世界人權日遊行」的民眾。硝煙於傍晚升起,軍警一度派出裝甲車、施放催淚瓦斯,民眾以石塊和棒棍還擊。混亂情況直至午夜才漸漸平息。

暴力發生後,政府大規模搜捕《美麗島》雜誌社相關人員。逮捕名單包括曾任陳水扁政府副總統的呂秀蓮、2006年帶領紅衫軍倒扁的施明德、2014年反核四運動絕食的林義雄。按照香港的官階倒推三十年,即今日港府的政務司司長、前民主黨主席和土地正義聯盟領軍人物,全部牽涉在內。

時光靜止的蓮香

有些地方,既殘舊,又灰暗,且骯髒。
器皿崩缺,桌椅搖曳,地滑檣裂。舊日的痕跡斑斑。
即使如此不堪,卻無人打算修繕,無人打算更新。
因為沒有活化的必要,沒有追趕時代的必要。
蓮香樓正是如此。


器材的租借與採買──兼談C、N、S家未來兩年走向

2016年過半,70D也用了兩年,今年想投入我最喜愛的鏡頭85mm,卻又看見Nikon推出新機等等等等的消息……既然如此,就有必要重新設計自己手頭上的器材和產品線了。

以下文字是專門給業餘愛好者的建議。職業級的嘛,基本上不會考慮買與不買。我未見過職業級攝影師會考慮的,全部直接敗了下去!

先作一個小報告。目前我的70D工作機計劃已經圓滿達成。最初給自己設計了一條小小的心願線︰機身+旅遊鏡+廣角+定焦+直倒。(詳見︰如何選擇定焦鏡),因此我全武裝是︰
機身︰Canon 70D
旅遊鏡︰EF-S 18-135mm f/3.5-5.6 IS STM
廣角︰EF-S 10-18mm f/4.5-5.6 IS STM
定焦︰EF 40mm f/2.8 STM
直倒︰BG-E14
閃燈︰Speedlite 270EX II

一秒變廢土──舊中區警署

如果你問我,脫殖時代的香港和英殖時代的香港有甚麼分別。我自己感受最深的,無非是過去標示「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的場所,現今成了「窮人與狗不得進入」。噢不,更正,是「窮人和窮人的狗不得進入」,富人的狗可以。


「好漂亮啊,Mr Cheung,這裡是甚麼地方?」Lai母問。

「後面是監獄?前面是警察局。」

「監獄即是甚麼?」

「Prison。Prison啦。」Lai說。看見我驚訝的眼神,Lai解釋︰「她只會英文,不會華語。小時候唸英文學校,會講,但認不得中文字。」我恍然大悟。



【原地遊】香港旅遊攻略--交通篇(2016012更新)

近日整理旅遊文章,忽然發現提倡在地旅遊兩年,居然沒有講過香港旅遊相關資訊。上網看一些香港旅遊攻略,來來去去居然都是台灣人所寫。不如講一講。
絕對道地、絕對港仔、絕對腹黑。

目錄︰
一、鐵路
 -鐵路全線圖
 -車票(八達通)
二、陸上交通
 -巴士
 -的士
三、電車
四、離島車船交通
五、跨境交通(往深圳)
 -落馬洲vs皇崗口岸詳解
 -如何去24小時口岸
 -過關流程

甚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楊絳先生離世,想到幾日前才讀到李昕《做書》,關於楊絳先生往事。

李昕憶及2011年楊先生100歲,接受報紙訪問。說她每日拿錢鍾書先生的詩集抄寫,練習書法,每日一首。李昕心想,哎這些書法能影印出版,錢先生的詩集也是三聯出版,該沒問題。他讀到這篇報導時,已是刊登後七、八天,立即打電話給楊先生聯絡人,對方說別的出版社已經把稿件搶去。

與老編輯談話,這些故事,數之不盡。就如名家八卦,傳奇、有趣。某前輩曾經替倪匡「執字粒」;某某當年在明報等金庸的小說在報上刊登,親自送上辦公室。黃金年代的作者,全是明星。今日面對的作者,卻是孤泣之流,對着孤泣,只有哭泣。

這兩年一直逼問自己,到底還走不走出版這條路。這條路難走,一直知道,但愈走愈覺得無路可走。朋友一直叫我考公務員,認為唯有公務能令我活下去,久不久就傳類似的新聞給我︰
星島集團旗下三報刊 炒逾20人包括高層 安裕的事件也令我驚訝不已。區家麟說得好︰「裁一個人的員,就是怕你有經驗有熱誠。」這也正正是我以及我的朋友們所面對的事情。

內容的力量──咖啡賣斷巿的秘密

遠在馬來西亞的學長facebook inbox問︰「你有無黎明唱歌個隻白咖啡啊?我呢到賣曬啦。」時間已經是夜深,實在不願勞動,我想一想,馬來西亞沒有時差,唯有盜取一張賣光光的照片傳送騙他。


媒絡時代,每個人都能經營自己的「自媒體」。Facebook、Tumblr、Wordpress……我們都渴望被傾聽,同時也會思考,讀者或聽眾喜歡、需要些甚麼內容,從而計算、編寫。

我們都會上網,都以為把自己的媒體照顧得很好。但當網絡上忽然爆出幾條「洗板」PO,才驚覺自己原來不懂得行銷,或行銷方式已經落伍。甚至會發現,我們和這個世界有一重自己都沒有察覺的隔閡。


山水茶寮.川龍端記

飲食是一種文化,毫無疑問是。所謂文化,需要時間體悟、細味、經驗。

我們說要去端記,說了好幾個月,一直沒約成。排了下個月班表,三個一起假期,卻被上級調亂,湊不到一起。總算成功請假,某某又生病了。結果拖延到三個人都辭職了,離開公司,等候新工作之際,才終於能上端記一趟。結果某某遲到了。

以上一百字毫無意義的背景敘述,主要指出,上茶樓不能一個上,要好多人。或者與家人起,父母兄弟姐妹一圍枱;或者與朋友,來一趟Happy Friday;或者遠方友人來到,邀他們上茶樓吃點心……作為一種文化,一種飲食習慣,飲茶應是團體活動。

不是老店老了,是你的世界大了

香港近幾年老店不斷結業,香港人除了婉惜,仍是婉惜。歸吝租金問題,歸吝領展趕絕小商戶,歸吝香港人貪新忘舊……蔡東豪先生專欄寫老店︰「歷史悠久不是免死金牌,老牌食店不能與時並進,難免被淘汰。」讀後感概良多。
立場新聞︰老店未必佳,2016/04/14

樹大招風.林家棟

《樹大招風》參照真實人物,講述回歸前三個賊王「英雄無用武之地」的落泊境況,暗喻香港人回歸、阿爺落黎之後,無啖好食。想趕在回歸前「食大茶飯」,卻趕不上尾班車,全部法網難逃。

電影整體故事、選角、剪接、鏡頭,均屬上乘。三位導演高手過招,可談論的甚多,本文只想談一個人──林家棟。


明報︰《樹大招風》3導演拍3大賊 回望大茶飯年代 莎包Mind Too Wild ︰有點反高潮的《樹大招風》家明雜感:《樹大招風》新導演交出佳作

風景以外.旅遊未滿──超廣角絕密隨拍心得

最近發現身邊的朋友,絕少使用超廣角。他們通常有好幾顆旅遊鏡,等效24 - 105 或18 -200。之後優先考慮標準的定焦(35 - 50) 和 長焦鏡頭 (100-600)。甚少考慮24mm以下的超廣角。大家都覺得超廣角除了旅行拍風景之外,平日很少用得上,加上變型嚴重,後製麻煩。而去旅行,一顆旅遊鏡就足夠了,因而買下三四顆旅遊鏡,焦段重疊,結果只帶一顆出門……

某日我建議說,那不如買一顆超廣角吧。
不了,很貴。
不會啊,2000元而已,二手的還能夠更便宜。
二千元只能拍風景喎。
我呢……很少拿超廣角拍風景。



魔幻寫實咖啡館--Cafe Je T'aime

「厲害吧厲害吧?在滿街三步一間藥房,十個人有九個水貨客的水貨之城裡,居然有一間隱世咖啡店。真可謂上水的綠洲。」說畢,熊醫師和往常一樣,自顧自笑了起來。這個奇怪習慣不知何時開始,至少中五已經有,講完一段話,不管幽默與否,自己先笑。我們跟着笑,一般是笑他的笑得真誠,而不是說話內容。

清明假期的周日,我和熊醫師相約上水火車站,有些事要請教他,他提議到Cafe Je T'aime短敘,而非我們常去的新都大M──「大M執咗啦,變咗藥房。」一瞬間反應不過來。原本為他想嘗鮮,沒料到竟是大M結業,再沒別的地方可去。


《選老頂》──影射政治,諷刺每一個香港人

《選老頂》的宣傳攻勢太強大,期望過高,看完電影難免有點落差。但這部電影戲裡戲外所反映的社會現實,卻值得全香港人反思,何解類似的、影射現實政治的電影那麼少。

先彈後讚。電影裡熟悉的情懷、橋段、場面太多,一看就看得出來。黑社會撕殺、角逐話事人,出自杜琪峰的《黑社會》;家庭關係、荒誕性愛,分別來自《低俗喜劇》、《豪情》;豺狼與徐SIR天台密會,是《無間道》;六寶和女兒的橋段則來自許多江湖片的鐵漢柔情,例如較近期的劉青雲古天樂《掃毒》;浴池打飛機講政治理論,令人聯想到《大賣空》。主要角色的下場,亦離不開港產片常見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有六寶一個不用死於砍殺,而警察最惡劣,也只是就手旁觀之過──劇中唯一正義的角色鄭重地安排了給一位PC。

自媒體

花了一點時間和益力多商討原地遊之後的策略。他是個fb宣傳能力,我嘛,隨意。坦言,ooparts寫了十年,一直沒有集中寫過些甚麼或者目標指向寫些甚麼。我也沒有在意自己是否成為某方面專家,要寫些甚麼專業文章。反正就隨着自己成長,一步一步寫下去。十年過去,由最無聊的個人發洩,工作苦處,以至今時今日,既寫吃食,又寫拍照,超出了自己預期的許多。

故然,若論巿場反應,則是完全失敗。因沒有辦法,一想到某個議題,就聯想起我。

原地遊是兩年前出發長途旅行時設立。當時主要想分享一些澳洲旅行的苦與樂。結果旅程比我想像中早結束得多,所以,不了了之。

吳哥窰.哆啦號

「這邊,這邊。」哆啦又在人群車群中,找到迷茫不知方向的我。他笑面如常,躺在吊床上滑動他的二手iphone︰「我在看大陸的電影。」大陸電影?「嗯,練習普通話。」手機是二手買來,回想也覺當時太衝動︰「我上一台手機破掉,拿到手機店去修,他們說不值錢。我生氣了,然後就跟朋友借錢,買了這一台。」每次哆啦拿出手機,旁人定必責難,區區嘟嘟車司機,何必用到這麼貴的手機?「可是你如今所有生計都靠着它,證明它值這個錢。」哆啦點點頭,覺得總算遇見識貨之人。


摸索前行

「我要的不是一份工,我要的是事業。」拍擋好爺掉下一句話,辭掉書店,投身車行。他在圖書業打滾十年,能力上佳卻不受上司賞識。工傷臥床月餘,竟沒有因禍得福,反而更加消沉。他辭職後,腳步輕快,言談風騷。着實替他高興︰「我要全香港賣車的人都識我。」豪言壯語背後是掩飾不了的痛快。

這句話深深觸動了我。這幾年一直換工作,心神不得安定,居所也一直換。老是覺得這份工作不好,那份工作不合心意。公司問題多多,人事問題,管理問題,薪金問題……然後在某個時刻熬不下去了,唯有轉工。儘管心裡面知道,不應該換工作了,該等到別人挖我過去才走,卻始終忍不住。眼見前面無路可行,即使新工作不甚理想,也轉了過去。

出發吳哥──輕旅遊攝影攻略

工作繁重得我不得不逃離香港一陣子。新曆年前與大學學妹聯繫,知她去過吳哥窰,問相關情況後,決定一月中便去了。兩星期前訂機票,聯絡嘟嘟車司機,從博客來訂了兩本旅遊書……結果完全沒時間看,上飛機前我發訊息給司機多啦……我上飛機了,但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唯有靠你了。

多啦是個非常優秀的司機,離開機場已經在門口等我。到達旅館,他說睡一下才討論。我說,不用討論了,出發吧。

簡介
吳哥窰位於柬埔寨暹粒巿,為高棉王國的首都……下刪幾萬字,詳細請看下面資料︰
Mr.Angkor︰http://www.mr-angkor.com/維基百科︰吳哥古蹟 資料這些東西,上飛機拿旅遊書出來慢慢讀吧。現在寫一些規劃行程時重要的資訊

交通飛機︰台灣目前未有直飛暹粒的班機,通常先飛金邊再到暹粒。可以選擇轉機,或於金邊玩遊玩後,再到暹粒。香港則可搭乘直飛航班,來回暹粒機場。
陸上︰遊覽吳哥窰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是「嘟嘟車」,相當於當地的士。暹粒巿區有機車、單車等出租,遊客可以自由選擇。不過個人建議,始終嘟嘟車最方便,不會迷路也不怕找加油站。

如何找嘟嘟?

嘟嘟其實就是一台機車,拖着一個帶輪子的車斗,一台嘟嘟最多可載四個人。只是坐滿四個人,司機、車子和旅客都頗辛苦。如果四人同遊,不妨租兩台。

租嘟嘟的方式千變萬化。懶人辦法,可託租住的酒店和旅館找司機,酒店通常有相熟的司機,切記請酒店找一位語言相通,會中文的司機。價錢方面則很難議價了。

自己找司機可分到步後找,或網上找。網上找最好,因暹粒機場好像沒有通往巿區的巴士和公交,若不是出發前找到,下飛機就要發愁了。

找司機時一定要確定交通工具和價錢,有些司機能提供嘟嘟車以外的選擇,例如汽車。也有一些會按照行程來劃定價錢。在此提供2016年的基本價錢︰

USD 90元三天全包/全程嘟嘟車/人數︰1
通常,給個5元美金小費,並不過份。假如遇到臨時加價的司機,遊客是沒有抵抗力的,亦不建議討價還價。遭棄屍荒野怎辦啊?

吳哥三圈︰大圈、小圈、外圈 甚麼是大圈、小圈、外圈?地理和歷史上並不存在三圈劃分,這純粹是習慣劃分出來。詳細資料仍舊參考上述資料。

.大圈︰圍繞吳哥寺外的古蹟群,遊覽時間3~4小時。適合早上落機,下午出發。作為熱身的好選擇。放在最後一天上午亦可,結束後回巿區購物。

.小圈︰吳哥寺+吳哥遺址。遊覽分兩部份,吳哥寺必然是凌晨出發,看日出後遊覽寺內,至少需五小時。及後的…

社會現象

每每工作不順利,向朋友訴苦,他們都會勉勵我︰不要緊,過幾年我出來獨立了,你跟我做吧。萬五元一定有。聽到這些話,打從心底感激,卻又覺得哪裡不對勁。聽着聽着一年,終於找到了不對勁之處︰我不想因為我是你的某某,所以你用我;我希望是你承認我的實力才用我。
我需要的是能力上得到肯定。
這幾年目睹的情況卻教我不能不感慨。一位港大博士畢業的朋友,已經是全港最大宗教雜誌的編輯,去年轉工,給別人閒話幾句,過去五年的努力好像白努力了,一跳之下竟給新老闆壓成了助理記者。另一位拍擋,六年書店經驗,再在目前的工司做了三年,全店的同期都升了職,唯獨他一個人停留原位。
我沒看過比他們工作更盡心的人。我自己懶散,就無話可說了。

新馬兩國旅遊資訊(2016更新)

把這次新馬之旅的旅遊資料收錄如下。將來一定會再有機會多去一次,故紀錄更新狀況。


想羸就要令它變得更不公平--《大賣空》

隨着電影上畫,Micheal Lewis(台譯︰麥克.路易士)的《大賣空》(The big Short)突然變成熱話。事實上Micheal Lewis成名已久,他是當代少數經管類著作,改編成電影的作者(華爾街之狼屬傳記類)。
中文版維基百科把他歸類為「當代報導文學作家」,英文版則只稱他為「非小說作家及金融記者」( non-fiction author and financial journalist)。兩者似乎只差幾個字,中文版卻令Michael Lewis的著作抬升到《唐山大地震》的層次。而Micheal Lewis著作的震撼程度,較之唐山大地震有過之而無不及。前為天災,後為人禍,他把人禍寫得太生動、太真切,真切得讀者無法不痛恨和敬佩那些在大時代裡震撼了世界的無名角色。

柒出未來

新年過後又需要找新工作。剛加入這家公司時,還真的雄心壯志想過要升職,只不過加入半年,就知道不可能──這邊的人和自己合不來。然後,因為還有東西可學,又留了一下下,一下下過去了,又陷入過去的工作輪迴──事情一直在重複、沒有進展,沒有滿足感。目前的經濟環境,既進不得,也退不得,來來回回都是如此,漸漸的就懶了起來。好處是多花了些時間在文字上,這兩個月多寫了一點。但寫小說的狀態兩年過去了仍未能恢復。壞處是很明顯︰
談起未來仍滿臉愁容。
人生又一次陷入了疆局。
有時候會想,自己是不是就只能這樣呢?卻心裡又明明知道,自己不止如此。可以承擔更多的工作,更複雜的分析,更有趣的企劃。然而不知何故,來來去去找的工作,都和剛畢業出社會時差不多……明明已經五年。
好多原因是人事吧,不是工作能力的問題,而是與人不合。來來去去接觸的人好像看不見自己付出的努力。又或者,他們需要的並非不需要我以為的能力。
2015年不斷問自己,甚麼才是最重要的事。唯有堅守着最初懷裡的夢想,這場無止境的無力奮鬥才能繼續下去吧。定或是其實一早就應該停止?

舊同事近日又講起公司現況,我離開兩年,加上她之前三年,已經五年,情況愈來愈糟。營運方式不變不單止,請的人也愈來愈不像話,一直搞權鬥不工作。主管無法支使新同事,又不敢開除,怕再請不到新人,故把所有工作都壓到同事身上。
同事煩擾不堪,身為外來客,她說要不是在港無處可去,早就辭職不幹了。可是,當我忙不過氣來之時,確實有想過回舊公司去。但回過頭來想,舊公司的問題是結構性的,即使我再做五年也沒有辦法,除非把老闆和老總換掉,不然誰都沒辦法。
有可能嗎?不可能。因為維繫着老闆、老總的並不是工作本身,而是關係本身。因着關係的連結,所以無論誰介入,都不可能影響他們的決策,工作倫理也不可能改善。我又何苦再經歷一次那惡夢般的輪迴呢。

與大熊聊天,他說醫院出現職場欺凌。我吃驚問醫院都會有這種情況?高等知識份子。他說是,他準備約滿時才指出醫院的管理問題。早幾年他借調到另一間醫院一段時間,院方希望他留下來,最後他決定不留,因怕原來的醫院報復。
當我拋出類似疑問,發覺大家在工作環境都遇到相似情況。同樣有一個甚麼都不懂的老闆,老是決策錯誤,老闆手底下的一批資深員工,好幾個不懂電腦,上班聽收音機炒股票,專業挑撥離間。最底層員工給壓得死死的,流失率達到二分之三。留下來的那一個,做到死,既得不到老闆菁睞…

獨立書店的生與死

今日,書店再不單純是出版商、作者和讀者間的橋樑,若形容為人文風景的一部份,是輕看了;視之為人文文化的載體,在今天資訊龐雜的社會,也未免太抬舉。獨立書店從過去人文文化的推手,演變至今時今日,已成為輕生活不可或決的環節,書店、尤其是獨立書店扮演的角色,並非過去「有折扣的銷費場所」,而是都巿人尋找日常小確幸的重要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