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社會現象


每每工作不順利,向朋友訴苦,他們都會勉勵我︰不要緊,過幾年我出來獨立了,你跟我做吧。萬五元一定有。聽到這些話,打從心底感激,卻又覺得哪裡不對勁。聽着聽着一年,終於找到了不對勁之處︰我不想因為我是你的某某,所以你用我;我希望是你承認我的實力才用我。

我需要的是能力上得到肯定。

這幾年目睹的情況卻教我不能不感慨。一位港大博士畢業的朋友,已經是全港最大宗教雜誌的編輯,去年轉工,給別人閒話幾句,過去五年的努力好像白努力了,一跳之下竟給新老闆壓成了助理記者。另一位拍擋,六年書店經驗,再在目前的工司做了三年,全店的同期都升了職,唯獨他一個人停留原位。

我沒看過比他們工作更盡心的人。我自己懶散,就無話可說了。

如今是努力的人在底層給壓得死死的,推缷責任、欺上瞞下,則待在高位。大熊說這是社會現象,連醫院這般菁英雲集的地方,都有類似情況。登時覺得,行不得也哥哥……

某日和舊同事阿匐說起「社會現象」,他忽然回我︰「當我們變成他們那樣時別學他們就可以了。」我呆了一下,這句話是三年前我對他說的。三年前,我仍自信滿滿,剛編了四本書,滿心以為修好專業文憑便能當編輯。當上編輯了,就去讀個碩班。然後安安穩穩的,安居樂業,下班寫東西,上班編別人寫的東西。

近日回顧,居然發現自己的自信不見了。老是害怕這個,害怕那個。有別的公司請我去當編輯,我怕校稿校得不準確,怕編輯的方針與老闆不合,怕得罪人,怕英文不夠好,怕排版的技術不濟,怕色偏,怕成本太高,怕沒有人讀,怕……反正一接觸文稿就如觸電般的痛得彈回來。而在這兩年唯一能夠調適心情的,居然就是拍照。所以配件一買再買,用消費來磨滅掉自己的恐懼。對自身能力不足的恐懼。

總括而言,就是對自身能力的不足的一種潛在的恐懼。當老闆一問,你論文寫甚麼?喔?原來你只是學士。那種「學歷自卑」。說排版設計嘛,也不是科班出身,雖說軟件的技術基本有了,但要做到職業級尚有一段距離。

我怕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無法生存下去,因為朋友都這麼說,紛紛建議我去考公務員。只有當了公務員,才不需接受社會現象的規範,不會受巿場挑戰,安安穩穩的上班下班過上一輩子。女孩子嘛,即使不看你的人,也看你的工,房屋醫療全部都有津貼,故而委身於你。

那麼我這個人呢?不是因為我這個人,而是因為我的工作嗎?

考公務員這個選項,長存在我心裡整整一年。見過醫管局的工,人人都說好hea好易做,三年合約快快樂樂的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挺好的?何不?我想了又想,始終沒有行動。這幾天遇上了情人節,忽然想通了一點,不做是因為,我打從心底裡不相信,政府不會倒。

公司會倒,政府會倒,只要是組織就有組織的問題。只要我還是我,就有我的偏見和執着。向來我漠視工作經驗乃至於學歷的最終原因是,我想要的,是培養出一副無論環境怎變都能獨立生存的技藝。公司倒了,政府倒了,甚至身邊其他人都倒了,都能夠獨立自強的身手。不因為我是誰誰的朋友,不因為我是某某的學生,不因為別人都倒下了我才成為被放棄的選擇中價值最高的一個。我想做,一開始就是價值最高的一個,捨我其誰。

然而,這幾年我卻沒有給自己太多機會,沒有給自己失敗的機會,留一點讓自己失敗的可能。如果對方愛你,便該包容你的錯誤,給自己機會,重頭來過的機會。以前甚麼都沒有,失敗了沒差。如今好像有了好多東西,捨不得,放不下,犯不着一頭熱的把所有的東西拋下,做一件明知沒結果的事情。

說穿了,其實我不愛自己。無法包容自己的錯。無法接受自己再次失敗。不知不覺不給自己嘗試的機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