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貧窮夫妻和搞事妖怪的家庭日和——《鐮倉物語》

小說家一色正和蹲坐石頭上,眺望小下坡下的車站。列車駛往黃泉,一色夫婦相熟的鄰居,在死神帶領下,結束相依相偎的一生,到黃泉繼續結伴。

正和讓妻子和老鄰居道別,鬧別彆的亞紀子冷漠以對。埋怨正和不肯告訴她,他父母之間發生的舊事,只佔一小部分,她心裏更在意正和不信任愛情、不相信婚姻。自己比丈夫年輕二十歲,他會不會在將來和她離婚?她可是一見鍾情,拋下一切,嫁給一個年長的男人。跟一個不信任愛情的人,將來的婚姻,如何走下去?



最近的文章

伊斯蘭怎麼了?人性與宗教的千年之爭

大概巴黎巿民出門之前,都會以為2015年1月7日和平日一樣,過著平平靜靜的上班下班的生活。沒有人會想到,就在他們開始工作後不久,位處巴黎十一區尼古拉斯.艾伯特街十號的查理週刊總部,會遭到恐佈份子,本著真主的名義,槍殺十二人。對伊斯蘭教、中東的仇恨,再次在歐洲漫延。恐佈份子就像無數的隱形炸彈,不知何時何地,突然引爆,塗炭生靈。

事件肇始於《查理週刊》及《日德蘭郵報》刊登諷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後逐追捕恐佈分子的行動吸引了群眾的眼球。言論自由、多元文化、反恐佈主義聲浪,佔據媒體的主版面。歐洲媒體大約是以戲謔的態度看待漫畫,也許他們並不知道,在阿拉伯地區、伊斯蘭教有史以來,諷刺往往是戰爭的導火線,字字見血。


【原地遊】中國高鐵路訂票教學暨路線推介│國內

復活節,我和醫師約了老朋友相約在桂林,準備坐高鐵,由深圳坐到高到桂林。出發前一天,我捉着第一次北上的醫師,回深圳北站取票。到得售票窗前,遞出取票資料。服務員吼叫︰「你這是甚麼號碼?」「身分證,香港身分證。」「身分證不能取票,香港人只能用回鄉證。」「甚麼,你看證件,這回鄉證後面就有我們的身分證號,確定是同一個人。」「同一個人不行,只認證件不認人。不能取就是不能取。」「你電腦改一下就行了嘛。」「這沒辦法改。」「那我們怎麼辦?怎麼才能取票。」「不能取。」「你這麼兇沒用呀,你要幫我們,不然我們就上不了車。」「我不幫你們。」「哪誰能幫忙?叫你上級出來。」「我沒有上級,誰都幫不了你們。」

子夜已到,深圳地鐵停了,羅湖關口也已經關門。那些車站職員無心幫忙,擱下我們兩個取不了票,無助的人在車站外。沒有電話,沒有網站。我氣得說不出話來。我搭過香港、台灣、澳洲的鐵路,中國鐵路更是1990年就開始搭,從來沒試過上不車、遇過這麼不禮貌的職員。



中國高鐵開通之後,簡直是我這些怕坐飛機,也坐不起飛機的窮等人家的福音。華南地區坐高鐵只要三小時可達,比坐飛機還快。飛機還會誤點呢。只不過國內高鐵,比較複雜,相對台灣高鐵,只有一條直線的運作,國內的無論買票或轉車都複雜得多。

目前我只去過華南地區,因此本篇的教學說明,也只能以華南為例。祝福我多出門,多旅遊吧。那麼例子就能更加充實豐富了。


苟活於內褲下的女孩——《嘉年華》

小米開著機車駛上高速公路,瑪麗蓮夢露的海濱塑像躺在大貨車旁呼嘯駛過。小米說過,三年前她離開老家,輾轉去過十五個地方。十五次遷徒,到底是出逃,逃離那個興許傷害她極深的老家;抑或她追逐著瑪麗蓮夢露,跟隨她的巨型塑像遷移。她逃亡與流徒的真正原因,誰也不知道。小米幾乎沒講過幾句真話,甚至戲中角色,也沒幾個人願意講真話。




做錯幾多決定才會死全家——《只殺陌生人》

有一日,你們一家像平常一樣開著車去旅行。車子穿州過省的途中,你感覺到車廂內不協調的氣氛。阿妹散發出濃重的怨懟情緒;阿媽不耐煩地教訓兩個小朋友;哥哥一副家裡發生甚麼都無所謂的調調。開著車的你,會不會期待這個關係糟透了,難以修補的一家人,下一分鐘就死曬?
要說這一家人有甚麼特別之處,普通可能是最特別的地方。反叛的阿妹闖禍之後,父母幫她轉到外地的學校。遠離熟悉的環境、要好的朋友,被放逐的妹妹怎會和顏悅色。

轉校就是為了讓妹妹遠離損友,遠離故舊的習慣,學懂獨立。或者有個新開始呢。妹妹卻視這次的轉校為放逐,父母不想照顧自己,就把她遣送他方。父母苦心未等到回報,他們一家就陷入莫名奇妙的殺戮之中。

下面的文字,看君們可能會覺得我在駁故。但我真的這麼認為,這部電影實在是求生的反面教材。

第一。多安全都要確認是否安全。這件事說來有點蠢。他們一家不知甚麼緣故晚了幾小時出門,原定抵達營地,還可與親戚晚飯。營地是他們的親戚經營,儘管親戚留字,說時候已晚,明早再見。他們打個電話聯繫,不就好了?卻沒有。他們很安心地進到營舍,沒察覺氣氛怪異。他們的親戚已經先行一步了。

第二,任何時候都不要走散。確認危機發生,他們選擇分頭行事。怎麼不一家人聚在一起,要分頭走呢?阿妹和哥哥發現屍體,嚇到半死,老爸還要再確認一次,英雄主義?要大家兵分兩路,分散戰鬥力。要是走失了,無法確認家人安全,再遇到特殊情況,怎麼辦?

第三,察覺不對勁,立即走,不要逼留。確認危機後沒有立即離開。既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為甚麼不第一時間開車走人。不走人就走不了,兇徒在暗,你們在明,唯一勝過他們的,就是那把可能很久沒開的槍。子彈數過沒有?也許沒有。其實你們知不知有多少兇手呀。

第四,別關自己在密室。慣性把自己關在密室,也是大錯。這一家人都有個很奇怪的習性,遇到不了解的,看不見的危險,喜歡逃進一個更黑暗的空間。這些空間即是其他營舍,他們對這些營舍一無所知,能不能上鎖呢?裡面有沒有埋伏?能不能找到武器反擊?他們純粹覺得安全。最安全的地方才最不安全。逃了幾次無效之後,哥哥居然還留低妹妹一個人在某家營舍的樓梯間像是關住寵物的柵欄裡等他回來。大佬,你覺得那兒安全嗎?

第五,打死要記得自己身處何方。這邊廂說完,那邊又來了。哥哥進到營地辦公室,一心想打電話求救。而,他不知道營地地址⋯⋯對不起,來到這裡我實在無法投入,只是覺得,抵你死。




最後,電影最…

屋村師奶的殺人狂想——《黃金花》

翻閱《黃金花》的劇情簡介,比對今年金像奬女主角入圍名單,毛舜筠根本不可能失落奬項。除非她遇上《桃姐》葉德嫻、《金雞》吳君如、《心魔》惠英紅、《親愛的》趙薇⋯⋯今年連《血觀音》都沒有提名,老戲骨如毛舜筠,怎可能落選。

不是批評沒有對手的情況之下她受之有愧,她等太久了,實至名歸。香港候選影帝影后,何其多。吳孟達、萬梓良,誰敢說他們的表演差;劉美君、廖子妤,都足以問鼎后座。我想說的是,各行各業最艱難的是發掘人才,好多行業沒有人才,直接完蛋。香港電影業人才這麼多,隨時交出幾個影帝影后,還怕甚麼?怕的,恐怕是沒有機會。怕的,恐怕是劇本單一化,創意不足。



尋找快樂的盲點

黃子華曾說:「這世上最奇妙的事就是永遠有一些超不幸的人,例如連體嬰,他們很努力地生活,但是我們這些正常人有壓力就很容易受不了。」想死的人全都是手腳健全,無病無痛。反而那些生來就是悲劇的人,連體嬰、雙胞胎,積極面對生命。《尋找快樂的盲點》男主角沙利亞,又一次驗證了這句話。

挑戰不可能的工作
沙利亞高中時期,他確診患上遺存性視網膜脫落,緊急手術後勉強保留5%視力,眼中所見,只是一團團模糊的光云,與全盲只差一線。成為專業的酒店人是他的夢想。眼疾拖累,他不服輸,堅持不轉讀特殊學校。堅拒一般盲人的職業規劃,訓練做盲人按摩師。他憑著倔強和樂的性格,順利通過高考畢業。

眼睛雖看不見,心裡的夢想卻是清晰的。他自小便仰慕酒店工作的職員,視之為理想職業。五星級的酒店要求嚴格,分工仔細,複雜環境,對一個拒絕承認自己殘疾的年輕人來說,會是一個怎樣的挑戰?

主角就是主角,他很快開發出各種各樣特殊技能。聽聲分辨酒杯乾淨程度,靈敏嗅覺辨識紅酒元素,徹夜不眠練習調酒⋯⋯直到有一日,家裡環境生變,老父拋妻拋子,在他國另娶。家庭經濟陷入危機,他不服輸的性格,酒店主管刁難,他的肉體和精神崩潰。酒店實習生畢業試恐怕無法通過,沙利亞絕望地前進盲中輔助中心,為自己覓尋一份工作、一條出路,支撐家庭經濟。

解決問題的方法一如往常,承認自己殘障,承認自己需要朋友幫忙。接受自己的軟弱,然後再次挑戰。沙利亞回到酒店道歉,請求主管讓他接受考核。一個殘疾的人,一班殘酷的考官。結局一如觀眾預期,溫暖細膩。

多元社會與包容方為出路
同類型題材的電影,如《潛水鐘與蝴蝶》、《逆轉人生》,呈現出包容和多元的社會。《逆轉人生》的主僕來自不同社會階層,一黑一白,一富一貧。《尋找快樂的盲點》沙利亞一家,來自斯里蘭卡,在慕尼黑酒店打工。遇到一位阿富汗醫生,女朋友有一個五歲的兒子,兒子的父親不知所踪。沙利亞的眼疾,令他在職場上受到歧視,沒有酒店錄用。直到他坦白眼疾,眾人看見他的努力,並沒有唾棄、即時解顧。相反,酒店眾人均想方設法,幫助他適應環境,克服障礙。

德國近年的移民人口達到8.5%,當地人對外國移民的歧視,相信就如香港人和新移民的矛盾。德國人甚至會看不起自己人,慕尼黑的看不起南方出生的德國人。甚至有些組織,如PEGIDA,表明態度反伊斯蘭化。各種各樣的民族衝突,人與人之間的糾紛,並不因為歐洲國家,較為文明先進,而沒有發生。然而,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