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應許之地有沒有公義?芷霖的伊斯蘭國家行旅

「為甚麼猶太人當了二千年的難民,一旦中止流亡,卻不是為他國的難民著想。經歷過納粹大屠殺的猶太人,為何選擇逼害其他人。到底公義何在。」芷霖帶著這個疑問,出發往地中海︰「我的目標是分別和巴勒斯坦人、猶太人、基督徒,住一起,問他們甚麼是公義。最終,我在一個日本人身上,得到答案。」

芷霖約莫在初冬出發,回來香港,已是深冬。十度不到的夜晚,我們約在Aldou Cafe,點了兩客最便宜的套餐,蕃茄飯、南瓜意粉,包一碗餐前湯,一杯餐後飲,加一元贈炸魚薯條。元朗明渠近馬田路這一邊,不知何故開了好些餐廳,價格和菜單瞄準港島區屋苑的中收入家庭,因而開了便倒,倒掉後原址再開。有別於橋另一邊一堆大眾價錢的大排檔。Aldou Cafe 格調情懷,均不屬於元朗,份量少,味道尚可,環境清幽,適合聊天。



最近的文章

緊守崗位的報人──《戰雲密報》

總編輯Ben Bradlee獲得大老闆Katharine Graham 批准,出刊「五角大樓文件」報導,得意洋洋地走入老婆工作室。老婆讚賞Katharine Graham勇敢,Ben半開玩笑,半呷醋問,你怎麼不稱讚一下你老公呢?你老公即將由一名地方報紙的總編輯,躍升成全國性大報的總編輯。老婆忽然正容說,那有甚麼呢,當一個女人從小到大不被看好,連自己都看扁自己,認為自己所得的只是僥倖,不勝任自己所在的位置,而冒著巨大風險作此一決定,那才叫勇敢,那才值得讚賞。



陰霾終日──《藍天白雲》

網上盛讚鄧麗欣脫胎換骨的劇情──《藍天白雲》之的士家暴,存在相當大的漏洞。

懷有身孕的女警Angela,與丈夫送患上腦退化症的父親往療養院。父親手捧蛋撻,吃著吃著,捧起一個蛋撻,越過夾在中間的女婿,送到Angela面前。忍受父親多年冷待母親,身懷六甲、盤問過謀殺父母少女Connie的長髮女警Angela,突然情緒爆發!掌刮老父。連續技。為甚麼你這麼可恨,我卻不能殺了你,還要送你去這麼好的療養院讓你善終。

整個過程,鏡頭都冷靜地拍著這三人的情緒反映。最冷靜的要算司機。乘客在他車內吃東西,打架,他居然一聲不發,不埋怨不發難不停車不報警。這……有點不符合港情。




巡邏,在遊民與賤人之間──《大佛普拉斯》

《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到底騙了多少位投資者這是一部殺人後藏屍佛像內的懸疑片,才開得成這部戲?要是講心裡話恐怕沒人理他:「林北想拍一部戲,這戲咧對白最多是導演本人啦。」或許他講不講心裡話都沒有分別,因為這部劇他是借錢去拍的。拍成了,恐怕也回不了本,得繼續負債。一如負責電影配樂的林生祥慨嘆︰「我都拿了七座金曲獎,居然還養不起家庭小孩,好諷刺呀!」《大佛普拉斯》恐怕是一套關於現實殘酷荒謬,又甚麼都不關於的劇情片。



嘉寶漢堡

甫進嘉寶漢堡,放下裝備,挑了個窗邊西曬的位置,就只這個位置沒有人。迅速點了份漢堡餐,可能老闆娘剛好不在,店員的臉像一個手工粗拙的木雕公仔。我身後矮桌的女士,緊張地頻繁進出,張望街的另一邊,彷彿等候著甚麼,害怕。五分鐘後,女士的老公,抱着嬰兒來到,兩個漢堡也送到他們桌上,他們並沒有坐下,就這麼一手抱著嬰兒,一手挾持漢堡,站着,啃了,離開。

這時我的漢堡才剛好送來。



戰場上的西塞羅──《黑暗對峙》

邱吉爾獨坐床上,望著四面牆壁,一屋子雜物。這個房間既是他的世界,也是廣闊的真實世界,他獨自面對著這個世界,是戰,是和,內心苦惱不已、掙扎不已、卒鬱不已。1940年5月10日,邱吉爾既如願以償,又逼不得已地,成為英國首相。成為首相之前,他已經決定和希特勒決一死戰,然而真正坐在這個位置,那份身不由己和自我質疑,逼得他仰天長嘆,無數深夜孤獨地陷入漫長的黑暗裡,用他那烏黑的眼睛尋找或許不存在的大英帝國的光明。



政治最大的敵人是冷漠──《民眾之敵》

僥倖當上巿議員的佐藤智子,首次參加議會,看見前方的議員,肆無忌憚地伏案睡覺。喂大哥,你是來上班的吧,你的工作是開會吧,怎麼可以在議事廳伏案大睡?佐藤智子忍不住了,說甚麼也得把你弄醒,拿起東西便往議員頭上砸。敲醒議員的舉動被拍下,發佈到網絡,惹得民眾大笑。此時,民眾們恐怕尚未知道,佐藤智子要敲醒的是你們,這些睡著了的民眾。

我們每個人的漠不關心堆積起來,結果只有一部分人獲利,當今社會已經變成這樣子,就算事後覺得奇怪,也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