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小心事

說過了今年把這個用得最久的網誌回復到寫心事的狀態。因為太多心事不敢向別人傾訴。傾訴心事有時只是想別人聽自己講說話,但其他人就會立即分析、批判,裡面有很多道德對錯⋯⋯2018年台灣暢銷書榜陸續發佈,心靈暢銷書和往年一樣,佔據頭三名。也許華人社會均容易出現的人際關係的狀態,很愛管別人的事。愛問你幾時拍拖結婚,愛問你薪酬如何幾時買樓。背後是某種考試制度的關係,羅列一張清單,逐樣點算你達到了多少。

外國是否有相同的文化呢?我也不曉得。只是可能那邊空間比較大吧,不會覺得達不到別人眼中的目標,就等於失敗。再者,為甚麼我們對於人生一定要做到些甚麼,這麼執著呢?可能其他人沒有在執著,不過是我個人內心的想法而已。對於進步的執著,對於沉悶的抗拒,對於失去的恐懼,對於自己的厭惡⋯⋯

認識了一位舞台劇的編劇,他常跟我講演員的狀態。我想了好久,自己是否也有狀態這回事。去年碰面幾回,他說出我在不同時分的狀態。我回想了一下,他覺得我好的時候,我在做甚麼,他覺得我不好的時候,我在做甚麼。由此找出自己的想法,找到自己希望生活的模樣和方式。我想這一點很重要。好多人不覺得自己活在苦痛之中,並且會說,這樣的苦痛挺好,能交換到金錢。有錢當然是重要的事情,可能比快不快樂更重要。香港人的說法是,沒錢就不會快樂。套用在香港的情況,的確如此,這邊,用錢就能解決大多數問題。

是的,我又想努力和積極地思考離開香港這回事。去年讀了一本日本人的書,有空可以再講講,好看。他們怎樣過日子,他們怎樣選擇自己的人生。我也想試試以這樣的方式來活著。做自己本來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如果你不覺得痛苦,那麼你跟別人,其實一樣。
最近的文章

【-598日】失敗了也要繼續前進

終於考了第一回的領隊牌考試,這是去年年底,給自己的課題。準備不足,試沒有考好,唉,也怪不得別人。人生有時就是這麼奇怪,想到前年年底考駕照,早已準備充足,可是臨場失利,考不到。第二次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居然合格了。今次領隊牌考試,不知會否重蹈上次的覆轍。我的想法是,既然要做,無論考幾多次,都要做到。有些人很聰明,一次就能達到目標,有些人不是。

中學時已經察覺香港是個極端地厭惡失敗的地方。當年中文大學明確表示,不接受會考重讀生的成績入學。所有事情都要1 take過。香港政府的宣傳片,反吸毒反自殺,亦以「生命無take 2」為口號。人大了才發現這種情況的嚴重程度,各國研究顯示,一個人做錯了一件事,及後要做對八件事,其他人才會忘記那做錯的一件。香港人呢?一輩子都是個烙印,烙上了失敗者的烙印。當然有些工作是怎麼失敗都可以的,比如說醫生,病人死了和自己的關係不大,視乎在甚麼科目。

扯遠了。本周是農曆年假,難免悠閒了一些,比較少寫文字。讀完漢斯.羅斯林的《真確》、松蒲彌太郎的《正直》,看了《第一眼戰線》,影評正在生產中。本周把加點吉拿棒所有關於超級英雄的影片解析。之前一路有看台灣影評,愈看愈覺得香港人寫的,都是在放屁。可是愈廢的文,愈多人點讚。也參考了別人的讀書筆記,調整了書評的方式。出來的文章就是這一篇囉:

別讓線性人生摧毀了你,通才的道路更能發揮潛能

《第一眼戰線》的影評需要頗長的時間才完成。因為農曆年假期花了好多時間玩新買的電動switch。其實去年十一月就想買了,只不過堅持到考完領隊牌再買,高興地每天玩兩小時。打遊戲、看書、做運動、寫文章,放假真好,可以完完全全的做自己。上班時在演著別人給予的角色,每天都好想趕快結束。可是放假則是每天都不想結束,每天晚上都期待明天的來臨。

計劃中的遊記還沒寫好。馬來西亞欠三篇。之前構想不到該怎麼寫,現在想到了,好想快點開展,但一開始就停不下來,還有一些功課要做。

值得一提,雖然買了電動,可是目前的存款數字,有達到目標喔。去年太任性。現在要加油,把錢存回來,回到安全水平,心會比較安定一些。蘇州來的朋友說,我心裡面有一種不安定的因子,不知道怎麼幫我才好。呃⋯⋯也不用太在意,不安定是因為不能做自己,每天都能夠自我完成,就會安定。

另外,發現亞洲萬里通,可以透過在TripAdvisor撰寫評論,賺取里數。好爽。里數賺夠了,就可以換取機票。目標是2月…

【-612】緩慢而停滯的十四天

過去兩星期沒有進展。工作上,或者起跳的準備上。下周即將考證照,考到之後可能會好一點。非常期待考完試之後,可以去買一件期待已久的小禮物,犒賞自己。

終於申請了medium的年費會員。成為會員意味著兩件事︰無限量閱讀文章,以及生產含金量高的文章。

為此,重新回顧了過去文章的質量,談飲食的文章始終是瀏覽量最高的文字。尤其是當那家店鋪,面臨結業,瀏量一下子就會提高。永華麵家和嘉誠冰廳都是一例。收費文章的瀏量就少多了,例如上飛鵝山,論工作的、資訊性較強的文章。我見其他作者的文字,質量站在一般的水平,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每篇平均有300次拍掌。希望以此為目標,最終希望實現,年底能夠賺回會員費用,明年繼續訂閱。

除了寫文章以外,就是宣傳。決定把觀影後感,每周投稿到文化株式會社。這個是香港人的medium群體,上映時間和我寫後感的時間,比較貼近。當然,如果可以,我是希望把幾部電影放在一起,深入地討論五千字。只不過那需要大量時間,我自己的功力又未到。去年寫的一篇︰新聞人的榮耀時刻,就沒有獲得讀者認同。

另外,試著每周末晚上寫一篇飲食相關的文章,貼到各個群組裡,爭取看到的機會。多一個渠道曝光,總是好事。前年本土文集也常轉載ooparts的文章,後來少弓,愈來愈多小盛女甚麼的口水稿出現。可能那些言不及義的東西,讀者比較容易獲得共鳴吧。我走不同路線,所以也沒差。

娛樂始終是最重要的。讀者可能和該段資訊本身,沒有共鳴。這件事情很吊詭,在迥去的世代,作者寫文章的立場和觀點,並不傾向和讀者同步。反而雙方有落差更好,大家的溝通和交流不同意見。網絡出現之後,內容相同、類型相同的文章出現頻率愈來愈高,光是在飲食這個區塊。如果標題和內容,不符自己期望。

囈語到這邊為止。仍然希望每兩周寫一篇起跳文,一篇旅遊文。難產中呀,大馬的遊記,不甘心平鋪直敘,又無法寫得很迂迴。怎樣才可以寫出像舒國治和蔣勳那樣那樣的遊記呀。與此同時,也頗為質疑自己,是否有能力,自力更生。靠文字,靠帶別人出門,換一口飯吃。

好到底麵家

覓食時,常提醒自己,我是個食客,不是記者,我是來吃東西的。



嘉樂冰室

聽說嘉樂冰室結業,我感到高興。老闆和食客終於可以脫苦海了。



【-626日】累積文章,把社群經營起來

沒想到這麼快,新一年的第一個月已經過半。今年文字的產量比往年理想,也許我拋開了一些很細微的執著,不計較文章是否百分之百完成,所以輸出得比較快。只不過新文章的瀏覽量低迷,這也是多年來過度依賴平台,不懂得網絡宣傳的後果。

宣傳,是一件燒錢的事。


2018年轉了三份工作 職場令我領悟的三件事

當我在2018的聖誕節前夕給剛剛熟絡的新上司遞上辭職信,他勸我留下來:「你在這個行業打滾多年,新工作雖然還未能看見成果,但我覺得你很有潛質。」

類似的台詞這一年以來我聽過無數次,每位老闆聘請我的時候,均說會給我發揮空間,能學到很多職業技能。然而一段時間過去,發現他們只是純粹填補人力需求,並不會滿足員工恰如其份的期望。

這種表裡不一的情況讓我心疲力倦。同樣的情況一年內出現三次,其中一位主管更是眼帶淚泡送我離開。一年的職涯動盪之後,我忽然明白到職場的殘酷在我身上烙下的印記,比我所知道的還要深刻痛苦。也托賴這些年的不順遂,才令我認真地思考未來路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