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556日】在忙碌的工作中尋找將來

這陣子工作異常地忙碌。每天都落入數之不盡的會議和採訪和文字撰寫之中。

話說十年前讀大學時,曾經去過一家寫六合彩書的小型製作公司工作。所有東西都是亂寫,搞到我心情非常之差,一星期就辭職了。當時我在想,我到底在搞甚麼?我喜歡寫,但不是這種東西。畢業後輾轉去過好多出版社工作,撰稿,撰文。回過頭來發現,所謂寫作和當年寫六合彩書沒有分別,都是亂寫。替好多人編過書,除非是真正的文豪,不然,其實大家都是亂寫。

最近採訪了一位很平凡的形象顧問,他雖然很平凡,卻讓我看到了一種小人物求存的光。我在想,怎麼把他寫好。寫得平凡之中帶點光亮。新一年我接了一份記者的兼職,過去很抗拒做這種工作,因為我不是外向的人,做記者會耗掉了自己所有精力。說坦白我就是那種,喜歡躲在一邊,湮滅自己存在感的類型。社交和聚會,會讓我覺得很累。才選擇當編輯。可是,當我這幾個月往外跑之際,我感受到受訪者們的動力和信念。不是那麼容易說明的感覺。卻是很重要的東西,在絕望的路途上感受到光輝。

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雖然說能力未必很足夠,可是我真正想要用自己的方式繼續自己的生活。不是別人的方式,不是變成別人,不是依照社會客觀標準衡量自己。而是真正地以自己的方式來活著。釋放自己的心,才是真正的自由。

過去兩周的情緒相對地差。總覺得自己很多事情沒有做好,能力很差,做法很差,想法很差。符合不了大眾社會的要求。討好不了別人。這些都是老話題了。老是拿別人的想法冠在自己頭上,別人也老是用他們的想法,冠在我的頭上。小時候我們常埋怨,好人沒好報,壞男人有人愛。長大了會發現,這是巿場定律嘛。沒有好與不好,只有喜歡和不喜歡。我們都知道特朗普不好,可是很多人喜歡,包括我。喜歡就好了,哪怕品質低。誰不明白,按著教條主義做人,會世界和平。眾生就是不喜歡世界和平。又奈何。

好,這兩星期真的沒做甚麼。在讀《時間貧民》和蔡康永的書。希望趕快讀完可以分享。我也不斷地提醒自己。現在做的事情很費時間,沒有成果,看不到將來。卻是重要的一步。最晚我需要和不同的人一起做著各種各樣的事情,雖說目標是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甚麼都不用做。可是,學會和人溝通,也很重要。一直寫,很快樂,為了更久遠的平安,必須做一些自己沒做過的事。
最近的文章

【-570日】意想不到的回響

每兩周檢討一次起跳進度成為了現在的一個很大的安慰。感覺有在一點一點地向著目標前進。而且也避免自己,只是看起來很努力的樣子。

 這兩周的文章有意外驚喜。

支持小店,難聽過粗口
過去在別的地方碰過釘子,這幾年寫文章,傾向純粹描述,不帶任何批判和情感抒發。沒想到這一篇純粹放負的短文,居然成為目前閱讀率最高的文章。

我覺得這件事挺詭異的。過去讀課外書,我們就是想要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感受別人的感受。網絡基本上是很好的載體,可以了解到方方面面,不同的信息,不同人的生活和感受。

可是網絡發展到這一刻,反而愈來愈狹窄。我們對其他人的事情,顯得毫不關心。尋找的資訊均是自己認同,類似,接類的東西。其他一概忽略。我們又變得愈來愈愛批判,不是討論。對方的論據不同要,他立場和自己不同,先打了再說。然後,借題發揮便出現了。

像蓋世寶的事情就是如此。我們都在借她的人生來發揮,強化自己的論點。這是網路欺凌吧。又或者我們都在欺凌別人。為了令自己顯得強大,為了別人追捧自己的強大。只不過每個人都是渺小的,保持謙卑和自信,不浮誇膨漲,這很難,卻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下周我會寫一篇關於香港如何考領隊牌的文章。拆解與攻略形式。也許該開個系列文章,熟人帶路。另外,最近在馬蜂窩無聊得很,便用無厘頭的方式,講一些問題。不知反應如何。既然有人問這搞怪問題,我也就搞怪地回應囉。

3月份比較忙碌。目前也在計劃4月份復活節的行程。希望可以去一趟短旅行。放鬆之餘,最點材料。

【強者幫人一把,弱者互相傾砸】刻薄弱者來掩飾自己的無能

蓋世寶離開TVB,意外引發一波「職場現形記」。 姐死姐還在
蓋世寶嘅職場啟示... 啱啱過完年,打工仔拎完double pay 同bonus,又係一個轉工期,而咁啱喺呢個轉工期,俾我睇到蓋世寶離開TBB 嘅新聞,其實佢嘅打工個案好有趣…www.facebook.com
FB page 姐死姐還在長篇論述,蓋世寶「死因」乃不思進取,不求自我增值,沒有警覺性,導致「活該落得如此下場」。獨媒作者書生有用則寫長文反駁。 蓋世寶不思進取自作自受?所謂「終身學習」的一大社會迷思 | 書生百用 | 香港獨立媒體網
圖片源自蓋世寶臉書 蓋世寶離開 TVB ,本來沒什麼好談。但今日在臉書看到專頁「姐死姐還在」一篇文章《蓋世寶嘅職場啟示》,大談蓋世寶的無能和不求思變,長久活在自己的 Comfort…www.inmediahk.net
意外地發現朋友間的議論傾向支持姐死姐還在。嘛,算是意外嗎?應該也不意外。坦白講,朋友這樣說,我憤怒。如果評論職場,我站在姐死姐還在那邊;如果談論人,我站在書生有用那邊。 下文我會認真地解釋,這句話並不是投機取巧的說法。我的立場是,作為一個員工之前,她是一個人。作為一個奴隸之前,她首先是個人。任何人都是自由人,先於她擁有任何角色。 為了不確定的未來需要自我增值 TVB不是一個好僱主。三十年前周星馳和吳孟達在台慶嘲諷TVB藝員續約難,這樣的情況,明顯沒有改變。近期的蓋世寶,早兩年的麥長青,以至於更早期港視開台時挖過去的藝人,紛紛表示TVB的手段,就是一個刻薄寡恩的僱主。 這種僱主在香港、台灣隨處可見,與公司大小無關,完全是品格問題。按照香港人一貫的強人思想,刻薄老闆避不開,只有適應他。適應的方式,就是不斷的強化自身技能,拓展人脈。這就是如姐死姐的觀點:不要埋怨世界殘酷,只是你適應不了這世界。 Want To Jump是關於職涯規劃的網誌,我同意人們要不斷增值。 將來的社會,一支筆走天涯,恐怕是不可能了。一技之長只足以應付職場生活頭十年的試練,讓你打好基礎,僅僅足夠糊口。然而十年後,科技進步、教育創新,你專屬的技能,很快就會被科技和新一代取替。 我身處的出版業便是如此。五年前初入行只要打字夠快,已經驚艷公司。現在畢業生,平面設計軟體十分熟練,學校都有教,再新一代的中學生連剪片都懂,Photoshop Indesign只是小case。到了今時今日我還蠻慶幸早幾年不服氣…

支持小店,難聽過粗口

和幾位朋友到西區某間二手書店辦讀書會。我們每次均約定去不同cafe,點一杯咖啡或小餐點,坐下來聊兩個小時左右。當日如常,才剛進門,店員發現我們三個人一進來便坐低,立即警告︰這裡不能聚會。

我呆了一下,不能聚會是甚麼意思?店內有客人帶同嬰兒車,一家三口坐著看書;一對情侶對著坐,伏案而睡;另一位客人是半攤在木椅中,神智不清。

我坦白說,其實我們是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喝點東西,聊聊和書相關的話題,這裡很舒服,如果你們不歡迎,那我們就走。

店員說︰「你們這樣我要問老闆喔,我們自己有辦類似的活動,要求每位客人點一份全餐,買一百元書。」

一百元書?二手書店呢……這不是強逼消費嗎?「好吧。你問一下老闆。」

聯絡上老闆之後,我再說明來意,並說願意買一杯飲料。

他語帶敵意︰「你們在這兒辦活動會阻礙其他客人,我們畢竟是書店,要交租,要維持。啦,這樣子,你們每個人買一杯飲品,買幾本書,支持一下小店。」

讀書會完結,繞了一圈這家書店。下不了手買書,安靜離開。

【-584日】領導牌通過了!

領隊牌考試通過了!好消息。

今年的開頭比往年好。找到一份和自己興趣相關的工作,本來考完後很沮喪的領隊牌通過了!喜出望外。這下子,能夠出門帶團了。當然也不那麼容易,首先要上去辦證,之後再想辦法去旅行社掛牌。然後接受員工培訓,等旺季時出團。嗯,很期待以後的開展。

先回顧過去兩周完成的事情︰

她不是為自己在走,苦痛卻獨自承受豪華戲院 上周寫了兩篇,以影評最為詳盡。這樣質量的文字一星期能產出一篇已經很好了。質量談不上,但奇怪的是,愈用心寫的文字愈沒有人看。有時隨手拈來反而……

現在的人都轉去看視頻,到底有多少人還在讀文字?當網站資訊氾濫,大家只尋求一些娛樂和安慰,我寫這些東西到底是為了甚麼?有人願意停留在這個頁面,讀一讀這些文字,思考裡面有多少是合於自己興趣,多少與自己不同而樂意一讀,多少是完全不合自己口吻轉頭便走?

端傳媒訪吳音寧,她說不懂為甚麼大家會喜歡韓國瑜那台戲。韓國瑜也好,特朗普也好,也是一台戲而已。觀眾一定是喜歡的,他們的口味,這種毫無底線的表演。他們不會想到這些問題最後,遭殃的是自己,只要此時此刻夠爽,就可以了。

每當寫文章寫到很沮喪的時候,我都會重播The Newsroom。

    「你就這樣無故抵毀別人?不應該這樣。你知道對錯,你能分辨是非,你不用寫這些八卦,你所做的是在糟糕地污染。人們真實的生活不應該被當作娛樂操弄。如果你是一個毒販,我會更加尊重你。我以專業的立場說這番話,並非個人立場。」

我相信熱愛文字的人,應該有這種覺悟。與此同時我也在檢討自己的內容,漸漸發現內容沒人看,與個人的身分有關。比如說我過去十年是一位書店店員,我了解書比任何東西都多。然而書已經不是現在的話題和熱點,文章的點擊就會低。

如果我換一個身分呢?不是以做書的人的立場去寫。而是以一位旅行者的立場去寫。獲得的角度和讚賞,很可能完全不一樣了。

大部分人都只想要一些娛樂資訊。可是我希望文字達到的效果,要更長遠一些。獲得資料之外,也能體察到我個人的部分,社會的脈搏和情緒。這一點暫時未做到。但我會繼續做。Medium平台是很好的體驗。這一年時間,要充分地好好利用。

小心事

說過了今年把這個用得最久的網誌回復到寫心事的狀態。因為太多心事不敢向別人傾訴。傾訴心事有時只是想別人聽自己講說話,但其他人就會立即分析、批判,裡面有很多道德對錯⋯⋯2018年台灣暢銷書榜陸續發佈,心靈暢銷書和往年一樣,佔據頭三名。也許華人社會均容易出現的人際關係的狀態,很愛管別人的事。愛問你幾時拍拖結婚,愛問你薪酬如何幾時買樓。背後是某種考試制度的關係,羅列一張清單,逐樣點算你達到了多少。

外國是否有相同的文化呢?我也不曉得。只是可能那邊空間比較大吧,不會覺得達不到別人眼中的目標,就等於失敗。再者,為甚麼我們對於人生一定要做到些甚麼,這麼執著呢?可能其他人沒有在執著,不過是我個人內心的想法而已。對於進步的執著,對於沉悶的抗拒,對於失去的恐懼,對於自己的厭惡⋯⋯

認識了一位舞台劇的編劇,他常跟我講演員的狀態。我想了好久,自己是否也有狀態這回事。去年碰面幾回,他說出我在不同時分的狀態。我回想了一下,他覺得我好的時候,我在做甚麼,他覺得我不好的時候,我在做甚麼。由此找出自己的想法,找到自己希望生活的模樣和方式。我想這一點很重要。好多人不覺得自己活在苦痛之中,並且會說,這樣的苦痛挺好,能交換到金錢。有錢當然是重要的事情,可能比快不快樂更重要。香港人的說法是,沒錢就不會快樂。套用在香港的情況,的確如此,這邊,用錢就能解決大多數問題。

是的,我又想努力和積極地思考離開香港這回事。去年讀了一本日本人的書,有空可以再講講,好看。他們怎樣過日子,他們怎樣選擇自己的人生。我也想試試以這樣的方式來活著。做自己本來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如果你不覺得痛苦,那麼你跟別人,其實一樣。

【-598日】失敗了也要繼續前進

終於考了第一回的領隊牌考試,這是去年年底,給自己的課題。準備不足,試沒有考好,唉,也怪不得別人。人生有時就是這麼奇怪,想到前年年底考駕照,早已準備充足,可是臨場失利,考不到。第二次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居然合格了。今次領隊牌考試,不知會否重蹈上次的覆轍。我的想法是,既然要做,無論考幾多次,都要做到。有些人很聰明,一次就能達到目標,有些人不是。

中學時已經察覺香港是個極端地厭惡失敗的地方。當年中文大學明確表示,不接受會考重讀生的成績入學。所有事情都要1 take過。香港政府的宣傳片,反吸毒反自殺,亦以「生命無take 2」為口號。人大了才發現這種情況的嚴重程度,各國研究顯示,一個人做錯了一件事,及後要做對八件事,其他人才會忘記那做錯的一件。香港人呢?一輩子都是個烙印,烙上了失敗者的烙印。當然有些工作是怎麼失敗都可以的,比如說醫生,病人死了和自己的關係不大,視乎在甚麼科目。

扯遠了。本周是農曆年假,難免悠閒了一些,比較少寫文字。讀完漢斯.羅斯林的《真確》、松蒲彌太郎的《正直》,看了《第一眼戰線》,影評正在生產中。本周把加點吉拿棒所有關於超級英雄的影片解析。之前一路有看台灣影評,愈看愈覺得香港人寫的,都是在放屁。可是愈廢的文,愈多人點讚。也參考了別人的讀書筆記,調整了書評的方式。出來的文章就是這一篇囉:

別讓線性人生摧毀了你,通才的道路更能發揮潛能

《第一眼戰線》的影評需要頗長的時間才完成。因為農曆年假期花了好多時間玩新買的電動switch。其實去年十一月就想買了,只不過堅持到考完領隊牌再買,高興地每天玩兩小時。打遊戲、看書、做運動、寫文章,放假真好,可以完完全全的做自己。上班時在演著別人給予的角色,每天都好想趕快結束。可是放假則是每天都不想結束,每天晚上都期待明天的來臨。

計劃中的遊記還沒寫好。馬來西亞欠三篇。之前構想不到該怎麼寫,現在想到了,好想快點開展,但一開始就停不下來,還有一些功課要做。

值得一提,雖然買了電動,可是目前的存款數字,有達到目標喔。去年太任性。現在要加油,把錢存回來,回到安全水平,心會比較安定一些。蘇州來的朋友說,我心裡面有一種不安定的因子,不知道怎麼幫我才好。呃⋯⋯也不用太在意,不安定是因為不能做自己,每天都能夠自我完成,就會安定。

另外,發現亞洲萬里通,可以透過在TripAdvisor撰寫評論,賺取里數。好爽。里數賺夠了,就可以換取機票。目標是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