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388】甚麼都不做就甚麼都不可能得到

起跳倒數388天,有些焦急。

原本我打算一年之內,考到領隊牌和導遊牌,至少令生計無憂。畢竟我所在的出版業隨時隨地會倒閉,失業之後要找到同類型工作不樂觀。我又不是那種薪水可以跟畢業生拼的年資了,頗為…那個。

可惜原來導遊課程及考試,比想像中困難。找了好久全香港只有一家機構開晚上的課程,其他主要開課是職訓局的日間班。那家機構又好像開不開得成班無所謂的感覺,不主動招生,人數不夠,開不成,少點工作量,更開心。

考牌的事情不斷往後延,我心裡不大安穩。這是我不容易想到的邁向自由之路,還沒上路已經困難重重,但沒辦法,非我能左右。況且這樣也好,多一點錢旁身。現在的流動資金,還未達到我理想的水平。差一點點而已,因為早幾個月拿了點錢換外幣,目前就產生距離。

9月到10月都是花錢的季節。預備拿一個月的存款去檳城跑一趟。看看路線,尋找將來獨力帶團的方能。設計路線是一個很重要的拼圖,有些人擅長利用google map設計,我幾乎不行,人太隨性,喜歡走路。有甚麼問題,實地走一趟最清楚。

我心目中的路線還有台灣、廣東、福建……每個月走一趟就差不多了。可是每次出門,時間和金錢都是成本。在我幻想裡把這樣的行程變現,還需要至少一年的時間,不順利只好往後延。當然我並不願意。

另外是社群經營,架站初步完成。FB、新IG已經設定好了,現在就欠實則內容填充。這一點也很需要時門。但隨著各式各樣的工作壓到頭上,甚至連寫文章的時間都不多了。距離上次寫很正式的閱讀和書評,都經已是2月時的事了。這樣子很糟糕。

沒有時間經營自己真正著緊的事。真的很糟糕。不過再缺時間也不成藉口,始終要著力去做。累積經驗,累積歷練,這才可能變換成財富。甚麼都不做,就甚麼都不可能得到。
最近的文章

Bun Cha Vietnamese

Bun Cha Vietnamese 的牛肉撈檬,失望。

它放了免治牛肉,蔬菜的量多出檬粉一倍。

我猜成本考量之餘,店家考慮到附近的中產住宅區,最不缺的就是肉和澱粉質。倍量的蔬菜營造一種健康的形象。可我們這些東跑西跑的窮L,勞碌整日,到晚上想要的無非是肉和澱粉。

最終我和小傘都沒能吃乾淨。

小傘給我第一個We Chat之時,我感到異樣的唐突︰「終於加到你了。」

詐騙?

我心想。

她單刀直入說,自己是一枚在港大讀書的港漂,希望約我晚餐,談談反送中的香港人的看法。過去兩個月我跟許多港漂、台灣人討論反送中,約單獨會面的,小傘是第一位。

第一時間答應,回頭想想覺得哪裡不妥。遊說同為港漂又同讀媒體的水蜜桃一起去,她斷然拒絕︰「小心被她錄音。」

錄音?不至於這麼邪惡吧。

「哼,你以為。誰知道哪派她來的?錄了音你以後回不了大陸。」水蜜桃以她一貫的態度諷刺著。

「大陸人自己也不信大陸人。」搖搖頭,略評估,不能回大陸也沒差。赴約去。

見面,是個美女。

間諜!?

夜深的高街,鬼屋在前,行人零落,港式喧鬧依夕陽沉去,戴上一副台灣巷弄的面具。

她在一家意大利餐廳內,餐廳橡木漆色,巴黎日落般的燈光,她倚著紅皮沙發。白髮老侍應應聲拉門,她探出頭來︰「這家好貴,換一家唄。」

一瞬間把我從007的電影拉到甜蜜蜜的場景。醫院燈光的越南餐廳與一張齊肩寬的餐桌,兩碗牛肉撈檬,一杯滴漏咖啡,我們的頭靠得很近。

這是我的慣技,想讓女生靠近,講話小聲一點就可以。

「那天我驚呆了!一夜過去港大周圍的欄杆全部拆掉!需要這麼暴力嗎?破壞城市作為代價。」印象中小傘語調平和,傳進我腦海裡再轉化成文字,變得激動亢奮。

「你的資訊來源是?」

「朋友圈,微博。我有facebook但很久沒開。」

我默默地嘆氣。她也因為「閱讀習慣」而選擇性忽略主旋律以外的資訊。

我們從反國教談到雨傘,再談到反送中。小傘對事情的反應和觀點,與我認識的其他只看朋友圈和微博的人如出一轍。

他們普遍認為任何與政府意見不合的人,全是港獨。港獨和疆獨藏獨沒有分別,均是一群在大街上縱火自焚,跳上火車無差別殺人。

所有的「獨」都是恐怖分子,把所有香港示威者標籤成為「港獨」,就等同示威者會無差別發動恐怖襲擊。這樣的行為,天地不容,該一枚核彈掉下來滅掉香港。

散佈仇恨,挑撥階級鬥爭。過去的教育和社會氛之中成長,只能、只願意接受單一意識形態。一旦其他思想與主旋律抵…

想要自由,好想

上個月忽然想立一份遺囑,想說突然不在了,後面的事情不必勞煩其他人。器官能捐則捐,不用火葬也不用土葬,省錢,往林子裡一掉就好。海就不要了,不想落海。

念頭一閃即逝,看了看銀行存款,應該會在年底前做的。能做到也不錯,覺得了結了一件心事。
近來的心情仍然鬱悶和沒法好轉。新相識的朋友罵我對女性有偏見,我常吐露出一種不屑或者質疑她們愛錢貪財愛富二代。
我反省了一星期,想說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也只能說我見過太多,遇過太多。每月至少有三個,結婚出軌了的,為錢投懷送抱的,為了某些理由結婚然後離婚的。我也好,身邊的人也好,全部都是這樣。
反省過後我解釋,說相信這位新朋友不是這樣的人。大家沒事兒似的聚餐聊天吃飯。吃飯後的第二天,飯局裡一位男友人,北方人,富二代,跟我說,昨晚她跟他睡了。他在北方有女朋友。
荒謬。
我想這是我多年來對世界絕望的原因。我看到一些現象,別人沒看到,我說,他們就認為我說謊。我有一些習慣,他們沒有,我堅持,結果被杯葛。我說某某是如此,她說不是,她不會,隔幾天她自己破了戒。然後,還反怪我說破,斷絕聯繫。
以前在意,很在意。現在無所謂了,不關我事。
以前會很努力地跟別人說自己看到些什麼,希望其他人別重蹈覆轍。人大了覺得,其實不必,他們不會聽,只會覺得你煩。
那麼,等他們遇到了,境況現前,再來找我吧。
所以我才說人愈大愈覺得自己一個人好,當別人不理解你,不願花時間理解你。那不如自己顧自己。
當他們發現,原來我理解他們,包容他們,短時間內他們會回來。訴說過後繼續去犯之前犯的錯。
情況就像我腸胃不好,吃過藥好一點,又去吃那些不該吃的東西。
這樣的人生和這樣的世界,到底有什麼值得留戀。我不知道。
或者反過來像那些年輕就成功的朋友,成長的階段想要甚麼得就有甚麼,也許不會像我這樣悲觀。可是,在我看來他們才是悲觀,每天營營役役,想著月底要供樓,明天要怎樣怎樣。
我呢?每天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想講自己講的話,一點遺憾都不留。就算明天死了,即時死了,也沒關係。我想活成這樣子。
這樣子的「活著」才比較有意思。死到臨頭才苦哈哈說,哎呀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想做,我想活久一點。然後哀求著不要死。哀求著如何如何。今年求不得,來生再輪迴。
何必。不累嗎?
可是跟大家講,他們不懂,只叫人愛惜生命。因為這些概念不在他們的詞彙裡,他們的生命也沒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所以他們沒辦法體會我體會的事情。同埋,我也…

La Luz Coffee & Patisserie

踢著拖鞋的黑T大叔點了杯Espresso,電話響起,接通:「我在咖啡仔這裡,你要不要過來?你不來我便回去,一會就走。」咖啡剛上,呷一口,電話又響。他微微嘆氣,出門,講幾分鐘,回店裡,灌下半杯,電話又響:「電話多,真多,出門講。」


【-402】出門開了兩次車之後

出門開了兩次車之後,感覺一般。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將來的目標,仍然是開車帶不同的人去旅遊,組個超微型的團,四人成行,一個家庭,租車出門玩。費用雖然比較貴,但絕對自由。不似得跟著旅行團,雖然一切都安排好,但不太自在,有時一些景點,自己不那麼愛玩,又給架著勃子去。

當然,缺點是價錢貴一些。但包車旅遊在各地都已經很盛行,只不過香港地,公共交通發達,開車反而比較麻煩。只不過,如果想享有自由自在的生活和旅行體驗,自駕仍然是很好的選擇。

自駕遊在我將來的職涯規劃裡佔了重要的一環。最大的難關是養車,養車是非常大的開支,以我目前的薪金,很明顯不足以負擔。

現階段未到買車與否的爭議,仍然停留在練車的階段。計劃用半年時間,完完整整地跑一轉香港,希望把路跑熟一點,技術提升,不然有了車我也不敢開。

經營也令我很頭痛。如果我仍然採取掛單的形式,在各個旅行社之間遊走。我相信討飯吃是沒問題。卻不太能夠,達到我所期待的終極自由姿勢。

經營是門學問,我以前開的網絡書店,沒怎麼經營,也沒怎麼在管。不至於賠錢,也賺不了多少,只是興趣。但往後的日子,原地遊必定成為主要收入來源,則一定要找到好一點的宣傳方法。

比較糟糕的是,三心兩意,我最近又想回到Wix架一個站,Wordpress的站…不太美觀。就感覺太像blog,不像網站。可是,以我的架站量,這麼大量的文字風格來講,Wordpress仍然比Wix優勝。Wix適合販售單一產品,而不作太多介紹,自帶相片集。不過跑很慢。

Wordpress的相片集,功能很弱,要付錢才能夠獲得提升。暫時我把500px的圖庫,更改成臨時的圖片集。看看之後怎麼辦。畢竟,架站也好,修圖也好,都需要大量時間和累積。如何透過網絡,吸引顧客,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加上,我目前不止在架一個站,為了長遠的事業發展。我正在把過去的文字和工作相片,滙聚起來。感覺好多事情要做,但我花太多時間在日常工作上面了。假日去拍完的照片,沒時間修圖(還想再多學習如何修圖和調色)。

不斷學習是成為斜摃的基本要訣,要是不喜歡學習,喜歡一本通書活到老的人們,不適合當斜摃族,甚至不適合創業。畢竟就是一個又一個難關的挑戰和考驗。沒有貶義,要是一開始就尋得一門值得託付終身的手藝,倒也並無不可。

時間永遠是最大的問題。很多事情想學,很多東西想做,卻沒有足夠時間鑽研。從去年11月決定要起跳至今,時間的緊逼令我很不自在,幾…

【原地步走】/吉隆坡

吉隆坡不宜步行。 道路一潌一穴,雨後水潌處處,五步一閃,十步一避。馬來人修路,很奇特。四五個工人,修整著百來米的路面,卻把整條近一公里的柏油路挖起。泥土電線喉管外露,行人被逼在馬路邊沿前行,大馬的司機拿車子當船在開。中秋前後的雨季,午後雷雨一陣接著一陣,吉隆坡的街頭是鯊魚橫行的水簇箱。 租住巴生河附近的民宿Back Home,吉隆坡主要景點,均在二十分鐘腳程之內。 夜晚沿著Jalan Pudu走到亞羅街。這一段路相當難辛,沒遇過平坦的路段,燈火昏暗,行人零落,只有手機的亮光伴著,陌生的馬拉文路標,拿捏不準方向。印度廟、清真寺可怖的輪廓,二十分鐘的路程,恍如通往地獄的試煉。

港漂的自由之夏︰我覺得裡外不是人

「過去兩個月我不斷向國內朋友解釋香港的事情,跟香港人站在一起。可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讓我兩個月的努力白廢了!」

813機場一夜過後,港漂同事擦了胭脂的臉,從一顆可愛的水蜜桃轉成像一隻爛橘子。她重提727機場阿伯被圍,回顧813付國豪及公安被襲。兩次暴力事件令她覺得自己被背叛了!六月以來,徹夜與內地同學保證、澄清、辯論香港現況,活生生的暴力事件,令她百辭莫辯,情緒低落。

被道德綁架的港漂︰不敢上街,做一道橋樑
與許多港漂經驗相似,初來港讀書的水蜜桃,接觸到新疆、西藏等新聞,內在的理情撕裂,愛國情感瀕臨崩潰。就等於突然發現,溺愛自己的媽媽,在看不到的地方,虐待別人的孩子。經過一年多洗禮,她總算能接受「這些事情」,也是中國的一面,這個國家並非絕對的善,亦非絕對的惡。同時,她們受香港社會環境薰陶,成為國內青年與香港人溝通的橋樑。

最令水蜜桃驚訝的,並非國內青年思想封閉,畢竟資訊影響了他們的思維模式。她最難以接受的是,一些比她跑得遠,英美澳加留學的青年,比她們還要封建。她曾經連續一星期和一位留美三年的網紅美漂在朋友圈吵架。網紅美漂大罵黑衣港青全是港獨,全家死光光,美國人自身難保,不可能救得了香港。水蜜桃理論不果,才意識到黨國思想殃害之深。

她不敢上街遊行,害怕留下紀錄,回不了大陸看爸爸媽媽。公司年輕同事激進,有幾位在前線守候,她不敢和他們討論,怕誤會、怕被標籤成間諜。 國內朋友動輒拿香港時事,質問水蜜桃︰這麼暴力的港獨青年,你還狡辯甚麼?你愛不愛國,愛不愛黨?
遭舊同學質疑責難,她欲遷怒於勇武派,但看見警方暴力,於心難忍。想說暫時斷網,無奈手殘,一上網又是討罵。我試圖用幽默化解,講幾句中共壞話,她立即反駁︰「難道習大全是邪惡沒有一點善嗎?這個國家的確給了我奶奶、父母、教育和生活。你們講得那麼恐怖,可是我有事找公安,他們也是熱心幫忙的呀。」

水蜜桃愛香港,才留下,她愛老家,總會回去。沒想到在意識形態之間,她遭遇道德綁架,別人非得讓她表態誰才是她唯一的愛。恨和愛之間的灰色地帶,她裡外不是人,一切負面情緒爛在那張圓圓的嬰兒肥的臉裡。



塘邊鶴看抗爭︰不參與亦不會屌 7月1日同事聚會,我表明去遊行,舊同事大聲問我︰「關你乜事。」舊同事歷任壹仔等多家傳媒機構,這句話我無法忽視。聚會當日吃喝玩樂照常,電視播CCTVB即時新聞,我們幾隻塘邊鶴旁觀。

住在修頓球場附近幾十年的阿姨說︰「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