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8的文章

記早班的店

今天天氣100分,不熱不冷的,陽光溫和,最適宜打掃。因此來店便高高興興的清潔,我這個人沒甚麼長處,搞衞生卻是他人望塵莫及的徹底。之後坐下來,回了EMAIL。剛換的MAIL格式,老闆娘千叮萬囑不要做錯,我居然一下子做錯了!心想糟糕,又捱罵了!也沒關係,已經被罵得習慣了,反正天氣那麼好,多罵幾句也無妨。反而興起把BLOG打開,記錄今天上班的事情,一便做一邊記。時下流行許多微網誌,也許用它們比較方便,可是我比較喜歡BLOGGER,至少打出來,能湊成一篇,不像一句一句,那麼零碎。文章從零碎而起編織,但零碎的不一定能湊成文章。
這樣的好天氣,真想去騎車看電影。我計劃下午去成大書城,取WING的訂書,然後買漫畫,下午回去寫作業(12月第一個禮拜要交4份作業而昨天居然整天沒做事真膽大),晚上和肥崴學長、咸濕學長去看房子。
其實我想去遠一點的地方,郊外最好。近來覺得眼睛很容易累,可能對著電腦太久,近視又加深了!唉!好多年沒去郊外了!看看樹,看看山,看看水,最好可以放下書和電腦,休息幾天,閒閒地寫點東西,這種奢想甚麼時候能實現?
一邊幫客人找書,一邊看百年哈佛的人生哲學。今天工作不多,老闆又晚一點才來接班,考慮要不要幫店裡打BLOG,前幾天想打一篇關於國內歷史譯作的出版狀態,但想想看,其實我是門外看,對這些事情只憑書店的情況和現象推想大陸的出版狀況並不能反映真實,因此還是有空在自己的BLOG打一打就算了!
突然想到,如果有人來打刧書店,因為某些荒謬的原因,會怎樣?嗯嗯!新題材!好想寫短篇呀!神呀!請給我時間!
無驚無險下了班,去成大書城,居然買書買一送一。PK!九把刀既書,要加80蚊郵費,咁串!本土平郵都要加錢!不過我都係幫WING訂既,入佢數~~HAHA~~但佢話一件80,訂8本唔知幾多件呢。早知係博客來訂算數,下次要拎阿東張卡去先得,如果唔係貴死。今次都係帶唔夠錢,下星期出左糧先再去拎書。無曬錢LU~~無去買漫畫~~返黎打報告算!真係得閒死唔得閒病……

失責的哥哥─讀張大春《我妹妹》

今早休息,其實晚了起床,因此沒去老師那邊打工。昨天想寫一篇淺論大陸歷史論著出版情況的短文,但想了想,還是先把上星期寫好的讀後感打出來再說。

張大春《我妹妹》再版,瑪莉學姐取笑我是因為封面那雙白晢的腿才買的。我頗為心虛︰「哪有!你看到雙腳,我看到的是『張大春』。」那雙腿一定過了23歲的模特兒的,蒼白和不自然的色調明顯是長年不接觸陽光和化妝加上攝影師採光而成。其實我判斷模特兒年齡的依據不是腳,而是手。那雙手不屬於21歲以下的少女的,缺少稚氣卻有著剛進社會的老練,又欠缺成熟的圓潤和無奈。

##CONTINUE##
進入內容和正題。書後附二評,儘是渲染此書為何是憂傷的青春文學,北一女教師那篇文章,暴露了她中文系背景的事實,用虛無的詞語點染不具象的小說本體。楊照則將此書置於張大春的創作脈絡來分析和評斷,然而兩者的主題均是兩個字「憂傷」,等同張愛玲即是「蒼涼」的概斷。說實話,從《我妹妹》中,我讀不出憂傷。
如今傷痕氾濫,張大春的「憂傷」相較郭敬明、安妮寶貝等,明顯太老了!既年老又老成,仿佛是中年漢離開青春的迷宮後回憶往昔的文字。《我妹妹》當中的主題是憂鬱的叛逆。沒錯,青春期的叛逆、抑鬱和憂傷多於憤離。青年人面對社會和成人施加自身的象徵意義不太了解,他們害怕被他人定型,卻無法給自己定位。為自己定位的焦慮,對外力干擾的反作用力,使得青少年閉鎖而排斥地尋找出路,怎麼也找不到反使自己抑鬱,這種抑鬱久而久之成為壓力,最終爆發就是所謂反叛的青春。其實不打破蛋殼哪來缺口?沒有缺口哪來的路?鐅開蛋殼畢竟要靠自己。
《我妹妹》講的正是這樣的故事。大頭春和妹妹均於閉鎖青春之中,不同處在於妹妹借各式各樣的問題剖析大春,像鑿子,鑿穿大頭春的蛋殼。妹妹亦希望從哥哥答案中尋得蛛絲馬跡打破殼,尋得路子,但哥哥從不正面回應,只好透過各種手段,甚至不惜懷孕來解構自己,藉此了解父母為何誕下自己的理由(她不知道父母生下她是沒理由的,證明她尚未成人)。因此,妹妹的確是哥哥的禮物,反觀哥哥未能為妹妹解困,導致她人生的階級損毀一段,責任在所難免。
此書想版時想必是哄動的,不論青少年觀點,單從打破時間的敘事技巧,可知張大春的文筆和組織能力。然而近年青春文學太多,張大春文字質樸簡潔,質樸是成人專利而非青少年。青春的憂愁必定建期於繁瑣。不然,為了生活拼搏,除生存外沒其他選擇路可走,誰有空怨天尤人?若非吃飽飯等拉屎的年青,誰有空為那些解也…

高雄炎夏行(4)----港口古蹟

我們乘捷運到高雄火車站,沒有交通工具,必須在公車總站坐車去下一站︰雄鎮北門和打狗領事館。本來預計直接坐捷運到西子灣再轉公車,到捷運站,張媽學長告訴我捷運紅線還沒使用。沒想到抵達公車站,恰巧有免費的2號綠色公車,是高雄市推廣旅遊的政策之一,雖然擠得要命,但補償沒有捷運的心理。(按此下載免費公車路線圖)

View Larger Map

##CONTINUE##
抵達西子灣,沿河步行往雄鎮北門。河邊極臭,垃圾飄飄,很懷疑船家賣的海產能不能吃。緩慢地走了約20分鐘,終於看見雄鎮北門。說是「門」,實在不貼切,只是一塊留下來的石橫額,寫著雄鎮北門。張媽學長回憶當年和一眾同學來此拍短片的有趣事兒︰「還記得那個自稱秦始皇轉生的傢伙嗎?他爬到城牆上,雙腳扣住磚頭,身子懸空外傾,超厲害的!」胖崴學長說︰「他超怪的。」張媽學長說︰「他一定有練過。」胖崴學長說︰「屁啦!怎麼可能!那麼怪的人,突然發神經而已。」張媽學長說︰「我覺得他武功高強!」爭論因海拂面而止。當日天陰悶熱,海風迎來,暑意全消。在堤邊休息,防波堤把海港圍成三角,釣客零落,魚蝦稀疏,輪船靜靜駛過惟恐驚動石縫潮蟹。胖崴學長說︰「海風蠻舒服的,就是吹起來黏黏的。」我說︰「不會呀,可是這邊海風沒甚麼鹹味。」張媽學長說︰「大海再更外面,天氣好的話,這裡可看見棋津,棋津之後就是台灣海峽。」坐了一會兒,始爬上將近45度的樓梯,往打狗英國領士館。「這裡也有法輪功喔!」我驚訝問。胖崴學長說︰「你這個港仔,以為全世界只有天星碼頭有法輪功喔!」我喃喃自語︰「也對喔,系館常常都有〈大紀元時報〉。」胖崴學長驚訝問︰「〈大紀元時報〉是法輪功的?」我說︰「不然呢?」
瞎扯幾句,樓梯走了一半,已經沒力氣說話。到頂,果如lonely palnter 所言,領事館旁有一間中國式廟宇,可是因為在台南廟看太多,不感興趣,回來後卻後悔了,當時應該好好探究那間廟的歷史。 走進打狗公館,感覺不出來是英人建築,但看到紅色郵筒十分興奮、親切︰「九七之前香港用的郵筒就是這款。現在換成綠色方式的,很醜,而且撞到會頭破血流。」他們參觀多次,興趣缺缺,我獨個兒鑽,先進紀念品部,想買些甚麼留念,但都是英國特色產品,那些香港也有。明信片只喜歡其中兩張,但一買要全套,便放棄。 領事館空間比想像中少,我以為至少有HK茶具博物館的格局,紅磚、窄走廊與一邊認知的英人建築也不儘相同。英人在東南亞的建築…

停留在昨天

總覺得生日不明不白就過去了,過得很爛的生日,書沒讀一頁,日記寫到一半被關燈寫不下去。起床後好像沒睡一樣,壞心情和惡劣感殘留體內,極之不快。起床,7點半。真差勁,昨晚快兩點才睡,結果仍是那麼早就起床。本來想看完GUNDAM才工作,但土豆LOAD不到,只好做,做,做,把之前做過的東西從新再做一次,做了4個小時,然後洗衣服,草率洗一洗便到書店上班,1點到現在8點,還沒吃飯,還未能下班。每每到這種時候我便不開心,我覺得上班不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應該唸書寫東西才是,明天史方討論,但資料我還未開始找……唉……對不起組員。
剛剛老師打電話來,說表格已經沒問題,她看到我寄給她的表格。我差點爆炸,昨天6點半寄給她,她9點半說我做的全部錯,要從做。我納悶得很,今天早上花了四小時重做,現在她告訴我不用。尚欠台大的分析表。她說明天要會看到甘懷真,但她手上沒任何資料,不知要怎麼辦,而且怪我刪掉她做了一半的台大分析檔。冤枉呀!我甚麼都沒刪,台大的東西根本碰也沒碰,而且即使刪了,垃圾桶也可以叫回來,不是嗎?結果是我待會下班後要 趕到老師那邊。
上面是在店裡打的,7點半過後老闆還沒來,很累,燒完光碟,故休息了20分鐘順手打一打。走的時候忘記CLEAR HISTORY,希望老闆看到不會生氣吧!下面則是今天的了。
昨晚在老師那邊到11點半才回去,她說我做的東西錯,但又說不出哪裡錯。做到11點半,回去,沒能好好寫日記,每天的壓力無法宣洩,連好好寫個日記也不可以,實在很痛苦。又哭不出來,感情像被奪去了一樣……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呢?連自己也不清楚。也許在笑意之中掩埋了真實的自己。好想發洩一下情緒,很怕再累積下去,會崩潰……

生日小願望

我好少同人講今日係我生日,以前D朋友知LA~~雖然我都唔太清楚佢地點解知。本來以為今日可以平平安安輕輕鬆鬆咁過,連史方討論都推遲左,點知3點到5 點,我上緊堂,落堂一睇,有17次未接來電。我有三個老闆,四個阿頭,我推左兩個老闆唔開OT,唸住去食餐好既。點知BOSS A打黎叫我SEND 資料比我,因為一個月之前已經做好,佢睇過無問題,我咪SEND比佢,SEND比佢就去食飯LA,仲約左學姐去打邊爐行商場,難得想休息一日。點知打一個鐘邊爐比老細CALL三次,老細話我做既野全部都係錯既,我頭先睇過老細部腦,個檔係舊既(兩個月前),本身一個FILE應該只有一份~~但我做個幾個FILE有四份COPY~~全部都係舊~~唔知邊條PK SAVE錯左。依家又要從做。我決定聽日先做,因為今晚都做唔切,想趕係12點前上床訓。
其實,每一年的生日,我都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希望那天休息,如果要上班也無妨,無驚無險下班就好。下班後去街市買菜,買自己喜歡的,回家燒。家裡,我喜歡的人烘好蛋糕,待我燒完菜,吃過飯,洗了澡,一起躲在棉被中看台慶。9點左右吧!我送她回家,或者她到另一個房間休息,我呢,在床上看一會書,寫點雜文或小說,開收音機或播些很久沒聽而很喜歡的歌,寫寫日記,準時12睡覺。這是我理想中的生日,可是,我回憶過去三年我的生日︰
大一︰自己去安平,迷路,30度之下長䄂衫褲走了一小時半才找到巴士站,等半小時,坐車回台南,去誠品買三本書,然後和阿東學長盈玲學姐吃飯,他們請。這一年尚算不錯。
大二︰天陰很冷,通識報告被老師質問醫學名詞,不懂,心情極差,去金石堂買了三本書。
大三︰就即係今日。今日係六年黎第一次生日無買書。因為前幾個月買太多。返工既時候係舖頭買左一套書籤,做禮物,都幾靚架,但一D都唔開心囉……

如今我像掛在樹上的葉兒,明明每天吸收養份,但阻止不了自己漸漸枯黃。大B不斷鼓勵我,又講了許多有意思的話。嗯,我也是發盧騷而已~~說辛苦,有一剎那想過放棄,但堅持至今了!
來TW後最大價值在於,終於知道為什麼人要慶足生日,以前不懂,為什麼要慶祝呢?不也是普通一天嗎?所以以前都不會做任何特別事情,如果很在意是因為我明白了真正意義︰「活著很辛苦,就讓自己用喜歡的方法奬勵自己過了一年還活著吧!」
我卻覺得自己年復年地折磨自己。

徘迴在異性之間

一個赫人的標題,我的BLOG裡甚至我個人的任何文字之中,一年沒談及年齡相近的女性。的確,今天打的(在等doctor house & gundam 00 load完),全是年齡相近的,怪人怪事。

今年year1 來了一個奇怪學妹,我覺得阿東學長(險些慘死的)、吉拉學姐(與TW阿兵哥有一腿的)和我(沒帶錢來的)已經夠怪了!今年來一個懂台語的。怎麼食屎系的HK愈來愈不像HK呀=口=! 這個學妹,咸濕學長覺得不錯(不是咸濕的角度,是性格)。我最初只覺得她老練,老練的意思就是老,很世故,過去經歷了不少吧!也沒啥關係。上個月她想與阿祖送我生日禮物,問我生日日期,我嚇了一大跳,哇!無功不受碌WO。都咪話唔驚,最怕無源無故有人對自己好,而且個份禮仲要係我都唔捨得買既。OK,都算LA。昨日看僑輔室的公告,清寒金沒我份兒,有吉拉學姐,我頗為不忿的,覺得自己比她需要,但細想一層,可能成績不及她吧!也沒差,只不過書店的工作不能辭掉。明年看能不能接瑪莉學姐的工作,多打一份工,多賺一點。學妹(下稱VICK,總把這個名字和fit頭搞混),問我怎麼辦,我說︰休學吧!休學去美國做乞兒。她很認真地分析︰「依你ge性格,我唔信你會屈就wor你有自己ge傲氣同堅持ma」我O左嘴,即刻問︰「你認識我多久?了解我多少?憑甚麼論斷?」心裡暗暗吃驚,這傢伙看人呀!居然看到過去的影子。所謂的傲氣和執著,對現在的我而言,只是遺照一張。她將來也會做出奇怪的事情吧!可是,她不斷叫我不要累壞呀注重身體之類,的確很煩。大佬!我死係邊都唔到你黎管LA呀化,真係唔好聽講句關你鬼事咩,洗鬼你你呀!即係個句囉,如果係阿祖個D叫我呢,我應該唔會咁既,係我心目中佢係危險人物。敬而遠之。
##CONTINUE##
應菜的薪水出了問題。今次我只負責做出勤紀錄,沒做清冊,因此出勤紀錄沒有留下來。這個月做的時候發現,出勤紀錄十月份已經有人先我一步做了,九月份被更改過。我很奇怪,誰動過呢?也沒理會,按往常一樣弄一弄,交出去。回來提醒她,這次薪水下來,要給我一點,因為我想買東西(明史呀=口=!),她說,自8月以來的薪水都沒進她帳戶,我嚇了一跳,怎麼可能?又不見公文退回來呀!明天要問老師了!真糟糕!我還想星期三去弄個小東西給自己,囧了!
史方又是全組女生……我是組長= =!! 我也不知道全部都是女生,因為組員是鯖魚和夙木魚。她們都很認真,但老師題目…

智障的野草莓

近日TW發生能夠上國際新聞頭條的事件,詳細過程,不作敘述。我和幾位台灣人討論過,包括大學教授、研究生、大學生,得出結論大致如下︰
##CONTINUE##
暴力行為過火。數年前紅衫軍沒有任何動亂,台灣人引以為豪,認為自己進步了。可是今次令台灣掉進面子,玻璃面具頓時破碎。蔡英文至此不承受責任,證據指向她,她居然說是黑道在背後煽動,她不用負責,這種道理和陳水扁相同︰「馬英九逼害我,所以才有貪污事件。」根本是無賴行為。我很好奇那些支持他們,因為他們而北上的民眾,聽到自己景仰的領袖為了擺脫責任而不顧他們生死的言論時有甚麼感想。警察無能。警察人數絕對比群眾多,武裝更是民眾望塵莫及的,為什麼受傷者達80人,才能夠壓止?蘋果有一格新聞很有趣,北市某分局局長一邊流鼻血一邊呼籲群眾冷靜理性。我心想︰「都已經襲警了!還勸喻?用水炮沖散他們啦!」有人認為警察無能與馬政府軟弱是一體兩面,警察明明有法律在背後支持也不敢動手。有人則認為立委權力過大,警察認真起來,很可能被立委反咬一口,台灣立法委員很多都是黑道。三流的公民無法選出一流的政府。因此,台灣學生居然理直氣壯走上街頭抗議政府,針對馬英九政府,作出靜坐行為。在我而言,現在不是時機,他們也太天真了!這種時間出來,只會讓人覺得學生成了民進黨的打手。用數天前的暴力事件作為近因或導火線,明顯說服力不足。
靜坐不是問題,但大學生對於實際要爭取的東西,並不明確。台灣遊行法一直存在問題,其問題與台灣人的公民素質相同。遊行示威者不見得能夠保持和平、客觀、理性,民眾並不了解和體諒他們,因此常投訴、借助嘈音等藉口要求警方介入。學生們挑選的時機爛得天公也不做美,要找切入藉口,當然是大多數人認為政府錯誤,社會大眾普遍認為有改正的必要的時候。從前野百合能成功,正是因為民主和選舉出於社會大眾普遍的願望和訴求,而政府又出現明顯的不足。加上今時今日的大學生明顯比以前笨,昨日看新聞,某名嘴問學生代表︰「你們那邊有哪一位老師是藍的?」學生代表反應遲頓,支吾以對,被問幾次才說︰「我們沒有調查老師是藍是綠。」名嘴說︰「那你剛剛說有藍有綠?」笨蛋,那句話自然要第一句講,既然被逼到如此,就應該反問主持︰「那麼你是藍的還是綠的?你支持哪一方?」又或︰「請不要把修法問題與支持政黨放在同一層次,這只顯示你不了解我們的訴求,分析能力不足。」台灣人就是這樣子,喜歡把所有問題與政治掛勾。我討厭這種…

除了史方,還是史方

早上去收衣服,因為我衣服不多,每次固定洗十隻衣架,又少了一年,是大B暑假寄給我的短褲。他媽的台仔收衣服不帶眼睛?實在很不明白,為什麼上班上學那麼辛苦,還要受這種苦?衣服不見,同住的白眼,想好好寫日記被關燈,開自己枱燈內褲內會輾轉反側並發出不耐煩的聲音,連想寫的東西都不能寫。我好想,回到以往簡單的日子。但這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就應該想辦法活出自己期望的將來。說實在話,我愈黎想不通,為何來到這裡了!我到底在追求甚麼?

史方。今年找到一組合得來的人,可以說是有生以來最能配合的組合。在HK時和大B、BILL合作無數,但並不順利。可能現在自己也改變了些,不及以前固執,所以比較能合得來。每方每一份報告都很用心,我希望每一次作業,都能夠做一些新東西,有一點改變,又不失過份。我問過組員,對學年報告有甚麼期待,肅木魚說︰「好想做出一些能引起學校注意,令學校反省以及改進。」我沒有這麼偉大的想法,應該說,改變他人、改變學校、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想法已隨既殘缺又平淡的青春逝去,如果,我曾經歷過所謂青春的話。我只想,透過這次的報告去改變一些事情,改變自己也好,改變組員也好,希望報告結束之後,在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點點變化,有一點影響,那就夠了。我不想與其他報告一樣,只是交功課。對我而言,每一天都重要,每一份報告都是生存的挑戰。
比起以前,我更不知道要做甚麼,承受甚麼,我只想尋找活著的感覺。
面前尚有多少痛苦在等我?

辛苦自己知

11月終於來臨。這個學期打仗一樣,沒一刻能停下來,好好打文章,好好思考,好好讀書……現在也是打工時間偷懶。這麼忙碌的生活,可否不再來?11月1日,凌晨三點,出門與瑪莉學姐去台北參加助談會的工作。和欣客運車上睡不覺,天地鴉黑,高速公路(台稱國道)燈光甚暗,汽車甚少。座位上突然想到,今天是某個認識的人生日,但又想不起來,遂勾起一點幽思,幾重愁緒,應該帶一本筆記簿在身,隨便拿起筆,寫幾句,也許就睡得著了。也不知道太陽甚麼時候出來的,反正8點半到台北火車站,那個不像總站的總站,全國的總站喔!比KCR九龍塘不是錯到哪去了!指示不明,路標含糊,地圖不清,找了好久才到捷運,坐車往公館。進到台大中文系閱覽室,那個差點考進的地方,打了一整天合議紀錄,手指累得要命,想死。之後去逛街,回來坐高鐵,可能期望太高,高鐵除了快之外,其實沒甚麼特別感覺。
長途旅程似乎勾起被工作磨耗的感情,連駁車上,覺得自己仍在漂盪中,抓不住根,沒有可回去的地方。那種感覺,不是很好。但有根的話,就不想飄泊,而我知道自己除了一直漂蕩以外,無法尋找我想要的東西。
還有兩份作業未寫,一份明天交,一份星期五,事情多得我不想做了!私人時間都沒了!又不夠時間讀書。努力一點吧!好想之後搬出去住,不想再在寫日記時被室友關燈。
史方作業連續兩次出意外,今次是引用他人的話,但沒有附註腳,被批改的博士生寫︰「你有資格這樣稱號吳先生嗎?」天呀!那是書上名字,那個博士助理也投放太多個人感情了!看一看,是大一史導同一個助理,她很喜歡吳唅。證明讀到博士,不理性的人也有很多。我強調在做事上,必須絕對理性。當然,也有太主觀和情緒化的時候,特別是打工沒吃飽飯時。進了大學才知道,許多學問很好的人,未必是好公民,理性處事,待人客氣,他們全是固執一端,不能自拔。從這一點上,也許一個小小的打字員比這些學術巨人更厲害。終日埋首書堆而不察世情,我不想變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