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1的文章

迎風的方法

星期六,不幸遇見中學同學蘋果仔,之後瘋狂聽《我是一隻小小鳥》……感觸很大。


用它取代教科書──《追尋現代中國》導讀part1《最後的皇朝》

大學時走訪不同教授研究室,《追尋現代中國》套書常常在當眼位置,工作無聊,會取下來略為翻看。早想儲一套,仔細研究。可是終大學四年,史景遷仍不斷推出新作,加上眾多誘惑和課業影響,等到現在才有機會仔細閱讀。讀了幾天,忽然奇怪,為甚麼上中國通史、甚至其他斷代史,居然沒有教授把它列入參考書目。這類通史形式的著作,甚至能取代現在的高中教科書,變成晚清到現代中國的導讀課本。然而全書的註腳卻比想像中少,明明引用了如斯豐富的研究、論著,史景遷卻好像了然於胸似的,墨水藏肚子裡,不必拼命翻書。
這篇文章隨著閱讀進度更新,針對教學和自學而寫,目前只有第一冊在手,二、三冊的導讀可能要半年後才有辦法產出。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忙覺得中史課無聊,但又想增加歷史知識的學生。

沒有休息的周末

一下子又到星期一,好像沒有放過假,又要上班,又要工作。現在的情況是,我用學校的電腦比自己的電腦還長時間,放假也不覺得真的放假,需要準備下星期上班的事情。
現在時間如下︰
星期一至五︰08-18上班,18-20煮飯吃,20-23做自己的事(有時要覆學生e-mail和找資料)
星期六︰08-13上班(有時08-17),下午通常和朋友逛街
星期日︰早上(做累積了一星期家務),下午(買菜預備下星期上班)
休息日的存在等同為上班日作準備……我不喜歡這樣。香港為甚麼沒有五天工作週呢?只有一天半,又要為工作準備,好像連星期日都為了工作而存在似的。如果星期六下午要上班,又或星期日要上班(學校任意調配,無從反抗),那麼一星期的事情都不能做了……不能像大學時,上班太忙便蹺課回去做家務洗衣服……不成……
上星期只有兩天準時下班,如果這個禮拜還是這樣……就大件事了,因為昨天搬書,沒有時間買菜,今天下班又有得忙了!花了幾天才改好的IES資料冊,老細又話唔掂,改完內容改字體,改完字體改排版……累死……這樣改,不知要改到甚麼時候……

語記日本地震

以下對話和情境,盡量忠於發言者,經筆者修飾,雙語書寫,方便理解︰

地點︰元朗某商場
發言人︰路人
時間︰2011年3月11日下午5:50分
電視新聞播放日本地震消息,約50人觀看。我大約站了五分鐘,當時大多數人沉默看電視。
仆街囉,哇,咁燃樣沖法(海嘯),仲得了既?「靠,他媽的這樣沖,怎麼辦?」
會唔會沖到黎香港架?快D去百佳買定D罐頭。「(海嘯)會不會沖來香港?趕快去超商買罐頭以備不時之需」
屌!屌!陷家隡囉日本仔呢次。「幹,幹!日本仔這次慘囉!」
(打電話)阿女,有無睇新聞?唔好OT啦,快D返屋企啦!可能一陣火車唔開架啦!「(打電話)女兒,有看新聞嗎?別加班了,趕快回家!可能待會鐵路停駛。」

落空

吃了兩天藥,上班時勉強自己在飯後休息一會,今天醒來,終於覺得精神比較好,可以開始工作。前幾天,完全是停工狀態。
其實我也不知道藥有沒有效,醫生是不是治對了症。感覺他和我一樣都是用猜的,猜可能的病源,既然如此就用這種藥吧,可能喝三天就會好,可能,可能。
昨晚終於能讀點書,但仍然沒有吃飯,不想吃飯。煮了面條,吃了,就算。看一會兒史景遷,躺下來,甚麼都不想,睡了。
造了好多好多夢,夢到好幾位熟人,醒來時還記得挺清楚,過了幾個鐘頭,夢消散了,記憶甚麼的,半點也沒有留下。人生也如此,過一些日子,甚麼也沒有留下,人生如夢,夢如人生。

病到無朋友

病還未好…還未好,而且愈來愈差,愈來愈辛苦。也不曉得為甚麼,看過兩個醫生,都說只需要多休息,多喝水,就會痊癒。可是病了兩個星期,愈來愈痛苦。
本來只是有點咳嗽,鼻涕很多,身體發軟。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星期。到了星期一,晚上睡覺時忽然全身大汗,醒來,想拿毛布擦汗,伸手出被外又覺得冷,天氣冷加上汗冷。摸摸額頭,卻是冷的,很冷,很可能在發燒。
這兩天上班,第一個反應是︰我不應上班的。上班時精神很差,工作效率非常低,想睡一睡,又有人打擾。可事實上不太睡得著,小睡十來分鐘,又會醒來。但要我請假嘛,又要看醫生,付錢看醫生買藥然後請假,這件事更加困難。
病得很辛苦,好多年沒有病這麼久,這次一來就病了一個多禮拜。過去幾年,病都只是一兩天的事情,大多是太累了,回去洗個澡,早點睡,睡醒第二天就沒事。

愚人的告白

病一直無法好起來,反反覆覆,早上起床,覺得狀況不錯。到得中午,工作了半天,體力開始不繼,又開始咳嗽。3點後更糟,要見學生,一說話就動氣,動氣就會咳,一咳就停不下來,又不能不說話……到了晚上,很多時候是吃不下飯,煮一大煲青菜,吃了就算。精神差到不行。這樣的病,到底甚麼時候能清?還是我居住的環境令我無法好轉?問過醫生的意見,他說是我鼻敏感這半年來惡化了,即使身體其他地方好轉,但鼻子導致無法好好呼吸,氣不通,血不順,怎麼總力也不會好起來。他甚至建議我去找西醫,動手術切掉息肉,以絕後患。
我不知道,但我沒錢,不能治病。幾年大學生涯很多時候比現在更累更辛苦,可是都沒有生過這麼久的病,為甚麼呢?有空還是得去做做運動,現在這樣,不行,連讀書寫文字的精神都沒有,每天下班回去就只是睡、睡、睡。

病到無聲出

病了好幾天,好辛苦。
不斷咳,還伴隨著感冒帶來的惡寒。這個星期幾乎沒能讀到甚麼書,一回去,休息一會,看看早上DOWN來的新聞節目,11時之前就睡了。這兩天最不舒服,回去,7時多,便昏迷不醒,幸好得不錯,勉強有精神上班。
星期一上半天班,之後去IKEA買了許多生活必須品。回去7時多,就睡了。起床時神清氣爽,唯獨喉嚨還有點乾、痛,回復到第一天發病的情況。滿心以為多喝一天份的藥,病就會好轉。沒想到昨天講座,在禮堂吹了一點冷氣,開始頭昏腦漲,下班時眼花,還有點暈,在桌子上躺了十分鐘,才有力起來,回去,腳步浮浮,買一碗粥,吃了,便睡。
今早起床又覺得好了一點,但仍然咳嗽,喉嘴很乾很痛。這樣下去都不知到甚麼時候會好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