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病到無朋友

病還未好…還未好,而且愈來愈差,愈來愈辛苦。也不曉得為甚麼,看過兩個醫生,都說只需要多休息,多喝水,就會痊癒。可是病了兩個星期,愈來愈痛苦。
本來只是有點咳嗽,鼻涕很多,身體發軟。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星期。到了星期一,晚上睡覺時忽然全身大汗,醒來,想拿毛布擦汗,伸手出被外又覺得冷,天氣冷加上汗冷。摸摸額頭,卻是冷的,很冷,很可能在發燒。
這兩天上班,第一個反應是︰我不應上班的。上班時精神很差,工作效率非常低,想睡一睡,又有人打擾。可事實上不太睡得著,小睡十來分鐘,又會醒來。但要我請假嘛,又要看醫生,付錢看醫生買藥然後請假,這件事更加困難。
病得很辛苦,好多年沒有病這麼久,這次一來就病了一個多禮拜。過去幾年,病都只是一兩天的事情,大多是太累了,回去洗個澡,早點睡,睡醒第二天就沒事。

這一次每天回去都很早睡,滿心以為睡醒了沒事,可是睡過之後更大件事,一直沒有辦法痊癒。天氣反覆不定,更令病情加劇,無法自理。回去之後,小房間充滿病菌,總覺得和病菌睡在一起。沒餵口吃飯,也沒力氣煮東西,在街上買一碗粥就算了,這樣下來居然又花了很多錢。交了租之後,這個月剩下不到3千元,千五元已經預支交學費,剩下千五元,有七百塊預用來租房子……這麼一算,今個月又剩下不到七百元,買東西吃已經很艱難,如果我再生一次病,再看一次醫生,那就死定了!絕對會不夠錢……唉……我還說要買洗衣機和熱水器,還說想買些櫃子回來……這點兒薪水,怎麼夠?

事實上已經開始找新工作,薪水高一點,和理想近一點的新工作。不過因為不急,所以寄信很慢,十分審慎。只寄了十封,居然就有公司打電話叫我面試。可是我平日都要上班,星期六時間又不許可,結果通了兩次電話,對方覺得有興趣才會跟我聯絡。當然,我對這份工作的興趣也不太大,雖然工作類型是我希望的,可是遠在北角,要過海,來回車費40元一天,加上三小時車程,恐怕會死得很慘。想不通為甚麼這麼小的地方,車程要這麼遠,這麼久。

在香港工作真的很累很累,想念台南的好天氣,悠閒生活。在香港工作,8-5上班時間,準時收工是懶惰表現,一定要OT兩小時,再加進修兩小時,每天忙到晚上一兩點才算努力,賺回來的錢才僅僅夠糊口。
香港太辛苦,但很可悲,生在此地,不是說走就能走。困在圍城裡,必須按照他們的生活方式做事,然後,勞勞碌碌一輩子,然後……死在這兒。唉…好想走,好想離開這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