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0的文章

異星人入侵----gundam OO錯誤之覺醒

Gundam(高達/鋼彈) OO最新劇場版聲勢浩大,早在電視第二季結束時開始宣傳, 把同時期上演的U.C. OVA獨角獸蓋過去。當然,在高達迷是不會忽略獨角獸,可是一般大眾心目中只有OO,正如一般人只認識基拉大和不認識阿寶一樣。這種無知和忽略往往令高達迷痛心,可是大眾就是如此,而最令人痛心的莫過於高達編劇像大眾一樣,不了解高達的真意和精粹。

像樣的聖誕節

在台灣四年沒過聖誕,每年聖誕不是趕報告就是打工,這種普天同慶的日子,每個人都請假,就是我趕忙打工的好時機。我不是喜歡過節的類型,也無所謂。回來第一個聖誕,出了兩個月薪水,有點兒錢,想買衣服買電腦左買右買買很多東西……有點毛錢就想買東西……很多東西缺。
早前已約了學姐,聖誕還printer給她,順道去冬季購物節。早上十時出門,遇見朋友親戚,被她唸了幾句,也沒甚麼,坐車到梨木樹,順利還掉printer。

笑班教學

上班第二個半月,終於要代一課堂,一課兩節,首先要做練習,然後檢討他們上次的測驗。學生說我太惡,也沒有控制秩序,不負責任地上了一課。
是嗎?或許,我承認。
早在一星期前,請假老師託我代課,已經交待不能太惡。這位老師心情善良,人很好,常常操心學生的事情。可是我覺得她有時候太寵學生,但她是一個十分稱職的老師,大家都很喜歡她。
我去代課,一開始就派卷,用類似測驗的方式,嚴肅且認真。不管他們如何,反對甚至埋怨我太認真,我也不管,按時完成測驗。
測驗完成之後,教他們考試技巧,如何把建議寫好。有些在後面的男生和女生一直在吵在玩耍,我不管,繼續講,他們有心就聽,無心就不聽。有些同學想聽,叫他們安靜一些,可是他們不聽。我也不管,有些同學聽的,和我有互動。

風雨台北(5)----烏來溫泉

雖然星期四風平雨靜,太陽還是不見蹤影。我和大B早早寄存行李,上午去淡水,下午乘捷運到紅線另一尾站新店。我其中一位教授是新店人,她每次提及新店,都很自豪。她覺得新店和台北不一樣,過了隧道,到得山上,空氣和台北不一樣。我們的目的地不是新店,但同樣需要上山,號稱北投以外另一溫泉之鄉──烏來。
計劃行程之初,我本來想去中部溫泉,但大B堅持要留在北部,所以只好選擇北部溫泉。最方便莫過於北投,可是我們無法負擔北投溫泉高昂房價,加上神一般的阿榮學長說北投溫泉人太多︰「浸完會生性病。」因而選擇了烏來。

起哄時期

臨近聖誕,許多中學舉行聖誕聯歡暨歌唱比賽,據中年人回憶,6、70年代香港流行聖誕舞會,90年代開始舞會已經不流行,學校活動多改為K王大賽。
讀過幾間中學,也去過幾間中學,始終覺得中六那年,喇沙的水準最高,冠亞季軍都是職業級水準,非常可怕。我覺得如果當年喇沙得高級組冠亞軍參考現在電視的歌唱比賽,一定能晉身總決賽。不過說來奇怪,那些人現在哪裡去了?又會作曲又會唱歌也懂得玩樂器……可能淪為小黑的御用歌手,深夜一邊打邊爐一邊獻唱。
我喜歡參加這些活動,坐在台下不負責任地指手劃腳批評參賽者,看著學生喝鬧起哄,獨坐一旁,那份抽離感覺非常濃。有如重遊故地的下午,中學的片段重覆又重覆浮現,我不想這樣,好想逃走,好想離開,好想一個人,沉靜下來。
 今天森前輩心情不是很好,訓了我幾句。當然也因為我做得不好,訪問的PPT,許多缺失,許多地方都不行,許多……我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許多不足……希望能夠儘快能夠獨當一面,能夠從他們身上學到能夠令自己更上一層樓的東西。其實是他講了之後8個鐘頭我才開始覺得有點兒不對勁…然後開始有點兒為自己的狀況以外不開心。是我太關注這些微細的事情還是甚麼呢?不曉得,趕快文憑修一修,快點轉行。這個職位並不長久,我只是臨時拉夫來湊數而已。始終想去自由一點的地方……再說吧,總有機會。

峰火漫延

上班少看小說,每天和新聞作戰,剪片CUT新聞準備教材,沒甚麼看小說。以前少談時事,因為時事干預生活的部份很少,現在時事干預生活比較多了,所以談談中國。
趙連海、諾貝爾和平奬兩件事,香港反彈聲音非常大,大陸大概沒甚麼聲音。每個人都批評大陸處理手法不當,漠視民權、沒有公義、忽略民主。我也覺得共產黨處理手法違背現代社會追求的理想,心表憤怒,可是回到中國歷史的脈絡裡面分析,共產黨一定是這樣處理,因為共產黨是中國共產黨,他們統治的是中國。
開遍之前講一個笑話,老毛、中正和超哥有一次在江邊相遇,老毛和中正份屬後輩,對超哥必恭必敬。超哥出塵已久,不知人間瑣事,問老毛和中正中國得到民主了沒有,他們搖頭,超哥大感奇怪︰「梁某晚清之時已主張共和民主,為甚麼中國到現在還沒有民主呢?」中正含笑說︰「國父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沒有民主。」超哥問老毛︰「那麼共和呢?共和之後有民主嗎?」老毛嚴肅道︰「有,憲法上有。」中正嘲諷︰「憲法有等於『毛』。」超哥說︰「這個不對呀,西方法律的概念……(下刪五百字文言文)。」老毛突顯詩人本色︰「西方的法律是西方的,中國的法律,是「水」加「去」,隨水而去。」

繁星流動

進來兩個月,終於有持無恐,開始誤人子弟。
事源有一組學生中文需要錄製一段訪問並撰寫稿件,她們知道我在台灣畢業,想找我作訪問。這幾天她們有空就來找我聊天,搜集背景資料。她們幾個人各有不同興趣,有人想問我愛情、有人想問我工作、有人想問我讀書旅遊、有人想問我人際關係……我說,工作方面我比較有話題,能多談一些,其他方面,只能夠談其他人,不是自己故事。
跟她們聊天很高興,她們好幾個,眼睛閃閃發亮,興奮問我在台灣的經歷。有一位皮膚白晰,常常傻笑,雙眼總是望向某個夢幻之處,不斷問我有沒有愛情故事。比較現實的瑤瑤傾向問我工作之事,抒發自己被現實圍繞的壓力。有意到台升學的小美則傾向問我交朋結友的詳細情況。她們很期待在我身上能得到一些和家長、老師不一樣的意見、經歷,不一樣的道理。我告訴她們一部份我的想法,鼓勵她們不要太快受現實限制,只想著如何考試升學測驗達到他人的期望,瑤瑤說以前沒有人告訴她們這些,即使有,學校裡、家庭裡,灌輸的都是同一觀念,她帶點灑脫的沮喪說︰「也沒關係,如果真的考不上大學,再想辦法,去台灣也不錯。」

中學的衰亡──聖記沒落之原因探析

中五畢業八年,居住區域經常看見母校現在的學生,舊同學之間話題也離不開學校。每次談及都感慨學生壞、學業成績差,順道對自己的中學生屆懷勉一番。
在我們印象之中,母校聖記在我們會考時開始走下坡,我們畢業之後,更是一落千丈。責任不在我們,因為我們這一屆成績還過得去,往下走是因為校長轉換和師弟妹不爭氣。然而在老師層面,他們認為我們這一屆已經沒落了,原因除了學生品質,也有學校管理方面的問題。
首先回憶我印象中的聖記曾有的輝煌事跡。在我中一時,師兄師姐會考成績平均20分以上,雖然入讀醫科、法律的人數不多,但升大學比率佔百份之90,也算厲害。運動頗強,區內男排、女排總冠軍,其他雖然沒有奬牌,但晉身決賽圈的人數也不少。升讀中學那年頭,大部份人覺得聖記是區內band2頭幾名的學校,僅次區內三間英文中學。我們那一屆成績也不差,醫護相關、法律相關等行業不少,據我所知還有好幾位同學投身演藝相關行業。可是到了下一屆和下下一屆,成績一落千丈,會考文科班60人只有17位達到收生最低要求,有名的學生不再是因為成績、得奬,而是因為某某是社團第幾代人馬。

思念之冬

12月中旬,香港終於轉涼,一下子從29度下降至13度。坐在教員室裡,長衫西裝雙袖還可以捲起來,不覺得太冷。離開教員室,必須加披外衣,以免著涼。學校正舉行為期五天的班際歌唱比賽,各班表演前佔用操場排練,參差歌聲源源不絕地傳來,我也沾了一點青春氣息和歡樂氣氛。
學生,都喜歡玩樂,但身為教員,只能督促他們學習。
陰霾的天氣,最適宜藏起來,把自己埋起來。春天萌發的生機、夏天折騰的疲累、秋天飄落的蕭瑟,到了冬天應該好好藏起來,慢慢地憂鬱。憂鬱春天明媚、夏日轟烈,秋天逍遙,憂鬱來年境況。更多的憂鬱源於逝去,逝去的人、逝去的事、逝去的光陰。回憶、思念,使人消瘦。
新工作開始個多月,每天路經彩虹橋上班,人頭如往昔擠擁,難以突圍、爬頭、穿越。每天走過,預科的上學情況不期然湧現眼前,內心禁不住騷動。五年,同樣的地方,不同的衣裝,沒想到我還留在這地方。
大學朋友相繼找到工作了,許多能力很好的同學只找到一般低級職位,經常蹺課報告一塌糊塗的笨蛋卻擔當我期望已久的職位。有些同學居留期屆滿,即將離開台灣,回到東南亞陳舊和殘缺的國度。她們回去之後,可能從此斷連,一想到這裡,難免感慨。這真正是國度的分野,而不是暫時離別,遙遠,卻又沒法子。

星期一症候群

星期一,例牌沒甚麼精神上班,緩慢而懶散地入分、歸檔、分類……雖然還有各種各樣的東西等著我處理,但提不幹勁。這種懶散狀態午飯後更加誇張,飯氣攻心、昏昏欲睡,對著電腦太久,眼睛開始脫離眼眶,額頭漸有高熱,精神無法集中。
12月初,又是一輪沒辦法上文字的輪迴日。沒甚麼事情發生,寫到不知寫甚麼東西好。唯有講講同事。
上星期主子要求各TA負責製作學校開放日的介紹橫幅,我因為帶隊去運動會,所以只需要負責製作自己的橫幅。其他TA每人分到4個,大家用殘廢電腦做到斷氣之時,聽到office小姐幫其中幾科做了。我們一看,驚為天人。office小姐做得非常漂亮,專業水準,漂亮的圖案陰影排版,相較之下,我們把照片左貼右貼的成品只是小學生勞作功課,見不得人。
Office小姐這麼厲害,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午飯談及,她好像是視覺藝術畢業,今年剛好中七畢業。我嚇了一跳,中七?同事問︰「你不覺得她很年輕嗎?」我答︰「還以為她已經結婚嫁人生了孩子。」同事說我太誇張。今天到Office處理東西時,特別留意她外貌,那張圓圓的大臉、腰間突出的土星環、帶點慘白的皮膚,過高的額頭……還是覺得她已嫁作人婦。他們說幾個月以來,她衰老不少,可見工作多麼繁重,是與不是我無從得知,工作的確會令人衰老,不過我看著她,想到更多的反而是19到20歲那一年,那一種突然間老了10年的感覺。一個各人共有的關口。
晚上和科主任出油麻地聽講座,在教材製作上獲益良多。他們說其實最重要的反而是後面評卷部份,那裡我睡得死死得,沒辦法,頭實在太痛。不過我向來都不重視這個範疇,分數甚麼的管他的……可是教學生不能這樣……他們重視的只是分數。
走到這一步我仍然不明白自己為甚麼跑去找學校工作,更想不通下一步可以做甚麼。近來看見許多出版社徵教科書編輯,大部份都需要經驗。我寄了履歷去碰運氣。碰一碰而已,沒甚麼自信也沒甚麼機會。才開始工作一個多月,累積的東西很少,也不太清楚是否適宜。如果他們請我,老早之前就找我了,不用等到今時今日。所以我還是努力找個編輯課程來試看看,看看這個行業到底需要甚麼,再想辦法進去。急也沒有有,根本急不來。眼下還有好幾件事要做,把事情做好再說,希望明年這個日子,我可以坐在另一個環境,笑著完成工作。

繼續向前

今年11月比往年過得寫意,可能只是台灣和11月相衝,每年都生不如死,今年11月,找到工作了,做了些不一樣的事情,寫了幾篇簡單冗長的文章,覺得自己一直向前走,感覺不錯。接下來就是要找房子搬出去了。
近日樓價略有回跌,但租價未跌。想到搬出來,要付一大堆手續費,就覺得不如再遲一個月再搬吧,反正阿DICK父親最新很少回來,DICK又沒說甚麼。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行,這種事情必須儘快解決,不然我想做的事情,只會一拖再拖。
很多人我租房子的意見,可是意見歸意見,最後還是要自己拿主意。上網找到一兩間好像不錯的套房,約了這個禮拜去看房子。看好了,條件合適,希望年底就能搬過去。搬過去又要花一大筆錢,希望到時候資金足夠。先住一會,明年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再考慮轉租別的地方。
從一個地方換到另一個地方,令我有一種不錯的前進感。一直努力改變現在的環境,令我覺得快慰︰嗯,不錯嘛,靠自己,也能做到這樣。將來不知道會遇上甚麼困難,但至少目前這樣子令我覺得還不錯,還可以繼續努力,真好。

駁名校校友

一朝早睇到新聞真係眼火爆。
某名校校友梁議員反對傳統名校縮班,認為20幾間傳統名校縮班,收生人數下降,會影響學生受到優質教育的人數,「由基層至頂的流動將降低,黃大仙下邨搬到半山的機會將會減少。」d議員唸野真係坐住個腦。按照佢地既邏輯→傳統名校→優質教育知識改變命運→向上流動機會→不應削班。邏輯同以前英文中學一樣︰所有中學都應轉用母語,有114間學校特別優秀,變成中文會降低學生受優質教育的機會,所以他們不需要轉用中文。這說明了甚麼?在他們心目中,除了這些學校以外,其他400多間學校,都不是優質教育,都不能令學生由基層向上層流動嗎?這些學校縮班會導致學生接受優質教育的機會減少,那麼其他學生即使進到其他學校,也沒辦法接受優質教育嗎?可惡也。縮班不縮班根本不是這個問題,而是公平不公平的問題。同一個社會底下都由納稅人出錢,為甚麼一間九龍的官校縮班,幾十個名人出來反對,但天水圍的官校縮班卻沒有人說話?這些名校的校友到底有沒有想過到底自己在講甚麼話?他們在加強標籤,強化名校效應,不是名校就不能接受優質教育,減低社會流動機會,減少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他媽的,其他學校教的不是知識嗎?其他學生讀一樣的課本考一樣的試,也不能改變命運嗎?這些人根本就坐著腦袋講話,公平教育不在學校,社會流動也不是因為學校,而是制度、制度和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