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風雨台北(5)----烏來溫泉

雖然星期四風平雨靜,太陽還是不見蹤影。我和大B早早寄存行李,上午去淡水,下午乘捷運到紅線另一尾站新店。我其中一位教授是新店人,她每次提及新店,都很自豪。她覺得新店和台北不一樣,過了隧道,到得山上,空氣和台北不一樣。我們的目的地不是新店,但同樣需要上山,號稱北投以外另一溫泉之鄉──烏來
計劃行程之初,我本來想去中部溫泉,但大B堅持要留在北部,所以只好選擇北部溫泉。最方便莫過於北投,可是我們無法負擔北投溫泉高昂房價,加上神一般的阿榮學長說北投溫泉人太多︰「浸完會生性病。」因而選擇了烏來。


新店站外就有公車前往烏來,不難找,跟著下課的學生輕易找到。公車離開巿區,繞山穿林,道路彎彎曲曲,乘客散發濃重的下班傭懶氣息,我們昏昏欲睡仍不忘緊抱行李。車子搖搖晃晃抵達烏林總站,問站長溫泉街方向,毛毛雨有氣無力地輕飄。我喜歡這種感覺,遠離繁喧的避世之行,穿梭都巿充其量只是觀光,旅行,就是得去陌生的地方,忘記日常生活。
郊區比巿區清涼,颱風後街道濕滑,旅遊淡季,老街店舖只開了五六家,老闆俱是原住民,熱情地招呼我們入內用餐。我們笑著拒絕,準備在旅館安頓後再吃晚飯。
溫泉街大部份旅店比我想像中殘舊,像一些鄉村飯店,沒有明亮照明,只有說明價錢的燈箱不安地閃動著。走到略有上坡之處,燈光突然大盛,我嚇了一跳,出發之前我還取笑旅館名字抄襲武俠小說,沒想到是這麼漂亮的旅館。大B望著他挑選的旅館自豪說︰「全部香港人都住這一家,因為froum上面全部都推薦這一家。」
顧店的是一對普通台灣父婦,男胖女瘦,將近40歲,牽著一個五、六歲的兒子,親切且殷勤地招呼我們入內。胖男人收房租後,帶我們到房間介紹設施,仔細流暢而不失嚴謹,表情柔和之中帶點嚴肅,好像警告我們,他的說明十分仔細,弄壞了就要賠錢。胖店東剛好轉身出門,大B便說︰「台灣老闆真恐佈,錦裡針。」我想起工作地方的老闆也是這樣子,拼命點頭。
出門晚飯時,天空僅餘的微光已經隱退,幸好路只有一條,順著遠處燈光輕易回到老街。我們挑了門口貼上大量新聞的泰雅婆婆用餐,店東是熱情的原住民,不停勸我們喝小米酒。我建議大B喝一點,帶一小瓶回去當伴手禮,台灣比較有特色的手信就只有原住民的東西。他說香港人根本不需要特色,只需要量多。
我也不管他,餓扁了只想點菜。我去過其他原住民部落,極力推薦大B吃山豬肉。最後我們點了三道菜,一道山豬肉、一道野菜、一道炸魚。 客人陸陸續續進店,剛好坐滿館子,談話音量不高,憑著原住民盛情,平和中漓漫歡樂氣氛。菜式沒有令我們失望,我興奮地覆述早兩年在九族文化村,某位原住民阿姨的山豬肉說明,大B冷哼一聲︰「你以為豬真是抓來的?現在一定是養的啦,也許就在這山後面。」我指一指炸魚︰「也對,這些是剛才那條河抓上來的。」
一頓飯吃了五百元,順道還買了點炸雞和香腸邊走邊吃。夜裡老街十分寧靜,沒有節慶也沒有大事情。我們站在橋上吃炸雞,四周昏暗,只有陌生的汽車偶爾駛過時刺眼的車頭燈射出轉瞬即逝的人造光。剛剛兩次衝忙經過,現在才能靜下心來。普通水泥橋之下,颱風過後河流湍急,水聲甚有吞噬一切的氣勢。夜風潮濕且帶點涼意,我們心情愉快地吐出雞骨,幻想雞骨隨洪水翻滾的蠢模樣。
大B指指便利店,我們進店裡挑選宵夜。這家Seven很有意思,有水龍頭直接抽取溫泉水,可以買泡麵、雞蛋即場料理,店員也用溫泉水煮茶葉蛋和關東煮。我試著沾了一點,燙得要命。我買了牛奶、布丁,大B買了綠茶和蛋糕,他在我面前好像沒有喝酒的意慾,因為我不喝,我倒是很想看看他喝酒的模樣,以便感受溫泉的放鬆和歡悅。
回到客棧,急不及待洗澡,扭開溫泉浴池的水龍頭,打開浴池電視機,關上門。雙人房的浴池十分豪華,仿大理石池壁,池底是帶著粗糙感的麻石。池水半滿,浴室完全被蒸氣封鎖,溫差使得玻璃窗凝結露水。
大B拿著搖控,漫無目地轉台,不停轉台都是新聞,他有點煩厭了,恰巧轉到動畫台,重播狐忍(火影忍者)︰「這個很好看,香港也有播,嗯?怎麼內容不一樣了,佐助長大了?」電影播影佐助剛剛成立「鷹」小隊前後,漫畫已經講到佩恩出場了。
「你看到哪裡?」
「呃…好像在考甚麼試,打來打去的。」
我一呆︰「中忍考試?不會吧!」我大講之後的劇情,反正大B都不是很懂。泡了一會,大B問︰「你覺得這水有琉璜味嗎?」
我說︰「呃,不曉得,好像沒有。」
大B嗅完又嗅,喝了幾口︰「怎麼覺得像一般熱水?我和阿斌回大陸,150塊就泡了十幾個泉,泡完之後皮膚非常好。但這個,好像沒甚麼感覺。」我沒有泡湯經驗,答不上嘴,更無法確定。但是經他這麼一說,登時意興闌珊,多泡了一會,便換上浴衣,躺在柔軟得過份的床上看電影。浴衣挺令人難為情,無論何種躺姿都會露出尷尬部位,浴室內蒸氣中並不覺得怎樣,可是冷氣下陰陰涼涼地,怪難受的。
無無聊l聊地看完向店東借的《瑪達加斯加》,喝飽牛奶,雖然時間尚早,我還是沉沉地睡著了那一夜沒有如大B所言,泡溫泉後睡得很好,三點仍然醒過來上廁所,只是夢比較少,回到床上很快又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因為不習慣床舖太軟,全身疆硬,好一會才活動自如。大B比早幾天起得早,疏洗後店東送上早點,份量超大的三明治和新鮮柳橙汁。我們吃了一半吃不下,決定先到外面走走,回來再吃。
女店東看見我們出門,熱情地攤開旅行地圖,介紹附近值得遊覽的景點。她熟練和專業的口吻令我有點兒驚訝,難道每一位客人她都是這麼介紹?她問我們來自哪兒,我答我們是香港人在台南唸書,她肅然起敬︰「我們是台灣人活了三十年也還沒去過台南呢!你們走得地方比我們還多。」
夜雨後霧氣剛散,空氣潮濕有涼意。我們按旅遊地圖指示,攀上烏來台車車站,買兩張五十元單程票,登火拍下照片。烏來台車和台灣其他地方的小火車一樣,日治時期開發作運輸材料、機器,以便開放道路之用。後來道路建成了,台車改作觀光之用,接送旅客往返觀光區。
台_緩緩上山,雜樹叢生,高處俯瞰令人產生驚險錯覺。穿過沒甚麼意義但令人興奮的隧道,台車在瀑布站停靠。
烏來瀑布近在眼前,同車乘客儘皆興奮,飛奔佔據有利位置拍照留念。我和大B悠閒地散步,朋友面前掩飾不了天真幼稚,指著瀑布哇哇大叫。颱風遠去不久,瀑布水量充沛,直瀉千里,擊石豪邁,奔流急湍。憑欄眺望,假若縱身而下,定必剎那間屍骨無存。
車站旁邊有原住民風景區,販賣特色飾品,特定時間有歌舞表演。既非旺季加上時候尚早,許多店舖沒有開門,負責歌舞表演的團隊衣飾不整,自顧自聊天,零星遊客惹不起他們興趣。登山欖車反而早早就開了,從景點區一直升往對面山的瀑布源頭,早上霧濃,看不見山上車站,甚有一種雲深不知處的感覺,我們估計對面沒甚麼特別,下車看一看就坐回來,沒有登欖,步行下山。
終於感受到真正悠閒和舒適,下山柏油路寬闊,人少車稀。崖下急流澎湃,銀白如梳,對面山樹成茸,綠茵之間冒出幾縷白煙,飄來幾許淡淡的硫磺味。我們感嘆如果能攀上那些藏在深山的冒煙小洞泡上一泡就好了!
下山路上發現一條破裂的水管,不斷噴出熱水和蒸氣。大B一直懷疑昨晚泉水並不純正,看見水管猜測可能是客棧的引水管,上前試了一口,水溫甚高,覺得和昨晚的泉水相似,卻和他在其他地方泡過的溫泉略有出入。我也不曉得是與不是,他愛怎麼說我就怎麼聽,並不反駁。
走了十來分鐘回到客棧門口,過門不入,想到老街看看。走到橋上,發現橋下聚集了好些老人家,穿著泳衣永褲在淋浴。好奇覓路走到橋下︰「哇靠!他媽的,這才是溫泉嘛!」橋下河邊路滑且窄,一不小心就會掉到河裡。河邊土法挖掘了數個溫泉坑,大部份已經被老人家佔據,他們個個面色紅潤,也許是當地老人退休後,日子有功,浸泡的成果。我立時有一種衝動,回客棧取泳褲,跳到溫泉裡面,然而距離退房時間不到一小時,最終放棄,甚為可惜。
其中一有個溫泉,非常巧妙神奇。在河道和河壁之間用石頭圍住,幾個公公婆婆塞在裡面,一動不動。河水伸手可及,假如石頭不穩,很可能一下子被捲走。我們盯著溫泉很久,好想踢走老人家,脫光衣服跳下去,最後還是理智獲勝,遺憾告終。
收拾行李,吃光剩下的三文治,穿過老街,回到總站候車。當日是某些喜慶日子,許多善信攜香蠋到山上廟宇祭拜,車站人頭湧湧。一位銀髮老翁聽見我們講廣東話,居然操起略帶口音的廣東話搭訕。原來他是廣東人,數十年前移居台北,至今將近二十年,看見我們一個背包,兩個行人,感嘆時光飛逝。他沒有問很多家鄉舊事,多問我們對台北的印象。上車後徐徐睡去,未知老翁何時下車,我們何時再遇。

延伸資訊︰


上一篇︰風雨台北(4)----平溪一日遊

留言

  1. 你好,想問一下你住的是那間溫泉旅館?可線上訂房嗎?

    回覆刪除
  2. 我是住這一家的
    烏來龍門客棧︰http://www.longmun.com.tw/
    好像不能線上訂房,我是打電話去訂的。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70D 半年使用心得(內含D7100比較)

呃咳。前一陣子為衝流量而發佈的Nikon Vs Canon成功成為Ooparts點擊次數最多的文章(純粹為衝流量的爛文)。為再衝一次流量,今次來一篇真正的使用心得(不含評分)。我呀,與開箱文比較,更擅長寫時長時間使用心得⋯⋯

今次要寫的使用心得是Canon 70D。去年發佈的,Canon最新APS-C單反。呃咳,我可以暪着朋友,花了一年儲蓄換來這台機器(如果沒有它,我能夠至少再呆在澳洲多一個月吧)。




Canon官方網站:70DNikon 官方網站:D7100小惡魔詳細規格比較 詳細規格和性能比較請參閱上面的連結。我無法作出如此專業的評測,純粹以一個使用者的心得來分析哪一個機器比較適合自己。

(註:因使用時間不多,下文的D7100比較,有一半是使用D90的延伸。)

浮誇

國粵語流行曲因為同樣使用中文,因而經常出現旋律不變、更改歌詞,譜成新歌。這種「文化交流」受歌手演釋、填詞、編曲等因素影響,變數太多因而成功率只有一半。當中例子不勝枚舉,唯有忽略。最近上網查看,發現eason的浮誇居然被改成國語版,心想︰「哪個傢伙不要命了?居然改這麼困難的歌?」抱著「看你怎樣死」的心態觀看十幾遍,仔細閱讀youtube留言,發現評語大致傾向三方面︰
1) eason廣東版較好 2) 林志炫國語版不錯 3) 兩者不用比較 第三個理由基本上是屁話,沒有比較何來好音樂?批評者大概認為,如果承認林老版〈浮誇〉比不上陳醫生〈浮誇〉,林老的江湖地位勢必不保,為維護偶像尊嚴,或偶像的神光護蔭,死命認為林老版比較好聽。說不過其他人,就退而求其次︰音樂是藝術,藝術不用比較。如果不用比較,為甚麼還要辦歌唱比賽呢?比較永遠存在,可是比較之時需要認清楚︰同一首歌唱得比較差,不代表歌手本身素質不及對方。同樣,唱同一首歌比較動聽,感染力比較強,不代表歌手比其他人都厲害。比較不是否定,而在於找出歌手特質和風格,從而改進。

二手書交易平台

最近網友感嘆香港二手書很難找,感嘆之中又難免和台灣的二手書交易作比較。埋怨香港二手書交易不容易,仰慕台灣的讀書風氣云云。又問有我能不能在露天幫他們寄賣。唔,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討論幾個和二手書有關的問題︰二手書在賣甚麼?平台對二手書交易的影響。

◎二手書在賣甚麼?
據我觀察,二手書大部份賣「漫畫」、「文史哲」和「二輪暢銷書」。
漫畫大概不用多談,一整套放在家裡太佔位置,是搬家或清空書櫃的頭號目標。況且連載時間很長,某些讀者專門等到連載完畢,才去買二手漫畫,一口氣讀完。
嚴肅的「文史哲」著作太「高雅」,本來就沒甚麼人買,一手巿場交投淡薄(用上金融的詞彙了= =)。很多文史哲書,出版只為了給圖書館、專家收藏,銷售並非主要目的,更休談再版。所以二手書就成為文史哲類重要(甚至超過一手)的交易巿場。當然,一些專業書也有類似傾向,只是科技發展迅速,很容易過時,二手書巿場顯得沒哪麼重要而已。
最後一類是曾經的暢銷書,我稱為二輪暢銷書。相對剛剛「上巿」的一手流行讀物,比如電影話題小說、電視劇改編小說,總之潮流一過,就不是書店主打的暢銷書,就可列入此類。流行書的定義就是「很好看,看完蓋上之後永遠不必再翻開。」放在書櫃上佔位置,不如賣出去實際。有些讀者不買一手流行小說,因為很快在二手書店出現,價格便宜一半以上。我最記得《哈利波特七》出版那天,我剛從台東回來,晚上央求學長載我去書城買,第二天中午就在學校門口的二手書店看見了!4折!超誇張!

◎二手書店的虛與實
二手書店和一手書店有點不一樣,實體地位比較牢固,不像一手書店被網站打得那麼慘。原因之一是,二手書比一手書更注重書況。加上二手書店的江湖地位和一手書店不一樣,一手書店就是商人嘛,賺錢的;二手書店是文化俠士,賠錢搞文化事業的。一手書店實體和網路的對立很明顯,除了大型出版社直營書店,如三民、商務、三聯,其他小書店很少透過網路形式賣書。最多設一個網站,供客人查詢、討論,要買,還是得去店裡。因為實體店賣書的價格比網路高,如果另開網站店,讀者可能會要求降價,利潤流低,舖面人流減少,本末倒置。這種情況香港和台灣都一樣。可是二手書店不一樣,在台灣很常見實體和網路並行的模式。原因和比價能力有關,一手書可以貨比三家,但二手書可能只此一本,同質性低,網路價格和實體價格沒差異,二手書價格低,讀者也比較不介意負擔郵資運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