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8的文章

【原地拍】旅行該用甚麼相機?我的輕便出行方案

旅行變成累積照片的一種戰略。拍照這一活動本身足以帶來安慰,況且一般可能會因旅行而加深的那種迷失感,也會得到緩解。大多數遊客都感到有必要把相機擱在他們與他們遇到的任何矚目的東西之間。他們對其他反應沒有把握,於是拍一張照。這就確定了經驗的樣式,停下來,拍張照,然後繼續走。(《論攝影》,蘇珊.桑塔格) 儘管蘇珊.桑塔格用語這麼毒舌,但我們還是會帶相機出門,不理會品質或達到甚麼水平,亂拍一氣。我平常工作,多是採訪或拍活動。旅行於我是半工作狀態,因此我最多會帶兩台機身。曾經見過旅遊雜誌的攝記前輩,帶着六支鏡頭出門,他不是普通的城巿旅行,而是去爬世界屋脊。超強大!還回過頭反問我︰「你出門只帶兩支鏡頭,不怕嗎?」好像,相對於重量的辛勞,拍不到想要的畫面更令他痛苦。

隨著科技進步,攝影器材變化愈來愈多,現今流行的運動相機、航拍機、三腳架等周邊設備,質素相當不錯。我相信大家都不乏器材,也不缺錢買器材。可是,我認為旅拍最緊要的是輕鬆、快樂和享受。現在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和朋友的親身經驗,旅行時怎麼挑對關鍵器材,享受旅拍的快樂。
Taotzu Chang︰聊攝影,旅行中的人像隨拍


父與女──《莫莉遊戲》

金奬編劇艾倫.索金(Aaron Benjamin Sorkin)首部執導電影,與過去的作品風格相似。用一個獨特的梟雄主人公,講述古典主題︰友情、親情、愛情。《莫莉遊戲》(Molly’s Game)亦不例外,透過一位主持撲克賭局的女主角,敘述父女情。值得留意的是,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把父女情搬上大銀幕。也許是艾倫.索金本人育有一女的關係,仔細留意電影上映的年份,興許便是他現實生活中,女兒成長的年齡。


老馮茶居

香港近年懷舊風吹起,買紅白機復刻版、玩閃卡、聽黑膠唱片、拍菲林相片……喬裝成老舖的懷舊新店,星星點點地分佈在旅遊區、商業區、甚至舊區。端的是城巿變遷過度急劇,事物還未到老舊,已遭抹殺消去。自然演化給切斷,店家便企圖模仿過去場景,提供舊日經驗。
老人愛懷舊,常把五六十年代的艱苦生活掛在嘴邊,責難年青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卻沒聽說過他們懷念到要重現那些年的場景,再經歷制水、火水爐煮食的日子。舊時日子太苦,現在可好多了,過去的經歷留在回憶中、博物館裡,足夠有餘。而我們居然努力地複制舊日,復活到現在生活之中,三不五時重溫一次,是哪裡搞錯了嗎?

路過元朗千色店附近,發現老馮茶居。周日元朗,人滿成患,點心舖恰巧有好幾張空桌子,便進門一試。老馮茶居格局似大排檔,仿製一個橫跨七十至九十年代的雜貨店佈景,製作1960至1970年代的港式點心,收取2018年的價錢。

姑勿論食物質素,對於這種喬裝成老舖的懷舊新店,我總是無法自在。元朗作為一個舊區,本來就多老店舊舖,米芝蓮推薦亦大有店在。重新開一家主打懷舊點心,到底代表主人的喜好品味,抑或趕迎大行其道的懷舊風氣。

懷舊本是日常生活一部份,皆因舊時遠去,舊日物事已被新鮮事物取代,偶爾沉溺一個周末,甚是療癒。然而在香港講懷舊,於食肆這個範疇,就頗為驚嚇──我們一邊抹殺小店老舖,一邊新開懷舊食肆。香港人獨特的雙重標準,莫過於此。
老闆以懷舊古早味自豪,我和肥灰沒經歷過那時代,無從知曉味道正宗,或不正宗。儘管店家用心地重現舊日的場景,現代人的煩惱,依然是現代的。幾桌人在討論股票,我和肥灰在討論樓巿,鄰桌的父子講功課學業……這些話題跨越了好幾代人,好幾十個年代,細節變幻,主題恆久。

某些東西逼使我們忘記過去,抹掉過去的生活方式。我們被動地抗拒,主動地接受。被動地不作任何行動抗拒消失,又主動地接受取而代之的千篇一律的重覆。重臨這些老店,是否能重現回憶。那些沒有了的東西,又拿甚麼標準來可惜?


老馮茶居
地址︰元朗大棠路66號地舖
時間︰08:00 - 23:00
電話︰2659 8826


三百尺不是我們的夢想,而是最大的隱憂

2017年初夏,我在通州街公園,幫阿叮拍了一張照片。今日第一次來到未來居所的工地,阿叮笑容燦爛,朝氣勃勃,舉起勝利手勢。拍完,我們轉過頭來,面向通州街,他指著彎刀一樣的西九龍九廊︰「風水佬說,這條路像刀子,屋在刀鋒處影響家宅。內彎是刀背,你看,這棟大樓在刀背那一面,代表受到保護,是好的。」他指向通州街一列地盤,其中一棟單棟樓,墨綠色棚架外牆掛著的海報反光,文字看不見。他接著說︰「那一邊是一房單位,我住這一邊。」

「哦,那是幾房?」

「那邊是一房,我住另一邊。」阿叮重覆。

「哦,所以你是兩房?」

「哎呀。」阿叮尷尬說︰「我無房。」

我一怔,嗯,哦。我下意識覺得一房單位是最細的,原來這個棟住宅,一房是最大的單位。他曾說過買樓是想組織家庭,可是,沒有房的單位,一家人要怎樣住?我怕他尷尬,破壞歡樂氣氛,不敢追問。


【原地遊】九龍清真寺

伊斯蘭教在香港比較不起眼。相較於其他宗教架床疊屋的教會組織、辦學團體,沒有全職神職人員的伊斯蘭教,比較低調。但信奉人數絕對不少,全港信徒大約30萬人。平日很難從服飾上區分誰是穆斯林,他們不掛十字架,不戴佛珠。傳統上會戴帽和頭巾,我認識一些穆斯林在工作時會除下,那就更難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