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8的文章

苟活於內褲下的女孩——《嘉年華》

小米開著機車駛上高速公路,瑪麗蓮夢露的海濱塑像躺在大貨車旁呼嘯駛過。小米說過,三年前她離開老家,輾轉去過十五個地方。十五次遷徒,到底是出逃,逃離那個興許傷害她極深的老家;抑或她追逐著瑪麗蓮夢露,跟隨她的巨型塑像遷移。她逃亡與流徒的真正原因,誰也不知道。小米幾乎沒講過幾句真話,甚至戲中角色,也沒幾個人願意講真話。




做錯幾多決定才會死全家——《只殺陌生人》

有一日,你們一家像平常一樣開著車去旅行。車子穿州過省的途中,你感覺到車廂內不協調的氣氛。阿妹散發出濃重的怨懟情緒;阿媽不耐煩地教訓兩個小朋友;哥哥一副家裡發生甚麼都無所謂的調調。開著車的你,會不會期待這個關係糟透了,難以修補的一家人,下一分鐘就死曬?
要說這一家人有甚麼特別之處,普通可能是最特別的地方。反叛的阿妹闖禍之後,父母幫她轉到外地的學校。遠離熟悉的環境、要好的朋友,被放逐的妹妹怎會和顏悅色。

轉校就是為了讓妹妹遠離損友,遠離故舊的習慣,學懂獨立。或者有個新開始呢。妹妹卻視這次的轉校為放逐,父母不想照顧自己,就把她遣送他方。父母苦心未等到回報,他們一家就陷入莫名奇妙的殺戮之中。

下面的文字,看君們可能會覺得我在駁故。但我真的這麼認為,這部電影實在是求生的反面教材。

第一。多安全都要確認是否安全。這件事說來有點蠢。他們一家不知甚麼緣故晚了幾小時出門,原定抵達營地,還可與親戚晚飯。營地是他們的親戚經營,儘管親戚留字,說時候已晚,明早再見。他們打個電話聯繫,不就好了?卻沒有。他們很安心地進到營舍,沒察覺氣氛怪異。他們的親戚已經先行一步了。

第二,任何時候都不要走散。確認危機發生,他們選擇分頭行事。怎麼不一家人聚在一起,要分頭走呢?阿妹和哥哥發現屍體,嚇到半死,老爸還要再確認一次,英雄主義?要大家兵分兩路,分散戰鬥力。要是走失了,無法確認家人安全,再遇到特殊情況,怎麼辦?

第三,察覺不對勁,立即走,不要逼留。確認危機後沒有立即離開。既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為甚麼不第一時間開車走人。不走人就走不了,兇徒在暗,你們在明,唯一勝過他們的,就是那把可能很久沒開的槍。子彈數過沒有?也許沒有。其實你們知不知有多少兇手呀。

第四,別關自己在密室。慣性把自己關在密室,也是大錯。這一家人都有個很奇怪的習性,遇到不了解的,看不見的危險,喜歡逃進一個更黑暗的空間。這些空間即是其他營舍,他們對這些營舍一無所知,能不能上鎖呢?裡面有沒有埋伏?能不能找到武器反擊?他們純粹覺得安全。最安全的地方才最不安全。逃了幾次無效之後,哥哥居然還留低妹妹一個人在某家營舍的樓梯間像是關住寵物的柵欄裡等他回來。大佬,你覺得那兒安全嗎?

第五,打死要記得自己身處何方。這邊廂說完,那邊又來了。哥哥進到營地辦公室,一心想打電話求救。而,他不知道營地地址⋯⋯對不起,來到這裡我實在無法投入,只是覺得,抵你死。




最後,電影最…

屋村師奶的殺人狂想——《黃金花》

翻閱《黃金花》的劇情簡介,比對今年金像奬女主角入圍名單,毛舜筠根本不可能失落奬項。除非她遇上《桃姐》葉德嫻、《金雞》吳君如、《心魔》惠英紅、《親愛的》趙薇⋯⋯今年連《血觀音》都沒有提名,老戲骨如毛舜筠,怎可能落選。

不是批評沒有對手的情況之下她受之有愧,她等太久了,實至名歸。香港候選影帝影后,何其多。吳孟達、萬梓良,誰敢說他們的表演差;劉美君、廖子妤,都足以問鼎后座。我想說的是,各行各業最艱難的是發掘人才,好多行業沒有人才,直接完蛋。香港電影業人才這麼多,隨時交出幾個影帝影后,還怕甚麼?怕的,恐怕是沒有機會。怕的,恐怕是劇本單一化,創意不足。



尋找快樂的盲點

黃子華曾說:「這世上最奇妙的事就是永遠有一些超不幸的人,例如連體嬰,他們很努力地生活,但是我們這些正常人有壓力就很容易受不了。」想死的人全都是手腳健全,無病無痛。反而那些生來就是悲劇的人,連體嬰、雙胞胎,積極面對生命。《尋找快樂的盲點》男主角沙利亞,又一次驗證了這句話。

挑戰不可能的工作
沙利亞高中時期,他確診患上遺存性視網膜脫落,緊急手術後勉強保留5%視力,眼中所見,只是一團團模糊的光云,與全盲只差一線。成為專業的酒店人是他的夢想。眼疾拖累,他不服輸,堅持不轉讀特殊學校。堅拒一般盲人的職業規劃,訓練做盲人按摩師。他憑著倔強和樂的性格,順利通過高考畢業。

眼睛雖看不見,心裡的夢想卻是清晰的。他自小便仰慕酒店工作的職員,視之為理想職業。五星級的酒店要求嚴格,分工仔細,複雜環境,對一個拒絕承認自己殘疾的年輕人來說,會是一個怎樣的挑戰?

主角就是主角,他很快開發出各種各樣特殊技能。聽聲分辨酒杯乾淨程度,靈敏嗅覺辨識紅酒元素,徹夜不眠練習調酒⋯⋯直到有一日,家裡環境生變,老父拋妻拋子,在他國另娶。家庭經濟陷入危機,他不服輸的性格,酒店主管刁難,他的肉體和精神崩潰。酒店實習生畢業試恐怕無法通過,沙利亞絕望地前進盲中輔助中心,為自己覓尋一份工作、一條出路,支撐家庭經濟。

解決問題的方法一如往常,承認自己殘障,承認自己需要朋友幫忙。接受自己的軟弱,然後再次挑戰。沙利亞回到酒店道歉,請求主管讓他接受考核。一個殘疾的人,一班殘酷的考官。結局一如觀眾預期,溫暖細膩。

多元社會與包容方為出路
同類型題材的電影,如《潛水鐘與蝴蝶》、《逆轉人生》,呈現出包容和多元的社會。《逆轉人生》的主僕來自不同社會階層,一黑一白,一富一貧。《尋找快樂的盲點》沙利亞一家,來自斯里蘭卡,在慕尼黑酒店打工。遇到一位阿富汗醫生,女朋友有一個五歲的兒子,兒子的父親不知所踪。沙利亞的眼疾,令他在職場上受到歧視,沒有酒店錄用。直到他坦白眼疾,眾人看見他的努力,並沒有唾棄、即時解顧。相反,酒店眾人均想方設法,幫助他適應環境,克服障礙。

德國近年的移民人口達到8.5%,當地人對外國移民的歧視,相信就如香港人和新移民的矛盾。德國人甚至會看不起自己人,慕尼黑的看不起南方出生的德國人。甚至有些組織,如PEGIDA,表明態度反伊斯蘭化。各種各樣的民族衝突,人與人之間的糾紛,並不因為歐洲國家,較為文明先進,而沒有發生。然而,那些…

不懂打機終成廢人——《挑戰者一號》

《挑戰者一號》是一套拍給循規蹈矩的人的悲劇。現實裡的成功者,面對變幻莫測的世界的挑戰,重重地被擊倒。相反那些被嘲為廢青,不理會現實成功,想法天馬行空的人,反而能夠改變世界。這套戲,一定要帶阿媽入場睇,同阿媽講,你看!不懂打機的人才是廢人。

故事背景恐怕是人們即將要接來。現實世界發展停滯,經濟疲弱,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滿足,轉投向虛擬世界。虛擬世界無限廣濶,有著無限可能,人們位階平等。那裡只有變幻莫測的星球,沒有一成不變的貧民區。用甚麼器材參加遊戲,與遊戲內的成績無關,技術足夠的好,就能夠獲得龐大的資源和道具。虛擬世界的可能性,就像新大陸一樣,充滿未知,充滿挑戰,充滿迷題。

享受遊戲、享受人生





Nolan Sorrento(諾蘭·索倫托)玩遊戲的技術很差,但他具備生意頭腦。看準了大眾對虛擬遊戲OASIS(綠洲)的痴迷,開設借貸公司,借錢給玩家們,添置遊戲裝置。組成一支軍隊,全職投入遊戲世界,搶奪遊戲創辦人James Halliday (詹姆士.多諾凡.哈勒代)留下的彩蛋,一舉吞拼OASIS。賺錢當然是Nolan Sorrento 最大的目的,吞拼OASIS,打通現實和虛擬,等於支配了世界。欲望背後,Nolan會否帶着那麼一點的不甘心?不甘心現實裡稱霸的自己,老是在虛擬世界卡關。既然自己打機技術及不上別人,轉而用金錢、謀略、手段,打擊對手。嘿老兄,現實世界就是這樣的,成功與否與你技術的關連不大,財富手段人脈累積,才是成功的關鍵。可惜,在虛擬世界裡,Nolan的方法,行不通。因為OASIS是個純粹給玩家的世界,投入遊戲,置身遊戲之中,才可成為強者。

純粹的宅男和毒男,便是OASIS眷顧的人。男主角Wade Owen Watts(韋德.歐文.瓦茲)視James Halliday為神。更確切形容,他視James和James成長的年代,電子遊戲萌芽到蓬勃的年代,為一個自己必須追尋的神話時期。無論科技如何進化,遊戲的本質仍然不變,刺激、快樂。電影尾段,第三重迷題,整間「創新線上企業」公司的員工、OASIS全部玩家,拋棄立場,興奮地,聚精滙神地觀看Wade Watts的破解遊戲直播,帶出電影最核心的主旨:享受遊戲過程,方懂得享受現實人生。

惡人Nolan Sorrento一敗塗地。勝利者Wade Watts也體現出日本王道漫畫的精神。落幕之後,阿媽不明白,會問你一句,你們為…

學車裡的三種人︰馬路上有規有矩,不是自由行。

離開輕型貨車駕駛座,師傅M稱讚說︰「路上表現不錯。」我當時以為事情會逐漸好轉,關於考車的一切將會順順利利。沒料到這句加許成為我跟著師父二十五小時加八小時的訓練旅程中,唯一一句讚美。

報名學車之後,同儕間紛紛傳來質疑的短訊。你準備買車嗎?你要開車搵食嗎?兩樣都不是,那幹嘛學車,學了也沒用。日常生活,香港確實不需要車,公共交通四通八達。以鐵路、巴士為骨幹,小巴、邨巴補充,的士候命,連偏遠地區、鮮有人跡之處,均有公共交通覆蓋。相反,駕車無論成本、方便程度、泊車位置,相對不化算。和外國不一樣,在外國,不說遠了,就說台灣,沒有車,等如失去雙足,難以行走自如。

西方發達國家的年輕人,高中時便開始學車,駕照和身分證放在一起。台灣同學上大學以後,考完機車駕照,便去考私家車駕照。大約二十歲左右,兩張駕照到手,問家人借私家車,載同學出門,足夠令他成為年度風雲人物,在系館裡大搖大擺地挾帶著酸風走過。瑪莉學姐不屑說︰「我們在馬來西亞,十六歲就開車了,有甚麼了不起。」我相信十六歲是無牌駕駛。

香港駕駛考試分三部分。甲部筆試考交通規例,通過後,申領暫准駕駛執照(學牌),可上車學習。學車經過改裝,副駕駛座增加離合器和剎車,師傅可隨時控制車輛。此外,政府規定學車須購買保險,不是撞車也不怕的意思,而是需要按照政府的規定,在特別車輛,認可駕駛教師,合格的保險,才可以學車。學車達到一定時數,學員便可參加乙部泊車調頭和丙部路試。

運輸署建議考試前,學員的學車時數應達三十小時。然而香港駕駛學院的私家車、輕型貨車課程套餐,只有十七節課。一開始想,這麼簡單?實際上了車才發現完全不夠,時間相當緊拙。

政府指定的駕駛學院,只有兩間,一家是1999年成立的觀塘駕駛學院,另一家為目前最大規模的香港駕駛學院,在1983年成立。儘管教車師傅只形容香港駕駛學院和運輸署兩者「關係良好」,我卻認為它是半官方機構。在管理和營運上,它們各自運作,但明裡暗裡,均合作無間。駕駛學院的三間安全駕駛中心,其中兩間,獲地政署以短期租約的形式,優惠租金,用作駕駛學校用途。運輸署亦定期與駕駛學院檢討路面情況,著作駕駛改進計劃。

這樣的安排我覺得合理,提供形式上的優惠,與此同時承擔提升道路使者質素的義務。許多事情,民營機構具彈性實行,可按照不同時代要求作調整。駕駛學院投資建設私人場地,自負盈虧,課程較坊間高昂近四成,也是巿場需要。坊間傳說,駕駛學…

醒來!不願做nothing的女人——《打死不離歌星夢》

印度劉華Aamir Khan新片上畫,發行商又極度偷懶地沿用舊片名。可能在發行商眼中香港人就是這麼的低智商,片名不同,我們就不會入場,影響票房。Aamir Khan本人,可不是這麼想,他沒有看輕印度的觀眾,重覆又重覆地使用相同的橋段和戲軌。相反,新片《歌聲夢》,他設計了一個自我求贖的平凡婦女的故事,令覺醒的對象由天才、菁英推至普通人,「你也做得到」的激勵之語呼之欲出。


報人的榮耀時刻

總編輯Ben Bradlee獲得大老闆Kay Graham 批准印刷,得意洋洋地走入老婆工作室。老婆讚賞Kay Graham勇敢,Ben半開玩笑,半呷醋問,你怎麼不稱讚一下你老公呢?你老公即將由一名地方報紙的總編輯,躍升成全國性大報的總編輯。老婆忽然正容說,那有甚麼呢,當一個女人從小到大不被看好,連自己都看扁自己,認為自己所得的只是僥倖,不勝任自己所在的位置,而冒著巨大風險作此一決定,那才叫勇敢,那才值得讚賞。

Katharine Graham 1970年代,美國男性對女性的偏見仍是存在的,甚或今日仍無法絕對消除。Katharine Graham身出版人及集團主席要位,她承擔起繼承至父親和丈夫的家業(字幕譯「督印人」、劇情簡介寫「發行人」,應當為Publisher的譯文,職位相等於肥佬黎) 。

1933年,Katharine 父親Eugene Isaac Meyer 買下華盛頓郵報,傳給女婿Philip L. Graham。人盛讚Philip是天才,最聰明的人。始料未及,Philip遺下妻女,自殺身亡。Katharine 代父、代夫上陣,扛下了出版人的職位。父親和丈夫均是光芒四射,公認的大人物。Katharine繼承家業後,並沒有太大作為,除了換上一位能力受質疑的總編輯,最大舉動便是今次把公司上巿。

一直以來,大家對「冷手執個熱煎堆」的Katharine 沒太大期望。她在男人堆裡抬不起來,同時身邊的男人十分可靠,她只需發揮社交功能,把聚會辦好,高官名流感情聯絡好,一切事情都會照常運作。然而,沒有人能預料到風暴何時吹襲,強風刮起之時,一大片男人舉手頭投降,她忽然堅毅地對抗反對聲音,維護編採,機密文件去馬,怕甚麼。押上全副家業,豪賭一次。


越戰從1955年進入作戰階段,到1975年宣告結束,歷任總統四人,甘迺迪與Katharine、 Ben過從甚密。Katharine 和 Ben出入白宮多年,家中派對聚會,雲集美國政要名流,然而多年來,他們對越戰真相一無所知。直到文件洩露,兩人始醒覺這個國家的領導層,隱瞞著「朋友」暗地裡做了這麼多惡行。總編輯Ben Bradlee說,結束這份友誼的時候到了。仿佛暗示,報人一生的社交和人脈經營,為的就是這個時刻。

作為一份地方報,Ben Bradlee多次表達心有不甘,很想追趕紐約時報,成為全國大報。地方報紙固然亦能夠做出影響全國,乃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