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8的文章

成佛

不知怎的,突然覺得自己沒甚麼困難不能捱過,可以承受任何打擊。
近來日子過得很差,可是,我沒有哭,甚至連悲傷的感覺也沒有。很神奇。可能感覺正慢慢的在消溶、消失,或是潛藏著。其實我很怕這樣,失去了觸感,筆下的文章將不再動人。也許我天生不是感愛感恨的人,因此那種涼薄的詞兒,事不關己的神態躍然紙上,永遠無法震撼人心,得到共鳴。而我還可以極度冷靜地分析事情、打文章,令我覺得可能聽林秀芬的話,讀理科比較合適。
想起金庸大兒子自殺當晚,電話通知他,他回到工作間,坐下來,定一定神,把明報第二天刊出的社論寫好,修訂,交給編輯排版,才去醫院。可見偉大作家有兩種特性,除了感情投入,還要抽離。面對文字時那份冷酷是必要的,如此方可審視世界,反思自身,坦然面對生死。希望能鍛鍊出這種寫作風格,可能到時候已經太遲也說不定。
決定了找地方搬,這麼下去,買回衣服的錢足夠付房租有餘。再者,有個私人空間,亦更方便晚上集中精神寫文章。升大學後創作下降7成。畢業後找個城市,給自己一點壓迫,繼續走這段孤單的路。
昨晚食屎系大聚,本來只想小聚= = 不過愈叫愈多人。話題之間,談起男女之事,我不斷罵現代人的愛情觀膚淺,阿森學長說︰「膚淺未必係壞事。」我想了想,清醒的孤獨大概也是如此。
晚上回來再把前幾天未完成的蕭敬騰評論KO。現在,破費買衣服~~唉~~

短評三位歌手之二──關心妍

昨晚夜訓,早上08,起床後看了一點書和漫畫,感覺時間在倒數著。昨晚去見工,希望請,那麼新學年就上三份,努力一點不要累死就好了。
讀長路漫漫,急然想到新故事,不過情節大概有一半都抄它的。看看甚麼時候有空有閒有心情再寫下來,今天先完成昨日未完成之篇章,搞不好那麼短的東西要打三天。

關心妍
近來出新專輯,走回頭路。Lost & Find已經是走回頭路的東西,回到最初聲嘶力竭的呼喊。jade love後關心妍一直退步,再沒有三毛流浪記帶來的驚喜。
關心妍聲音嘹亮,特別在Twins當道的幾年,她的聲音非常突出,公主形外表甚得我好感,謝安琪出現前,新人能唱的只有她。首兩年聲嘶力竭的情歌令人動容,可是到得第三張、第四張,還是那種類型,教人壓倦。Jade Love之中,關心妍換了個樣兒,不再聲嘶力竭地吼叫,而是輕輕地耳語,十分舒服,曲風多變,內容格調也較以往高尚。可是Lost&Find回到老路子,引不起我的興趣。
新專輯《最愛》吸引我的,並非第一主打毋忘我,而是ROCK SONG 龐貝21世紀。關心妍的聲音較其他女歌手厚實,少一分嬌媚,多一分硬朗,因此一般女歌手走清脆輕靈的路線,關心妍有姿格擺脫她們,另立獅吼曲風。所以當她唱「三毛流浪記」,真材實料的輕靈,令我驚訝不已,一直以為輕柔歌和她無緣。可是真正的搖滾,倒是首次,一聽就令人驚喜。Jade唱起Rock,可能勝過FIR的主音,大多走走喉音路線。
可惜今次的專輯,並非精心制作,歌曲甚短,特色不多,這是監制的問題,沒法找到令她突破的歌,也沒有好好指導她詮釋,以致幾位情歌流於俗套,以她的唱功,可以做得更好。今次的專輯,像小學生被逼交作業一樣,真的好像怕被遺忘而出一樣,看似仍在迷茫中,尚未找出自己的道路。

短評三位歌手之一──謝安琪

終於放暑假,有人叫我去面試,晚上才去。早上空閒,今個暑假目標是賺4萬NT、煲書以及幹掉袁竹林。袁竹林的資料搜集尚在0的階段,看看暑假有餘財沒有,找找徐中約和郭延以的書,啃一頓再說。如今先打幾則樂評,良久未動筆,都成舊聞了!謝安琪應該在二月寫的,關心妍應該在前月,蕭敬騰倒是最新。讀過余光中論70年代美國民歌,佩服不已。我不懂音樂,無法寫成那樣,淺談感受就算了!

謝安琪
鍾無艷繞樑三日,近年HK女歌手,我只聽她和王宛芝。喜歡她的歌「跟我走」,之前姿色份子等,只是賣弄唱功的表現,到「跟我走」的編曲,比較平實,歌詞內容較KAY ONE深刻。Ksus2與其說謝安琪進步,倒不如看成是製作人周博賢的進步。周博賢是HK少有關心社會議題,切入觀點深刻,而且成功打造一系列貼近生活的流行曲的製作人,曲詞編監一手包辦,發掘謝安琪可見其功力,KAY ONE著重行銷謝安琪,到Kusus2則是周博賢的世界。Kusus2借菲傭的情人、深宵小巴、情人節的忽略等等,淺顯而深刻地切入社會普遍狀況,一般人看菲傭,也許只關心她們薪水、在異國的家人,誰曾試圖以「情人」觀點切入,引伸她們在港的工作生活?李克勤的「天水.圍城」同樣寫來自他鄉的故事,卻無法像周博賢和謝安琪那樣教我深刻,主要原因是李克勤用管弦樂編曲、歌手紅酒般的聲音,感覺在高檔酒店裡,喝著紅酒,說說社會悲慘事,在華麗奢侈的氛圍下,再悲慘也是說出事不關己。謝安琪的菲情歌,卻使聽者仿如置身菲傭三尺臥室,聽傭人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的幽幽的無奈感。
鍾無艷的大流行,原因是它包含所有大路K歌的特點。細聽之下,全首歌沒有像以往般賣弄高音。鍾無艷的音域比謝安琪以往任可一音強都要低、都要窄,旋律、內容包備了絕世K歌的原素,簡單、流暢、容易、情歌,不用腦就可以記住。第一次聽已經覺得是富士山下一類的歌,沒想到YOUTUBE流傳用富士山下旋律唱鍾無艷的片段,可見流行是有公式的。
相較3/8的成功,個人比較喜歡周博賢式的小眾,可是小眾無法使謝安琪登上高峰,兩者難以取捨。加盟新藝寶後,謝安琪創出新歌路,周博賢的作品也有被他人詮釋的機會,歌手較從前突出,卻蓋過製作人的光芒。

玉照

今次純為貼圖而把BLOG,第一次放自己的玉照上來,有點怕被點相= = 畢竟近來怪異事甚多。看了新姿學姐傳給我的照片,才發現自己太瘦,應該把鈕扣上,褲子拉高一點,營養吸收不好導致頭髮啡得很的現象還是與從前一様,枉費老師穿學院袍了。介紹一下,她是今屆系主任,下年就換人了!所以我死命救學姐幫我拍的。老師是龍應台的同學,年輕時比龍應台漂亮多了!(龍是老了才看出氣質的那種,不過她是內在美的典犯,外在美不談)到現在老師的氣質還是很好,而且很聰明能幹。因為她劍橋畢業呢!活死人學長最崇拜就是這一點。
話說回來,近月被認錯是碩士班好幾次= = 無言得要命。每次都是打工時。一次是高老師的指導學生來還書,她以為我是碩班。今天更經典,有人找主任,我恰巧又躲到老師的研究室看書(我知道這樣不好,老師的私人地方我肆意進入而不是為了工作,但老師的研究室最安靜最能集中……不要告訴她……囧)。我叫她寫字條,她寫完說︰「謝謝學長。」我隨口問︰「喔?你大一喔?」她說︰「不,我大三。」我說︰「喔!那你是學姐呢。」她說︰「甚麼?你大幾?」我說︰「大二呀。」她說︰「你上面是誰?」我說︰「阿東。」她說︰「誰呀?」我說︰「那麼咸濕劍鋒吧!」她說︰「他?我跟他超熟的!可是他學弟不是那個怪怪的……」我說︰「GAP超嗎?那桃吉拉好了!」她說︰「到底是誰呀?」我說︰「我們都一起。」(其實是我幸運,GAP超得罪他們,結果他們全部的集中力都在我身上)她說︰「所以你是僑生喔?看起來不像。」是不是我太老了=.=?
最初被誤認也有點開心,以為自己的程度已經好到超越學士。但真正見識碩博士班的厲害之後,愧不敢當,研究生是另一個次元的生物,我這些玩藝兒的傢伙,夠不上,夠不上。

說起學長姐關係,這完全是日本、台灣人那一套,我可不吃這一套,反正大家平輩論交,我和教授都是這樣子的= = 前幾天段大姐叫我讓一讓桃吉拉,至少人前不要和她爭,我說,這是不可能的。1)人有多尊重我,我就有多尊重 2) 忍讓女人是危險的事,女人是世界上最曉得得寸進尺的生物,用以下三個例子︰
A) 你老母
如果你第一次考試拿90分,你媽就會要求你下次拿95。如果你沒說甚麼,容忍了,她就以為你答應。拿到95就要求100,沒拿到就覺得你沒守信用,以為你偷懶,然後罰你。這倒是很有趣的事,她想要95分為什麼不自己去考呢?她的目標沒達到為何不罰自己而罰你?這是容忍之過。
B) 你女友
假如你結…

森林

昨晚睡覺時,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希望醒來後,一切如舊。今早起床,結果一切都沒有改變。
以前每晚都祈禱醒來後的光景回復到和諧悠閒的美好時刻,現在不發生重大事件,不會這樣想。與其渴望回到過去,倒不如思考該怎麼活下去。
生存並不容易,因此我不願長大。已經好久了,但既然來到這一步,好好想下一步吧!
畢業的友人忙著找工作,大家都在尋找一份安定的工作,希望回到以往無憂無慮的生活。回到童年的日子。沒有記憶的日子才是最快樂的,如果記憶中有很多印記痕跡,證明你一路走來不易,風波不斷,才會記得。
人有時候很矛盾,應該說大部份時間都很矛盾。一方面希望生活平淡,另一方面又希望留下值得記憶的事。不過上天把人類看作玩偶,肆意玩弄操縱。
一半衣服被偷,其中五件都是這兩年買的。兩件是夏天來臨時買的,兩件是去年夏天大B挑的,還有一件是前兩年看電影特地買的。每一件衣服都滿載回憶,倒也與我的性子相合,一支筆都能說大段故事。可能很古怪,升大學之前我每一支用完的原子筆都存起來,存了百多支,每一支買的大致日依然記得。交託給WING的東西裡面也藏著一部份,那些是特別的。
一直說,想失憶,想失憶,卻不斷記下想忘記的事情。
偏偏在這個時候發生,一方面懊惱衣服的問題,因為期末考洗衣服的時間少了,連衣校都不見了,的確很麻煩。另一方面卻又覺得,發生一點事情也不錯,至少人沒事,身體健康,財物不見反而刺激幻想,假如因此而寫出好文章,倒也不錯。
待會約了段大姐拿東西,順道去買一本書,我需要買書來救贖自己,藉著書宣洩情緒。反覆勸自己,先冷靜解決問題的影響就是感情受到壓抑。好想身邊有個人,聽聽我訴苦,或者代替我哭一下,也不錯。以前替其他人哭太多,到頭來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卻又沒能哭成。
這個月大家日子都不好,找不到工作的、失戀的、失業的一大堆,日子艱難,我也無能為力,唯有互勉互勵。這個時候,最好讀讀蘇軾的〈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唔想讀啦= =

趕報告趕到仆街。剩返最後兩份,其實尋日應該動工,但係等左兩日,仲係到睇緊書,未開始。聽日一定要逼自己開WORD,直接打落去,如果唔係九世都係0。
活死人學長話想寫個故仔,對於寫作我係好讚成既,但佢話未唸到寫咩好。希望佢快D唸到LA,我想睇,我未必係一個好既作者但絕對係好讀者。
尋晚同榮少吹左成粒鐘,好好傾囉。依家多數都係同僑生傾,再唔係就同小龍女傾,都係講八卦野。榮少話到大三,台仔就可以開始傾到計,因為佢地開始唸到你唸既野----你大一唸既野。呢點我有D質疑,如果其他人唸到我唸咩,仲洗出黎行既?
考完新聞英文,車士打學姐話,大學最後一科就咁就完左,有D唔捨得,好似好多野都未開始但係已經結束左咁。我話,我依家就好想畢業,一到期末考就唔想再讀。佢話,到你大四就唔會架LA,會想遲D畢業。咁我都明既,話曬我都畢過四次業,不過無咩特別感覺,又無老師同學話唔捨得我,個個都送瘟神咁送我走,更加無人好似D日本少女漫畫咁走黎話查實慢戀左我好多年依家唔講就無機會個種。不過呢,今人畢業我都替佢地高興既,可以走向另一個境界。
呢條路走左一半,真係話咁快,唸返起,我入喇沙就想走,搞左成年半先走得,等到頸都長埋,考完AL之後訓得都唔知幾好。
WA~~搞搞下成十點架LA!唔打LU,前幾晚都好夜訓,搞報告搞得耐,又要早起身返工,聽日唔洗,雖然都要嘔D報告出黎,但至少可以夜D訓。我至少要睇夠兩粒鐘書先訓!呀!壓抑愈大人愈振作!
送段片比大家睇,我呢D後知後覺既人係咁上下,呢條友五年之內一定會紅!除非佢無出碟,或者執人地賣剩D歌,好似楊宗緯咁。呀仲有,蕭敬騰出左新碟,玩到把聲好盡,超勁!ENJOY LA各位︰

想買鞋

一個人生活,才發現以往多麼天真,日用品多麼不足。如今回想起來,竟然無法相信以往可以在如此物資缺乏的情況下生存至今。
這一兩年買的衣服、鞋子等等,加起來是中學時代七年的總和。以前不怎麼外出,充其量上學一套校服,內衣五件每天更換。皮鞋一雙,因為每天走路上學,一年換一對。波鞋一雙,拖鞋一雙。對上那雙波鞋是去年買的,再對上是中五買的,一直到中七畢業一年才換。可見我的身型沒多大改變,真是O嘴。
早上起床,陽光普照,心想今天不會下雨了!不必狼狽地進試場。可是,當我平心靜氣坐下來休息,想看點書時,忽然天昏地暗,雨倒水一樣傾瀉。
寒假遇雨,好想買一雙鞋子,如今那雙,甚麼都好,耐穿、合腳、舒適、通風。問題在於太通風,棉花作頂,雨水極容易侵入,毫無防備可言。昨天下課,雨勢比紅雨,才走了五十米就變成水鞋。放在冷氣下吹一整晚,還沒乾透。弄濕一對鞋,不過五分鐘,弄乾,十個小時也不足夠。那麼人呢?被某種事物、情感溺斃後,要逃脫、弄乾,需要多少時間?
想多買一雙鞋子,緊急時更換,可是沒有資金。等我把所有費用繳交再說吧!這邊的鞋子,款式不多,價格甚貴,選擇極少。懷念波鞋街,囧RZ!YEAR 4之前能回去就好了!
下雨考試又令我想起CE數學卷……穿著水鞋,沒好下場=口=!

讓我躲一躲

報告、工作……一切生活逼著我不得不向前,面對現實,低頭走路。窗外雨,世界在黑暗和紛飛的雨幕下,亦不得不低頭。現實使我喘不過氣來,原本已不太適於現實,好想吶喊……好想好想。歷史資料令我不得不規行矩步,一行又一行記載,一行又一行數據,再這麼下去,我的想像很可能被資料腐蝕,再不復見。來吧!還有一小時便需開會去,且讓我忘記考試,來一段沒意義的幻想。

是我,的確是我。你,望著我,點起煙,火柴劃過黑暗,光芒轉𣊬即逝。
「嗯」你點點頭,望著宇宙,似乎是你所有的記託。「你有聽過我的故事嗎?」
沒有。
「想聽聽嗎?」
不想。黑暗只宜寂靜淒息。
「不說也能彼此了解。境界的一種。」菸火消溶。
的確,有些事情不用言語,也許我們之間存在某種連結。我知道的你,比你知所知更多。
那一年,月亮掉下來,好像布丁從塑膠盒裡倒到盤子上一樣,或者用硬豆腐比較貼切,因為月亮碎在地面。你很興奮,多年研究終於成功把地球引力擴大,令月亮墮下。她拖著我,後悔沒能阻止你。
她是我身前的女人,也是你背後的女人。瘋狂二字,用於某些以假當真的人,執著實行玩笑之言,而真正實現了,這才叫瘋狂。
那是個無聲的年代,許多人吵吵鬧鬧,卻零碎得不得了,沒有統一意現,多元迷思統治地球。你聽了許多話,誤以為自己的心思傾向她,為她付出卻得不到你認為應有的回報。她被煩擾不已,找不到逃生出口,正好奇摩知識+有這麼一題,她抄下來,對你說,假如能夠摘下月亮,她會如你所願,回應你令她煩擾的關懷。你說好,自始閉關研究室,直到月亮掉下來。
你消失,令她鬆一口氣。她徹底把你忘記,在同樣的世界,幸福地接受不同人施於的關懷,遊走各國人的心,奪去男男女女的觸感。
「很難相信吧!把月亮摘下來。」
當你看過特工、妖魔和死者後,沒甚麼難以置信的。
「嫦娥呢?」
她還沒聯絡我。也許,在冥王星旅遊,流連忘返。
你哈哈大笑︰「想知道她最後怎樣?」
不想,不想。
「我也不想。」你抽起劍︰「月亮破裂時,掉出來的。那是時空斷層,當一定質量的物質相碰撞,產生的爆炸常會炸開一些東西。核彈能炸裂廣島長崎,月亮炸出個黑洞來,像超新星爆炸。」
我認得這柄劍,這柄西洋劍。
「竟然?」
我在現場,當這柄劍鑄造完成的剎那。它們交鋒的火花,仍然烙在腦海中。關於兩位劍士的故事,又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
「也是關於女人?」
不是,女人很多時候只是遠因,到最後男人的目標,往往與女人無關。那是兩個男人的故事,東方和西方的離奇相遇。成吉思汗,你知道?

phone's

i admit that my phone's phobia don't convalesced yet. every times the phone rang, but i hadn't answered it, i will worry.
on Thursday, i answered the phone called from 靜魚's mobile phone, but it was not her voice. i was odd, she talked about a senior who i don't know. then she talked about pro. Chan's dating, it makes me found who she was.
on Friday afternoon, someone called me, but cut line when i answered. after 思沙龍, my phone rang again, i afraid the call were from my boss which i want to apply. i called back, found that the voice same as the one who called me last mouth, didn't tell her name, and couldn't told who she was looking for. i shut the phone, and i little bit angry about it. i understood why the Taiwanese heat these call a lot, but i still could not understand why they think fraud phones are all mainland Chinese did, the accent is clearly a Taiwanese.
Taiwanese hate another accent expect taiwan , but there accent are most ugly, if th…

精神分裂

近來無法集中精神,可能報告趕太多,必須同時思考三份以至四份報告。以致坐在電腦前,無法專心一致,先完成一份報告,再完成另外一份。如今也是一邊打報告一邊打BLOG,平均每邊一句。
很怕這種情況再惡化下去。想兩年前我仍然是集中力驚人,如今幾乎沒法集中。許多人說話我沒聽進去,看書許多情節在眼前略過。恐怕因而錯過寶貴的事情,更怕分神令自己一事無成。
打報告的同時要找工作。早前答應了去研習營幫忙,找工作時因為整整十天不在,老闆不願意採用。可是午飯時問學姐,她說暫時只有兩個人報名……我的暑期工……昨天中午在板上看到一份兼職,打電話去,一位小朋友叫我晚點再打。1830又打,忙線,1900又打,還是忙線,1930再打,長響沒人接。唉,怎麼我的工作運那麼差?今天再打,2030有人接,他叫我再40分再打,剛剛打了,還是沒人接= =! 天呀!我的工作呀!為什麼阿東一下子就找到呢?120元/HOUR,高薪輕鬆。我嘛…唉……這個暑假真難過,不放更好,不放更好。
報告打得已經不能再柯文字出來。LINDA ONLINE時,向他訴苦,他說︰「你大把墨水啦!」可是我沒喝水,墨汁磨不出來,苦呀!雖然期末考忙得要命,但我依然堅持睡覺前一小時看課外書。讀史記,清新的語言令我很舒服,但動不動就打仗,而且與課業太接近,換了本余光中。余光中一打開,游子悲思家國情懷,真要命。又換一本,五月新番翻譯書,長路漫漫,可是譯文差勁得我想直接買原文看= =! 之前看梁文道評價大陸譯的《相約星期二》,林少華譯筆被評為「詩一般優美」(此時我又打多次電話,依然沒人接),開始對成見甚深的大陸英文水平,有點憧憬。誰知道今次買的長路漫漫,令我大感頭痛。台灣翻譯,再不濟,至少文法通,能看懂。這本翻譯得像用中文說火星文,必須自己從新排列詞句,才勉強明白意思,而且毫無文氣可言,寫戰爭而沒戰爭感……還是快點找找看有沒有英文版= = 即使查字典,也總比看不懂好。三份之一價錢……早知道買繁體,不省那兩百塊了!

氣絕身亡= =!

早上把前晚寫的詩騰抄,今天興致很好,想放上來分享。可是被段大姐氣壞了,興致全消,有空的去隨柳看看。
我發現自己常常被女人捉弄,也許是故意也許不是故意,她們的思考方式令我氣結,甚至氣絕身亡。以往倒沒有這些情況,通常是我令對方氣死,如今則倒過來,源因我敵不過她們聯合國式的邏輯。桃吉拉已經令我很頭痛,再加上其他,不曉得甚麼時候會被逼瘋。轉引和段大姐的兩段對話,以供參考︰
1)粽子
段︰你領了粽子沒有?
我︰本來不想領,因為不喜歡吃花生。僑輔室發的客家粽太多花生,不愛吃,怕浪費,沒領。
段︰是油太多吧!所以不喜歡。
我︰=.= 我說花生,不是油。
段︰花生還好呢!
我︰我不喜歡吃嘛。
段︰應該是油的問題。
我︰……

2)煲湯
我︰暑假你會在學校嗎?
段︰沒有。怎麼了?
我︰想借煮食的東東~至多我煲湯你喝。
段︰哦。可以呀!
我︰YEAH~你真的太好人~~我煲湯給你喝~~
段︰什麽時候呀
我︰呃~~看甚麼時候有空有閒有食材有工具~~
段︰你只包湯給我喝 呀
我︰看看煲有多大~~基本上我以往是三人份一次過的~
段︰什麽煲呀
我︰器皿
段︰嗯。你要用電鍋跟電磁爐就說哦
我︰嗯~~你離開之前暫時借我吧~~電磁爐之外有沒有別的器皿?如果沒有~~我儲一點錢買個壓力鍋~~囧~
段︰唉
我︰怎麼?
段︰你還满會找花錢的地方嘛
我︰=.=那就不買了= =我怕你沒有~~沒有怎麼煲呢?
段︰哦
我︰好心想弄些東西給你喝=.=算了= =
段︰什麽
我︰沒事~~
段︰那麽輕易就說算了
我︰要不然怎樣=.=? 省得罵人= =

我急然想起一個故事,笑林廣記的。
從前有一個讀書人和商人在路上走,前面有一間茶寮。兩人口渴,讀書人先開口︰「我口渴了!」商人說︰「你有帶水嗎?沒有便到前面買杯茶。」讀書人搖頭︰「商人都是暴發戶。」
算了!看照片吧!新鮮畢業照,競猜我是誰,猜中送landings8便條紙一張,數量有限,先留言先得。

鬱悶

早上起來,心情不是很好。雨止雲散,太陽很大,蟬鳴甚吵。雨過去我的心情才像雨一樣,而雨走得太快,走得太快。
下午畢業典禮,本來想穿正式一點,因為今年畢業的學長和我親近,我十分感激他們的照顧。昨夜特意在行李箱裡,取出買了三年只穿過一次的衣服。雖名為冬夏佳宜的襯衫,可是仍有一點厚度,如今令我很猶豫,到底要不要穿,或是披那件墨綠的短外套,只穿過兩次,一次是前年去看電影,一次是去年欣賞DICK音樂會。這些衣服因為沒熨斗,並不常穿。我和樺樺學姐商量,她叫我穿西裝,我答應了。常常都在這種小事上無法決斷。
昨晚寫了一首不像樣的詩,源於前晚做夢,刺激我想到一句話,為了像樣點兒,在花下插幾根葉子。然後想到關於情的事。她問我為什麼要寄東西給她,我呆了呆,隨即知道她想說甚麼。我便說,寄東西給DICK順便。事實上還想寄些給BILL和大B,但BILL家全部人都認識,要寄至少儲個四份……大B計劃暑假來,為了他來,我不寄了!好想他來,在成大很寂寞很悶,沒有人能交心,沒有人了解我的苦惱,當然我也沒有告訴同學,我假定他們不能理解。教授們知道,特別曾經留學,他們經歷過,能體會我的心情。有時候很希望新相識的,願意多花一點力氣了解我,前題是我願意花一點時間與他們接觸。思緒慢流,我想到一個名字,看看將來誰的小孩喜歡,送他們用。除了遙遠的祝福,我還能做甚麼?
再兩年就是我的畢業典禮,大概我也不會出席。很煩,無法適應這種場合。喇沙畢典我也沒有去,之後呢?看看教授期望。進大學以後,友情以外,生命中更多了恩情,每一份情都教我很沉重,我又無法子君子之外淡如水,於我而言,情是樹,小心培育,日久而根深。如今大部份人抱持BILL的態度,認為他是優良品種,而我呢,大概是絕種吧!或許以前沒有這個品種,將來也不會有,因此,絕種二字可謂貼切。

書雨

近日讀了幾本書,俱佳。來成大最大的好事,是爛書少讀,讀來的儘是好書,甚有相逢恨晚之感。可是買書太多,閱讀太慢成為惡習。一本書在手上差不多一個月完成,以往三天沒讀完,那本書就有問題。
因羅志華過世,四出尋找這本書。一本好書,好得不行。三月尾買的,遲至上月15日才讀完,想想看快一個月了!讀完當晚,我激動地寫了千來字不成樣子的文章,自我感覺良好,但旁人讀來不明所已。期末考過後,KEY進電腦吧!現在報告比較重要。三千字起跳,掏空肚內墨水。不能倚馬千言,證明書讀得不夠。
再來是這本,也是好書,董培新畫金庸。好想把圖全部掃進電腦,變成桌布。以往被電視劇影響太深,武俠小說主角必定是俊男美女。董培新畫作恰巧可以清新耳目,胡一刀粗獷豪邁、苗人鳳臘黃精瘦、小龍女隱含靈氣卻非超然……一幅幅大畫躍然眼前,色彩調控,畫面構圖高明,自有畫評家論之,不必細說。無論改成電視、電影或水墨畫,都必須透徹理解原著。董培新明顯是非常好的讀者,理解能力高,抓住場景重點,小說張力,並用畫面吸引觀者目光,功力非凡。同樣以金庸為題,很難不與合訂本每章開首的插畫比較,沒有看序言還真不知道,原來小時候愛讀的王司馬,是金庸小說重要插畫一員,細細回想,黃蓉驕秀靈動和小王天真可愛,畫風的確相似。只是合訂本的插畫限於篇幅和黑白,遠遠不及董培新重現金庸大氣滂泊的壓迫感和教人欲罷不能的張力。讀後好想把他的畫一張張掃進電腦,變成桌布,又恐書遭破壞。
該書編輯別具心思,許多大畫經過裁剪,使讀者更容易把握品畫重心。可是無源無故加插些狗屁不通的文字,正一豬頭。畫畫小說,難道除了原文之外,還有更好的標註嗎?董培新的畫勝不過金庸的文字,只是恰如其份地表現原著精粹,是我看過除幻想外,最忠於文字的媒體轉換,可與數年前央視拍攝的笑傲江湖比美。
前幾天去書局,買了這書。其實我想買繁體版的,春天以來就很想看報導文學,包公遺骨記等等,只是太貴,一直捨不得買,曾想過去台北時在水準買,但臨時沒去。星期一好想看簡體書,看中了宋遼金元文化史,正要掏錢買下來,卻發現頁上有口水跡,打消念頭。其時下著雨,不甘心空手而回,走一趟誠品,卻發現簡體版,三份之一價格,立即買下來。順道買了一本卡爾維諾,有空有閒,學學義大利文也不錯。上星期看了潛水鏡與蝴蝶,好想要一本法文原版書,不知道哪有在賣,看了看英文版,超貴!找人送我吧!書買了一堆,這個暑假不愁寂寞了!

發現太多麻煩學姐= = 桃…

traveling

a lot of friend visited Taipei last week. i would like to join them if i didn't have exam. fat mouse and fat Ji went back to hotel so early when they were having their trip, told me Taipei were bored, they couldn't suit into it. i unknown why they were boring in Taipei before i asked them where had they visited. It is impossible that Taipei was bored someone in these year. i nearly shouted at them because they hadn't planed they trip very well but told everyone the place were no good. i hope i can go for a walk after the exam, everyone traveled in this month, but i still working hard just for the goddamn exam and paper.
there are so many grammar mistake in last paragraph, please collect them for me, and i will give a gift to you which bought in the museum i had visited last week.

i bought two books yesterday.....yeah, i still have so many books didn't finish yet. i wanted to bought so kinds of book about history, but when i went to the book shop, double checked the bo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