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讓我躲一躲

報告、工作……一切生活逼著我不得不向前,面對現實,低頭走路。窗外雨,世界在黑暗和紛飛的雨幕下,亦不得不低頭。現實使我喘不過氣來,原本已不太適於現實,好想吶喊……好想好想。歷史資料令我不得不規行矩步,一行又一行記載,一行又一行數據,再這麼下去,我的想像很可能被資料腐蝕,再不復見。來吧!還有一小時便需開會去,且讓我忘記考試,來一段沒意義的幻想。

是我,的確是我。你,望著我,點起煙,火柴劃過黑暗,光芒轉𣊬即逝。
「嗯」你點點頭,望著宇宙,似乎是你所有的記託。「你有聽過我的故事嗎?」
沒有。
「想聽聽嗎?」
不想。黑暗只宜寂靜淒息。
「不說也能彼此了解。境界的一種。」菸火消溶。
的確,有些事情不用言語,也許我們之間存在某種連結。我知道的你,比你知所知更多。
那一年,月亮掉下來,好像布丁從塑膠盒裡倒到盤子上一樣,或者用硬豆腐比較貼切,因為月亮碎在地面。你很興奮,多年研究終於成功把地球引力擴大,令月亮墮下。她拖著我,後悔沒能阻止你。
她是我身前的女人,也是你背後的女人。瘋狂二字,用於某些以假當真的人,執著實行玩笑之言,而真正實現了,這才叫瘋狂。
那是個無聲的年代,許多人吵吵鬧鬧,卻零碎得不得了,沒有統一意現,多元迷思統治地球。你聽了許多話,誤以為自己的心思傾向她,為她付出卻得不到你認為應有的回報。她被煩擾不已,找不到逃生出口,正好奇摩知識+有這麼一題,她抄下來,對你說,假如能夠摘下月亮,她會如你所願,回應你令她煩擾的關懷。你說好,自始閉關研究室,直到月亮掉下來。
你消失,令她鬆一口氣。她徹底把你忘記,在同樣的世界,幸福地接受不同人施於的關懷,遊走各國人的心,奪去男男女女的觸感。
「很難相信吧!把月亮摘下來。」
當你看過特工、妖魔和死者後,沒甚麼難以置信的。
「嫦娥呢?」
她還沒聯絡我。也許,在冥王星旅遊,流連忘返。
你哈哈大笑︰「想知道她最後怎樣?」
不想,不想。
「我也不想。」你抽起劍︰「月亮破裂時,掉出來的。那是時空斷層,當一定質量的物質相碰撞,產生的爆炸常會炸開一些東西。核彈能炸裂廣島長崎,月亮炸出個黑洞來,像超新星爆炸。」
我認得這柄劍,這柄西洋劍。
「竟然?」
我在現場,當這柄劍鑄造完成的剎那。它們交鋒的火花,仍然烙在腦海中。關於兩位劍士的故事,又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
「也是關於女人?」
不是,女人很多時候只是遠因,到最後男人的目標,往往與女人無關。那是兩個男人的故事,東方和西方的離奇相遇。成吉思汗,你知道?
「知道,與他有關?」
一點關係都沒有。也可是說關係密切。假如你能解開劍上七寸,三分紫的迷,我便告訴你。
「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是的,一切也無法逃過這場雨的敲問。

待會要採排宋史報告,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早前靜魚編宋史對話時,認為以白話文找替宋人說話,並不恰當。結果99級的白痴,全部跑去抄襲神鵰俠侶、水滸傳等文筆,一句句酸溜溜的,臭不可聞,甚麼︰「諾」、「犯嘀咕」、「可真是折煞我了」、「汴京城內何處設鋪較為適宜乎」。有種漢史報告用漢文言,宋史用宋文言,明史用明文言!想想看,這種不倫不類的模仿有甚麼意義?戲劇和小說、散文、詩最大分別,在於戲劇是通俗和大眾的代言人,其他文藝,可以只供行為人自娛,而戲劇則是供大眾娛樂。每個時代的人,自有其語言習慣,劇別一再改寫的原因,正正因為時代不同了,今天這樣說話,沒有人能懂,所以要改,白先勇重建昆曲,目的正是如此。
當我說完這翻話,再重看自己半文半白寫成的史記報告,很頭痛,難以接受。大B說文筆流暢,也有戰後的風味兒,尚算不錯。我看了看,搖搖頭,自己還差很遠,還差很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