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森林

昨晚睡覺時,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希望醒來後,一切如舊。今早起床,結果一切都沒有改變。
以前每晚都祈禱醒來後的光景回復到和諧悠閒的美好時刻,現在不發生重大事件,不會這樣想。與其渴望回到過去,倒不如思考該怎麼活下去。
生存並不容易,因此我不願長大。已經好久了,但既然來到這一步,好好想下一步吧!
畢業的友人忙著找工作,大家都在尋找一份安定的工作,希望回到以往無憂無慮的生活。回到童年的日子。沒有記憶的日子才是最快樂的,如果記憶中有很多印記痕跡,證明你一路走來不易,風波不斷,才會記得。
人有時候很矛盾,應該說大部份時間都很矛盾。一方面希望生活平淡,另一方面又希望留下值得記憶的事。不過上天把人類看作玩偶,肆意玩弄操縱。
一半衣服被偷,其中五件都是這兩年買的。兩件是夏天來臨時買的,兩件是去年夏天大B挑的,還有一件是前兩年看電影特地買的。每一件衣服都滿載回憶,倒也與我的性子相合,一支筆都能說大段故事。可能很古怪,升大學之前我每一支用完的原子筆都存起來,存了百多支,每一支買的大致日依然記得。交託給WING的東西裡面也藏著一部份,那些是特別的。
一直說,想失憶,想失憶,卻不斷記下想忘記的事情。
偏偏在這個時候發生,一方面懊惱衣服的問題,因為期末考洗衣服的時間少了,連衣校都不見了,的確很麻煩。另一方面卻又覺得,發生一點事情也不錯,至少人沒事,身體健康,財物不見反而刺激幻想,假如因此而寫出好文章,倒也不錯。
待會約了段大姐拿東西,順道去買一本書,我需要買書來救贖自己,藉著書宣洩情緒。反覆勸自己,先冷靜解決問題的影響就是感情受到壓抑。好想身邊有個人,聽聽我訴苦,或者代替我哭一下,也不錯。以前替其他人哭太多,到頭來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卻又沒能哭成。
這個月大家日子都不好,找不到工作的、失戀的、失業的一大堆,日子艱難,我也無能為力,唯有互勉互勵。這個時候,最好讀讀蘇軾的〈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