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6日 星期五

書雨

近日讀了幾本書,俱佳。來成大最大的好事,是爛書少讀,讀來的儘是好書,甚有相逢恨晚之感。可是買書太多,閱讀太慢成為惡習。一本書在手上差不多一個月完成,以往三天沒讀完,那本書就有問題。
因羅志華過世,四出尋找這本書。一本好書,好得不行。三月尾買的,遲至上月15日才讀完,想想看快一個月了!讀完當晚,我激動地寫了千來字不成樣子的文章,自我感覺良好,但旁人讀來不明所已。期末考過後,KEY進電腦吧!現在報告比較重要。三千字起跳,掏空肚內墨水。不能倚馬千言,證明書讀得不夠。
再來是這本,也是好書,董培新畫金庸。好想把圖全部掃進電腦,變成桌布。以往被電視劇影響太深,武俠小說主角必定是俊男美女。董培新畫作恰巧可以清新耳目,胡一刀粗獷豪邁、苗人鳳臘黃精瘦、小龍女隱含靈氣卻非超然……一幅幅大畫躍然眼前,色彩調控,畫面構圖高明,自有畫評家論之,不必細說。無論改成電視、電影或水墨畫,都必須透徹理解原著。董培新明顯是非常好的讀者,理解能力高,抓住場景重點,小說張力,並用畫面吸引觀者目光,功力非凡。同樣以金庸為題,很難不與合訂本每章開首的插畫比較,沒有看序言還真不知道,原來小時候愛讀的王司馬,是金庸小說重要插畫一員,細細回想,黃蓉驕秀靈動和小王天真可愛,畫風的確相似。只是合訂本的插畫限於篇幅和黑白,遠遠不及董培新重現金庸大氣滂泊的壓迫感和教人欲罷不能的張力。讀後好想把他的畫一張張掃進電腦,變成桌布,又恐書遭破壞。
該書編輯別具心思,許多大畫經過裁剪,使讀者更容易把握品畫重心。可是無源無故加插些狗屁不通的文字,正一豬頭。畫畫小說,難道除了原文之外,還有更好的標註嗎?董培新的畫勝不過金庸的文字,只是恰如其份地表現原著精粹,是我看過除幻想外,最忠於文字的媒體轉換,可與數年前央視拍攝的笑傲江湖比美。
前幾天去書局,買了這書。其實我想買繁體版的,春天以來就很想看報導文學,包公遺骨記等等,只是太貴,一直捨不得買,曾想過去台北時在水準買,但臨時沒去。星期一好想看簡體書,看中了宋遼金元文化史,正要掏錢買下來,卻發現頁上有口水跡,打消念頭。其時下著雨,不甘心空手而回,走一趟誠品,卻發現簡體版,三份之一價格,立即買下來。順道買了一本卡爾維諾,有空有閒,學學義大利文也不錯。上星期看了潛水鏡與蝴蝶,好想要一本法文原版書,不知道哪有在賣,看了看英文版,超貴!找人送我吧!書買了一堆,這個暑假不愁寂寞了!

發現太多麻煩學姐= = 桃吉拉一個已經令我忙不過來,瑪莉學姐又拿我開玩笑。
今天僑輔室派粽,我沒有領,因為不愛吃花生太多的粽。瑪莉學姐說她想多吃兩個,抓我去拉。真是抓喔!九陰白骨個隻,無法逃脫。領了兩顆,然後她說︰「我不吃的,學弟你吃吧!」=.=! 又叫我去領,我也不吃,我以為她開玩笑,誰知道粉紅人路過,學姐攔住她︰「學妹,你要不要吃粽子?學弟請。」粽子在她手上,其時我尿急不已,早已超過她們,背對她們,很"悔氣"說︰「拿去吧!拿去吧!」她說不吃,走了。學姐說︰「我幫你認識女生呀學弟。」我說︰「不用你幫。」
她拿著粽子,四處在系館送給別人,但沒有人要。我看了心煩,拿給碩班的胖子學長,前天東山鴨頭也幸好他拿去一點,太多我不吃完,因此見到他,我又送他,雖然很對不起,解決暫時問題。學姐後來說︰「我想你去見見僑輔室各位。」我說︰「一年去一次就夠了!」我不想麻煩他們,自己能料理妥當就好了!
想想看,那麼多麻煩的學姐也真的很頭痛。桃學姐還說︰「壞才得人喜歡。」我心想,麻煩和壞是兩回事呢!查查字典吧!
昨天導談,又剩下我一個和教授。=口=! 真悲慘,ONE ON ONE,審犯咁審~~唉~~難道我只能引起40歲以上女人的興趣嗎?
明天畢業典禮,穿好一點去和阿東、活死人學長拍個照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