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7的文章

10月閱讀

BLOG暫時就這樣子吧!雖然IE看會有BUGS,不過也要等高手出來才能求救。改版後赫然發現之前建立的LIST,全部消失,RSS等等都沒了(RSS也是另一樣煩人東西)。一直把BLOG當作BOOKMARK使用,每天都上來按。因FIREFOX的BOOKMARK太多東西,常用的都不見了。早上花一點時間,找水蛇春咁長的BOOKMARK,再ADD到GOOGLE的ONLINE BOOKMARK去,因為裝了一個新東西,只要到該網,一按,就能自動加入GOOGLE、FACKBOOK、TWITTER 等 BOOKMARK。也找到一些很帥氣的BOOKMARK,但就是沒一個能滙出,整個小貼紙到BLOG這邊,一切都有待發掘和試驗。WEB力量太強大了!甚麼都能簡單設計,以前上課學設計網頁,又這個又那個,複雜得不行,如今幾個按鈕,一隻MOUSE,幾乎就能把整個網頁弄出來。有空的時候再弄一個就很不錯。我已經成為GOOGLE的死忠FANS。

好了!該說說書,說書人,這才是我的本職。應該一早說,但BLOG改版煩心,到月尾才說。也不錯,如果每個月能分享讀書心得,累積幾年,又是豐富的文案。
10月只讀了兩部流行小說,都是西譯中。前者後買先讀完,後者先買後讀完,先講前者。
聖芳濟各當我主保聖人五年,可惜我除了會唱芳濟各的禱詞外,對他生平所知甚少。知道他秃頭,建教堂,是個英文白痴(把教會和教堂意義弄錯),帶著耶穌五傷(不太相信),躲在山洞祈禱後血糖低生出天使幻覺。
方濟會密謀講述聖方濟死後50年,他的友伴(即追隨者,類似門徒但並沒師徒關係)里奧去死前,託小女孩亞瑪塔,交給他的徒弟康拉德一封字謎,暗示方濟會內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康拉德因而追尋。
出版社腰將此書和達文西密碼比較,這樣比較不太公平。《達》是流行懸疑小說,一波又一波的知識和劇情貫串,解謎成份濃重。《方》實際上是宗教歷史小說,懸疑部份很少,而且也不以懸疑為骨幹,主要脈絡是中古義大利教會發展情況,方濟會的分裂、本督會腐化、教宗渴望改革……主人公從山上回到亞西西,一路上各個教會的種種,令他很疑惑,到底這次的旅程,里奧、方濟和主,想告訴他甚麼。故事結尾對聖方濟五傷的推論頗有道理,對於歷史的詮釋也發人深省。作者文筆細膩,深山洞穴、走獸清泉,城市建築、人物服飾,一一細緻描寫仿如眼前示現。角色稱謂的替換也很熟練,這是歐洲小說,特別描寫中古時代的手法,宗教小說尤其配合的方式,…

遠去的足跡

沒想到按兩按電腦又10時了!我應該晚一點睡才是。回床上看書,很容易累,一累就想睡……自己也不知不覺延後了上床時間,雖然,不上床也是按電腦。
一整天鬱悶。昨天把漂書行動的網給WING,說如果真的太礙地方,就把書漂出去吧!WING問我是否不要書,我回答當然不是,只不過不想妨礙她。她說︰「你等錢洗咋?」我說︰「這個網是免費的。」我的確很缺錢,特別是月尾這段時間,請學弟吃很多頓飯,買了兩本書,暑假後補充日用品……的確已經很危急。但,再危急也試過,再辛苦也有吧!寒假一個人留下來,每天工作,沒薪水,幫學長付了雜費,恰巧傳來打擊極大的消息,11度的晚上蓋著毛巾,我也一點賣書的念頭也沒有。是不是我做錯了甚麼說錯了甚麼,令她這樣看我?決心離開喜愛的而且伴著自己半輩子的東西,那種感受她明白嗎?本來不想說,昨晚惡夢連連,是否內心在咒罵自己?我一直怪責最終又可如何?
幸好我在這裡,陽光充沛,適合療傷的地方。天氣好得不像話,每個人的笑臉都如天上的太陽,溫暖可親。為什麼大家都對我笑呢?不值得吧!對著一個一出生便犯眾憎的人,為什麼?為什麼?也幸好大家都笑,雖沒笑意,自己都笑了!或許不習慣笑吧!還學不會笑吧!白天笑過後,每晚深自悔吝,想不通為什麼要笑,卻又想不清楚為何板著臉。
蕾問我再這麼想下去,我甚麼時候會痴線。我說,也許一早便瘋了!過去從來沒有人把我當作正常看。
好想買書。學姐工作不如意,跑一趟尖沙咀,買書。不開心時買書最好,把一件寶貝收為己有,一件別人嘔心瀝血而成的寶貝,讀、讀、讀,最後成為自己的東西。寫書的很扯,想一個故事,花幾年寫,最後成品永遠不歸於自己。王蒙比喻為生孩子,供養數十年,長大後往往不受操控。可惜我沒有錢買書了!而且未讀完的書多得不像話。買了閒書,又沒有讀正書的勁兒。還有兩本英文書沒看,9本史記、雜書、教科書、打工、報告……然而我仍然在按電腦,改一個浮誇的地盤,之後會弄個首頁吧!然後,又繼續然後。到底甚麼時候才拿回衝勁,去做我應該做的正事呢?這裡百般好,就是教人頹廢,拿不起勁兒來。發了薪,要往高雄走走,吸收一下城市的活力才行。

改版宣告死亡

話說,興沖沖,想今晚把版面改好。
吃飯後花了幾小時弄,臨門一腳,用IE開……有BUG。整XML,果然有一句︰IE BUG = = 甚麼鬼呀!浪費了幾小時、幾個星期,結果竟然是這樣……
短期內應該不會再花時間改版了!雖然好想改……但……很麻煩,有一些簡單方便套用又漂亮的就好了!但好難……又想獨特一點……唉……浪費了幾個小時……記念幾小時的成果。


近來有點控制不了自己,又來……好像主婦手一樣,舊病復發。
昨晚和社長、小龍女她們吃飯,頗快樂,我粗鄙一面盡露。這是不是好事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沒有裝得很謙很沉默,而是狂態畢露,好像只有我和大B、厚仔他們去小肥羊的樣子,甚至猶有過之。社長望著我,驚訝問︰「子房,你甚麼時候變嘴砲了?」我說︰「都怪你們講陳奕迅。」
他們說我變了,性格變了,外表也變了。對他們而言,去年的我是新我,今年的也是新我。於我而言,去年是偽我,而今年的才是舊學。吉拉學姐不解我何以突然愛頂嘴,只因她不知道從前的我而已,我是有名的沒口德。反正我不需要所謂的禮貌來掩飾。
有時候我覺得他們對我太好,一起笑一起聊天,他們不應該對著我笑的!不值得嘛!對我打打罵罵可能我更習慣。習慣了遺世,不習慣大家都對我笑。我問老師,老師說她只是做應該做的事。我好迷惘,笑是應該的?為甚麼大家都對我那麼好?那麼我又應該做甚麼?
笑,應該也是暫時而已。等到他們見識了我的固執、倔強、任性、孩子氣、幼稚、抑鬱、消極、自卑、妄想……他們就笑不出來了!畢業她們也是人,沒甚麼特別。
至於衣著,除了大B幫我挑的衣服,其他全都是舊。新眼鏡,大家都說好看,這說明了,只是眼鏡好看, 而不是我好看。第一天上課,穿著新衣服戴上新眼鏡,子秋說︰「你好帥。」我笑笑,心裡苦澀。昨晚家慈也說我穿衣服也有型了,我更是苦澀不已。這說明大家只是從外表認識我,從沒有認認真真看著我。昨晚只是穿了去年一直捨不得穿的墨綠風衣而已。好多衣服其實我都捨不得穿,捨不得就是捨不得,聽DICK音樂會那件外套,也只穿過兩次。我就是愛藏東西,好東西都捨不得用,真是麻煩。不過,新眼鏡倒是很好,眼睛清晰許多,但,世界沒清楚多少……
說起來好像朋友們沒看過我戴新眼鐘的樣子。下個月,剪頭髮後照一張。現在的頭髮又如獅子般,真是麻煩。

短視的香港人

這篇文章想打想了好幾個月,想罵人!我和蕾不同,她常說BLOG是打給自己看的,而我永遠打給別人看。給自己看的東西躲在一二角要寫多少有多少。一直打,只希望身邊的人能聰明一點,少受點苦,當然,在他們的角度來說,可能我才是最蠢的。所以我說文章很好,自己發言,人家聽不聽是人家的事,又不會好像直指呀教訓呀甚麼的。反正就是說,你聽不聽隨便,我已經能預見好幾年以後的事。

讀以下文字之前請看片︰http://www.rthk.org.hk/special/bcr/video/210.asx
香港人一直都很短視。近年來認識的人多了,從前總以為只有自己這麼想,原來留學英美的、四川的、香港的、新加坡的……大家和我的看法都一致,要說明的是,當中有年輕也有十幾年前放洋,更有一位在台南教學20多年的香港教授。他們不約而同,與我的看法一樣,香港人「短視」。
看了片段,驚覺原來從40年前香港人已經如此,當中此看法的代表,我最熟悉的莫過於黃霑。
「浮沉隨浪,只記今朝。」黃霑的名句之一,他說︰「我的歌詞只是商品,流行一時。」所以他做出甚麼事呢?拋妻棄子,先後與四個女人鬼混,花天酒地無日無知。這是他一部份的行為,而大家似乎都被騙,被他的表面所騙,他所行的,卻一直在追求永恆。當年他父親反對他學音樂,覺得音樂沒前途,沒出息,應當入商行醫,早日賺錢離開香港,他心想︰「老豆真短視!音樂潤澤心靈,一曲成名哪怕財富不來?而且名垂千古。」這是他音樂,不斷填詞的開始。80年代,他的歌已風行全港,那時他看見一個年輕人,在錄音室打暑期工,他突然覺得︰「假如我能培育這個年青人,我的音樂一定能延續,香港樂壇不死。」然後他誘惑這位年輕人加入他的工作團隊,年青人叫雷頌德。黃霑詞99%是電視劇主題曲,電視劇主題曲很大的毛病在於,每次播放只放前一段,結果全香港人聽到的是︰「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恆。」再看看他為人,感情換角也是永恆,卻沒聽到最後一句︰「甘心與你,擁抱著,永恆。」到最後他講的還是永恆。
好了,再講另一個,林夕。人們最常採用林夕的一句詞︰「誰人又相信一世一生這膚淺對白?」然後大家都說,對呀!沒有一生一世,只有及時行樂,以為自己很有文學氣質,套一句李白︰「今朝有酒今朝醉。」毫不思考他為什麼寫這一句,就點頭同意。我告訴你,李白寫這一句時,他喝醉酒!同樣,林名寫K歌之王時,他失戀,患上抑鬱症。人們竟跑去相信這句話!每天耳邊喃喃說︰「沒一…

某些人,一出生便是傳說

昨晚亢奮不已,讀完哈利波特,無法冷靜,好久沒這樣。BILL叫我把夢告訴他,我想,但冷靜不下來,便順著MSN的ONLINE順序一直震。才震了BILL,然後震第二個,看見那白色的心形朱古力,突然全身毛孔發熱,所有亢奮抽離。我突然想︰「竟然,還有東西,應該說那事情還可以把我從極度的閱讀快樂中,一下子拉回現實。閱讀的快樂可說是我最最無可取替最沉迷的呀!」我對BILL說,要洗澡。然後,我拖著肚子,去洗手間拉了個稀巴爛。
之後回床寫了十頁日記。去年抵台後的份量,寫了三個小時。感覺很好。好久沒有拿筆寫這麼久了!久違了,沉醉文字世界的喜悅。無上的喜悅。近來我覺得好像從前的我又回來,雖然老師同學眼中,我還是低著眼走路,總是睡不醒,看見人會微笑打招呼,說兩句沒邊際的話,謙虛恭敬的做事。有時,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這個樣子,至少他們認為我友善,與從前別人給我的評語截然不同。但如今,我那張沒口德的嘴又回來,老是頂吉拉學姐嘴,她很不高興。她一直說我幼稚、不成熟。是的。假如成熟等於用同一標準去做著同樣的事,等於面對人笑背後罵得那一要命的口心不一,等於營營役役甘心做一隻蟻一顆可有可無的螺絲,那麼,還是不成熟,當小孩,任性一點好。只不過很奇怪,學姐針對我在別人面前講GAP超的事吧!但計劃正式統計,不計算文字形容,口述事件最多的並不是我。不過算了,反正我覺得她一開始就不太喜歡我,那麼我又可必恭恭敬敬呢?很好,懂得反抗證明我還有火。我應該高興。以前縱使萬般錯,至少我比現在更有決心走下去。我想走下去,計劃已過了一年,剩下日子無多了!但我的目標一件都沒達成。老天讓我加把握吧!
其實我知道只要隨隨便便找個人拍拖,拿一點點動力,手上的事情很快就能完成,不過我覺得對那個人很不公平,我不過利用她點個火,當我把事情做完,甚至開了個頭,我就會很有動力的繼續下去,然後忙著事情而抛棄她。所以呢,還是小心一點好。但學長們好像已等不及。咸濕學長不用說,他到處宣揚自己漂妓經驗,但我覺得他對愛情很忠貞……
活死人學長則比較渴望。也是的,如果突然來一段姻緣,他很可能不用延畢,而且按他的規劃,現在不找就太晚。然而,他到底是等待出現還是一直等待某某?這一點也許連他都不清楚。
男人呀!走在一起只就有錢和女人,枯燥得很,但無法否認這是人生。雖然我一直和他們討論著,但我不敢思考這個問題,一想到這個就想從八樓跳下去。
再讀哈利,回想著兩年前的自己,如今…

在歡笑中結束

8點35分。讀完哈利第七集,大結局。完美的旅程。
不知道應該說甚麼,或不應該說甚麼。假如我還屈膝在那張狹小的一尺半乘七尺床上,絶對提著筆,漫無目地畫符號。但現在不是,所以,唯有借別的工具來代替。
我可以肯定地說,如今腦中一片空白,但充塞著許多東西。就像太多東西塞住水龍頭,水流不出來,洗手盆是空的一樣。
呃…從今天發生的事一一講起吧!昨晚造了個夢,和BILL有關。我無意針對他而講某些話,只因為我們相處日子長久,以往發生的事,多半圍繞著他,所以講起來都與他有關,感覺就好像我在針對他的樣子。呃…不知道他有沒有甚麼感覺。剛才放工回來,一ONLINE,跟他說,因書的誘惑實在太大,答應待會再說。呃…他又ONLINE,等一下,先打BLOG,現在頭腦不靈光,轉過來醒過來再說。可能要好幾天。
哈利的誘惑實在太大。本來計劃中這個是完美的周末。星期六去買,日,花個兩天就能看光。不過星期六去了高美館,晚上誘拐學長去買,回來只看一章就累得睡著了。
星期日全天沒外出由早上看到晚上十時才回床,寫了日記一睡天光又看,竟然到昨天晚上才把上冊看完。上冊接著下冊的高潮,我爬到床上,室友太累已經睡著,但我放不下手上的書,好像被下魔咒,一直看到十二點室友不滿地放屁才睡。準時,7點起床,坐著又看。忘了8點有課,十時去宋史。宋史是開學至今我最尊心上課的堂,教授講課非常有條理而且內容十分豐富,客座教授就是不一樣。但兩節課我完全沒有聽。
掃地十五分鐘,極馬夫,連老師都叫我下禮拜補回今天沒弄乾淨的水溝。跑呀跑到唯農,坐下來又看。直到老師叫分組即時上台報告才弄。我知道不應該把責任推在哈利身上,但真的失神,報告的段落少了一段。幾乎沒有自責多少,趕快再讀。讀了一會,又下課,3至7時是工作時間。老師外出時我偷偷拿來看,看了一點,老師又回來。今天工作了不是很多。可能老師都看出我心不在言焉,提早半個小時下班。在光二吃了兩條面,買一杯牛奶,回來,未到7時,又看,哇哇哇哇完全停不下來!好久沒這種閱讀的衝動了!
結局令人很迷惘,一如以往佈局,絕世高人校長在最後才出場,他們最後又是到校長室。看了哈利最後一句︰「我這輩子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心想,在這裡結局變完美,為何還要加個十九年後的章節?讀後才明白,原來作者希望故事在歡笑,甚至是大笑中結束。這一直都是她希望的。假如一切都能夠在歡笑中作結有多好?願羅琳與我們心靈同在。

看一看書架,第六集已經是05年的…

HI和唉,只差一個音調

二十年前,一個台灣人移居香港,路經皇后大道,好奇問︰「皇后大道?以前這裡住了皇后嗎?為何沒有皇宮在這?」他問身邊朋友,朋友說不知道。朋友叫蔣志光。台灣人羅大佑因此作曲,剛剛好把皇后大道幾個字嵌入曲中。某填詞人聽曲,瞬間填下幾句︰「皇后大道中轉皇后大道東,皇后大道東上為何無皇宮?」填詞人叫林夕。
1987年的舊句,小時候聽過,只覺很好玩。看馬家輝BLOG,一段自拍勾起情懷,找找YOUTUBE,呀!作詞竟是林夕。
今日細聽,感觸良多。


EASON新碟,等待一年。新曲風,像開PARTY,熱鬧。悲情慢歌不再,雖然很期待。被BON NG說中了︰「等一首絕世K歌,高唱它協助眼淚盡快哭乾。」好像忘記音樂本質。
本質。事情應該看本質,然而誰又能看清呢?在一堆堆掩飾下,一堆堆虛偽下。如今你選擇的是否如你所期待呢?穿透了那面牆了嗎?努力以後發現不如自己所想像,因為浪費心力虛渡光陰而感傷,是否太遲?
及時行樂?活在當下?想想說這幾句話的人是誰,再想想,自己有無資格這樣說。

晚上和活死人學長、吉拉學姐、阿祖學弟吃飯。學姐說當作家聚。學姐說很討厭我,不知為何我一講話就想打我。奇怪!我沒做甚麼吧!
19歲暑假之前遇到的人,特別女生,我極盡尖酸。那時狂如野馬,難以自控。假如不是如此,不知自毀幾次。來台後,我對人都禮禮貌貌,規行矩步,惡言深埋。結果還是犯眾憎。正確點說是犯女生眾憎,有些男同學說我很NICE(至今疑惑準確度)。
我問活死人學長,我做錯甚麼嗎?我知道學姐批評我孩子氣,不過,也不至於想打人吧!學長說,其實也沒甚麼,你有相熟女生嗎?我說有,她們的感覺都一樣。他接繼,至少教授們沒有。我說,教授們叫婆婆了。他說,你能吸引成熟女性。我說,有女生會成熟?他說,少。我想了想,深呼吸,發現天空還是紅紅的,柏油路黑,感慨掉給天地承受。世界,還是世界。我,還是我。深呼吸,感情遠去。我發現,自己愈來愈寫不出文章了!
大家都只是做功課才會記起我,現在新聞系的中文系的歷史系的社會科學的都找我問功課,難道只有這時大家才記起我?大B說︰因為你生黎做功課囉。我應該高興嗎?
深呼吸,讓感情遠去。畢業後,我應該修成正果,得道成佛了!

工事中…請稍候

久違了的好運!

好運好運。
話說昨晚回來,發現有一輛單車只鎖了後輪。它的鎖法是,鎖了鈴和胎,沒連著車架鎖。那一台是新車,我一看!哇!天呀!有哪個白痴,竟然不鎖車架!我便把車抬到光二後面的廢車場,與我現在這台廢車鎖在一起。本想到下星期,開放廢車場撿屍時才去弄。但今天早上去英文,等了半小時,才記起調課了!呀!一下子火氣都來,就幹活去。
首先去光復的單車店,借了十二和十四號的扳手。如果我夠力,用螺絲起子和鎚都可以弄掉鎖,以前用日本製老虎剪!現在沒有,也不夠力,只好把那台車後輪拿掉,換另一台車後輪上去。本以為借工具會被質問,藉口也想了三四個才過去,誰知道老闆竟然不問,=口=" 也太君子了!又以為,兩年沒弄單車,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弄好。結果,二十分鐘KO= =" 手藝沒生疏多少,就跟煮飯一樣=.+ 所以說,身體的記憶永遠比文字的記憶恆久。人應該要做恆久的事,所以說香港人短視。不說香港人了!根本是和一群井底之蛙爭辯月亮的位移。反正全世界都看見的,唯獨蛙看不見,又不願跳出來,要講真的可以講上兩三天,還是按下不表。
之後去打工,遇到博班學姐。她說她去牽車,我在研究室打工,她回來時竟然買了三個烤地瓜。很好吃。台灣人最自豪的農產品不是庶、不是有機菜,而是地瓜,即蕃薯。吃下去,很甜美,柔軟如棉花糖,真的很好吃。=V=
天氣轉涼,這要算是很好的事情。我是徹頭徹尾的冬臨黨,冬天快點來吧!我又想穿那件退成灰色的黑色毛衣了!愛這件衣服。冬天快點來吧!台南毫無秋意,最記得去年11月還是30度。我想,在冬天裡徹徹底底抑鬱和哀傷,到夏天,方可更無懼地面對陽光。
幹回單車公字本業,又令我懷念以往兩三點在粉嶺火車站作案的日子。回HK時阿DICK U鎖剛壞,買新的便宜鎖,他跟我說︰「沒想到用這個鎖,車都沒事。」前題是他的車已經舊,另一題是,我收山後,北區的治安明顯轉好。XD 所以說,我還是有影響力的=.+

BLOGGER改版大行動

這個版面用了半年, 已經有點悶。想換個三欄式的,因為想用的外掛愈來愈多,兩欄不夠位置。換了三欄~~左邊可以放連結~~右邊可以放外掛。發現網上很多強勁的教學網,教得很詳盡,我是個程式白痴,只會COPY,但光是COPY也花了不少時間鑽研。希望能換個更好的版面吧!
新版面基本上已決定是黑色主題,差在黑紅黑白是黑灰,特地上網找了好些黑白主題的照片,有空便一一測試。現在的版面柔和可親,誰人看了都不會抗拒,自然、舒服、簡潔,馬家輝的BLOG就是如此。其實做人和BLOG的設計,甚至家居設計都一樣,簡潔性,簡單性,自然一點,任性一點,就最舒服。強忍著深埋著甚麼的,實在麻煩。白是最簡單,那麼相對的黑就是最複雜,白是坦露,黑是隱藏。黑色是最礙眼的,眼睛總會不舒服。我最喜愛用黑白的東西,愛白的時候人最快樂,愛黑時人很抑鬱。去年很愛白,衣服袋子鞋子都白,但這些東西不一會便沾黑了。去年和DICK一起買的袋,經我每天使用早已污點斑斑。今年大B幫我挑的又因太大,課室空間不夠而沒有使用。關於袋子,我又可以說長篇大論了!暫時先講一些書的事,再講黑與白。人生道理從細微處可見,今天你又看見甚麼呢?

講一些關於書的事。近來我領悟到為什麼作家要寫詩要寫小說,散文也寫得那麼曲折,原來,愈直接的東西,愈難令人接受。難怪台灣人講話,圈子繞得像變壓器的銅線。香港人講話像電纜,他們就認為沒禮貌。廢話說夠了,說書,說書。
近來沒看甚麼書,時間都花在上網、上課、打工,許多資料沒看,懶惰中。
前天和DICK CHAT,他一說我才驚覺回來已一個月。DICK有點感慨,我說︰「時間很快過呀!我很快又回來。」這句話,不知道安慰自己還是安慰他。DICK說這個月,我留低的書,他已看了三本。三重門、光榮日已看書。DICK評價︰「三重門看每一段都會笑,光榮日太多爛GAG。現在的世代爛GAG當道。」他說大亨小傳好像很悶,所以看了一點就跑去看光榮日。他可能仍在追求刺激的閱讀層次,如果小說裡沒有新奇,情節不迭盪,很可能讀不下去。而大亨小傳是一部感受氣氛的小說。經典小說大多如此。
大亨小傳我看第一句話就迷上︰「記得我父親跟我說︰『批評人之前,先想想自己佔了多少便宜。」整部書帶著濃重的美國情調,那是當時人所寫的當時事,氣氛當然附合。有些作家,特別是歷史小說的作家都很厲害,明明相隔數百年,都能夠把當時的情境活靈活現說出來,使人仿如置身當世。如今看芳濟會密約其…

旅學台南(11)----教授們的研究室

近幾天不斷幫教授們收拾研究室,每一間研究室都是一個寳富呢!如此又值得大書特書。雙十節,寫文章的勁兒又來了,可能太久沒寫了!今早本來想寫一篇講男人的,因為好像教男人挑女人講了很多,但教女人如何挑男人的沒怎麼講過。看見雖多無知少女幾句花言巧言就被騙去了寶貴的東西,一直以為是她們沒有把人看清楚,近來才發現,原來她們跟本不知道一個好男人的定義是甚麼。女人嘛,是最愛虛榮的動物,因此最敵不過愛說話的男人,特別是青春少艾,人家會說幾夠笑,故意逗你又故意不管你,忽冷忽熱,就日思夜想覺得人家很好呀甚麼的。別白痴了!那個男的在釣你呢!中了人家的陷阱還沾沾自喜以為撿到寶。蕾一句︰「幸好我和他沒有進一步發現。」令我醒悟,這批無知少女真的要好好再教育。不過,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無知少女來看這個BLOG。所以還是先打正經東西。先找無知少女調查一下,看看有沒有教育的價值。不過到最後多數人都是碰了釘子才回來跟我說︰「原來你說得對。」知易行難,很少人會像我這樣知行合一。那時候已經太遲。第一個找CHOYI和BEE。

開學首月,工讀排班完畢,工作指派下來,第一任務是整理教授們的研究室。
我們系館屬二級古蹟,日治時代日軍建設的軍營區建築群之一,裡裡外外充滿歷史風霜。教授們研究室厚厚堆積的灰塵,流露歲月的驕傲︰「已經好幾年沒打掃。」灰壓壓一片,我驚訝得深呼吸,立時咳嗽。研究室面積均一,四四方方一塊,卻因桌椅佈置不一,各有特色。系上老師樸素,鮮有多餘裝潢,四面素白牆壁,一個個古老書櫃,兩台電腦,幾盆常綠植物最屬常見。有些愛把桌子面壁橫排、有些愛擺成L字型、有些置屏風避免門外偷窺、兒女常來的教授研究室童畫玩具盈室、進駐系館兩三年的新教授刺鼻的老鼠死寂氣味永遠除不掉。某教授常被誤會畢業學校名稱,一氣之下把證書全貼牆壁顯眼處昭告天下;某老師愛旅遊,研究室書架上大大的19世紀葡萄牙帆船模型,各地撿來的石頭左堆右砌,雜亂卻賞心悅目。本校畢業回來的老師,對學校特別有感情,研究室收集全校破爛,驕傲介紹書櫃是創系時購入,數十年歷史,當時玻璃門還不多呢!……小小研究室,教授都想盡辦法,設計成自己喜歡的舒服的工作環境。
研究室最大共通點,莫過於書。滿眼是書。研究蒙元的《蒙古秘史》定必在當眼處;英國史作專業研究的,滿眼艱深英文書……某教授更把研究室改裝成書庫,牆壁3米多高,分作兩層四面,嵌十個書架,書山在中央,梯子常在手邊,兼可滑動。教…

壞天氣

天氣極差,像八號波一樣。幸好早上到7仔買了糧草,很貴,但也沒法子。買了一堆吃的東西。幸好買了,晚上風更盛。昨晚不過毛毛細雨,早上出門,滿地落葉,樹折了倒了。傘吹翻好幾次。
回來,上洗手間洗杯。GAP超很不巧的在小便,用極怨恨、不滿、不屑、鄙視和自大的眼神瞪著我。洗手間有兩個洗手台,一前一後相距一米多還隔了一道牆。我在前面洗,那傢伙去後面洗手,之後特地繞過牆壁用水彈我。我心想︰「你咩事呀?無病呀化?」眼神我可以不管,但這種行為真的極無聊。眼神我可以當作沒看面,第一次彈我可以原諒,第二次我容忍,第三次我真的很生氣。這傢伙白痴呀!但這種氣也無處可發。如果跟其他人說,只會落得一般見識的形容,要麼去打他,又是自己的錯。幸好我的忍耐力非凡,都不知是好是壞。等。唯有等,有機會,他就完蛋了!我深信這一天。
他做這種事會快樂嗎?幼稚的行為。世上總有這些人,以奇怪的姿態生存著。大B進了CITY,告訴我與上生氣的傢伙。他有一個師兄,與他同組。有一次師兄要去見教授,找大B同去,那便一起去。結果到教授那邊,本來找教授的師兄一言不發,把責任會推給大B解決。又一次,大B印NOTES,問需不需要幫他印,他說不用,大B便印自己的,然後放在包包裡。回家後發現NOTES不見了,一問之下,原來是師兄一言不發拿走了。又一次去吃飯,大B幫他先付,吃完飯後他當作沒事發生,錢也不付。這個情節和GAP超去年被台灣同學罵的一樣。
為甚麼世界總有這種人?在我的標準而言是流氓樣的,於他們而言,可能自己才是真理。我一直在想這個世界很多東西都不應存在不應如此等等等等,不過是自以為是。到最後,一大堆垃圾還不是活得好好的甚至比我認為最漂亮高尚的人活得更好。到底是世界聰明,難以想像的包容性,以我的智慧是萬萬猜不透世界到底在想甚麼。如果有宗教信仰,這,就是神。
事情總是避無可避,生活仍逼迫著我。那麼,到底還有甚麼不能避免的事在前方?隱隱約約感覺到甚麼……

按了一整天電腦,神經都已麻木。書沒看多少。方濟會密謀比想像中難讀。雖然很好看,但娛樂性不高,文學性頗高,讀一陣子就得休息。文章還是沒寫,對著電腦沒心機用工。還是仔細到回床一筆一筆更好。

昨晚家聚,我辦的。辦得不太好,雖然淑婷學姐安慰,但我很清楚甚麼不足還需要加強甚麼。太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和不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同樣悲哀。
家聚價錢太貴,而且天公不做美,下起雨來。唉!下次我會辦好一點的。事不過三,同…

Think of myself

開學後,心情煩燥。可以用「前所未有」來形容嗎?好一兩年沒現在那麼煩燥,至少沒過去一年平靜,心平如鏡,極少動怒……煩燥的我是真我或是平靜是正常?我不知道。只是我回來以後,忽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不知怎麼面對HK是正常的,畢竟我從來都學不會香港人那套。但,這兒呢?這兒幾乎有我想要的東西,生活悠閒,人情濃厚,自由自在不受約束。上街不會碰到不想見的人,缺點是想見的人碰不著,當然,對方也不想見我就是了。如果是故土,我還可以埋怨社會,但這兒實在沒甚麼好埋怨的。
新鮮感不再,生活真切地壓下來,更多實際的問題要想。如何待下去,如何學業弄好些,打工勤快些。如今打工的時間都編排在晚上7~9,不太好的時間。神一般的學長問︰「這樣你夠時間溫書?」正是我最擔心的問題。去年課業簡單,全是基本東西,老師要求不高,胡混過去都合格。今年的東西,難上數倍,九成我沒接觸過,新的而且程度很高。日文明天就要考50音,背了兩個禮拜都背不了一半,抄寫的筆記簿去年用了不到一半,如今已被我抄滿,有把握全對的不到10個。不能夠說自己盡了全力,不過晚上沒法子溫習,影響很大,更重要的是,晚上沒辦法好好寫文章。每一個夜晚我都很珍惜,總是不願上街,留在床上看書寫文字。那是我狀態最好的時間,吸收力最強,所以這麼多年來我願意出夜街,而和我出過夜街的人應該高興,我把最好的時光獻給你,那刻我放下夢想。也許沒甚麼人留意到吧!我和別人上街電話都會關機。不過正常情況我一個月也不會接到一通電話就是了。
希望情況在不久將來會改善。如今心境最平靜就是睡前寫日記看史記的時間。只要睡來,又入繁世,煩得不行。蕾說近來她也很煩,呃……難道是月亮的召喚?(美少女戰士惡搞= =)總之好煩。誰能告訴我,應該如何面對這個世界?或許是一篇小說終結後,找不到精神寄託嗎?精神寄託呢!唉……好煩。生存就是這樣,結局還不是一樣。這個世界,也許從來沒存在我,過去現在將來不應該有我。
為什麼想來想去最後都是這句話?縱使那群我仇恨的人千萬不對,這句話竟永遠正確。
只是我不願承認不斷抗拒。或許,我要學會妥協----在我的肉身毀滅以後。

不要當作學問去追求,當作生活去感受

總於,開始大二的生活。
一直期待大二。經過一年波折動盪,今年應該安定,又有學弟玩弄,應該可以大展拳腳。結果落得如今頹廢樣。書沒唸好,今早打工也像遊魂。覺得自己的集中力下降了。往常一直看三個小時書不動都可以,現在不行。我計算過,集中做一件事不會超過15分鐘。可能是電腦影響。電腦面前一邊聽音樂一邊打BLOG另一邊MSN和打機面前還要放一本小說。使我如今上課聽書,15分鐘左右便昏睡,醒來便拿出小說。中七之後都沒聽過課了!去年除史導外,認真聽課的也沒有。所以如今常常在溝通過程中MISS 一些重要信息,特別在MSN中,太多人一起MSN了!當然,有時候是故意的,裝傻。不過很認真地聊時,卻被誤會,那種感覺並不好受。

咸濕學長說︰「學弟你來了,子房沒地位。」我說︰「我一向都沒地位。」有時候對吉拉學姐很無力。回嘴又不是,忍氣吞聲又不願。我知道她沒惡意,不回嘴也算是尊敬吧!息事寧人,甚麼事候變成這樣子?
吉拉學姐那麼照顧學弟的確是好事,或許她一直不喜歡我吧!也沒所謂。學姐比我強多,學弟得她照顧絶對是好事。比我這個混日子的傢伙好。

近來不知怎的,回來後,有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明明面前許多事等著我做,毫無幹勁。想找個人聊天,結果是沒有人想理我。
事實不是明擺著的?我還可以如何?
昨天突然想,暑假回去,是應該回去的,但是回錯了。
很哲學的問題。
藝術家總愛搞這種含糊,說不清道不明,明明每一個字都看得懂,就是不明其意思,最好的例子是董橋的《中年後的下午茶》︰「總之這頓下午茶是攬一杯往事﹑切一塊鄉愁﹑榨幾滴希望的下午。」
上兩節台美,喜歡上蕭老師,他講的話,每一句都切合藝術家的心態,看出他這個人都有點藝術︰「不要當作學問去追求,當作生湩去感受。」「藝術家有永恆的概念,用一生的事時間去做認為應該做的事情。」「虛假的自我取代真實的我,而虛構的自己比真實的自己更偉大。三毛就是如此。」
我,空看了一大堆東西,結果呢?上天,求求你給我一點幹勁,不想變成活死人!至少讓我感覺自己活著有意義。

昨晚聽FIR,面前擺著暑假的稿子。心煩得不得了!FIR曲風變了,變得很怪。從主音唱第一首FLY AWAY開始,我就覺得她不應該唱ROCK,她ROCK不起來。現在唱回一些與她的聲音相合的歌,卻與兩個男的不合。
總之很煩,才不到一個月,竟然完全看不懂自己所寫的東西,亂得不行。算了!放放AT 17,安靜一下。
誰有《才女》那首歌?或是那隻碟最好~~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