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5日 星期一

久違了的好運!

好運好運。
話說昨晚回來,發現有一輛單車只鎖了後輪。它的鎖法是,鎖了鈴和胎,沒連著車架鎖。那一台是新車,我一看!哇!天呀!有哪個白痴,竟然不鎖車架!我便把車抬到光二後面的廢車場,與我現在這台廢車鎖在一起。本想到下星期,開放廢車場撿屍時才去弄。但今天早上去英文,等了半小時,才記起調課了!呀!一下子火氣都來,就幹活去。
首先去光復的單車店,借了十二和十四號的扳手。如果我夠力,用螺絲起子和鎚都可以弄掉鎖,以前用日本製老虎剪!現在沒有,也不夠力,只好把那台車後輪拿掉,換另一台車後輪上去。本以為借工具會被質問,藉口也想了三四個才過去,誰知道老闆竟然不問,=口=" 也太君子了!又以為,兩年沒弄單車,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弄好。結果,二十分鐘KO= =" 手藝沒生疏多少,就跟煮飯一樣=.+ 所以說,身體的記憶永遠比文字的記憶恆久。人應該要做恆久的事,所以說香港人短視。不說香港人了!根本是和一群井底之蛙爭辯月亮的位移。反正全世界都看見的,唯獨蛙看不見,又不願跳出來,要講真的可以講上兩三天,還是按下不表。
之後去打工,遇到博班學姐。她說她去牽車,我在研究室打工,她回來時竟然買了三個烤地瓜。很好吃。台灣人最自豪的農產品不是庶、不是有機菜,而是地瓜,即蕃薯。吃下去,很甜美,柔軟如棉花糖,真的很好吃。=V=
天氣轉涼,這要算是很好的事情。我是徹頭徹尾的冬臨黨,冬天快點來吧!我又想穿那件退成灰色的黑色毛衣了!愛這件衣服。冬天快點來吧!台南毫無秋意,最記得去年11月還是30度。我想,在冬天裡徹徹底底抑鬱和哀傷,到夏天,方可更無懼地面對陽光。
幹回單車公字本業,又令我懷念以往兩三點在粉嶺火車站作案的日子。回HK時阿DICK U鎖剛壞,買新的便宜鎖,他跟我說︰「沒想到用這個鎖,車都沒事。」前題是他的車已經舊,另一題是,我收山後,北區的治安明顯轉好。XD 所以說,我還是有影響力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