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9日 星期一

遠去的足跡

沒想到按兩按電腦又10時了!我應該晚一點睡才是。回床上看書,很容易累,一累就想睡……自己也不知不覺延後了上床時間,雖然,不上床也是按電腦。
一整天鬱悶。昨天把漂書行動的網給WING,說如果真的太礙地方,就把書漂出去吧!WING問我是否不要書,我回答當然不是,只不過不想妨礙她。她說︰「你等錢洗咋?」我說︰「這個網是免費的。」我的確很缺錢,特別是月尾這段時間,請學弟吃很多頓飯,買了兩本書,暑假後補充日用品……的確已經很危急。但,再危急也試過,再辛苦也有吧!寒假一個人留下來,每天工作,沒薪水,幫學長付了雜費,恰巧傳來打擊極大的消息,11度的晚上蓋著毛巾,我也一點賣書的念頭也沒有。是不是我做錯了甚麼說錯了甚麼,令她這樣看我?決心離開喜愛的而且伴著自己半輩子的東西,那種感受她明白嗎?本來不想說,昨晚惡夢連連,是否內心在咒罵自己?我一直怪責最終又可如何?
幸好我在這裡,陽光充沛,適合療傷的地方。天氣好得不像話,每個人的笑臉都如天上的太陽,溫暖可親。為什麼大家都對我笑呢?不值得吧!對著一個一出生便犯眾憎的人,為什麼?為什麼?也幸好大家都笑,雖沒笑意,自己都笑了!或許不習慣笑吧!還學不會笑吧!白天笑過後,每晚深自悔吝,想不通為什麼要笑,卻又想不清楚為何板著臉。
蕾問我再這麼想下去,我甚麼時候會痴線。我說,也許一早便瘋了!過去從來沒有人把我當作正常看。
好想買書。學姐工作不如意,跑一趟尖沙咀,買書。不開心時買書最好,把一件寶貝收為己有,一件別人嘔心瀝血而成的寶貝,讀、讀、讀,最後成為自己的東西。寫書的很扯,想一個故事,花幾年寫,最後成品永遠不歸於自己。王蒙比喻為生孩子,供養數十年,長大後往往不受操控。可惜我沒有錢買書了!而且未讀完的書多得不像話。買了閒書,又沒有讀正書的勁兒。還有兩本英文書沒看,9本史記、雜書、教科書、打工、報告……然而我仍然在按電腦,改一個浮誇的地盤,之後會弄個首頁吧!然後,又繼續然後。到底甚麼時候才拿回衝勁,去做我應該做的正事呢?這裡百般好,就是教人頹廢,拿不起勁兒來。發了薪,要往高雄走走,吸收一下城市的活力才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