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

壞天氣

天氣極差,像八號波一樣。幸好早上到7仔買了糧草,很貴,但也沒法子。買了一堆吃的東西。幸好買了,晚上風更盛。昨晚不過毛毛細雨,早上出門,滿地落葉,樹折了倒了。傘吹翻好幾次。
回來,上洗手間洗杯。GAP超很不巧的在小便,用極怨恨、不滿、不屑、鄙視和自大的眼神瞪著我。洗手間有兩個洗手台,一前一後相距一米多還隔了一道牆。我在前面洗,那傢伙去後面洗手,之後特地繞過牆壁用水彈我。我心想︰「你咩事呀?無病呀化?」眼神我可以不管,但這種行為真的極無聊。眼神我可以當作沒看面,第一次彈我可以原諒,第二次我容忍,第三次我真的很生氣。這傢伙白痴呀!但這種氣也無處可發。如果跟其他人說,只會落得一般見識的形容,要麼去打他,又是自己的錯。幸好我的忍耐力非凡,都不知是好是壞。等。唯有等,有機會,他就完蛋了!我深信這一天。
他做這種事會快樂嗎?幼稚的行為。世上總有這些人,以奇怪的姿態生存著。大B進了CITY,告訴我與上生氣的傢伙。他有一個師兄,與他同組。有一次師兄要去見教授,找大B同去,那便一起去。結果到教授那邊,本來找教授的師兄一言不發,把責任會推給大B解決。又一次,大B印NOTES,問需不需要幫他印,他說不用,大B便印自己的,然後放在包包裡。回家後發現NOTES不見了,一問之下,原來是師兄一言不發拿走了。又一次去吃飯,大B幫他先付,吃完飯後他當作沒事發生,錢也不付。這個情節和GAP超去年被台灣同學罵的一樣。
為甚麼世界總有這種人?在我的標準而言是流氓樣的,於他們而言,可能自己才是真理。我一直在想這個世界很多東西都不應存在不應如此等等等等,不過是自以為是。到最後,一大堆垃圾還不是活得好好的甚至比我認為最漂亮高尚的人活得更好。到底是世界聰明,難以想像的包容性,以我的智慧是萬萬猜不透世界到底在想甚麼。如果有宗教信仰,這,就是神。
事情總是避無可避,生活仍逼迫著我。那麼,到底還有甚麼不能避免的事在前方?隱隱約約感覺到甚麼……

按了一整天電腦,神經都已麻木。書沒看多少。方濟會密謀比想像中難讀。雖然很好看,但娛樂性不高,文學性頗高,讀一陣子就得休息。文章還是沒寫,對著電腦沒心機用工。還是仔細到回床一筆一筆更好。

昨晚家聚,我辦的。辦得不太好,雖然淑婷學姐安慰,但我很清楚甚麼不足還需要加強甚麼。太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和不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同樣悲哀。
家聚價錢太貴,而且天公不做美,下起雨來。唉!下次我會辦好一點的。事不過三,同一樣錯不會犯三次。我保證。同樣的,一個人對我扯三次謊他就完蛋了!容忍是有限度的。

近來開MSN都覺得好怪。我望著那個ONLINE的盒子,看見其他人ONLINE。心想,我看見他,他也看見我吧!那麼我要不要跟他講話?又要講甚麼話?他應該也看到我吧!為什麼不跟我講上兩句話?感覺就像兩個人見面但不打招呼。玩了這麼多年ICQMSN,突然生這種感覺,真是莫明奇妙。蕾一矢中的︰「我就知點解呢?個個邊個呀?」我眉心一跳,含混過去。跟她講話好像和以前的自己對話。近來總覺得以前的自己比現在聰明,一路走來,很多疑惑,發現原來以前的自己早已察覺,早已想通。現在卻忘了,回頭一看,原來變笨了。原因極可能是從前出世,凌駕一切俯視世界,如今太入世,感情投入太多。到底那個比較好?我不知道。又或本來就沒有好與不好,只是無可避免地陷入而已。幸好,我很清楚,我還是我,所以沒有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