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9的文章

【-374】有份工已經三生有幸?

舊同事轉到政府工作已經兩星期,大呻無聊︰

上班沒事做,開始玩手機。偶爾有一兩件工作,半小時完成,然後…繼續玩手機。

工作無聊透頂,身邊的同事又上了年紀。最快六年之後才能輚部門,她大喊閒得受不了。聽得我們非常羨慕。

人都這樣。很忙很忙的時候羨慕閒閒的工作,很閒很閒的時候就期待有充夠的工作。

我們幾個二十尾的「後生」大吐苦水之際,一位五十中的同事淡然說︰「現在這個時勢,有份工已經很好。」我們立時安靜下來。

香港已陷入連月的不景氣,好多細公司倒閉,零售業和服務業是重災區。五十中同事的話不無道理。只不過靜下心細想,這句話在十年前,乃至二十年前,沒有人講過嗎?有。而且常常掛在口邊。無論經濟景氣或不景氣,大家習慣說︰

現在這個時勢,有份工已經很好。

看來是大家「有份工」已經滿足,認為人生已經足夠的好。

有份好工當然是重要的事情,或者是我們的人生追求的基本就是一份好工。工作量剛剛好,同事和睦,公司財政穩健,老闆開明體恤員工,不用加班OT,福利很好……這樣的工作在過去年代已是罕見,現在的經濟環境,更是愈來愈少。

我素來反對這種心態,找一份好的工作,祈求老闆多福多壽多賺錢,好好養活自己。然而抱著這種心態的人,往往活得比較愜意。因為,不用自己下決定,也不必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責任感輕了。

不過我想最主要還是自由。換工作也只是一個地獄換一個地獄。很多逼不得已不想做的事情,很多不順眼和不舒服。

並不是說,轉成自由業就不會發生這種情況。一樣米養百樣人,怎樣的商戶和客人都有可能。只不過我可以選擇,合作或者不合作。假如對方很難纏,很刻薄,我也不願意跟他合作。

反正我想表達一種心態和信念。如果想要透過起跳來換取安定生活,恐怕不可能。那麼,為什麼還要起跳呢?我想是換取理想生活。換取一種自己可以取捨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不必被情緒勒索和威脅。死也要死在自己手上。

【-388】甚麼都不做就甚麼都不可能得到

起跳倒數388天,有些焦急。

原本我打算一年之內,考到領隊牌和導遊牌,至少令生計無憂。畢竟我所在的出版業隨時隨地會倒閉,失業之後要找到同類型工作不樂觀。我又不是那種薪水可以跟畢業生拼的年資了,頗為…那個。

可惜原來導遊課程及考試,比想像中困難。找了好久全香港只有一家機構開晚上的課程,其他主要開課是職訓局的日間班。那家機構又好像開不開得成班無所謂的感覺,不主動招生,人數不夠,開不成,少點工作量,更開心。

考牌的事情不斷往後延,我心裡不大安穩。這是我不容易想到的邁向自由之路,還沒上路已經困難重重,但沒辦法,非我能左右。況且這樣也好,多一點錢旁身。現在的流動資金,還未達到我理想的水平。差一點點而已,因為早幾個月拿了點錢換外幣,目前就產生距離。

9月到10月都是花錢的季節。預備拿一個月的存款去檳城跑一趟。看看路線,尋找將來獨力帶團的方能。設計路線是一個很重要的拼圖,有些人擅長利用google map設計,我幾乎不行,人太隨性,喜歡走路。有甚麼問題,實地走一趟最清楚。

我心目中的路線還有台灣、廣東、福建……每個月走一趟就差不多了。可是每次出門,時間和金錢都是成本。在我幻想裡把這樣的行程變現,還需要至少一年的時間,不順利只好往後延。當然我並不願意。

另外是社群經營,架站初步完成。FB、新IG已經設定好了,現在就欠實則內容填充。這一點也很需要時門。但隨著各式各樣的工作壓到頭上,甚至連寫文章的時間都不多了。距離上次寫很正式的閱讀和書評,都經已是2月時的事了。這樣子很糟糕。

沒有時間經營自己真正著緊的事。真的很糟糕。不過再缺時間也不成藉口,始終要著力去做。累積經驗,累積歷練,這才可能變換成財富。甚麼都不做,就甚麼都不可能得到。

Bun Cha Vietnamese

Bun Cha Vietnamese 的牛肉撈檬,失望。

它放了免治牛肉,蔬菜的量多出檬粉一倍。

我猜成本考量之餘,店家考慮到附近的中產住宅區,最不缺的就是肉和澱粉質。倍量的蔬菜營造一種健康的形象。可我們這些東跑西跑的窮L,勞碌整日,到晚上想要的無非是肉和澱粉。

最終我和小傘都沒能吃乾淨。

小傘給我第一個We Chat之時,我感到異樣的唐突︰「終於加到你了。」

詐騙?

我心想。

她單刀直入說,自己是一枚在港大讀書的港漂,希望約我晚餐,談談反送中的香港人的看法。過去兩個月我跟許多港漂、台灣人討論反送中,約單獨會面的,小傘是第一位。

第一時間答應,回頭想想覺得哪裡不妥。遊說同為港漂又同讀媒體的水蜜桃一起去,她斷然拒絕︰「小心被她錄音。」

錄音?不至於這麼邪惡吧。

「哼,你以為。誰知道哪派她來的?錄了音你以後回不了大陸。」水蜜桃以她一貫的態度諷刺著。

「大陸人自己也不信大陸人。」搖搖頭,略評估,不能回大陸也沒差。赴約去。

見面,是個美女。

間諜!?

夜深的高街,鬼屋在前,行人零落,港式喧鬧依夕陽沉去,戴上一副台灣巷弄的面具。

她在一家意大利餐廳內,餐廳橡木漆色,巴黎日落般的燈光,她倚著紅皮沙發。白髮老侍應應聲拉門,她探出頭來︰「這家好貴,換一家唄。」

一瞬間把我從007的電影拉到甜蜜蜜的場景。醫院燈光的越南餐廳與一張齊肩寬的餐桌,兩碗牛肉撈檬,一杯滴漏咖啡,我們的頭靠得很近。

這是我的慣技,想讓女生靠近,講話小聲一點就可以。

「那天我驚呆了!一夜過去港大周圍的欄杆全部拆掉!需要這麼暴力嗎?破壞城市作為代價。」印象中小傘語調平和,傳進我腦海裡再轉化成文字,變得激動亢奮。

「你的資訊來源是?」

「朋友圈,微博。我有facebook但很久沒開。」

我默默地嘆氣。她也因為「閱讀習慣」而選擇性忽略主旋律以外的資訊。

我們從反國教談到雨傘,再談到反送中。小傘對事情的反應和觀點,與我認識的其他只看朋友圈和微博的人如出一轍。

他們普遍認為任何與政府意見不合的人,全是港獨。港獨和疆獨藏獨沒有分別,均是一群在大街上縱火自焚,跳上火車無差別殺人。

所有的「獨」都是恐怖分子,把所有香港示威者標籤成為「港獨」,就等同示威者會無差別發動恐怖襲擊。這樣的行為,天地不容,該一枚核彈掉下來滅掉香港。

散佈仇恨,挑撥階級鬥爭。過去的教育和社會氛之中成長,只能、只願意接受單一意識形態。一旦其他思想與主旋律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