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7的文章

懶洋洋

最近沒甚麼動力寫作,可能是心境平靜了些,又或者是到了這個年紀,忽然覺得怎麼寫,怎麼做,都無所謂。嗯,真的。

新年與舊同事聚餐,席間同事埋怨工作,埋怨管理層,埋怨同事,總之是埋怨。然後他說了一句,哎,如果我還在公司,大家可以怎樣怎樣云云。這些話我聽聽就算了,畢竟我在職時提出的案子,還不是給這位前上司,砍得就砍,擋得就擋。擋了一年,心灰意冷,就走了。 同事忽然冒了一句,董事會計劃下半年,讓編採部自負盈虧,改變過往捐款的方式。我微笑說,那麼以老總的「實力」,相當有可能會完蛋。他嘆了一口氣,可能會失業。
舊同事的笑容,少了許多,情況就如我在書店最後的日子。也不過四五年前而已,大家一腔熱血,想要幹一番事業,後來幾經轉折,有心的人走了,無心的人來了。我問他,同事離職後去向,每一例外,全部轉行。行頭就那麼三間公司,那麼三個老闆,我們都做過了,做完了,做到灰心了,難道還不趕這淌混水不成?
十二月九龍城書節,我租了一個小攤子來賣舊書,結束後,我問拍擋露比,為甚麼我們各散東西?露比說,因為我們都太喜歡書了。
有時候我也會問自己,如果我真想要拿文字當職志,是否回到傳統媒體,追稿數會比較好呢?回到網媒,即使給出一些毫無意義的資料,每天廿四小時趕稿,重點在於人脈的培養,那麼將來即使文字功夫很差,也有人脈搭救,是一條出路。
這麼一想,又覺得目前排版的工作,尚算不錯。排版和拍照也是我喜歡的範圍之一,而文字也可以自由地書寫着,沒甚麼人讀也好,愛寫甚麼就甚麼,那份痛楚,沒那麼深刻。

另一方面也會想,過去一直認為的出路,學習、考試、讀學位、寫文章、企劃、活動……本身可能無法改變生活環境,並非改善環境的正途……也可能命運如此,無論怎麼努力,現在已經是最好的狀況。

一下子到了這把年紀,近來心情輕鬆不少。也不是生活環境變得更好,安穩和以前一樣,不安穩。貧窮一樣是貧窮,看醫生不敢看,去旅行不敢去……身體更差了,肚子和腸不舒服。但,心情的確輕鬆了。
上面的事情都是過去十年在煩惱的,努力十年,學位考了,學歷有了,年資有了,技術有了,為何生活情況沒有改善?這個情緒一直困擾着,前幾個月忽然想︰那也沒差。
是的,身體不好,也不可能太好,生病少一點就好了。文章賺不了錢,本來就不是用來賺錢的,PO出去還有人like,也還OK。是不是這樣就夠了呢?我知道是不夠的,但目前無法拋下一切去追求我所追求的東西,那唯有仍磨練着目前工…

【原地遊】昂平360停工,該怎麼上天壇大佛?

新年期間搭乘港鐵,聽到廣播才知道昂平360停駛約5個月。心裡不禁搖頭。這台頻頻出事的纜車,是香港素來以嚴格和安全著稱的基建工程,品質下降的的象徵。

無論如何,天壇大佛還是得去的。說明怎麼上大佛之前,有幾個問題我無法回答,先說明一下,以免浪費看官時間︰

回答不了的問題︰
1.買了纜車旅遊套票能退款嗎?
2.酒店/旅館包含昂平纜車的節扣卷,值不值得買?
3.於纜索更換工程期間,賓客憑於昂坪市集銷費,免費獲贈的港鐵即日單程車票,可不可以在羅湖/落馬洲出閘。
抱歉,以上問題,請向有關單位查詢。

想法有了,腳步自然會跟上──《NASA無名英雌》

1961年蘇聯成功回收木製假太空人及太空狗,並向世界宣稱,很 手快蘇聯將會成功送活人上太空,成為世界上第一個送人類上太空的國家。

看到蘇聯的太空科技超前,NASA太空任務小組主管Al Harrison歇斯底里地問,到底我們還差甚麼。三位黑人女主角在鏡頭下一瞬間出現,同心協力,跨越種族歧見的含意,不言而喻。

思想在月球,觀念在地球
美國種族隔離的歷史悠久,白人和黑人的主奴關係,可追溯到。直到1865年,南北戰爭結束,終止奴隸制度才在美國的政治圈形成共識。

然而一百年後,經歷兩次世界大戰,黑人始終不能與白人平起平坐。種族隔離政策在全國推行,白人與黑人在同一國土裡,生活在不同區域,上不同的學校,坐不同的公車,喝相同的水但分開兩個水壺。宣稱要征服太空的國家,火箭都要升空了,人們的意識形態仍然停留在封建社會時期。NASA之內,白人黑人分開不同廁所、不同的辦公大樓、不同的餐廳,慣性歧視。三位女主角出場的時候,美國社會正是這麼一個曖昧的狀態──在全世界頂尖航天科技核心的內圍,忍受不公平的差別待遇。

《NASA無名英雌》的主要場景發生在NASA的Langley Research Center (LaRC),LaRC設在維珍尼亞州。1960年代,許多美國州份仍然維持種族隔離政策,對於美國人而言,種族隔離是一種生活方式和生活習慣。1958年,維珍尼亞州一位議員發起禁止不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學校,接受州政府資助。維珍尼亞州,是個古老的種族隔離州份,NASA白人對待黑人的態度,非常合符當時的社會風氣,他們並不覺得自己歧視黑人。Vivian Michael 在洗手間對 Dorothy Vaughn說,她無意針對黑人,很可能是真心話,沒有說謊。

由此我們看見非常吊詭的情景,一個擁有全世界最頂尖腦袋,能解決無數科學問題,以登月為目標的太空科技團隊。這些天才中的天才們,面對數理客觀如常,面對人種卻和百年前的祖先,差異不大,甚至不及他們的祖先進步。

動蕩的年代
正當三位黑人女主角奮力抗拒種族歧視帶來的不公平,美國的社會風氣,亦在轉變當中。美國各地民權運動如火如熾。1961年,即電影中紅石三號計劃行進,同一時期,馬丁.路德金策動奧爾巴尼運動。

另一套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馬丁.路德金呼召之下,美國的無分性別、種族,走上街頭捱鞭受打。《馬》的故事發生在1963年阿拉巴馬州,情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