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7的文章

給戴安娜王妃的一封信

你知道昨晚你找我時,我正在打E-MAIL給張SIR嗎?我放下打了一個星期的信,聽你說死亡十年的自白。
十年前,擁有多數人夢寐以求生活的你,毅然放棄近乎完美的家庭,走上了不歸路。最初相識查理斯,你被他的風度、體貼和家勢吸引,深深迷醉。很快你嫁給他,生了兩個孩子。全世界公認你們天生一對,你嚴守皇室規矩,友善親近平民,嬴得美喻。
然而查理斯的沉默少語,皇室壓力不斷,你仿如籠中鳥,每日仰望天空卻無法高起飛。此時,你遇見了他。
他的笑容比冬天的陽光更柔和,健碩的身型勝過文弱的查理斯。揮舞高爾夫球棒一杆入洞的英姿,述說遊歷各國的驚險。那一刻,你想過他只不過因為你的身份地位,想獵取你芳心,以換來成功感。但理性很快被感性攻撼,敵不過他甜言蜜語的承諾
你說你對現在仍有眷戀。他連珠炮發,問你需要的是強加的金箔嗎?為了旁人錯過身邊的真愛嗎?他強逼你二選一,他說這是他深切的愛的表現,希望得到你愛的回報。
逼迫不過,你終於狠下心腸,找來兩個兒子和皇儲君。你說明了心情現況,心裡尚存一點希望,期待名義上的夫君挽留。小兒子太小,呆呆看著你。大兒子激動問︰「難道你對我們三個的愛的總和,也心不上他?」你的心幾乎碎了!差點昏倒在地,內心煎熬反覆拷問自己,究竟愛誰多些。然而暗藏的反叛此時突然響起警號,他磁性且溫柔的話音不落︰「我能給你最單純的愛。」你堅定地回答︰「是的。」灼人的目光凝視查理斯,等候他的答覆。他毫不猶豫,亦不懷惑,答︰「你高興就好了。」簽定離婚協議一刻仿若無痛。
離開高高的牢籠,你滿心以為期待的生活就在眼前。他承諾與你往異國共渡假期,把時間都託付給你,讚賞你勇敢的美。拒料路上遇見傳媒追跡,你和他為避風頭,約定地點後各自行道希望擺脫記者。拒料你在約定地一等數小時,擔心你發生意外,遊人絡繹不絕的街頭,孤獨承受迷失的惶恐。
苦等不果,你回到酒店,竟然看見他與異國女性打情罵悄。你生氣地坐上他車,質問剛才發生的事,發洩苦等和擔憂︰「我等了幾個小時,一直等你,你不是說旅程的時間全交給我嗎?」他黑臉說︰「我需要私人空間。」「你要私人空間,可以跟我講呀,不過你答應我這個假期全屬於我的!」他憤恨說︰「我不想寵你!我不想忍受你的脾氣。你知道你真的很過份嗎?」「我放棄這麼多跟你一起,考慮超過一個月,你竟然說這樣的話?難道你不明白我想要的是甚麼嗎?」「我只是不想再寵你而已。」
你崩潰了!為擺脫記者,車速愈來愈快,剎那間你悟到原來…

夕席

題記︰舊友宴罷,席散,途中遇雨,中央公園亭中作。

其一
所有哀傷的理由,或許不過是藉口。
人生總有樂與憂,為何總是愁永久。
幾許雨打風飛,現實不允逗留。
時間過後,絶不殘留。
遠方又有新愁,
換一壺濁酒,
歌不換,舞依舊。
若有高山,借肩膀倚,
寒外胡馬,嘶鳴可及雁道長?
詩依舊,劍刎恩斷仇難絶。
新酒舊友,
任花飄零,水漫東流,
斜陽餘暉,
一切如舊,
宜詩也,宜酒也,不宜仙。

其二
寫一首堆砌的詩,香港的天空,如舊昏紅。舊人聚首,或不堪。往日盡去,相朏好!總比不見好。將來難再遇,離別是今夏的前奏。多情自古傷離別,含淚的風,清清的搞過鼻。衣服吸乾椅上的汗,池塘潾潾舞動,幾點蓮渏。葉搖雨飛,打滅夜深的燈。唯有借高唱流行曲的手機,亮一盞消減壽命的燈,合上眼,寫一句沒有明天的無聊詩。

打完呢兩首野,難睇到想死。

多情自古傷別離

昨晚和活死人學長吃飯偕同一位畢業良久的學姐。我都不知道為什麼能聊那麼久,然後一直說一直說,甚麼都亂說。學校的情況吧!香港澳門的現實吧!學長們的逸事吧!將來的事吧!有的沒的亂說一通。我在聯合買一包軟糖,分給學長吃,學長說︰「心情低沉時就吃這個。」我說︰「放不下麼?」學長說︰「心理週期而已。」我和議︰「對對!就像月經一樣。」學長笑笑︰「你覺不覺得我憂鬱?」我說︰「不會呀!」我心想,連我都沒被人說外表憂鬱。學長說︰「我真的不知道許老師都知,他知道多少?」我說︰「我知道多少她知道多少,她很八卦。現在怎麼了?」學長說︰「沒甚麼,總是覺得對方最好而已。」學姐回來,我們便終止對話。學姐說︰「你地好FD咁WO。」我說︰「瑪莉學姐說我跟活死人學長很像。」學長說︰「吓?」我說︰「不知道。有一次她找我吃飯,騎車到北門路還是青年路,她突然停下來說︰「學弟!點解你同活死人那麼像。」那次我很囧= =」朋友如酒總是舊的好,現在覺得,新的也不錯。

談談作家。近來比較少這類話題。情緒一來甚麼都忘了就只顧把從前和現在不開心的事一一翻出來爆發一下,幸好我用文字,不是自殘身體。不過老是舊事提也不好,心情不好就只會看到壞的把開心的排除,甚至把事實歪曲了。或者事實沒有歪曲,只是情緒不受事實的客觀左右。情緒就是這樣,兩刃刀,既傷人又傷己。
囧,我想說甚麼來著?對了,說金庸。
話說金庸改版,天龍八部的結局,變了段礜失去王語嫣而娶了三個老婆。金庸的解釋是︰「天龍八部講佛理,佛理云︰最好的永遠得不到。」理性告訴我,作品是他的,要怎麼改是他的自由。感性卻道︰「媽的!這樣還算天龍八部?從小讀來的都不一樣!」有謂,等不到的永遠不是最好。我想,何種說法也有吧!不過,天龍八部改版真令人太跌眼鏡。
再說歌德。歌德青年時喜歡了一個女孩子,但對方已訂了婚,恰巧當時有一位青年叫維特,因為愛上別人的妻子而自殺,所以歌德便寫了少年維特的煩惱。到晚年,遇上紅顏知己席勒,可惜相處幾年席勒身死。多情自古傷別離,歌德也死了。
鄭愁予說,中國的「青」字美,晴清情都「青」字邊。所以他情詩那麼出吧!而事實是,反觀過去所有的作品,都是那樣的事。問世間情是何物。其實,就是那回事。

還在考慮回去的日期,很麻煩。下年還是暑宿算了!真的很麻煩。後悔得很。

情緒過了之後,晴天出來,心情好一點。忍受我脾氣的人們呀!不好意思。我埋怨你們,但其實自己隱瞞的更多。對於「錯」這個字太敏…

每天眼見的永遠不相似

「因為親近而不必顧慮,因為重視而過份謹慎,都不過避免傷害。」今天領悟到的道理,本來那句很美,要等蕾ONLINE問她有沒有儲HISTORY才可以COPY出來,現在暫用自己的話代替。或許沒有對話吧!但我又真的覺得自己錯了。道理沒錯,事情也沒錯,但就是有錯的感覺。我當然明白大家的話,大家的態度,問題是,情緒襲來時沒法控制,許多事情如萬馬奔騰。悲傷使人忘記快樂,快樂使人忘記悲傷,道理一樣吧!
以為親近可以無所顧忌,因為重視而慎言謹行,兩者都不能避免傷害。這就是情。好像下雨天,知道雨後一定是晴,仍然希望雨天快點過去,免不了還是下雨。羅乃萱說,因為情緒無法控制,所以激動時寫的文字我不會放在專欄上,等到幾天後,情緒過去了,才寫出來。如果將來我有尊欄,我也會的,不要傷害別人吧!幸好這裡無需向其他人交待。而待會會打一封信給張SIR,再寫寫小說。上班至今都沒寫,心情一直不好。過了幾天,看透了,再寫出來又是另一翻味道。所以各位看了我情緒之言的,我由衷道歉。

昨晚和DICK聽卡門狂想曲,演奏者的技巧令我們驚嘆不已。DICK說︰「我的老師曾說,拉琴不是用手拉,是用心拉。因為到最後都只想把曲中的含意傳達給聽眾。」DICK問我看甚麼書可以感性一點,他希望拉曲時更投入,其實我想告訴他太感性不是好事,但我還是推薦了幾本。走之前會為DICK列一個BOOK LIST吧!問題是有些書我放在WING那兒,實在不好意思麻煩她。DICK問我當時為什麼不放在他家,我當然有考慮過,但最後還是放在WING那兒。我當時有著微妙的直覺,我的日記只能放在WING那兒。其實我在台灣的幾本日記還是想放在WING那兒,但她說我已經佔了太多空間,我怕得不敢放了!只是那時候的直覺倒也有趣,如今也想不到怎麼解釋,甚至有點不明白。人又豈能完全明白別人呢?縱使是最親近的也不可能完全明白。甚至自己。存在主義說,人不可能完全了解其他人,所以人永遠孤獨。

前天跟盈玲學姐訴苦,我說怕吵架。學姐說我前天才跟你學長吵架,現在已經沒事了。對呀!我甚麼時候怕吵架了!去年這個時候吧!我想我太怕失去了,一年來,活得很不自在,總勉強自己笑,平和,不動怒。以前總覺得自己吵架很厲害,很成功,張烈那些人,被質問得無話可說。如今卻逃避著。今年新學弟︰「子房兄好NICE。」我幾乎接受不了。今天動了一下子氣,幸好是晴天所動的,並沒有太過激動,總算把想說的都說了,也弄清了隔在中…

我在山上呼喊,也許你也不會聽到

工作的心理煎熬仍未過去。每天營營役役的過,雖然工作輕鬆但無聊單調,實在苦悶。工作的東西都是不必用腦的,所以腦又空閒下來可以做很多東西。
其實我心裡是明白的,關於別人怎樣待我我怎樣待人。只是心情不好的時候,硬是把負面的東西放大。我嘛,不過是憂鬱時哭少一點話多一點,高興時笑多一點說少一點。有時候自己也很苦惱,不想把文字當作發洩工具,但心情壞時,就打BLOG,心情平靜一點,便寫小說。上班至今,小說停頓,還計劃暑假前寫完一個劇本,結果沒有。文字和朋友一樣,無論怎麼發脾氣感情都不會變的。試問誰沒有怨懟?但也要說說好的東平反吧!呃……一句講曬,有悲有喜,夫復何求也。我喜歡和DICK吃飯,喜歡和大B懷勉過去,當然也喜歡和BILL談心事呀!每次我到他家都很能感受到家庭溫暖。還是那句老話吧!愈接近的人,關係愈難維持。因為愈接近,總以為甚麼都可以說甚麼都能接受,還是孔子有智慧,即使夫婦也要相敬如賓,但太敬又難保生外。人與人的關係,真是摸不清自不透。我時常在想,重視一個人呀!總希望甚麼都讓對方知道,自問我能說的都說出來了,但朋友們呢?每一次我都埋怨,我當然知道不說自有原因,但就是無法釋懷,我不想做陌生人呀!而我唯有每一次不開心時把舊事浮誇地重提,不中聽的責備和體諒的安慰同樣使人安心。如果有一日,BILL成了應聲虫而大B不再幫我忙,我大概會瘋掉吧!而我呢,等心情平伏了以後,才會找他們說吧!直接發洩的殺傷力更高,晴天暖一暖,慢慢再談。不過有些話還是要說的。
我覺得,自己走得太遠了!大家都不理解我了!

近來我抱的生活態度,一字記之曰︰「輕」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只想活得輕一點。究竟有人知道我想甚麼嗎?催促我交女朋友的人,我說,我不想交,換來那句話。那一刻,我心都碎了!我以為,你會明白我的。即使我對大B說,其實我不求甚麼的了!有幾個朋友能談心事,給我發發脾氣,身體健康時往多走多看,累了坐下來寫寫東西,這一生就這麼樣了!也不錯呀!快樂並不是擁有,而是放棄擁有。得到愈少,快樂愈多。
可是,當我這翻道理時,沒有人能理解。即使大B,仍抱持發達論。BILL則直接了當說,太負面,錯了。我對「錯」的反應太大。為甚麼?為什麼我仍是錯?花了一年時間去領悟的道理呀!執著時錯,放下時也錯,我整個人都錯嗎?究竟你們有尊重過我的思想嗎?負面就是錯?負面誰定呀?錯誰定呀?人生沒有對或錯吧!如果兩個字就能解釋所有,那人生…

心情比天氣更壞

昨天DICK回來,恰巧我到樓下上洗手間,阿DICK一見我,即問︰「哇!做咩你面色咁差。」我把BILL約晚飯的事情說了,DICK說︰「吓!佢咁都得?」我很少把不好的心情帶到第二天,今天完全因昨日幾句話,屈屈不樂了一整天。
TINKLE說,可能對方很重視我,所以當我說覺得自己是閒人時,她才發火。是嗎?原來重視我就是把事情對全世界人說唯獨不告訴我,重視就是聚會時所有人都知道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會來唯獨我不知道,重視就是其他人不知道我會出現而叫我出現,重視就是對我的默然。有些事情,我不問並不代表我不知道,我不問,只等待你們對我坦白,我問,你否認,我只有相信,到頭來被騙我都只埋怨半句。重視就是當一個場合出現一個我不認識的人,而大家都知道那個人會來,除了我,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可有可無,不請自來。如果我真的去了那個舊同學的聚會,而其他人不知道我出現,那麼,我會怎樣?別人又會怎樣?阿DICK說,不斷問只是八卦。所以我一直等,我明白能對我說的都會說,不能說的我問只會惹人討厭。結果落得自己像白痴一樣,知道了也忍而不發。你們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嗎?我只是等待你們告訴我而已。每一次我都覺得自己好失敗,自問你們說的,我都用心聽,用心回應,但偏偏利用我的信任。我不只三十個晚上反覆拷問自己是否對朋友們不用心,所以你們不願意與我分享。當我有時候累了,因為交學費宿舍費每天只吃一個面包,工作十二個小時,還要花時間溫習趕報告受同學們的閒氣,想找個人說說,得到的回應是︰「係咁架LA!」「習慣下LA!」你叫我怎麼說下去?
或許你們會說,不告訴你是顧慮你的感受,叫你出席沒人料到你會出現的聚會是驚喜,把你當宿生人是關心。既然如此,我選擇做一個閒人吧!告不告訴我也沒關係,不用顧慮我,你們去做喜歡的事吧!只要你們高興,無論我多苦也沒關係。只要有一天,你無聊時空閒時想到我,於願足矣。不想我也沒關係!只要你們覺得快樂,就可以了。我只有採取這樣的方式面對你們,為什麼還要否定我?責備我自認為的體貼和苦心?連我想輕輕地做也不行嗎?我好辛苦才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呀! 我不懂得玩你們的遊戲,難道想按自己的步調走也要被誹議?
人生走到某一步,就會知道人生不是數學,只要埋首就能解決問題,得到答案。有些問題,無論用甚麼方法都不可能解決,有些想得到的幸福,追求只會萬劫不復,令所有人都痛苦。我想得到的幸福,我很清楚,但我更清楚如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