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5日 星期六

每天眼見的永遠不相似

「因為親近而不必顧慮,因為重視而過份謹慎,都不過避免傷害。」今天領悟到的道理,本來那句很美,要等蕾ONLINE問她有沒有儲HISTORY才可以COPY出來,現在暫用自己的話代替。或許沒有對話吧!但我又真的覺得自己錯了。道理沒錯,事情也沒錯,但就是有錯的感覺。我當然明白大家的話,大家的態度,問題是,情緒襲來時沒法控制,許多事情如萬馬奔騰。悲傷使人忘記快樂,快樂使人忘記悲傷,道理一樣吧!
以為親近可以無所顧忌,因為重視而慎言謹行,兩者都不能避免傷害。這就是情。好像下雨天,知道雨後一定是晴,仍然希望雨天快點過去,免不了還是下雨。羅乃萱說,因為情緒無法控制,所以激動時寫的文字我不會放在專欄上,等到幾天後,情緒過去了,才寫出來。如果將來我有尊欄,我也會的,不要傷害別人吧!幸好這裡無需向其他人交待。而待會會打一封信給張SIR,再寫寫小說。上班至今都沒寫,心情一直不好。過了幾天,看透了,再寫出來又是另一翻味道。所以各位看了我情緒之言的,我由衷道歉。

昨晚和DICK聽卡門狂想曲,演奏者的技巧令我們驚嘆不已。DICK說︰「我的老師曾說,拉琴不是用手拉,是用心拉。因為到最後都只想把曲中的含意傳達給聽眾。」DICK問我看甚麼書可以感性一點,他希望拉曲時更投入,其實我想告訴他太感性不是好事,但我還是推薦了幾本。走之前會為DICK列一個BOOK LIST吧!問題是有些書我放在WING那兒,實在不好意思麻煩她。DICK問我當時為什麼不放在他家,我當然有考慮過,但最後還是放在WING那兒。我當時有著微妙的直覺,我的日記只能放在WING那兒。其實我在台灣的幾本日記還是想放在WING那兒,但她說我已經佔了太多空間,我怕得不敢放了!只是那時候的直覺倒也有趣,如今也想不到怎麼解釋,甚至有點不明白。人又豈能完全明白別人呢?縱使是最親近的也不可能完全明白。甚至自己。存在主義說,人不可能完全了解其他人,所以人永遠孤獨。

前天跟盈玲學姐訴苦,我說怕吵架。學姐說我前天才跟你學長吵架,現在已經沒事了。對呀!我甚麼時候怕吵架了!去年這個時候吧!我想我太怕失去了,一年來,活得很不自在,總勉強自己笑,平和,不動怒。以前總覺得自己吵架很厲害,很成功,張烈那些人,被質問得無話可說。如今卻逃避著。今年新學弟︰「子房兄好NICE。」我幾乎接受不了。今天動了一下子氣,幸好是晴天所動的,並沒有太過激動,總算把想說的都說了,也弄清了隔在中間的不明。所以呢,吵吵也不是不好,不吵也不絶對好。人生,又豈是好壞對錯能看清?

如今我只想活得輕一點而已,投入感受人生,同時冷眼世態務求看透。佛家曰出世、入世,即此意。我對DICK說,這是一種寫作的狀態,我不知道演奏的投入是否這樣,但我的寫作經驗告訴我,生活要全情投入,寫作必須抽離。那如同有兩個自己,一個在小說裡,一個在小說外,時常覺得手指飛舞同時有人在背後望著。評論家常說張愛玲的作品「蒼涼與世故」,因為張愛玲的筆鋒總是看透世情。問題在於,一個完全看透的人為何不和尚?能夠把感情寫得那麼真實細膩,怎可能是和尚?再看她的人生,即使胡蘭成已婚,她仍然轟轟烈烈地投入。唯一的解釋是,她把全心全意投入人生,亦冷靜地回歸世界。這就是作家。
而我,如今看似平靜,其實我內裡的激情,不會輸給王貽興袁兆昌。我所缺的,是看透的功力。蕾說我忽略遠方的人,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忽略。今晚約了活死人學長吃飯,我反對DICK說剛認識的人比有時比認識很久的人更明白自己,我覺得只是沒有把更深層的自己給他們看而已。但學長姐們雖然新相識,然而每一個都好好,我很喜歡和他們待在一起。我們已經交織出其他人無法進入的世界。這就是人生最美好最值得珍惜的。

我覺得,自己又長大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