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夕席

題記︰舊友宴罷,席散,途中遇雨,中央公園亭中作。

其一
所有哀傷的理由,或許不過是藉口。
人生總有樂與憂,為何總是愁永久。
幾許雨打風飛,現實不允逗留。
時間過後,絶不殘留。
遠方又有新愁,
換一壺濁酒,
歌不換,舞依舊。
若有高山,借肩膀倚,
寒外胡馬,嘶鳴可及雁道長?
詩依舊,劍刎恩斷仇難絶。
新酒舊友,
任花飄零,水漫東流,
斜陽餘暉,
一切如舊,
宜詩也,宜酒也,不宜仙。

其二
寫一首堆砌的詩,香港的天空,如舊昏紅。舊人聚首,或不堪。往日盡去,相朏好!總比不見好。將來難再遇,離別是今夏的前奏。多情自古傷離別,含淚的風,清清的搞過鼻。衣服吸乾椅上的汗,池塘潾潾舞動,幾點蓮渏。葉搖雨飛,打滅夜深的燈。唯有借高唱流行曲的手機,亮一盞消減壽命的燈,合上眼,寫一句沒有明天的無聊詩。

打完呢兩首野,難睇到想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