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1日 星期五

給戴安娜王妃的一封信

你知道昨晚你找我時,我正在打E-MAIL給張SIR嗎?我放下打了一個星期的信,聽你說死亡十年的自白。
十年前,擁有多數人夢寐以求生活的你,毅然放棄近乎完美的家庭,走上了不歸路。最初相識查理斯,你被他的風度、體貼和家勢吸引,深深迷醉。很快你嫁給他,生了兩個孩子。全世界公認你們天生一對,你嚴守皇室規矩,友善親近平民,嬴得美喻。
然而查理斯的沉默少語,皇室壓力不斷,你仿如籠中鳥,每日仰望天空卻無法高起飛。此時,你遇見了他。
他的笑容比冬天的陽光更柔和,健碩的身型勝過文弱的查理斯。揮舞高爾夫球棒一杆入洞的英姿,述說遊歷各國的驚險。那一刻,你想過他只不過因為你的身份地位,想獵取你芳心,以換來成功感。但理性很快被感性攻撼,敵不過他甜言蜜語的承諾
你說你對現在仍有眷戀。他連珠炮發,問你需要的是強加的金箔嗎?為了旁人錯過身邊的真愛嗎?他強逼你二選一,他說這是他深切的愛的表現,希望得到你愛的回報。
逼迫不過,你終於狠下心腸,找來兩個兒子和皇儲君。你說明了心情現況,心裡尚存一點希望,期待名義上的夫君挽留。小兒子太小,呆呆看著你。大兒子激動問︰「難道你對我們三個的愛的總和,也心不上他?」你的心幾乎碎了!差點昏倒在地,內心煎熬反覆拷問自己,究竟愛誰多些。然而暗藏的反叛此時突然響起警號,他磁性且溫柔的話音不落︰「我能給你最單純的愛。」你堅定地回答︰「是的。」灼人的目光凝視查理斯,等候他的答覆。他毫不猶豫,亦不懷惑,答︰「你高興就好了。」簽定離婚協議一刻仿若無痛。
離開高高的牢籠,你滿心以為期待的生活就在眼前。他承諾與你往異國共渡假期,把時間都託付給你,讚賞你勇敢的美。拒料路上遇見傳媒追跡,你和他為避風頭,約定地點後各自行道希望擺脫記者。拒料你在約定地一等數小時,擔心你發生意外,遊人絡繹不絕的街頭,孤獨承受迷失的惶恐。
苦等不果,你回到酒店,竟然看見他與異國女性打情罵悄。你生氣地坐上他車,質問剛才發生的事,發洩苦等和擔憂︰「我等了幾個小時,一直等你,你不是說旅程的時間全交給我嗎?」他黑臉說︰「我需要私人空間。」「你要私人空間,可以跟我講呀,不過你答應我這個假期全屬於我的!」他憤恨說︰「我不想寵你!我不想忍受你的脾氣。你知道你真的很過份嗎?」「我放棄這麼多跟你一起,考慮超過一個月,你竟然說這樣的話?難道你不明白我想要的是甚麼嗎?」「我只是不想再寵你而已。」
你崩潰了!為擺脫記者,車速愈來愈快,剎那間你悟到原來眼前人不過為了滿足自我慾望,引誘你掉進深淵,萬劫不復。原來你不過被他的笑容和甜言蜜語迷惑,忘記甚麼才是對自己最重要,忘記需要甚麼。衝入墜道,你安靜地扭動向方盤。擋風玻璃破碎一刻,面前突然出見那張默默地為你遮風擋雨承受壓力解決困難的臉,他微笑著說︰「你高興就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