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6的文章

【原地遊】香港旅遊攻略--伴手禮篇(2016年4月更新)

食尚玩家真是害人不淺,每位台灣朋友來必然指定買以下伴手禮,害我的人生裡面,浪費了將近28個小時排隊來買這些東西。

大家都說香港沒有特產,其實不然。香港東西非常多,只是好吃的,好玩的,全部帶不走。以下是教大家,特別是來自台灣的朋友,如何用最少的力氣和時間,買到心頭好。



永恆的距離──從新海誠到新海誠

新海誠作品,由《星之聲》直到最新的《你的名字。》,主題無一不是「距離」。


(下文有雷,慎入)

友愛的陳皮鴨腿湯飯

「你呢,還要湯嗎?」
「客氣客氣,有凍奶茶和飯湯足夠了。」我微笑婉拒。
阿姨白了我一眼,一手奪過湯碗︰「飲多啖湯啦。」

七月與安生──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

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必然知道她的故事一定有人死。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必然知道她的故事很少眼淚在臉上流,都在心裡淌。如果你熟悉安妮寶貝,入場看電影,離場後必然驚訝,原來一向墨藍色的她,居然能夠溫煦。


一村都係鄧生──屏山文物徑

禾哥一家大小,拖着一個二十七吋櫻桃紅行李箱,跟我們走去屏山文物徑。早前吩咐他,時程甚長,盡量輕便,不過他覺得過關不順道帶點「貨」回深圳,過不了自己。往返皇崗十幾年,這,已經成為習慣。

四十來歲的禾哥,八十年代跟着親戚到深圳打拼。起初只因為鄉下親戚南下,想帶個人在身邊幫手,相中了禾哥。父母覺得留在鄉下,長大亦不過種地,沒甚麼出息,既然有機會,送小子南下,到工廠打工,學門手藝,比較有前途。小學剛畢業的禾哥,就這麼離鄉別井,一去不返。

廿幾年過去,禾哥開了一爿食店,手底下二十個員工。我偶爾回深圳逛書城,肚子餓便往那邊坐坐,坐了好幾回,頭一回遇上老闆禾哥︰「這房挺特別的,哪裡鄉下的房?」我尷尬說︰「香港,在元朗。」他絲毫不知客氣地翻起桌上的香港旅遊指南,詢問我職業之後,督定地說︰「哦,你買這本書是為了改正內容?因為它不是香港的景點。」

當你變成了他們之後

「唉,不知何時翻身。」法師同事忽然冒出這麼一句,我無言以對。她居然有這種想法,我吃驚不已。

來港五年,法師同事一直守在同一個崗位。之前我魯莽地決定離職,她勸我留下等新機緣。幾年來我已經把機緣用盡了,她依舊不變,雖然偶有埋怨,卻沒料到她心底的壓抑,不比我們少。「修行人不應如此。」她淡淡的說,我黯然地聽。

幾年過去,我和阿匐從當年的小嘍囉,輾轉經歷。我傾向了美編排版,他學梵文藏文。作為業界頂尖,前公司告謠他不適合這行業。熬了三年,終歸轉到另一家,面對的問題卻始終未變──一個不懂作業流程、忌才又無能的主管。

我們三個,都是不能討主管歡心的類型。太執着己見,太不懂應酬,太不知變通,太不夠圓潤……或者社會上將近一半的人都是如此,這原本也沒有問題,只要能活下去。可是,香港目前的境況仿佛就是如此,勤勤勉勉,不求多只求足夠的人,好快被社會淘汰。

被價值和價值觀淘汰。


離開舊公司半年,病了半年。新工作雖然也是沒前途沒希望的類型,不過回頭想,幸好轉了工,不然看醫生都沒錢。然後,租約滿,房東打來加租,在外面一片減租潮,逆巿增加一個我負擔不了的價錢。

然後,又要好長的考慮,好多的爭執,重演一貫的戲碼──我不接受加租,房東的房空置數月,最後雙輸。

香港人近十年思考問題,愈來愈傾向雙輸方式,各不相讓。老闆也是這個想法,你厲害嘛,比我厲害,那很好,我把你鬥死鬥臭,你拿筆討飯吃,我調你去洗廁所,不願洗廁所,那你就走路吧。
前幾日,剛到公司的出納跟我說她要辭職。我呆了一下,才三個月不到,幹嘛要辭職?她說︰「因為經常塞車,一時早到半小時,一時遅到半小時,好難受。」對她而言,會計的工作,到哪裡都可以。反而我們這些既非專業,又不是沒有技術的行業,找不到工作。
這幾年來,香港冋類型的公司,都轉完了。再轉,已經沒有公司可轉。自己開嘛,以現在的巿場環境,不太可能。香港人品味給高登佔領了,中環價值統戰文化思維,況且,每次我和朋友講起自己辦雜誌大家都耍手擰頭。


不過,認真,坦白,要我辦雜誌,我也沒自信可以賺錢。重點在於香港人的品味太狹窄,只接受高登和蘋果的風格,其餘都要靠其他資金支撐。那麼出版物很容易淪為老闆的私人玩具,出版物本身沒有進步的空間。講起現況,大家都絕望不已。明明是為理想而投身的行業,結果愈做下去,愈能幹的死得愈快,剩下一堆人,尸位素餐,結果連公眾的信任都失去了。
另一方面亦會覺得,可能性格影響命運吧。我們在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