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友愛的陳皮鴨腿湯飯


「你呢,還要湯嗎?」

「客氣客氣,有凍奶茶和飯湯足夠了。」我微笑婉拒。

阿姨白了我一眼,一手奪過湯碗︰「飲多啖湯啦。」



從屯門巿中心商場群,穿過輕鐵站上蓋天橋,繞道屯門巿公園,夜漸深,燈光昏暗,登上老舊屋邨的螺旋樓梯,碧綠如霉,不由不得謹慎步履。

到得友愛邨商場都城餐廳,好爺招手。阿姨捨不得田蕊妮,廣告時段終於離開電視機,替我們落單,好爺不加思索說︰「來一碗牛肚麵。」

我一愣,吓?剛才十分鐘路程加五分鐘等待,你口中不斷推薦這家店的鴨腿湯飯絕無僅有,你居然點牛肚麵?

「係啊,牛肚好正,好冧好入味,滷得剛剛好,待會你試一試。」好爺笑嘻嘻說。

「細佬你呢?」

「鴨腿湯飯唔該。」

「要等喎,好耐喎。」阿姨的語氣不是留難,純粹提醒,還夾雜些許傲氣。

等,當然等。


餐廳叫都城,沒見過報,網絡查不到餐牌,食評為零。

網絡上找不到的店,現實中存在嗎?

好爺能言善道,十分鐘的路程足以給這麼一間「不存在」的店,添上傳奇。聚焦於湯飯之湯、陳皮之陳、附餐奶茶和老火湯,使得我腦海裡,烙下了這家無名店,就靠着這碗飯鎮店。而當牛肚麵上桌,夾一塊入口,我忽然後悔,應該來個牛雜麵才對。

牛肚淡褐色,切得均勻,軟綿綿,夾起來將斷未斷,卻入口即溶,唯有腩汁的味道存而不散。腩汁甚好,鹹淡適中,不似街邊小攤味濃,彷彿帶一點南乳郁香,雖不出眾,而獨特難忘。

這下子反而更慘了,九時過後,本身已餓得胃痛。好爺一輪盛讚,加上這麼一塊牛肚,饞意大開,唯有飲湯止饞。

一小湯碗,連湯渣,好快見底。然後,又是等待。時間並不漫長,但望着對面的好爺,牛肚麵落肚,一副心滿意足,好整以暇檸檬茶,就覺得時間特別難過。

IMG_1024b 拷貝

終於陳皮鴨腿湯飯上桌,我低下頭來拼命吃。好爺說︰「係咪正呢?這商場總共有兩間餐廳,一間是都城,另一家在隔壁。你看這間,快十點了,依然坐了五分一人。隔壁那一間,面積是都城的兩倍,但很少客,待會你看一下就知道。」

我先吃掉冬瓜,灌一大口湯,再吃盆中伴菜。筷子夾起一絲鴨肉,鬆軟,不費力。送入口中,有碳烤的味道。以往吃鴨腿湯飯,試過油鴨脾,試過去骨凍肉,亦試過一堆碎布般的鴨肉,碳烤的去皮鴨腿,還是頭一回。肉質結實,真如好爺所說︰「最欣賞它獨特的陳皮味。」

電視裡扮貓扮到像「肥貓」的田蕊妮退場,餐廳人丁疏落,阿姨望了好爺一眼︰「這麼晚?帶朋友來吃飯?」

「係啊。正嘢嘛,專登介紹朋友來吃。」好爺笑道。

「正呢。」阿姨問我,我無口回覆,嗯嗯啊啊地點頭。好爺說他好忙,寒暄幾句,阿姨發現我們湯碗空了︰「要不要湯啊?」好爺爽快答好,阿姨見我不答︰「你呢,要湯嗎?」

我望了望眼前湯飯,另加一杯凍奶茶說︰「客氣客氣,有凍奶茶和飯湯足夠了。」微笑婉拒。

阿姨白了我一眼,一手奪過湯碗︰「飲多啖湯啦。」

飲飽食足,凸出小腹。結帳四十元整,一碗湯飯、一碗凍飲、兩碗湯。好爺領着我到隔壁,面積大兩倍,裝潢新穎的茶餐廳。兩家店餐牌相約,新穎茶餐廳的客人,卻只和兩個客人,不到都城一半︰「所以我才說帶你去都城,我由小學吃到現在,好多店倒了不止一次,就只有這一家。你一直只知道巿中心,巿中心嘛,不是不好,就是普通連鎖店。如果想要驚喜,就要走遠一點。」



都城餐廳
地址︰屯門友愛商場平台3號
電話︰2451 889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