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1的文章

頂份工唔順

對這份工的忍耐快將達到極限……辛苦倒不算很辛苦…但極不順心。
先談IES,我主要工作是帶領學生做這份獨立研究。上學期已經出現很多和其他老師之間的落差,滿心以為經過半年磨合,落差會減少。可是…仍然很大。很多題目我覺得有意思,但老師覺得太難或者話題太敏感,應該「勸阻」學生。性、援交、夜青、動漫、宅文化……意識不良,不行;教育制度、學校運作、334成效、通識科影響……挑戰教育局,不行;政策研究、資源錯配、評估成效……難度高,不行。我很難過,非常、非常難過(見前文︰聽話)……朋友肥鼠知道之後,寫了一篇長長的文章《獨立專題探究的樂趣》,讀完特別彆扭……總覺得他並不在說真心話,或者他很真,只是我的主觀情緒影響。

積克和Natalie

正所謂「飽暖思淫慾」,昨天逛街無聊想到倒不如寫個新故事,關於學生和老師的禁忌戀愛=.+
講笑,不過昨天閒得很,也的確想到一個簡單的小故事。這個故事大概不會寫出來,因而在此分享概念,如果有興趣,在我嘔出來之前隨便拿去,寫完給我看一下。
故事男主角叫積克,女主角是Natalie。當然,按照我現在的工作環境,前者自然是教師、後者是學生。兩位都現實的人物,可是他們並不認識,純粹覺得有趣,想把兩個人連在一起看看會發生甚麼事。
積克很個可憐人,工作量很大,教三科五級,每晚只能睡3-4小時,考試期間很多時只有1-2小時睡眠。他話不多,乖巧,讀書成績很好,高考時自修中史獲得A級成績。剛剛當上老師不久,沒甚麼脾氣,也因為人太好,連中一學生都欺負他。他也不以為然,應該說他只懂講課,不太會控制秩序。因此上司更加變本加厲,要求他增加工作量填補能力不足。同事們覺得他很可憐,主動幫他改簿或追功課。他雖然很少講話,但因為年輕,樣子也是男教師裡少有的五官端正,笑容可掬。他忍讓和願意吃苦的人生觀是宗教多於天生的性格。

等陽光

起床時陽光普照,忽然覺得浪費了一整天,昨天沒有洗衣服。7時醒來,呆了一會兒,本來想11才行動。但心裡非常不安,覺得如果不先把東西洗乾淨,就浪費了一整天好陽光。
難得有幾天假期,可以把累積在房間兩個月未洗的大衣、外套、床單甚麼的,一次過洗乾淨。可是下了兩天雨,我望著一大堆衣服和床單發愁……我只有一套床單,洗了,晚上不乾,就麻煩了!每到這個時候,就感慨……這裡不是台南。
在台南洗東西很簡單,上班太忙,空堂可以洗,也可以蹺課。因為陽光很好,即使掛在房間裡,中午洗,晚上一定會乾。可是在香港,很難。工作太忙,沒有時間。現在的房間又沒有台南的那麼大(台南的房間比現在住的大1/3,但租金一樣,在台南,2千5台幣,現在,2千5港幣。)
而且最近周本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回來晚了,衣服洗了,春天潮濕,又要掛兩天才乾。只有一天假,洗衣服都是上班的西服優先,這麼一來,許多事情又擱下了。

風和日麗鹽田梓

失去春天的3月中旬,同事組團往鹽田梓郊遊。十來個不相識也不相熟的同事,9時正在牛池灣會齊,塞滿一輛十六座綠色專線小巴,前往西貢,在碼頭登記、等候導賞,坐小型機動船,到香港近來頗為有名的小島,鹽田梓。
檢視較大的地圖

聽話

昨天和森前輩錄製中五級IES一周年短片,邀請幾位中五同學分享被IES折磨一年的感受,以便在中四級的工作坊播放。錄製完畢,下班路上感受甚深,唏噓不已︰「為甚麼他們口中都是聽話、按老師吩咐行事?為甚麼他們的忠告和感想,都是如何壓下自己的興趣,適應這個遊戲?」
香港教育改革進行至今,通識科的IES令教師學生叫苦連天,最可怕是全體上下無一幸免,不做,身為必修主課的通識不可能合格,做了,不一定高分。全份報告的工作量是其他工作的三倍,但所佔分數只是1/3……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既然要被考評局折磨2年,為甚麼不選一個快樂一點,痛苦少一點的題目,去做這件事呢?」中五級開始IES一年,我只參考了一半,一直努力幫助他們在興趣之中尋找題目。當中有成功的,有失敗的。其他老師對我的做法雖然沒有太大干預,卻也不太贊同,往往我和同學努力地構思可行方法,到最後都會被其他老師否決。

前方之風

4月過了一半,只打了兩篇blog,可想而知,我忙到甚麼程度。星期日早上,終於能稍為休息,來打一打BLOG,待會又要忙。昨晚買了風扇,但少了一件部件,無法裝嵌,今天又要拿去換…唉,好麻煩,山長水遠,回來又要再裝嵌……裝好之後要補習,補習過後又要去買下星期的食糧……過了這一周終於可以放四天假,如果可以,真想往離島走一轉,呼吸新鮮空氣,離開一下城巿……當然,如果假期能更長就好了!三兩天的假期跟沒放一樣。
昨天帶學生去赤柱,其實也不算帶隊,我只是拿著攝影機走來走去而已。看著中五的小伙子帶著比她們更小的小伙子,也挺有趣。雖然拍攝出來的片段品質並不是很好,但也挺有趣…有趣在於我不斷嘲笑他們,諷刺他們,反正日子不長,不用太介意,漸漸地在這裡舒展鬱悶和腹黑的性格也不錯。
當然,我的目標不止如此,我也不想以教書為目標。教書的確是一份不錯的職業,相較香港其他更令人疲倦不堪的工作,這一份至少假期比較多。可是我還有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期待要做的事情…到底能不能做成呢?在這種重復又重復又疲累不堪的工作之中,能不能持續下去呢?
今天濕度明顯比昨天高出很多,天文台說會下雨,真麻煩,如果待會拿風扇出去換時下雨就麻煩死了!衣服又未乾透……這個四月,為甚麼麻煩至此……

i have a bad day

4月,連續兩星期沒能準時下班……星期四做到非常煩燥。
本來8點半上班,但因為無緣無故要監AL考試,學校要求我提早半小時上班。非常不願意去。以前聽說監考有錢,因為教統局不能無緣無故要求你放下工作,把你調離工作崗位。批改考試卷也有錢。
剛回來還沒坐下,就已經被催促去禮堂。水都未喝,在那邊待了四小時。精神不能集中,很想睡覺。
四小時後終於結束,上來還沒能休息吃飯,就被學生抓去了!一直見學生,lunch time就過去了!然後不斷改學生交上來的習作,一份8頁,20分鐘批改一分,剛好3份,恰巧打放學鐘……然後又要見學生,一直見到六點(我5點半下班)……
終於下班了!回到房間已經7時半,累得不行,甚麼都不想做,更別說煮飯。草草吃了點東西,書都看不下,上了一會兒網,播放不用看只需聽的港劇,半昏睡…然後入睡……
這樣的日子,連續了兩個星期,疲累達到頂點,好想放假,然而,明天還要去赤柱……
這樣的壓力底下,一點小事都會觸怒我。今天狠狠地發了一下瘋,同學趕交報告,一堆人在電腦室印報告。我拿著攝錄機去拍下她們趕在死亡前一刻趕報告的情況,不亦樂乎。之後還建議找一個瘋狂的同學錄製影片,當然,科主任很快拒絕了。事實上我已經找了5位同學,之後幫忙和中四級同學討論題目。成效好與不好,我也不清楚,只有實行之後才有辦法證實。
這份工作,很用心去做,但做得不太好……整個人精力虛耗……我,到底能撐多久、能待多久?

螻蟻不如

星期三晚上,超時工作至6時多才下班。不想回去煮飯,隨隨便便在街上吃點東西,就回去休息。
站在洗手盆前面發呆,看見一線螞蟻穿過企缸,爬上洗手盆,繞到洗手盆底又爬回來,一隻螞蟻爬出一小段距離,走回頭,用觸角告訴後面的螞蟻前路狀況。我望著牠們,心想︰「廁所裡面,到底有甚麼好吃呢?連大便都沖得乾乾淨淨,沒甚麼東西留下。不如我帶你們去客廳吧,那邊比較多東西吃。」好奇牠們目標在哪,盯了一小時多,飯都忘了煮……
上星期六帶隊去北角,車上同事Ms Chan問我是否以教師為目標。我答尚未清楚。她說︰「教師起薪點高,幾年之後薪酬上升,轉到外面的公司,薪酬少了一截,又要由低做起,並不容易。可是留著做老師嘛……營營役役,螞蟻一樣。」
六年前,我正是不想過營營役役的生活,決意努力考去台灣,希望在那個環境和氛圍裡,能夠幹點成績出來,結果,反而投進螞蟻般的生活,而且覺得比以前更難擺脫這種生活。
人真的如螞蟻嗎?星期四為了IES分數,全通識科七、八位老師苦幹至七點。與同事韌力肥仔用過晚飯,回到混亂不堪的小房間,螞蟻由洗手盆爬到洗手間門外,一如昨天,一隻接一隻往前摸索,尋找路向。牠們愈來愈接近食物擺放的位置。我蹲下來,盯了一會,拿把拖把,沾點水,拖幾拖,螞蟻全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