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4日 星期日

等陽光

起床時陽光普照,忽然覺得浪費了一整天,昨天沒有洗衣服。7時醒來,呆了一會兒,本來想11才行動。但心裡非常不安,覺得如果不先把東西洗乾淨,就浪費了一整天好陽光。
難得有幾天假期,可以把累積在房間兩個月未洗的大衣、外套、床單甚麼的,一次過洗乾淨。可是下了兩天雨,我望著一大堆衣服和床單發愁……我只有一套床單,洗了,晚上不乾,就麻煩了!每到這個時候,就感慨……這裡不是台南。
在台南洗東西很簡單,上班太忙,空堂可以洗,也可以蹺課。因為陽光很好,即使掛在房間裡,中午洗,晚上一定會乾。可是在香港,很難。工作太忙,沒有時間。現在的房間又沒有台南的那麼大(台南的房間比現在住的大1/3,但租金一樣,在台南,2千5台幣,現在,2千5港幣。)
而且最近周本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回來晚了,衣服洗了,春天潮濕,又要掛兩天才乾。只有一天假,洗衣服都是上班的西服優先,這麼一來,許多事情又擱下了。

如果我有更多衣服、更多替換品,也許問題很快就能解決。然而,我偏偏沒有。很多東西都沒有。沒有衣櫃、沒有書櫃、沒有桌子、沒有椅子。東西堆滿地,有些書都沒有辦法,只好先放在露台……結果即使工作了,還是這樣缺那樣缺……我會慢慢補起來的(如果工作能一直持續不會被開除),可是我怕工作會掉,而且很可能我把東西補上以後,就要搬離這裡了!我在這裡的租約,到明年6月,我應該會搬吧,不是村屋,搬到高樓大廈。在香港,不住高樓大廈,連銀行戶口都沒辦法開……可是……我根本不想住在香港。
真奇怪,在台南時,沒有人找我回去,現在離開了,才有興趣找我回去。當然,我是想念台南的,但台灣去過了,想去別的地方。現在這裡租金便宜,能儲錢。如果真的要去別的地方,租金便宜當個基地也不錯。當然,如果有置安心或者有大廈,租金能夠更加便宜,就更好了!
我現在的心情和我在台南第一年一樣,不知道甚麼時候會走,而且很想走,卻一待四年。我現在的生活還不穩定,也有點害怕,不知道到了甚麼時候,自己又想離開。不過還是有些事情想做,有些目標想達成,就怕……做不成。以我懶散的性格,也不曉得甚麼時候能完成。

這兩個月工作忙碌,小說放下很久了!還沒有動手。寫了三年,不會連修改也要三年吧……原本以為修改很快可以完成,卻因為下班之後沒甚麼精神和力氣,加上面前還有數十本書未看完,一擱就擱了半個月……
前一陣子投到某個地方的留學文章稿被駁回了,我還想補幾篇投到別的出版社去。那幾篇也是到現在沒有補成,我還在想6月前完成初稿,找到新工作前可以略為修改,投出去。我把將來都賭在這幾篇散文上, 如果今年還不成,也不曉得該怎麼辦。也沒有怎麼辦了!只好繼續寫下去。
DICK說他有朋友出了一本書,叫灰色奏樂。作者花了兩萬塊出一本書,只當作娛樂的一部份。另一個目的就是泡妞。我非常嫉妒,兩萬元,出一本書,純粹娛樂。這本書我沒聽過,昨天無聊去MK逛,在三聯發現這本書,薄薄的一本,翻看了五、六頁。故事很簡單,一個黑幫老大的孩子喜歡音樂,然後用音樂勉強在血腥和暴力之間掙扎追求理想……只是零碎的文字營造出電影分鏡稿的畫面,雖然富畫面感,但故事缺乏連貫性,應該說如果是電影草稿或許不錯,但作為小說,伏線和連貫性明顯不足。
而我呢?我沒辦法拿兩萬元出來當作娛樂,也沒辦法寫出這麼樣的東西……
到底我能寫出甚麼東西來?悶得鳥也飛出來的東西倒是擅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