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 星期六

頂份工唔順

對這份工的忍耐快將達到極限……辛苦倒不算很辛苦…但極不順心。
先談IES,我主要工作是帶領學生做這份獨立研究。上學期已經出現很多和其他老師之間的落差,滿心以為經過半年磨合,落差會減少。可是…仍然很大。很多題目我覺得有意思,但老師覺得太難或者話題太敏感,應該「勸阻」學生。性、援交、夜青、動漫、宅文化……意識不良,不行;教育制度、學校運作、334成效、通識科影響……挑戰教育局,不行;政策研究、資源錯配、評估成效……難度高,不行。我很難過,非常、非常難過(見前文︰聽話)……朋友肥鼠知道之後,寫了一篇長長的文章《獨立專題探究的樂趣》,讀完特別彆扭……總覺得他並不在說真心話,或者他很真,只是我的主觀情緒影響。

另一方面,老師叫我教學生資料分析。我很頭大,想了好久該怎麼教,教邏輯推理?一定死。教簡單的描寫和書寫?她又說中二教過,不用教……我想到吐血……還是沒找到合適方案。其實參考過去半年經驗,我無論怎麼做,第一次都不會達到她們的要求和標準,可實際上她們又沒辦法告訴我怎麼做,沒有具體說明時科主任會說︰「以前你老師怎麼教,你就怎麼教。」我心裡想︰「他媽的,我老師根本沒教。資料分析一看就懂啦!教不來。」可是還是得做,這又搞得我兩三天睡不好,下班、睡覺還是想著如何做、如何教……唉……我連自己的小說和文章都沒時間想……
教員室的pinter又出問題。之前從我電腦print東西,一度自動設定性彩色,print彩色是要收錢的,花了將近一個月才修好。修好之後計到我印了32張彩色,我說其實和我無關,是電腦壞了。那32張就不用付了。沒想到一個禮拜不到,又說我印了28張,我說不可能,明明都修好了,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我問IT負責老師有沒有辦法查到列印日期,如果是修理後印的,我只好付錢……唉……雖然不是很多錢,但如果每次都是這樣…我怎麼辦?
唉…我問過其他學校的TA,他們不需要像我這樣,做這麼多麻煩事。他們只是很簡單地打打字,代代課,薪水跟我差不多,比我高的也有。5月1日,香港最低時薪發例終於實行,雖然很多爭議,但有一些機構已經提高薪水,或者列明薪酬計算方式釋疑……我不敢問,怕有甚麼事情,把我開除掉就慘了!
這樣的工作……唉……我不曉得。不曉得我是為了工作導致讀不了書、寫不了東西,還是本身太懶,無法在上面集中精神?我視之為開創未來的唯一手段,然而如果我一直沒有時間或者一直沒有在這上面努力…那麼我期待的將來…會變成怎樣?
赫然發現半年來LSTA劄記的篇數比我工作了兩年多的書店劄記還多……上天是不是要我回到中學裡,領悟些甚麼,才這樣折磨我?

大熊說他偶爾去看數碼暴蕾的blog,她時不時仍會說,好想去流浪。我吐槽說︰「她幹嘛還沒去?說多少年了?」大熊說︰「你像她這年紀,早去台灣了。」這麼一想,我覺得自己還挺了不起。現在我仍經常希望能走到別處,不要老是停留在這裡,想儲錢去working holiday。可是按現下的情況,很可能和我去到台灣一樣,每天都要為生活奔波,儲不了錢。然後有一點錢了,又生病,反反覆覆輪迴直至死亡。
這一陣子生病的陰影不斷籠罩著。我一直沒甚麼照顧這副肉體,也由不得我照顧,從小到大都很窮,病了不能看醫生。我又不像老人家有政府支助診金,病了也只好由他自理。以前可能是年輕吧,總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然而最近一直做一直做,龐大的生活壓力底下,身體的毛病愈來愈嚴重。大熊說他7月之後幫我看,然後轉介到專科去。可是,我想即便如此,我也是沒有錢看醫生的。八千元,十年前經濟低迷時,在香港能夠一個人活下來,算是剛剛好。可是現在物價高到不行,由政府領頭加價的風氣下,八千元是垂死邊沿。有些同事看到我都說沒見過一個人這麼窮。當然,他們從小都大生活環境都不錯,唯一要做的就是讀書考大學。所以不太能理解在複雜環境成長的中學生他們內心到底有甚麼考量和掙扎。
我不是埋怨甚麼,畢竟我覺得所有都是我必須承受的,無論我願意或不願意。只是,我希望,如果是這樣,倒不如早一點讓我死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