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

HI和唉,只差一個音調



二十年前,一個台灣人移居香港,路經皇后大道,好奇問︰「皇后大道?以前這裡住了皇后嗎?為何沒有皇宮在這?」他問身邊朋友,朋友說不知道。朋友叫蔣志光。台灣人羅大佑因此作曲,剛剛好把皇后大道幾個字嵌入曲中。某填詞人聽曲,瞬間填下幾句︰「皇后大道中轉皇后大道東,皇后大道東上為何無皇宮?」填詞人叫林夕。
1987年的舊句,小時候聽過,只覺很好玩。看馬家輝BLOG,一段自拍勾起情懷,找找YOUTUBE,呀!作詞竟是林夕。
今日細聽,感觸良多。


EASON新碟,等待一年。新曲風,像開PARTY,熱鬧。悲情慢歌不再,雖然很期待。被BON NG說中了︰「等一首絕世K歌,高唱它協助眼淚盡快哭乾。」好像忘記音樂本質。
本質。事情應該看本質,然而誰又能看清呢?在一堆堆掩飾下,一堆堆虛偽下。如今你選擇的是否如你所期待呢?穿透了那面牆了嗎?努力以後發現不如自己所想像,因為浪費心力虛渡光陰而感傷,是否太遲?
及時行樂?活在當下?想想說這幾句話的人是誰,再想想,自己有無資格這樣說。

晚上和活死人學長、吉拉學姐、阿祖學弟吃飯。學姐說當作家聚。學姐說很討厭我,不知為何我一講話就想打我。奇怪!我沒做甚麼吧!
19歲暑假之前遇到的人,特別女生,我極盡尖酸。那時狂如野馬,難以自控。假如不是如此,不知自毀幾次。來台後,我對人都禮禮貌貌,規行矩步,惡言深埋。結果還是犯眾憎。正確點說是犯女生眾憎,有些男同學說我很NICE(至今疑惑準確度)。
我問活死人學長,我做錯甚麼嗎?我知道學姐批評我孩子氣,不過,也不至於想打人吧!學長說,其實也沒甚麼,你有相熟女生嗎?我說有,她們的感覺都一樣。他接繼,至少教授們沒有。我說,教授們叫婆婆了。他說,你能吸引成熟女性。我說,有女生會成熟?他說,少。我想了想,深呼吸,發現天空還是紅紅的,柏油路黑,感慨掉給天地承受。世界,還是世界。我,還是我。深呼吸,感情遠去。我發現,自己愈來愈寫不出文章了!
大家都只是做功課才會記起我,現在新聞系的中文系的歷史系的社會科學的都找我問功課,難道只有這時大家才記起我?大B說︰因為你生黎做功課囉。我應該高興嗎?
深呼吸,讓感情遠去。畢業後,我應該修成正果,得道成佛了!

2 則留言:

  1. 係因為d教授都當你孩子
    咁自然唔介意你孩子氣啦

    回覆刪除
  2. 好事黎~~
    能夠做孩子永遠是幸福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