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日 星期三

Think of myself

開學後,心情煩燥。可以用「前所未有」來形容嗎?好一兩年沒現在那麼煩燥,至少沒過去一年平靜,心平如鏡,極少動怒……煩燥的我是真我或是平靜是正常?我不知道。只是我回來以後,忽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不知怎麼面對HK是正常的,畢竟我從來都學不會香港人那套。但,這兒呢?這兒幾乎有我想要的東西,生活悠閒,人情濃厚,自由自在不受約束。上街不會碰到不想見的人,缺點是想見的人碰不著,當然,對方也不想見我就是了。如果是故土,我還可以埋怨社會,但這兒實在沒甚麼好埋怨的。
新鮮感不再,生活真切地壓下來,更多實際的問題要想。如何待下去,如何學業弄好些,打工勤快些。如今打工的時間都編排在晚上7~9,不太好的時間。神一般的學長問︰「這樣你夠時間溫書?」正是我最擔心的問題。去年課業簡單,全是基本東西,老師要求不高,胡混過去都合格。今年的東西,難上數倍,九成我沒接觸過,新的而且程度很高。日文明天就要考50音,背了兩個禮拜都背不了一半,抄寫的筆記簿去年用了不到一半,如今已被我抄滿,有把握全對的不到10個。不能夠說自己盡了全力,不過晚上沒法子溫習,影響很大,更重要的是,晚上沒辦法好好寫文章。每一個夜晚我都很珍惜,總是不願上街,留在床上看書寫文字。那是我狀態最好的時間,吸收力最強,所以這麼多年來我願意出夜街,而和我出過夜街的人應該高興,我把最好的時光獻給你,那刻我放下夢想。也許沒甚麼人留意到吧!我和別人上街電話都會關機。不過正常情況我一個月也不會接到一通電話就是了。
希望情況在不久將來會改善。如今心境最平靜就是睡前寫日記看史記的時間。只要睡來,又入繁世,煩得不行。蕾說近來她也很煩,呃……難道是月亮的召喚?(美少女戰士惡搞= =)總之好煩。誰能告訴我,應該如何面對這個世界?或許是一篇小說終結後,找不到精神寄託嗎?精神寄託呢!唉……好煩。生存就是這樣,結局還不是一樣。這個世界,也許從來沒存在我,過去現在將來不應該有我。
為什麼想來想去最後都是這句話?縱使那群我仇恨的人千萬不對,這句話竟永遠正確。
只是我不願承認不斷抗拒。或許,我要學會妥協----在我的肉身毀滅以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