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起哄時期

臨近聖誕,許多中學舉行聖誕聯歡暨歌唱比賽,據中年人回憶,6、70年代香港流行聖誕舞會,90年代開始舞會已經不流行,學校活動多改為K王大賽。
讀過幾間中學,也去過幾間中學,始終覺得中六那年,喇沙的水準最高,冠亞季軍都是職業級水準,非常可怕。我覺得如果當年喇沙得高級組冠亞軍參考現在電視的歌唱比賽,一定能晉身總決賽。不過說來奇怪,那些人現在哪裡去了?又會作曲又會唱歌也懂得玩樂器……可能淪為小黑的御用歌手,深夜一邊打邊爐一邊獻唱。
我喜歡參加這些活動,坐在台下不負責任地指手劃腳批評參賽者,看著學生喝鬧起哄,獨坐一旁,那份抽離感覺非常濃。有如重遊故地的下午,中學的片段重覆又重覆浮現,我不想這樣,好想逃走,好想離開,好想一個人,沉靜下來。
 今天森前輩心情不是很好,訓了我幾句。當然也因為我做得不好,訪問的PPT,許多缺失,許多地方都不行,許多……我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許多不足……希望能夠儘快能夠獨當一面,能夠從他們身上學到能夠令自己更上一層樓的東西。其實是他講了之後8個鐘頭我才開始覺得有點兒不對勁…然後開始有點兒為自己的狀況以外不開心。是我太關注這些微細的事情還是甚麼呢?不曉得,趕快文憑修一修,快點轉行。這個職位並不長久,我只是臨時拉夫來湊數而已。始終想去自由一點的地方……再說吧,總有機會。

文稿修改的第一步快將完成,星期天假期把某些部份補一補,就可以投出去。久違兩年的投稿,未知結果如何,頗為忐忑。好想過去四年的經歷得到認同。的確我是個軟弱的人,需要其他人認同才有辦法生存下去,特別在自己喜歡的領域裡。我是否向著自己最初和最大的夢想一步一步前進呢?前進了多少,有多少人認同? 或是,沉寂至死?

良久沒出現的LING上線,一來即感嘆讀書不成,甚麼都做不來。我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她,在這個歪曲的世界,無望的社會。只好告訴她,我也在尋找我的路,尋找,可能連入口也永遠達不到的路。
十二月來到中間,日子好像混著過了好久好久,聖誕過後,新一年又將來臨。面前等著我的還是無盡的無窮的挑戰,只有五度的空氣之下……我又想,逃避了,去一個,只有我,只有小說,只有文字的世界。
世上,有這樣的世界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