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思念之冬

12月中旬,香港終於轉涼,一下子從29度下降至13度。坐在教員室裡,長衫西裝雙袖還可以捲起來,不覺得太冷。離開教員室,必須加披外衣,以免著涼。學校正舉行為期五天的班際歌唱比賽,各班表演前佔用操場排練,參差歌聲源源不絕地傳來,我也沾了一點青春氣息和歡樂氣氛。
學生,都喜歡玩樂,但身為教員,只能督促他們學習。
陰霾的天氣,最適宜藏起來,把自己埋起來。春天萌發的生機、夏天折騰的疲累、秋天飄落的蕭瑟,到了冬天應該好好藏起來,慢慢地憂鬱。憂鬱春天明媚、夏日轟烈,秋天逍遙,憂鬱來年境況。更多的憂鬱源於逝去,逝去的人、逝去的事、逝去的光陰。回憶、思念,使人消瘦。
新工作開始個多月,每天路經彩虹橋上班,人頭如往昔擠擁,難以突圍、爬頭、穿越。每天走過,預科的上學情況不期然湧現眼前,內心禁不住騷動。五年,同樣的地方,不同的衣裝,沒想到我還留在這地方。
大學朋友相繼找到工作了,許多能力很好的同學只找到一般低級職位,經常蹺課報告一塌糊塗的笨蛋卻擔當我期望已久的職位。有些同學居留期屆滿,即將離開台灣,回到東南亞陳舊和殘缺的國度。她們回去之後,可能從此斷連,一想到這裡,難免感慨。這真正是國度的分野,而不是暫時離別,遙遠,卻又沒法子。


早兩日kahying找我幫忙批改中文廣告功課,一時技癢,無視她的原文和反應,寫了兩行。她驚訝︰好強大!我苦笑,中五的作文功課假如她不覺得我強大那就悲慘了!
最近又開始為自己會考高考中文科成績而自豪。其實這種自豪也挺站不住腳的,多少年了?居然還在懷勉往昔光輝。也不是沒有其他值得自豪的事情,比如說只有我一個人在外面自力更生,生活四年不死還可以回來找到工作……等等。儘是些微不足道的事情。甚麼時候才可以完成一件令自己和其他人都覺得厲害,值得自豪的事情?

這個禮拜忙到暈頭轉向,一星期上班七天,下班到處跑,沒有好好休息。星期六到中央聽演講,之後和大B、阿東吃飯。星期天校友日,無辜被抓去上班。星期一和科主任到油麻地聽分享會,星期二到上水找文具,難得可以回去吃飯。星期三去看房子,一間比一間貴,但空間沒有增加多少,裝修也比較殘破。星期四出沙田看傢俬,計算搬屋要花多少錢。星期五下午又和主任、森前輩出去參加演講會,不知搞到幾點才能下班。明天資訊日,又得回學校,向家長解釋通識科是甚麼……

下午分享會居然見到中學教社會的老師禽獸芬,以及轉了去長天的校長老儲。老儲還好,禽獸芬則是愈見愈憎,到底她還在不在聖記呢?這些只會教考試的老師,只懂得教學生分數的老師……近來上班最討厭的就是計分,每次講到評分我都會睡著。有時候學生問我分數,我都不知如何是好……大家都在求分,我知道他們都求這個……我說不,太奢侈……不過去完分享會之後,更加清楚同事對IES和通識科不理解,可是我就是他們不理解之下聘請的助理……唉……希望快點可以轉工,不想再為考試煩惱。這不是教育,只是教考試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