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愚人的告白

病一直無法好起來,反反覆覆,早上起床,覺得狀況不錯。到得中午,工作了半天,體力開始不繼,又開始咳嗽。3點後更糟,要見學生,一說話就動氣,動氣就會咳,一咳就停不下來,又不能不說話……到了晚上,很多時候是吃不下飯,煮一大煲青菜,吃了就算。精神差到不行。這樣的病,到底甚麼時候能清?還是我居住的環境令我無法好轉?問過醫生的意見,他說是我鼻敏感這半年來惡化了,即使身體其他地方好轉,但鼻子導致無法好好呼吸,氣不通,血不順,怎麼總力也不會好起來。他甚至建議我去找西醫,動手術切掉息肉,以絕後患。
我不知道,但我沒錢,不能治病。幾年大學生涯很多時候比現在更累更辛苦,可是都沒有生過這麼久的病,為甚麼呢?有空還是得去做做運動,現在這樣,不行,連讀書寫文字的精神都沒有,每天下班回去就只是睡、睡、睡。


早幾天大熊忽然很興奮叫我猜中學同學陳伯讀書時暗戀的女生是誰,他說陳伯在facebook自爆中學時暗戀莎莉,他「怎麼也想不通為甚麼他要自爆。」我看了一下原文,無可無不可地回他︰「陳伯病傻了吧?」大熊興高采烈跟我討論,可是我快下班,住處又沒有寬頻(我不急著裝可是朋友們好像很急著要我裝),原因有三︰

  1. 病傻了
  2. 嫉妒,想對方尷尬
  3. 他找到新目標了
男生,特別是陳伯這種書生型的(我也是啦= =),10來歲時總覺得自己是情聖,暗戀上某位「女神」,可是對方總不喜歡踏實的自己,愛上嬉皮笑臉,玩世不恭的「同學」或「好朋友」(中學的圈子太少,沒辦法避免)。然後,自己本著「愛」的心態,默默守候在對方身邊,一廂情願當備胎(其實是沒找到新的女神而已)。
這些事情呢,大部份人都只會藏在心裡,像陳伯這樣突然公開,而且在facebook這麼多人的地方公開,陳伯的魯妄令我大開眼界。
大熊不明白陳伯︰「難道不怕尷尬嗎?」我說︰「他就是想他們兩個尷尬。」大熊說︰「星期六駱駝、莎莉和陳伯約我行山,可是要上班。真可惜,不然就可以看他們尷尬的樣子了!」我覺得他們不會尷尬,這種行為如果在中學時發生,可能會尷尬,但駱駝和莎莉都這麼多年了,不會理會閒言閒語。而陳伯,都只是在實現他的「情聖」行為,不是為了令對方尷尬。
事實上他很可能有新目標,想告訴新目標,他其實很專情,他「努力」而且「辛苦」地忘記過去,迎接將來。更可能他希望新目標「可憐」他情深多年,施捨一點幸福給他,在同情、專重和承諾底下,共織新夢。
這說明了陳伯的焦點放錯了,問題徵結根本不是他表白還是不表白,而在「女人喜歡壞男人」。不過說實話,如果我是莎莉,我也會選駱駝。從外貌、智慧、幽默感以至工作能力,我覺得駱駝都比陳伯優勝。而當中最大的問題是︰「通常書生都覺得自己是情聖。」而這種令人懷惑、觸摸不透的告白是藉得慶幸的,因為他終於發現自己不是情聖,「移情別戀」了。
這種告白方式說明陳伯終於走出「戀愛幻想」(也太晚了……20幾歲),明白愛不可能神聖,只是凡人最普通和盲目無解的行為。願意說出口,證明事件在他心目中已經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能夠以第三者角度,開玩笑的方式把過去說出來,徹底走出過去的陰影,也許這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可是……我絕對不會在facebook做這種事。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