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病到無聲出

病了好幾天,好辛苦。
不斷咳,還伴隨著感冒帶來的惡寒。這個星期幾乎沒能讀到甚麼書,一回去,休息一會,看看早上DOWN來的新聞節目,11時之前就睡了。這兩天最不舒服,回去,7時多,便昏迷不醒,幸好得不錯,勉強有精神上班。
星期一上半天班,之後去IKEA買了許多生活必須品。回去7時多,就睡了。起床時神清氣爽,唯獨喉嚨還有點乾、痛,回復到第一天發病的情況。滿心以為多喝一天份的藥,病就會好轉。沒想到昨天講座,在禮堂吹了一點冷氣,開始頭昏腦漲,下班時眼花,還有點暈,在桌子上躺了十分鐘,才有力起來,回去,腳步浮浮,買一碗粥,吃了,便睡。
今早起床又覺得好了一點,但仍然咳嗽,喉嘴很乾很痛。這樣下去都不知到甚麼時候會好轉。


這麼多種病,我最怕咳。咳很辛苦,喉嘴乾痛,連吃面包都會痛,無法好好進食,吃不飽,沒有精神對抗病魔。
而且咳嗽不止是喉嚨的事,牽涉鼻子、肺部。鼻子時塞,鼻水經常不受控制,緊急時找不到衛生紙……就慘了!
肺更是可怕,每一次咳,咳聲如雷動,咳聲混濁,胸口心肺漲痛,十分難過。而且無法預計甚麼時候咳,啖湧上來,卡在肺間、喉嚨間,要花好大氣力,才可以咳出來,非常辛苦。

這幾天過得不怎麼樣,繼前一間子和行政單位的糾紛後,老闆再度發「難咋」,找我們麻煩。
星期日家長日,她們要求我們8:15分上班,8點半on duty。我準時在該出現的地方出現,當時沒有家長也沒有prefect,我便坐著看書。沒想到這時候老闆就進來了︰「you are on duty, no reading.」我心裡雖有點不忿,覺得沒有人在,我又不是看小說。但我沒有說話,不會跟老闆起正面衝突。
滿心以為這樣就算了,沒想到昨天我忙得不可開交之時,她又抓我進校長室,訓了一頓︰「上次你在看書,你不能看書,除了準備教材之外。你在位置時,不會因為太空閒,而看書吧!總之你記著不能看書。」我O曬嘴,但病加上忙碌,唯唯諾諾,就走了。可是仍然覺得心裡有氣,這麼小的事情用不著講完又講吧?
星期一她也引發了另一起事件,令前面位的同事心裡有氣。話說星期一她忽然大發慈悲,打電話回來說假如沒甚麼事,可以把午飯往後延,1時之後計算星期日超過時工作的時閖後,可以提早下班。當天大家都將信將疑,有些同事提早走了,有些則沒有。結果昨天她召喚他進去,訓了一頓︰「為甚麼你們昨天走的時間不一樣?我昨天說一點後你們可以提早下班,即放半日假。這證明我沒有說錯,是你聽錯,錯誤傳達我的信息。」同事回來︰「O曬嘴囉,又係我錯。」
我自己算跟過不少老闆,最麻煩的要算這個,罵人不理前因後果,而且總是挑最細微細眼的地方,厲害的是她總有辦法挑出毛病……也許這才是稱職的老闆,合乎現代經濟學原則,透過不斷剝削與壓榨將利潤最大化……這就是,社會實況。
昨晚洗澡時在想,以前農民看天做人,現在打工仔看老闆做人,換句話說,天也是其中一位老闆。那麼兩者的分別何在?
天,你罵它,它不還手,不動口,你愛罵多久就多久。
老闆,你罵他,明天你就不用上班,斷糧了。甚至有些老闆無聊到上網找自己的名字,看看員工有沒有罵他。
現在我終於知道香港人壓力為甚麼這麼大,精神病愈來愈多的原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