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除了史方,還是史方

早上去收衣服,因為我衣服不多,每次固定洗十隻衣架,又少了一年,是大B暑假寄給我的短褲。他媽的台仔收衣服不帶眼睛?實在很不明白,為什麼上班上學那麼辛苦,還要受這種苦?衣服不見,同住的白眼,想好好寫日記被關燈,開自己枱燈內褲內會輾轉反側並發出不耐煩的聲音,連想寫的東西都不能寫。我好想,回到以往簡單的日子。但這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就應該想辦法活出自己期望的將來。說實在話,我愈黎想不通,為何來到這裡了!我到底在追求甚麼?

史方。今年找到一組合得來的人,可以說是有生以來最能配合的組合。在HK時和大B、BILL合作無數,但並不順利。可能現在自己也改變了些,不及以前固執,所以比較能合得來。每方每一份報告都很用心,我希望每一次作業,都能夠做一些新東西,有一點改變,又不失過份。我問過組員,對學年報告有甚麼期待,肅木魚說︰「好想做出一些能引起學校注意,令學校反省以及改進。」我沒有這麼偉大的想法,應該說,改變他人、改變學校、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想法已隨既殘缺又平淡的青春逝去,如果,我曾經歷過所謂青春的話。我只想,透過這次的報告去改變一些事情,改變自己也好,改變組員也好,希望報告結束之後,在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點點變化,有一點影響,那就夠了。我不想與其他報告一樣,只是交功課。對我而言,每一天都重要,每一份報告都是生存的挑戰。
比起以前,我更不知道要做甚麼,承受甚麼,我只想尋找活著的感覺。
面前尚有多少痛苦在等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