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4日 星期二

辛苦自己知

11月終於來臨。這個學期打仗一樣,沒一刻能停下來,好好打文章,好好思考,好好讀書……現在也是打工時間偷懶。這麼忙碌的生活,可否不再來?
11月1日,凌晨三點,出門與瑪莉學姐去台北參加助談會的工作。和欣客運車上睡不覺,天地鴉黑,高速公路(台稱國道)燈光甚暗,汽車甚少。座位上突然想到,今天是某個認識的人生日,但又想不起來,遂勾起一點幽思,幾重愁緒,應該帶一本筆記簿在身,隨便拿起筆,寫幾句,也許就睡得著了。也不知道太陽甚麼時候出來的,反正8點半到台北火車站,那個不像總站的總站,全國的總站喔!比KCR九龍塘不是錯到哪去了!指示不明,路標含糊,地圖不清,找了好久才到捷運,坐車往公館。進到台大中文系閱覽室,那個差點考進的地方,打了一整天合議紀錄,手指累得要命,想死。之後去逛街,回來坐高鐵,可能期望太高,高鐵除了快之外,其實沒甚麼特別感覺。

長途旅程似乎勾起被工作磨耗的感情,連駁車上,覺得自己仍在漂盪中,抓不住根,沒有可回去的地方。那種感覺,不是很好。但有根的話,就不想飄泊,而我知道自己除了一直漂蕩以外,無法尋找我想要的東西。

還有兩份作業未寫,一份明天交,一份星期五,事情多得我不想做了!私人時間都沒了!又不夠時間讀書。努力一點吧!好想之後搬出去住,不想再在寫日記時被室友關燈。

史方作業連續兩次出意外,今次是引用他人的話,但沒有附註腳,被批改的博士生寫︰「你有資格這樣稱號吳先生嗎?」天呀!那是書上名字,那個博士助理也投放太多個人感情了!看一看,是大一史導同一個助理,她很喜歡吳唅。證明讀到博士,不理性的人也有很多。我強調在做事上,必須絕對理性。當然,也有太主觀和情緒化的時候,特別是打工沒吃飽飯時。進了大學才知道,許多學問很好的人,未必是好公民,理性處事,待人客氣,他們全是固執一端,不能自拔。從這一點上,也許一個小小的打字員比這些學術巨人更厲害。終日埋首書堆而不察世情,我不想變成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