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9日 星期二

城寨英雄──圍城裡的政治解讀

《城寨英雄》大概是雨傘運動之後,大台第一套充滿政治隱喻的劇集。它的主旨不是輪姦、復仇、無名小子變英雄,而是「奪回街區」,至少第五集看來是如此。

儘管我懷疑編劇是否有此心,但我就作這麼解讀了。



《進擊的巨人》佈局


大台的劇情和對白,為了遷就觀眾,向來是沒寄望的了。劇情大致上差不多,對白來來去去那幾款,角色也是《鐵馬尋橋》那一批。功夫仍然「流流地」,速度很慢,理應好打得的伍允龍的泰拳很兒戲……諸如此類的缺點,證明在製作上,大台一直沒有進步,這條公式,也依然很令觀眾受落。批評過後,我希望令其他觀眾,關注這條公式後面的細節。

《城寨英雄》的背景設定是開埠後三不管的九龍寨城,與葉問的時代相同。電視劇作了一個場景處理,「入得城寨就番唔到出去」。基本上採取了《進擊的巨人》的格局,一群巿井在一個圍城裡,看似自給自足,不需依賴外人。實際上他們被某種強大的勢力支配着,逼迫着他們維持奴隸般的生活,而且威脅時時劇刻在身邊。比《進擊的巨人》好一點,城寨的惡霸不是喪屍、巨人等超自然生物,他們只是一批擁有較強武力的普通人。從抗爭的立場去看,這批惡霸,並不是不能戰勝,只是大家多年來忍氣吞聲,不願對抗。

認真再細看,劇中的團體,其實都隱喻着香港目前的政治環境。

代入我城的群落

黃賭毒管治階層

擔負管理城寨公共事務,制定規則的同鄉會,由三個惡霸組成︰馮春美馮夏滿(黃)、柯萬長(賭)、福壽金(毒)。三個惡霸外間看來團結龐大,實際上靠着利益維繫,誰都不服誰,每個人都想吞掉對方。

明顯影射政府高官、建制派和西環。

三方都想控制大局,大方都想伸手入局,三方都以為自己較對方強大,實則勢均力敵。三方各懷鬼胎,一旦出現制度破壞者,就會毫不猶豫為自己利益,與某一方劃清界線。在某些關口,原本分裂的局面,又會突然齊心起來,一致「對外」。

習於管治的庶民


庶民佔城寨人口絕大多數,正所謂團結就是力量,作為管治階層,最簡單的管理手段,是分化庶民。

城寨的庶民各有各不良嗜好,黃、賭、毒。庶民不思進取,只要管治階層能夠讓他們維持嗜好,他們已經心滿意足地過日子。日子並不好過,實在很苦,但大家不會思考,如何改善生活,只會為了自己的惡習,最大量地滿足管治階層。為賭錢,不惜賣女。為自己安穩,不顧他人死活,生怕好不容易捧在手裡的最後一個飯碗都給打破。

庶民知道團結反抗能帶來好日子,同時他們亦深知機會死本太高。槍打出頭鳥,即使成功換來一小步的進度,他們也不會行動,考慮到失敗後的風險,也考慮到無法打敗霸權,下一代會遭秧。

當中有極少數人,選擇當英雄。然而更可靠的做法,莫過於投靠統治階層,或以巧言佞色,或以拳頭實力。龍成虎便是庶民當中,成功靠實力上位的少數菁英。他們的做法目標為本,不能指責他們錯,清高之人卻不齒龍成虎的行事作風。可是,清高之人一直在道義與現實之間搖擺。

專業人士退縮

段氏八極拳館的一眾人等,恰恰代表着香港的很大一群的專業團體。專業團體掌握庶民缺乏的技術、資源,卻不作任何爭取和抗爭。原因是專業團體裡面,菁英只佔少數,其餘均是掌握技術的思想庶民。段氏拳館的例子而言,菁英只有段折韁、段迎風二人,其他人等雖有習武,但思想上和庶民沒有分別,害怕打壓,服從領袖,即服從段折韁、段迎風二人。

莫說那個年代,就算今時今日,專業團體內,奉行民主制度的,寥寥無幾。加上段氏拳館大部份人,都只是庶民,他們面對團體內的霸權,選擇服從權威,先是段折韁,後是段迎風。在劇集中,段折韁支配了四點五集,使得最有能力反抗的專業團體畏縮不前。

專業團體畏縮,滿心以為只要不與強權作對,就能維持自己安穩的小日子。可惜不斷的忍讓,只會令日子愈來愈差,每日活在恐懼之中。擔心成年人的生計不保之餘,又要擔心下一代的成長受威脅。段氏拳館的畏縮非常極端,他們一夥人,居然連小朋友受侵害,都要考慮應不應該出手……

街喉佔領運動

打破城寨平衡的拳佬,基本上理論上實際上都是一個有勇無謀的白痴。他的介入,誤打誤撞,並沒有挑起城寨人的雄心和正義感。他作為一個外來戶,拿着外來的價值觀批評城寨住民,泰婆教他一招半式,實在不是維護正義,只不過可憐拳佬,讓他知難而退。

真正挑動人心的正義人物,是小智。小智是暴行下的直接受害者,暴力虐打致傷殘,同時亦因為小智事件,令段氏拳館一眾人等,噤若寒禪。然而,小智並沒有因此退縮,他深受其害之餘,仍不放棄維持正義,最終觸動拳館上下人等,救出小朋友之餘,發起佔領街喉運動,保障寨民權益。

事實上小智只觸動了一個人︰段迎風。這位中產階級的二代,他有實力,也有能力挑戰強權。其他人見他挑戰成功,利益所致,一窩蜂而上的支持。可是,劇情所限,目前只有街喉佔領隊受他感召,其餘群眾,依然過着苦日子。


後來的劇情一定會爛

佔領街喉,不用指明出自何處。按照劇情發展,這幫少數維護城寨利益的團體,會另組同鄉會(政黨)。接着用拳頭保護城寨,而不會智取。將高手一個一個打倒,奪取話事權,皆大歡喜,自由發展。


當然我期待的劇情︰組黨,砵仔糕店老闆出任主席,智取同鄉會,砵仔糕店老闆殺盡城寨英雄,成為另一霸權……的劇情如無意外會落空。大台的路數會很公式,高手愈來愈多,低手愈練愈強。不過這套劇難得過到大台的自我審查,值得大家深思,類似的反抗題材,在主流媒體淪陷的今日,能否以擦邊球的方式,作出種種政治暗示。

今時今日,居然在香港拍劇都要打擦邊球。真不過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