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十一月的恐懼

自從二十歲過後,十一月就沒發生過好事,回顧一下歷年的悲慘狀況︰

數算一下沒寫blog以前的11月也不是過得很好,學生會落選,第一份工作給辭退……等等。
唉,原本以為,今年有朋自遠方來,約定了一同吃飯,會沒事。結果11月才過了11天,就賴大鑊野。唉唉唉唉唉。

◎最後一次代購
陳兄託我代購,這門生意半年沒做,既然他拜託,我心想,做最後一次吧。查一查台灣戶口,錢不夠,請法師同事幫忙,總算辦妥,書訂好。一如既往請Miss chan chan 寄書給我。
寄出後,她突然說︰「慘了,還有一本沒寄。」
我問︰「哪一本?」
她說︰「多崎作。我忘了你的名字,以為寄給客人,所以少寄了一本。」我說那無所謂了,單寄一本很貴,這本我是幫學弟訂的,送你看。這本給學弟,我再買。連忙告訴阿祖,她沒寄。她原本不願意留着,一本都要寄給我。我費盡唇舌,說村上春樹很好看,你那種死耗子的性格就因為你不讀文藝……
過了一天,她突然說︰「那兩本書我明天補寄給你。」我一呆,訂五本,寄了四本,哪裡會剩一本。她說︰「其中一套有兩本呀。」我有點生氣了,那你幹嘛說只剩一本。我說既然還有兩本,還是寄吧。
過了一個下午,她突然又說︰「我可不可以開一本來看呀。」我連忙制止︰「不是呀!限量精裝本黎架,拆開了就沒意義了。不然都不用這麼辛苦,山長水遠,從台灣訂。」
她居然發我脾氣︰「系啦,大帝。
唉,我只好嘆氣,大甚麼帝,奴才就有份。夾係你同D客中間,你連我個名都唔記得,邊會有人唔記得大帝個名?奴才先至會無人記得個名。

順豐很快寄到香港,原本我預計連兩本多崎作集運,便宜一點,再按HK郵價發貨予陳兄。可是這麼一來,就沒辦法了。取書時發現加了價,之前差不多重量,只需六十元,今次居然要八十元。宅配給他,也要五十元,之前半承諾30元發給他。加上多崎作的郵費,一舖將一年利潤賠光光……
沒辦法之下,再賣別的書。把跟着自己幾年卻用不到十次的商務詞典,三十元賣掉。賣家要求面交。我想了一下,反正沒時間去郵局,便答應了。
周末坐車出葵芳,賣家來電,要求提早交易。我說答應了,半跑去火車站。好不容易到了葵芳,她說在7-11和美心的出口。我等了十分鐘,不見她,以為自己走錯。打電話給她,她說會晚一點到,理由是︰「水浸。」我第一個念頭是︰「水浸?你從菲律賓來呀?」
她跑到另外一個出口,又折騰十分鐘,總算看見人。但她叫老公來取貨,她老公真是個活寶,我們相距五十步,他走出二十來步,轉過頭,對她老婆示意看不到我。她老婆拼命叫他回頭望,他就是死死地望着她老婆說看不見。終於要她老婆親自走過來,他才願意發現我的存在。
交貨後結果我又坐錯車,去錯方向。搞到八點多才回到房間,拆騰呀。不過為了三十元……

◎消失的人們
昨天放假,一大早起來泡咖啡,電水煲居然沒反應,沒亮燈,不動了。煲是我剛找到房子,肥妹學妹連同電飯煲一起送我的。挑在這個時候壞了,真是尷尬,買新的又不是,不買又沒得用,還有四個月而已,暫時用煮食鍋燒開水吧。
八月份肥妹說她畢業去馬來西亞旅行,十月頭才回香港。十一月了,仍未有她消息。阿東學長又是打死不出來,十冤九仇似的。真頭痛。勉強不來,只好如此。
原本我想學學周柏豪,寫篇煽情文,感懷水煲,傷春愁秋一下,以示自己有血有血,是個感情豐富的人。沒想到,寫了二百來字,fb突然說我沒有登入,需要reload。來不及copy,reload後,甚麼都沒了。幹,搞爛gag時又不見它要我reload。
活死人學長去四國自駕遊,炫富po每十分鐘一貼。景靚人靚吃的東西也正。斷斷續續follow了一天,愈看愈葡萄。下午有些事,出門一趟,去日本城買點東西。回來後又看見他萬惡的po文。
唉,人地去旅行,就去日本。我去旅行,就去日本城……

PK搞宣傳的傢伙失蹤了。唉,這幾年一直如此。慣常情況是,一個新相識的人無論甚麼原因,突然叫我出來玩。最初他或她可能是透過文字,覺得我這個人挺有趣,後來慢慢地覺得我原來是個負能量極重又非常嘮叨的麻煩傢伙,到十一月就遠離了。當中三份之二是女性,中間也發生過,她們心目中有一個對象,那對象對她不太熱情,隨便找個沒殺傷力且沒有幻想空間的男人(我),激發對象的獸性。對象理睬她以後,就不理我了。
這次比較麻煩,失蹤的是PK的宣傳人員。上個月交託她做獨走西藏的宣傳工作,結果是我等不及,自己做了。她失蹤了,帶着我給她的那幾百塊「宣傳費」,真係嬲都無用。可是我擔心之後還會有更多幫忙的人離去,若果沒有資金投入,其實無所謂,但牽涉到錢就……
欣喜的是,獨走西藏一星期下載次數已經超越80後現代生活……又一次證明我的稿子比不上別人,哪怕是一份最最普通的遊記。前些年說自己不會當另一個羅志華,如今呢?愈來愈似羅志華。真是……要命。

◎決戰地上最強
昨晚又和小強戰鬥了一個晚上!原本正在做夢,突感左腳異樣,好像有東西爬來爬去。下意識揮去,醒來,開燈,一隻龐大的大強赫然在床尾看着我!
我想打死牠,但不夠牠快。記得活死人學長說過,肥皂水非常有效,又不會髒。遂開了肥皂水,照頭淋牠,淋了三次,不死,搞到滿地都是水,站都站不穩。牠身型龐大,有翅膀,非常靈活。由床尾爬到書架,又由書架爬到行李箱,最後爬到三桶櫃上。木櫃不能用水攻,我一腳踩下去,牠斷了一隻腳,不動了。拿東西裝牠沖馬桶,竟然居然突然又活過來。我大吃一驚,牠逃到洗衣籃旁。我二話不說,提起肥皂水又攻,水一直流淌、流到出大門口。牠總算死在我房門前,沒爬到大門口就掛了。
搞了大半晚,再也睡不覺,起來又清潔一次房間。真奇怪,明明昨晚才拖的地,為甚麼這麼快有蟑螂?而且好像每一次蟑螂出現都是我打掃完房間之後。這簡直是對我多年家務經驗的侮辱!真受不了!到底我上輩子做了甚麼錯事,這幾年一直受昆蟲打擾。明明在台灣的時候,一隻都沒有過。是我太髒了嗎?或是甚麼?哇,我快瘋了,真受不了……
呃……在我的世界,房間出現昆蟲是遠較失戀痛苦和恐懼的事情。失戀,喜歡的人走了就走了,不會再回來騷擾你。昆蟲,殺了不止是殺了,但牠的子子孫孫去到天涯海角都會回來找你……
但願今後沒有昆蟲再出現在我面見,求主俯聽我……

說起來,小強爬到我腳上時,正做一個坐公車的夢。夢到如常坐小巴上班,小巴沒走平常的路,走了一條陌生路。我看見公司,大喊落車。司機不理我,逕直開車。路的盡頭是樓梯,車子居然二話不說就爬了上去,樓梯盡頭竟是平常走的路,然後車子又沿着平常走的路,去到公司門口,放我下車。
結果今天早上坐車返公司,喊下車,小巴司機先是車子一停。我走到車門口,想下車,他居然把門關上,突然開車。45度的斜路,我差點仆倒,滾到車子最後。結果他過了一個站才給我下車……

唉,傳說中宿命的倒霉的奪命黑仔十一月又一次降臨。這些瑣碎但令人討厭的事情,找不到人訴苦。一碰上不順心的事情,所有前塵舊事又給挖出來,狠狠地否定自己一番,意志又再消沉。十一月還有十九天,今年仲要打風,打兩個風tim,小命不保啦今次……小強爬過腳的感覺仍在……怪嘔心的……到底我上世做左咩壞事,好想揍人呀!


留言

  1. xD雖然知道各種繁雜討厭,但經你寫下卻意外好笑啊,雖知道絕對沒有自揭瘡疤來娛樂任何人的意思在。

    代購真是需要財力、耐心、恆心、運氣跟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要是搞不定就專心買自己想要的書好了,不要這麼辛苦啦!(要是不嫌我各種慢,有時書我也可幫你找的,一律發順豐就是)

    至於人,本來就跟潮水一樣,來來去去。
    有時候隔著距離文字相會什麼想像投射一番,特別美、但實際見面就各種囧也是有的…所以看盡緣起緣滅,學會珍惜該當珍重的人事物、放下那些已經飄走的…也是令自己心自由些的方法……?

    然後小強我不怕,不過真要對付的話,魔術靈之類的噴劑比較有效又快XD

    總之保重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要看 男人都是智障!

      ORZ,我不是怕小強,而是怕髒。不歡迎任何未經我批准,入侵我神聖領域的東西\_/

      保重倒不必,掛了最省事。

      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