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9日 星期一

記者的價值

偶然在facebook看見張寶華,眼睛突然瞪得很大!張寶華呢,曾經是我中學時的女神呢(那時不流行女神這個詞)。她接受慢咇訪問(慢咇現在還叫慢咇嗎?),慢咇問她為甚麼離開記者行列,進入娛樂圈。張寶華答︰「記者這一行呢,你說專業又不像專業。只要中英文好,不怕陌生人,就能做。好像我這些做了十幾年記者的,薪水高了嘛,可是現在好像只要花七、八千元,請個靚仔靚女,就可以取代你。」事實雖然早已知道,從她口中聽來,依然震驚。張寶華呢,那個惹怒了江澤民,當場就被他直罵Too sample, sometime naive 的那個有線的張寶華呢!
香港的記者、新聞業界也的確如此,待遇和二十年前差不多,很多新入行的記者,都只拿七、八千元的薪水。我認識好幾個人,本來興緻勃勃去了當記者,沒兩年,圓了個夢,就找別的工作了──養不了家。而且在目前的社會氣氛底下,記者變成厭惡性行業。老闆交待的工作,即使違背良心,也不能不做。損人不利己,濫用社會公器……要講良心去採訪,跑一些有價值的新聞,又會遭到政府打壓,白色恐佈……

The Newsroom 第二季出爐,看着覺得很沉重,到第三集,才開始重燃上一季的興奮。
新一季故事開始時,不甚明朗。Will和一個看起來很老辣的女律師對談,互相質詢。然後,編輯部的每個員工都進到該會議室,一一訊問。主線在第四集之前,仍不甚明朗。情感線卻一開始就有突破,Jim為了淡化Maggie帶來的傷痛,自告奮勇採訪羅姆尼。留在紐約的Maggie竟然和Don分了手,因此她積極地主動地不惜一切要求派駐外地,追訪非洲新聞。MacKenzie稱這是一切禍事的因由。
替班的高級製片人Jerry追訪到一條奇怪的新聞,證據直指美軍在熱那亞使用沙林毒氣。無獨有偶,第六集上映時,敘利亞就發生沙林毒氣事件(呢套劇可謂烏鴉口)。可是國際法已經在2007年禁止,戰場上使用即犯國際法。違反國際法是非常大條的,聯合國有權派兵制裁。一組人追訪了六集,一個一個電話打去確認,最後Jerry用了一個違反職業操守的方法,得到一條有力證據。此時,第六集結尾,Charlie開腔了︰「故事是假的。」

我相信The newsroom 編劇裡面,一定有前記者、前新聞部等等的人才。一個記者不可能永遠跑前線,到某個階段,可能轉型、可能升為編輯。香港近五六年的記者均傾向往外跑,日本向外發展的記者很多,李碧華、山崎豐子均是成功例子。
談到山崎豐子,不得不提去年一度非常喜歡的《命運之人》。這部電視劇最後幾集雖然爛掉了,但仍是值得一看。今年同樣以社會為題材的《半澤直樹》卻完全出乎意料地,引起了港台的注意。
半澤直樹以日本銀行業為背景,講述一名不畏強權的銀行從業員,在高層的重重壓迫和黑幕之下,奮力還擊的故事。仔細留意,故事其實是把古代的江湖俠客,擺在現代背景。這位俠客見義勇為,濤濤洪流之中堅持信念,並憑着信念和幾位羅賓漢扶助,不屈地向強權挑戰。英雄主義味道甚濃。
《命運之人》的故事大約也差不多,只不過後面沒有跟足原著,爛掉了。但兩者的本質基本上是不變的。這種故事大概只有日本能拍出來,第一,要國民生活裡,擁有俠客的精神元素。第二,大膽使用現實背景為材料,也不會涉及官非的器量。換了香港,會變成辦公室處境喜劇,美國則會變成紙牌屋(House of Cards)。
堺雅人的樣子我看着老是想笑,他的臉太有喜感了,尤其是那蔑成一線的嘴吧,彎彎曲曲的曲線。當然,這只是個人觀感,他的演技無容置疑的好,那雙以眼還眼的眼睛,那鼓狠勁,那道盛氣凌人又帶點無奈的蔑嘴……加上其他人的誇張演技,中和了嚴肅主題。
我時常覺得類似這樣和「政府對着幹」、「政府是最大敵人」的題材,在華人地區是不可能出現。我們只能和朝廷對着幹,因為中國百年前已走出封建制,打倒朝廷沒問題,打倒政府則不可能。政府無論做甚麼都是正確無誤,偶有害蟲,旋即會被自己友清理門戶,維持法紀和威嚴。《寒戰》談內部事務,最終梁家輝大義滅親,部門外的人,例如傳媒,半點插手介入的餘地都沒有。在我看來《寒戰》是過份保護政府,並且把巿民當作白痴。封鎖大廈作如斯大規模「軍事」行動,居然是輕易得有如book個war game場打war game簡單的事。當然,如果現實保安局長真是劉華,我會認同《寒戰》的佈局和架構。至少劉華演的保安局長,懂得講人話,我們的保安局長,只懂講廢話。

挑戰強權是2010年後世界的主題,無論茉莉花革命、佔領華爾街、佔領中環……主題都是圍繞把既得利益者拉下馬來。The newsroom第一季巧合地預告了斯諾登事件,第二季又狠狠批評佔領華爾街行動是「失敗的行動」。去年我還覺得佔領華爾街牽起的風潮,能夠引領未來世界走向,經Will分析之後,這個沒有目標、沒有領袖的「運動」,絕對談不上成功。沒有願景的佔領活動,最終失敗收場,警察暴力清場後,這個活動留下的似乎是「富人的又一次勝利」。
試想像佔領華爾街的過程︰一班人佔領了華爾街的空地。富人上班時,看見,打電話報警︰「喂喂喂,911?有一幫人把我家門口的道路塞住了。」警察問︰「那幫人為甚麼塞住你家門口呀?」富人說︰「我不知道,他們阻塞通道是違法。」警察說︰「好吧,我幫你們清掉。」結果警察接到富人的投訴把場子清理乾淨,一群瘋子怎麼吶喊都用。
這個過程最重要的部份在於官、商之間的默許和行動,估計佔領行動的傢伙不會這麼無聊打電話給警察,說我們把場子佔領了,麻煩你們來清一清。有甚麼改變了嗎?沒有。但是「佔領非法、暴力清場」必然會成為警方日後行動的依據︰有人投訴就行動。
而清場行動之中,身為記者的Neal「響曬朵」仍然被警方扣押。情形就和香港類似。

香港的媒體工作已經變成厭惡性行業,自甘墮落加上政府壓力、經濟條件,促使愈來愈多新聞工作者放棄,愈優秀走得愈快。柳爺去了愛協、區家麟主力寫專欄……張寶華都去了娛樂圈發展。
從來沒有人強調、規定、限制記者轉行。我覺得甚至應該欣喜及鼓勵記者轉行,並以及吸引新血︰雖然短時間好像很無聊、賺不了錢、出不了名,但是將來可發展的方向,超乎你想像,其他行業絕對無法做到。當然,這不可以不應該作為低工資的藉口,薪酬調高以獲得合理待遇,沒有人會反對,特別是目前這樣的媒體生態環境之下︰

延伸資訊︰

2 則留言:

  1. 子房,
    我以前都做過報紙工作,真係講都無謂...
    而家隨便搵份雜工做吓,得閒睇吓書去吓旅行,呢D生活好滿足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都真係無咩希望。
      司徒夾帶講得好岩,媒體呢一行,既搵唔到食,又得唔到人地專重。
      做得一輪都真係唔知想點。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