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小爆澳門.活死人的萬事得(上午)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0208-100210澳門行

經過一天奔走,我在阿祖舊舖閣樓醒來,看了一會電視和書,10時正打電話給活死人學長。等半小時,不見人,我心想,倒不如自己先去三角花園逛逛。正要出門,忽然聽見有人用力拍鐵門,開門一看,居然是學長︰「你電話不通,可怎麼沒有打電話給我呢?」我一愣︰「對喔,為甚麼?哦,我怕你沒有起床,阿東打幾個鐘頭電話都不通的。活死人嘆氣︰「算了,快走吧,車子停在外面我怕被抄牌(罰單)。」
我以為他騎機車,沒想到他居然把家裡七人車開出來,載我到處走。他想帶我吃魚湯粉,時間尚早,店家未開門,因而先繞道,參觀紅酒博物館和賽車博物館。我的照相機出狀況,第二天的行程沒能拍下照片,十分可惜。非假日早晨,車位很多,泊好車子才發現沒有零錢,我掏出兩個台幣和港幣︰「要不要試試看?」活死人一呆︰「進去買門票再找零吧。」

◎紅酒和賽車博物館
博物館門外完全不似博物館,好像某私人屋宛一樣。走下樓梯,原來兩個博物館都在同一樓層,面積不比半個籃球場大。我們先進格蘭披治賽車博物館,活死人在澳門長大,熱愛汽車,在台灣我最愛當他機車乘客,又快又穩定,睡著了也不覺得會出意外。來到澳門,他駕車技術也是一流,路窄人多,交通燈欠奉,商戶招牌阻擋視線,行人經常冒失橫過馬路,每次他都能夠及時剎停。機車愛左右穿梭、黑黃的士專橫過路,戰場一樣的路況他駕御自如。泊車仔細,常探頭出牆外,小格子分毫不差。山路彎位恰恰容下一輛車,還要留神對面來車,活死人說︰「這樣的路況,技術有可能不好嗎?」我想一想,台南馬路比澳門寬一倍有多,交通意外頻仍,真是令人驚嘆。
我不懂賽車,賽車比賽只留意意外和事故,走了一圈,發現只高級只到三級方程式。「因為澳門太少,方程式只能舉辦三級。去台灣好幾年,沒有看現場,好懷念呀!」滿心以為讀五年大學,畢業可以回澳門看賽車,神差鬼使考上研究所,漫長的求學生涯使願望遙遙無期。走了一圈,與其說我在看賽車,倒不如說在看賽車上的廣告,看見熟悉商標,立即像小孩一樣亂叫。原來百佳有贊助賽車,絕跡香港的萬寶路廣告仍然在澳門賽車上活躍。熟番賽車的活死人說,很多車款他都沒見過,我頗為驚訝,在我觀念裡他是汽車百科全書,他苦笑︰「我只知道那些買不起的車款。」
照相機突然迴光反照,我很興奮想拍照,但現場沒有任何標示,不知是否允許拍照。活死人主動幫我問警衛,警衛外表黑實,身材高大,東南亞裔,廣東話不通,幸好能用英語,問了兩句,警衛好像也沒聽動,「YAYA」兩句不管我們。我問︰「好奇怪,沒有館員,只有警衛。」他嘆氣︰「澳門政府省錢,賓賓(泛指東南亞傭工)便宜嘛!」問完,照相機又掛了。
轉兩個彎便到出口,我們各取一份場刊,中英日葡四種語言,中文只有簡體。紅酒博物館就在旁邊,活死人問︰「你要喝酒嗎?這裡10元一張票。不喝酒基本上沒甚麼好逛。」我膽小怕死,自小滴酒不沾,反問他︰「我要開車。」紅酒博物館只是一條長廊,兩個人有如誤闖禁區,牆上介紹紅酒的文字和圖片,一看就知道跟我交學校報告一樣,胡亂從書上抄錄、放大重製,活死人研究所專業是博物館︰「我只不過讀了半個學期,隨隨便便都能夠挑出很多問題。」長廊盡頭,一個自由行家庭,一家五口不分男女老幼大爺般喝酒︰「這兒再倒一杯給我。」桌上酒瓶六、七,還未到十一時,遊客不多,大概都為他們而開,我們看得眉頭大皺︰「十元一張票就豪飲。」
離開博物館,幸好沒有被抄牌。活死人開車載我向海邊走,路過大觀音像、幾家金壁輝煌的酒店,我覺得澳門酒店密度比7-11還高,他說︰「別看澳門酒店這麼多,旺季全額爆滿。」難怪現在還不停地興建。
◎科學博物館
早上路況良好,在科學館停車場下車。澳門新科學館由貝聿銘設計,素來喜歡這位大師,擅長把建築和環境融合,香港中銀大廈殺氣重重,與港島區氣氛非常配合。第一眼看見大師在澳門的新建築,白色主調桶狀外型,面前汪洋平靜,日光明媚,我大惑不解︰「好像馬桶……」活死人學長一指︰「還有一部份仍在施工。」順指一看,那是水管?穿過廣場進入正門,新穎和華麗立即令我改觀,好像進入大戲院大堂,服務人員衣冠畢挺,禮貌周到。我傻傻地跟在學長後面,他掏出身份證,即可免費入場,我出示台灣大學學生證,也得到學生優惠,櫃台經理一腔酒店式服務態度︰「我們為你算到最便宜。」活死人說︰「這是澳門政府唯一對得起澳門人的地方。」穿過寬闊而空虛的走廊時,一家麥當勞不倫不類佔據望海舖位,前一天聽學弟阿祖埋怨,澳門只有台南六份之一,但麥當勞有十幾家。活死人大笑︰「這一家是全澳門景觀最好的麥當勞。」雖然我覺得館方莫名奇妙,這麼好的位置好歹也租給格調更好的商戶,至少租給星巴克吧,仍然不禁問了一句︰「這一家有套餐嗎?」
穿過閘門,正式進入科學館主建築。純白建構和螺旋狀路,在在都令我覺得像衛生紙,卷狀厠所專用那種。活死人說︰「這道是回音牆,你站在三樓說話,我在一樓可以聽見你講話,要試試看嗎?」我說︰「好辛苦,幹嘛不打手機呢?」大堂展示太空人楊利偉的太空服和神州五號模型,我只第一反應︰「會不會有太空細菌?」姑勿論我對大陸高度表揚楊利偉的鄙視,單憑太空衣送給澳門,就覺得和古代中國政治沒有差別,給你一點禮物讓你高興一下,象徵皇權伸展到這種地方。西方國家一直不明白中共對外關係為何干涉其他國家內政,因為中國傳統觀念,我國東西在你哪邊就證明那是我的國土,中國人無論去到多遠仍然是朕的子民。別說外國有多少唐人街,光是你偷了圓明園的國寶,我就可以出兵打你︰「不然你告訴我,假如大英博物不是中國領土,為甚麼有中國國寶?」
我們從二樓展館進入,儘是適合小朋友玩樂和學習的玩具、設施,學長說這些塑膠製品,全部德國原裝進口︰「砸了大錢。」看見一堆小朋友圍在玩具周圍,我旁觀多過參與,然而設施一半以上已經損壞,有待修理。攀到水文館,忽然聽見熟悉聲音︰「黎踩我場?」原來是小森學長,一身工作服,掛上科學解說員名牌,相見甚歡,他即席示範設施如何教導小朋友,試了兩個︰「超,比D自由行玩爛曬。」終於找到一個運作良好的設施,水管噴出流量頗強的水柱,我依言把塑膠球放在水柱中央,水流包裹球在水中輕微搖晃,卻不偏離,學長解釋︰「這個就是流體力學,水這樣子跟這樣子,然後有流速、力量,所以……其實我也不懂,總之球不會掉下來。」我們兩個文科書生,跟著他到他真正的看守場所,他笑笑,拿出一桶乾冰︰「很冷是吧?下午有我表演。」原來展館還有特定的科學實驗示範,我們約定待會一起午飯,先到別的展館參觀。
展館進入高科技領域,很多損壞機器上面有一個像八達通一樣的感應器,學長解釋,將來會推出一張卡片,供小朋友在家裡連線測試,紀錄積分。我們來到輕軌模型前面,來澳門兩天,路窄車多的境況已深印腦海,連天橋都沒有位置再建︰「還有位置建輕軌嗎?」活死人指著兩環模型,外圈代表各種車輛數量甚多且不同大小的圓型倒塞馬路,內圈相同大小的圓圈順暢運行︰,澳門政府説輕軌方便遊客,不用塞車。根本想賺錢。澳門人用不著,而且路線全設在賭場和酒店,浪費澳門人金錢給陸客觀光。」我想也是,庫里奇巴的公車捷運系統或者會比較適合。我拿起幾顆大的圓點,放在一旁說︰「塞車嘛,這樣子就好啦。」至2010年六月中收到消息,澳門政府擬改新馬路為巴士專用路線,我甚是驚訝,活死人表示︰,澳門政府要做,也沒奈何。澳門人蠢到不會反抗。香港已經很好了!
◎三盞燈的魚湯粉
午飯時間,活死人學長開車載著我和小森學長到三盞燈一家馳名的食店吃魚湯粉,他特別挑這一家,因為香港很少類似專賣東南亞特色小食的店舖。在某大樓停車,樓內儘是老人家,脾氣十分差勁,我莫明奇妙被一位伯伯怒瞪,口中唸唸有詞。我知道他在罵我,但聽不懂他罵甚麼,腦中閃起一位在澳門工作的朋友厚仔,他偏激認為澳門人全部「仆街」,沒禮貌︰「好的都是香港過去的。」我不理解,因為在台灣認識的澳門人,大部份溫文爾雅,不會覺得和香港人存在太大差異,甚至我覺得相熟幾位比大部份香港人正義。
我們各點一碗魚湯粉及一碟咖哩角,魚湯粉香料味太重,不太喜歡,小森學長說︰「精華全在湯裡。」我勉強喝光,只感喉乾舌燥。咖哩角冰冷,大失所望。出門後活死人學長埋怨︰「好貴,以前幾塊錢一碗,現在十幾塊。」小森學長說︰「你看他菜單就知道,我們小時候除了魚湯粉就沒有別的,現在又飯又咖哩又套餐……」跟香港情況一樣,發展旅遊業之後,以前一家餐廳只賣五六種專長食物,現在讀完每家餐廳的餐牌至少要10分鐘,可是沒有特別好吃的,好處是進去不用思考,壞處是每家都一樣,跟連鎖餐廳沒有分別。
載小森學長回科學館上班,活死人問︰「澳門你還有甚麼地方沒去?」我說︰「很多呀,還有葡撻沒買。」他發現我沒有做功課,議事亭前地、阿婆井、大三巴等一一詳列,我說︰「都去過了!雖然昨天阿祖沒有解說,去了跟沒去一樣。」他點頭︰「好吧,我們去氹仔。」

延伸資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