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7日 星期三

枕簟溪堂(三)

「你好。」暑假過半某周三晚上,店裡來了一位客人,小白抬頭,一呆。
小店客人疏落,平日除了整理貨架,沒有特別事務。來店客人總是固定幾個,小白大部份認得。他們多半是音樂製作人,或者某些幕後工作人員,有時為電視或電影配音、後期製作,來店裡訂購外國唱片,或者請託小P錄製特殊音效。
曾經有一位經常上節目的唱片監製,一頭火紅色及腰長髮,馬臉墨鏡,一身黑皮勁裝,總是騎重型機車到店。進門抖一抖皮褸,脫下,擲回車上,剩一件防彈衣似的背心,金色皮帶環扣閃亮。他常買南美洲和非洲土著音樂,愛和小白聊天,頗為健談,十分虛偽,聲如蒼蠅拍翼。小白雖然討厭,可是客人不能得罪,只好強顏歡笑。有一次他突然打小白手機,不知情下接聽,騷擾她整整兩個禮拜。小白非常厭惡,卻拿他沒辦法,質問小P,他說︰「是這樣嗎?糟了!我沒想到他會打擾你。」看見他無辜和苦惱的神情,小白不忍生氣。
前男友得知,堅持每晚接她下班。當時正是期末考緊張時期,他好幾門必修掛紅燈,假如沒辦法考過,就不能畢業。他無視小白命令,夜再深,路再黑,還是騎著他兩位哥哥用過的機車,花半小時趕到店裡接送。如是者半月無事,監製沒有來電也沒有來店。但是男友接送已成為習慣,小白也樂得有人伺候。
前男友說第二天考試,小白覺得監製半月不見影蹤,應該安全,不勉強他來店。豈料小白安心等待關門之時,監製突然出現,看見她收拾東西,興奮說帶她到錄音室,參觀某當紅歌星錄音。小白一邊和他搭訕,一邊拖延時間,心裡焦急得要命。不能當著客人面前打電話報警,向男友求救最快需要半小時。她忙碌地將排好的黑膠唱盤弄亂從排,第三次調動蔡琴和上海老歌位置,唱片監製聲線偏向不耐煩之際,他,恰巧在門口出現。
好長一段時間,他成為小白心目中無可取代的救星,儘管分手了,小白仍然很依賴他。如今眼前出現的男子,栗色頭髮,雙眼有神,比前男友高出整整一個頭,白襯衣黑西褲皮鞋晶亮,舊日的救星頓時被眼前的天使洗去,剩下老實而庸俗的形象。
「我來領訂了的CD。」混實沉厚的聲線,令小白陶醉。
「請問您大名是?」小白面頰迅速發熱,吸一口氣又如潮水退去。
「邵華倫。」
「不好意思。」小白不敢相信,望著他。
客人會意,微笑︰「名字很熟吧?平常是我爸爸幫忙訂購,我才是本人。」
笑容,漸漸在小白心裡放大。

枕簟溪堂︰第二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