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總有一天我們可悲

2015年快將過去,忽然想給這一年,提早來個總結。十月時已經有這個念頭,苦苦熬到十一月來臨,心情,就更加鬱悶。

過去一年又發生了許多事。自2014以後,各種的波折和困難把我折磨得不以人形。到了2015,一整年都只圍繞着一個命題︰

我喜歡的到底該不該堅持下去。



去年這個時候,真的想過放棄,也確實放棄過。連滾帶跑的從最適合我的工作逃開了,背叛了最不能背叛的人。然後,找了一份不怎麼樣又不怎麼好的工作。這時,書店向我招手了,條件不錯,我加入了。

再一次做書,換來的卻是更大的苦惱。沒有因為回到自己喜歡的行業而如魚得水或心安理得,那份不安感更甚了。畢業後一直抗拒到最前線的書店,那時也因為要到店面工作半年而推掉了聯合的採購。

這間公司同事的個人能力值應該是我打工以來最強的,但團隊合作則很差。奇怪的是,公司並沒有想過發掘和讓這些能力值強的人發揮,反而是想盡方法消滅個人特徵,把適合的人安置在不適合的位置上。然後,大家做到哭了,覺得做書已經無望--沒有生活、沒有薪水、沒有將來。然而當我和他們聊天時,深深感覺到他們對書的感情沒減退,只是多年以來,「做書」令他們絕望。

我自己也很絕望。

十月份,同事工作,傷到腰,休克送院。他是我目前的拍擋,公司同事戲稱好爺。

好爺在我的樓層是老大哥,資歷比我們上司更老,工作能力絕佳,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從其他書店轉來的同事,聽到他的名字均說︰「好爺?比個店長佢做都得啦。」可是,他的職位和我一樣,薪水可能和我也差不多,因為拼命且不斷工作,被上司催逼,落得受傷送院的下場。

傷勢嚴重,醫生批了45天假期。看見他的模樣,是覺得體力勞動的工作可免則免,但公司似乎不打算升他的職。只要微升半級,他就能做一些少體力勞動而多數據分析的工作。如果不升,他很可能要離職,轉行了,不可能再做書搬搬抬抬了。

個半月來兩次探望,我和他絕口不提這件事。還是一如既往的談公司缺失,一如既往的談同事問題,一如既往的覺得自己沒有問題……


看着他們這樣子我覺得很可怕。連他們這麼勤勞的人都無法獲得更好的待遇,連他們這麼勤力工作的人都依然獨來獨往,像我這麼差的個人能力,又能如何?

我問自己,是不是很喜歡這件事呢?是的。

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一直以來我強烈的使我喜歡的事情不要形成壓力,輕鬆的狀態面對,輕鬆地寫,輕鬆的做書,輕鬆地拍照。年紀不少了,最近卻更多的是,擔心在公司說錯一句話,惹同事討厭,影響主管印象沒得升職;擔心排版設計,否決老闆的議案,會導致自己沒有生意;擔心校稿改錯改漏一隻字,以後別人就不會找我了;擔心因為自己的缺憾和妄動遭喜歡的人嫌棄。

變得很容易緊張,很容易恐懼,卻較往常更容易動怒或狂喜。這樣的感覺實在很討厭。

或許以前沒考慮過這樣的事情,覺得自己會「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未來。並不是不珍惜,我一直很珍惜自己喜歡的事與人,只是別人都不珍惜我,覺得像我這樣的貨色通街都是。或許真的是。而我也覺得其實沒有了不開心後就去找新的東西吧,十年過去結果就如李清照一般冷清得只照見自己不堪入目的世相。

最慘的是,如果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好的,認為正確或不好的,大概不會如此。可是,今年遇到的,都是好的,都是自己喜歡的,都是自己認為正確的。

緊張,用力,最終遠離。在過去,自問知所進退,有度如法。

2014過後,我不知道。

然後去了一趟新加坡,寫了一篇遊記。自己很喜歡,也希望別人喜歡。儘管我知道不會獲得任何人的加奬。

為此只能立下一年的目標。2016年,想和今年一樣,出兩本書。電子書當然。希望一本是自己寫的,一本是別人寫的,合著也可以。一本自己寫的,一本別人寫,一起圓一個夢,做一件事,做一些喜歡的事。

書會繼續讀,文字會繼續寫。想信自己的信念。即使孤獨和脫節,也是求仁得仁吧。

僅此為記。

2 則留言:

  1. 几年过去,子房不似以前那般消沉,这却越发让我担心,怕是已经习惯而“乐观”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不是,只是最近覺得必需要找一個出口,一直在那邊回轉也不是法子。
      Hula 你最近還好嗎?你的mail還有在用嗎?或者請你發一個給我啊。
      housescheung@gmail.com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