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

孤獨的久利生──Hero 2015

Hero 2015(律政英雄)最新電影,是粉絲的,就進場支持一下,不是,就上網瀏覽一下算了。

向來不拍續集的木村拓哉,基於各種各樣理由拍了Hero 2 (該稱作第二季還是第二集抑或第二輯?)。Hero 2 的劇情、角色、事件、鏡頭、場景都沒有問題,福田靖的編劇仍是那麼的「神」,唯一的問題,在於主角,主角不應是木村拓哉,不應是久利生公平──何況是沒有雨宮舞子在身邊的久利生公平。雨宮舞子在第二季裡,給久利生輕輕帶過:「世事沒那麼順利。」我心裡OS,嫌貴就嫌貴啦。

為補完電影版的缺撼,一圓粉絲心願(再加上其他商業考量),2015電影版決定找回松隆子,讓兩代女主角PK。滿心期待的PK沒有出現,結果是兩個女主角給撤底邊沿化,存在與不存在對案情和劇情推進沒有影響,男主角從頭到尾開展強大威能,所向披靡,大義凜然結束。


Hero是非常傳統,下剋上的日本類型文學。一個特立獨行的異人,進入體制之內,違反規矩,挑戰體制,不被身邊人理解,抱持信念最終改變身邊人立場。主體調性明確,故事情節和佈局早在第一輯時已經用盡,往後的劇場版乃至電影版,只是重覆第一輯的劇情和名場面,提昇「對手」的級數。政壇明日之星、國會議員、大律師挑戰過後,國內題材缺乏,便挑戰到國外去。也無妨,畢竟作為粉絲,最期待的是電影一開始提出的「腥風血雨的愛情」。

結果。沒有。雨宮和麻木始終和平相處,她和久利生的鬥氣和吵嘴也沒有了。該是說成熟了所以兩人不再鬥嘴?還是,該怎麼說⋯⋯久利生強大到無視旁人的程度了。


觀眾熟悉的久利生常因小事偏執不已,卻對身邊的人卝常關心。他會關心舞子的眼鏡、衣著,微妙地體察同事的曖昧,對疑犯的心理狀態都有着一種近乎天生的直覺,為着疑犯的未來和證明自己的直覺,可以不顧一切地前進。當然,這種前進給身邊人帶來的麻煩,他並非毫無覺察,他會在適當的時候給予回報。

可是,2015的劇情版裡面,久利生公平輕輕鬆鬆的解決了事件。外務省的阻攔,不算阻攔;大使館的高門,一小時內打開了;其他內部人事閒言閒語,全為他一個人開綠燈,他甚至沒有表現出一點內疚和請求,反正是我久利生認同的事情,你們也必然會認同、協力。我本來還在想,好呀,給大貨車撞了,該起不了床吧,換雨宮做主角帶領麻木千佳調查⋯⋯結果,他睡了一晚就出院了,骨頭都沒斷一根⋯⋯

電影版最大的衝突,也是最令我不解的是,怎麼原本最了解久利生的兩宮,在電影版裡居然變成最反對最不了解他的人。

也並非毫無線索。當上檢察官後的雨宮,給日益繁重的工務折磨得身心俱疲,漸漸忘了在久利生身上學到的東西。當她終於回想起來的時候,她也逃不過體制的鞭撻,一個人承受流放的宿命。神奇是,搞出這麼多亂子的久利生可安坐原位,他的覆歷應該更花才是。

雨宮今次真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原本有點小男生的個性,不見了,變成一個成熟的女性,能非常和平地解決她最不擅長的感情問題。面對質詢,坦白地說出自己很喜歡久利生(何止很喜歡,嘴都親了!)。那麼,後續呢?到底他們之間發生了甚麼過去。聽見雨宮要去石垣島,久利生沒有任何表示,擺出一副「我大把女啦」的表情。

能否說雨宮終於明白了久利生?要這麼說的話,久利生的影響力似乎是短暫的。只有他出現,身邊人才會「久利生化」,一旦離開久了,他們便打回原形。


郵購習慣、制度壓迫、主角強大威能,只是筆者個人詮釋。但有一點,共通的,從雨宮的部長就沒有保護她使她流放,證明十幾年來並無任何改變──日本官僚制度的作風。

《跳躍大搜查線》、《Change》、《外交官黑田康作》⋯⋯數之不盡以公務員為題材的影視劇作,所描述的體制和環境,均沒有太大改變。地方警署、檢察廳,權力微薄,遇有重大案件,必然由中央派特遣人員調查。架床疊屋的架構,地方前線人員淪為僕役,女性地位低下。資訊層層封鎖、隱瞞,地方想插手,高層則警告,高層阻擋的力道幾乎和調查需要的力量一樣大。

大環境沒有太大改變的情況下,久利生公平是以一種直接無視的方式來貫徹個人信念。無論流放荒島、進入特搜部協助、呆在城西分部⋯⋯身邊是雨宮也好、阿部寬也好,甚麼人物角色都無所謂。大家知道無法阻撓他,與其說是說擇了和他站在同一戰線,不如說順着他意比起短時間與制度背道而馳來得方便簡單。又或者,其實他不需要也不渴求他人相助,單憑一己之力,開展強大威能,完美地解決事件。 然而,誰又真正明白久利生內心?誰又真正能實踐久利生的信念?久別經年,實現理想成為檢察官的雨宮臨別之際,她說,她要踏上久利生走過的道路。久利生、木村拓哉那無所謂到極端無所謂的笑容,仿佛說着,是嗎,隨你便,我不在意。孤獨久了,似乎連理解他的夥伴都不需要了。哦,是嗎?反正只要我堅持,國界都能輕鬆踦越。我的武器無它,唯執着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