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blogger 十年暨第1000篇發文

這份工,打了一年,漸漸有些同事離職,都是些資深的,找到新的,更好的工作而辭職。學弟自澳來港,說找到新工作了,在新的學校圖書館當館員,館員就只他一個,工作輕鬆,薪高糧準,從家裡走十分鐘就到學校。

看着大夥都找不到錯的出路,自己還浮浮沉沉,心裡的焦慮比兩年前更甚。焦慮之外,否定自己之外,還多了一份質疑和矛盾。到底我在追求甚麼?

這半年斷斷續續的打着類似的反思問題,想讓自己確定一下,回到最原點,想一想自己想過甚麼生活。其實,我做人真的很簡單,只想找份簡單又不討厭的工作,不太需要面對太多人,太多糾紛,安安靜靜的白天完成工作。下班了,晚上回到房間,一個人讀點書,寫些言不及義的小文字。受歡迎固然好,不受歡迎就當自娛。

這,正是十年前出發往台灣的原因。

然而,十年過去了,又確實追到了麼?

沒有。

不,曾經有,卻都短暫。





法師同事常說,常覺得某些情景在眼前出現,即代表那一關未過。未過的關,未過的困難,總是會以不同的形式和面貌重複出現。

我明白這個道理,要是如此,我未過的關也太多了,而且,無法突破。

無法突破,因我不願用坊間的方式來突破。就拿感情一事。

十年前孤身一人,如今也是孤身一人。所謂感情,要成功有兩個原則,一,不要認真,二,騙到手再說。騙到了最初的一重,之後你想怎樣做,都可以。

十幾年前已拆穿了這份虛偽,騙過了之後,就會出現甚麼因了解而分開的屁話。大家都在互相欺騙,有用麼?看過無數的離離合合,我決定一個人,坦白面對任何形形式式的人。

結果每一個人都在騙我。每一例外。

她們覺得我不上當,覺得我太認真,就說,你太認真了,我不陪你玩。



有時候我會跟朋友說這些,幾年前朋友仍會說,做自己吧,總會遇到合適的。

我也信了好幾年,依着自己的心思繼續做了這些年,但每過一段日子,朋友就都會說,看你現在活得像甚麼,別在做編輯了,別再追求那些無無謂謂討不了吃又改善不了生活的理想。

然後我聽他們的話,進入和自己性格不合的行業,結果失敗而回,他們又說,都叫你別那麼做事,都怪你自己不努力。

原來如此,當你成功的時候,一切無關緊要的原因都會成為原因。一旦失敗,再重要的經驗都不是經驗,只代表一切的付出和努力都毫無意義。



既是無法追到夢,那退而求其次,回到自己的小日子吧。

那也不行。

以前一直以為,是自己和這個社會不妥,經常和社會對着幹,所以日子才這麼難過。

卻原來不是,即使安份守己,麻煩仍然會自己找上門。你不和它作對,他卻常來騷擾你。你多番迴避,卻是無處可逃。

只怪世人太狼吞苦嚥,務要㩴取自己應得以外的資源。其他動物,吃飽了便睡,不會多吃。人呢,吃飽了不知足,還要多點,自己沒有,就向別人下手。道德上說不過去,因而制定各式各樣的規矩,合理化不道德的行為,或貫之以習性。

人的習性如此,不守規矩,遊戲玩不起來。



為甚麼要玩別人設定的遊戲?

在這個大命題下,一轉眼十年。

過去十年,我把自己捶鍊成自己追求的模樣。簡單,直接,認真,坦白。

我覺得這樣很好,沒有心機,沒有心計,少計較,往來的人都簡簡單單,能不說話呆上一天,能一直說話說上一天。

別人卻覺得不好。仍然碰着釘子,原本就不是合群的人,這麼做以後,離群眾更遠了。人際關係上的磨擦並沒和比我怒氣滿溢憤世疾俗時少。朋友說,你氣場不好,你氣場給人不舒服。

好吧,既是如此你殺掉我。



做人不是寫論文、做實驗。做實驗的結果要是不能證明最初的假設,也能拿些數據來做別的事。寫論文更是,證據和資料得出相反的結論,就把相反的結論寫出來就好。

做人呢?

日子白白過去了,白白浪費了。

為了不入輪迴,才把自己變成這個樣子。結果?

沒甚麼結果了。砍斷重練也沒機會了。

繼續做自己也得不到甚麼,仿傚別人做,又逃不過那些破碎的結果。



有第三條路嗎?一定要非此即彼嗎? 我會找出來的。找一條既不會違背初衷,又能與這個世界諧和的,新的道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