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棋魂回憶--光仔與佐維的戀人絮語

電影看多了,知識豐富了,竟感覺佐維的消失是希治角式的。一早預告了,結局早已知道,次第地,緩慢地,一鬆一緊,消失時卻又那麼突然。
佐維的消失,鋪敘得那麼經典。突如其來的感應,棋盤淡化的血蹟,光仔嶄露頭角…仿似一切如常,消失的肌理卻又清晰無比。誰會相到,緒方一局之後,平靜悠然的早晨,佐維便帶着覺悟與微笑,消失了。




消失之前,佐維一再警示,然而光仔充耳不聞。在讀者的眼中,光仔的光芒每增一分,佐維的存在便減一分。
可是,在光仔的眼裡,生活一切如常,佐維和平常一樣。正是這份以為一切理所當然,毫無危機感的平淡,隔絕了二人的心聲。

我們曾幾何時,也安於各種各樣的平凡,以為只要不想太多,安逸和甜蜜的日子就能無止盡地繼續下去。這份安逸,蒙蔽了多少危機前的徵兆,縱使意外發生了,我們也想不起,那些明晰的線索。
光仔正是如此,他看不見,也記不起佐維的呼喊,才會盲目地跑一轉虎次郎故地。一趟短途旅行下來,光仔才醒覺,自己對佐維的過去,毫不理解。要是不在家中,不在棋盤,他可以到哪裡去?他和上一位宿主虎次郎,有着怎樣的經歷?甚至每天對奕,對他的棋藝也不甚清楚。
是甚麼阻隔了他們?是那份自以為的尋常。

佐維消失,光仔尋找,到光仔放棄圍棋,也是中段精彩的鋪排。足足用了一本單行本,中間還加插了幾話番外篇。要是換作今時今日,這一話佐維消失了,下一話光仔就放棄了。就如死亡筆記,Jump的節奏和劇情推移,容不下層次遞增,只適合短跑。
我們的生活在過去十年間,也無可避免地急促起來。無論人和事,都再沒有相識,學習,感受,然後決定。一切在一開始的同時就下了決定,判死刑的時間不超過三天。對人的興趣,故事的興趣,決計不超過三天。三天過去,失去興趣了,無話可說了,老死不相往來了。

神恩賜佐維在光仔夢裡相會,光仔說,有許多話想傾訴,伊角職業試通過的喜悅,輸棋給塔矢亮的不忿……在光芒消失以前,光仔凝視無言的佐維,幾近自言自語地問,你消失的時候,也是帶着這般的笑容吧。直到最後都沒能再講上一句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