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轉工?轉行?

做書這件事,由我從畢業開始至今,是毫無疑惑的。

由一開始,覺得自己已經在舖面兩年了,便想着往上遊做上去。待過發行,上事太怪,同事走曬,呆不下去。當過編輯,不過大家看見我拿着相機進進出出,喚我作攝影師,上司忌才,也不願讓我寫文稿甚麼的。

而如今,竟又回到舖面了。從新當個店員。

這個店員的壓力還真大呀,大到有點喘不過氣來。滿心以為,有五十幾個同事了,我只需要專注陳列和補貨即可。誰知道,現今和做小店時一樣,拆貨、送貨、訂書、查書、sell客、上架落架調架,追數、訂貨、check 貨⋯⋯都要做⋯⋯一個人。

累,固然是的,滿足感卻沒有。而且,死貓不斷食,勞而無功。

如今橫陳在我面前的一個人生大難題是,已經不是轉工不轉工的問題了,甚至考慮到轉行。

轉行?朋友們一聽見就很興奮,叫我回學校教書,認為教書是一份好工。我說我不行,無法告訴學生,只要讀好書就能有美好的將來。他們說我不用那麼上心,就像他們當社工,也不會上心,對於當事人,只用技巧應付。

我說,我不行。

大熊又常說,醫管局的工有多好。人工高,工作量少,職員們有空都在看食譜。好吧,我投過去,對方找我面試。大熊一看職位,搖頭說,這個不好。 結果真去面試了,對方似乎對我不感興趣,三分鐘內連續講了兩次:仲有無咩問題,無問題可以走,多謝你今日既面試。

這句話連續說了兩次,我問的問題卻沒有回應。


有時候會覺得很奇怪,我是一心做編輯的,讀了課程,閒時研究電子書、版權資料,卻總也是沒門。跑了一轉台灣,以為可以在大學出版社工作了吧,卻原來也不是甚麼出版社,整間公司只有一個編輯,一個不要緊,工作性質才重要⋯⋯說穿了又是寫企劃案跟人家要錢,成品如何,沒有人在意。

有時候也會想,是否上天存心戲弄我。

貴絲說我都找不到編輯的工作,可能這一行已經飽和了。我聽後,如夢初醒。然後,新相識的朋友說,他認識我一年了,這一年我都不知道在做甚麼:咁就咩都唔好唸,去屯門做保安。保安幾好呀,人工高過你呢到,又唔洗OK,又省車費,又平⋯⋯云云。有錢就可以過我呢D生活。呢個城巿就係要呢D野之嘛。

保安。

人工。


老細出了個難題,剛剛過三個月,和老闆面談。十五分鐘後,我就被欽點為跨區展的小嘍囉,負責擬定書單。老細是看準我星期一放假,而叫我把書單傳過去的。擬定的同時就覺得書單很有問題。呼。

之後還有漫長的討論、分析⋯⋯對這件事我完全無信心可以勝任和完成。

朋友說,這間公司請我,算是很幸運:因為你個look唔得,唔smart,好似個中坑咁。

然後在討論的最後還是同一個結論:這個社會容不下我,我不適合這個社會。這一點我也知道,然後我在這個世界走了一圈,才發現其實沒任何地方真正容納過我。讀書那幾年,苦苦地熬出了一寸土地,最後仍過不了關,找不到工作,需要逼遷。

此前,我還在想,要不要和這個世界妥協。如今才發現,其實妥協和不妥協由不得我,不是我說了算。

轉工和轉行其實都一樣,都只是量變而已。我需要質變。流浪的日子就是質變了。而這個質,更需要更大量的變更才可以。從量為基礎去變,抑或從質的基礎去變?

如何變,怎麼變。

如果還有變的機會的話⋯⋯或者,已經沒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