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時間太少

最近實在沒甚麼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該說,好累嗎?不單止吧。一直無法集中精神寫點甚麼,每當腦袋裡想到些甚麼東西,想記下來之時,總有別的事忙。工作在忙,事情在忙。累,確實很累。打破了二十幾年早睡早起的習慣,每晚三更半夜才回去,一覺睡去,清醒時,已經在公司了。

公司內部又出現很多問題,這些問題都不能被解決。總括而言是老闆問題。如今,又落到一個境地,老闆死先還是我們死先。

每間公司有每間公司的文化,每當進入到一間公司,總會覺得有些不妥當,有些走下波。然後會想一些方案去解決,去應付。然而,做了幾份工,才覺得 ,其實,原來是沒辦法改變。像我們這些嘍囉,能夠苟且下去就好了。高談寬論毫無意義。簡直就像一個戀人疲憊了,原本來共同組織些甚麼,卻在年月中感到疲勞,最終絕望離場。

如今,我就在這種感覺中渡過。

同事勸我,若要走,就早一點。在這裡熬一年、兩年,其實沒有意思。

走,很容易,但仍是這些基層職位,走了也未必能解決問題,情況只會繼續重覆之前的事情。生活沒有變好,反而更忘,離理想甚麼的,愈來愈遠。

早上花了點時間整理照片,一邊整,一邊想睡。還是整理不完。去旅行時拍了太多,平日也生活在拍,有的沒的在望,不管被拍者願不願意也在拍。

電影也在看的,影評和稿卻沒有很好在寫,提起筆又寫不下去。是對生活的放鬆,是對信念的動搖。

真正要想的不單是搬屋不搬屋,轉工不轉工的問題,是轉不轉行的問題,還要不要留在圖書這一行業的問題。


我不知道。

世間上太多問題懸而未決。關於自我的自己的問題也是如此。似乎沒甚麼可或不可,又被心中的慾望和執念驅使。

這幾天下班後都和同事去pub喝酒。我是不喝的,滴酒不沾。水果酒加可樂會喝一點。我怕愛上了,便會從早醉到晚。

大家談了很多東西,做人的方式,待人的態度,工作的熱誠,等等等等。總覺得自己變了中佬了,竟然會做出這種事來,在酒吧喝酒,看球賽,三更半夜批評公司。

我已經到這個年紀了呀?原來,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

始終還是那句話,安居樂業, 怎地好像,很辛苦,很困難似的。然如今,我真的要好好的閉上了門,反思一下過去,想一想,後面的路該怎麼走了。


近來花錢花得有點誇張。一來想快點重拾生活品質,二來是工作上有需要。

現在工作都要用whatapp來聯繫,電話沒上網,很多消息都不能即時通知同事,很煩。 現在的工作既不能看電腦,又不能看手機,需要一隻手錶,但看來看去都不合心水。

還有傢俬,家電,電水煲等各種東西,需要添置。冰箱、洗衣機,還在考慮要不要買。房間小,買了沒空間。不買,又省不下拿到外面洗的錢。

說來說去都是老問題,以前總是覺得只要努力些,日子就能過得比較好一點。現在卻是,無論怎麼做 ,好像都沒有變得更好。目前要緊的事情事,趕快把今年花出去的錢儲回來,那麼心裡面,才會比較安定一些。

人活着到了這個年紀,將來是沒有的了,日子卻必須要過,過來過去,活來活去,卻又似乎,沒有太大差別。過日子就是過日子,活着就是活着。明白到自己的無力,無法改變這個世界,真誠地活着,忠於自己 ,已經足夠感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