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不開心

最近總是不開心,不知道為甚麼不開心。或者太在意他人的目光,或者因為別的原因。

工作還是繼續着,繼續着我的人生,這個人生卻是沒有過去未來與將來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也不是今天才形成的了。例如不能融入同事的圈子,同一句說話別人說出來無傷大雅,我說出來就遭客訊了。其他人總是叫我多講些自己的事,我說,不能講的,你們聽了定然接受不了。他們說不會的,不會的,你講吧。結果才講兩句,他們就說:你不要再說了,太奇怪了。

以前覺得沒所謂,只要還可以寫文字,寫得出文字,總有一天能夠有所回應的。然而,走了這個世界一圈,才發現,無論到哪裡都一樣,未來都一樣,錢一樣,生活一樣,未來甚的,其實相差無幾。


其實最近的問題,近一兩年不開心的原因,和我十年前不開心的原因,完全一模一樣。可是,隨着年紀漸長,感覺和看法都會相差很遠。以前,即使知道現實如此,仍然不會妥協,不願妥協,覺得只要努力,依舊可以突破。

多年過去,掙扎過了,努力過了,來到此時此刻,實在很累,很是絕望。因為絕望,所以想像着去流浪。結果?




結果是,其實,去到哪裡都沒有未來。人只能在這個現實,無望地等死。



這個現實,十幾年前,早已知道。不過當時並不覺得是甚麼,總認為只要一步一步走下去,一筆一筆寫下去,我所渴求的終將得到。然而,這麼走了十年,我得到了甚麼?好聽的是經驗,難聽的是失敗的經驗。


十年過去了,一頭回望,風雨多,晴天少。我所求的簡單的兩件事,一件也沒能達成。


朋友說,只要你認為行,就行。卻,又能如何?多少次我們也祈求過,到最後只是坎坷。


快要過試用期了,直到此刻,仍然未能接受,自己又回到鋪面做最基層的工作。奇怪的是,我明明在一間全港數一數二的店工作,但工作的種類和以前在小書店時竟然一樣。送貨、追單、訂書、查書、上架、庫存、拆貨、扭櫃桶、找書、拍照、出文宣⋯⋯全部一腳踢。累,是很累,而且會反過來問自己,嗯?我不是在一家很大很具規模的連鎖書店工作嗎?

因為等錢洗,舊公事需要人校稿,我便回去幫手幫了三天。那邊的同事,有說有笑,工作簡單,不辛苦,像天堂一樣。但我在那邊工作時,卻地獄一般。她們說,因為二佬辭職了,性情大變,再也不會逼迫他們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二佬的心情也好轉了不少,沒有拿他們發脾氣。唉,有時我在想,如果我再多撐三個月,可能情況會不同。

同一時間,公務員那邊也不找我了,沒有再次筆試的通知。上網看看最近有些甚麼工作,想轉去做些簡單的文職,看見紅出版請人,又順道按下去。一讀條件,不知為甚麼,非常恐懼。恐懼?條件不也是寫寫企劃案甚麼的,為甚麼會恐懼?我不知道,竟覺得混身上下不對勁,極端難受,只想把目光移開。

可是,寫出版計劃和文宣,不正正是我最擅長的事情嗎?

不知道,好可怕。

PK仍在幫各人做電子書,但因為工作忙碌(12月31日放12點⋯⋯幹),審稿和校稿一直拖,每天做不到兩小時。自己的小說也在寫着,未寫完,一星期寫不了超過兩個字。

近幾年比較完整能進入寫作狀態的時間,就只有去年在寺裡的夏天。沒有特別事情做,也有一個很完整的目標,出發往澳洲。而後者⋯⋯而後者。

現在的工作,金錢不算太多,工作量大,而且很多細碎的,粉末的事情要做。身邊做了一兩年的同事,紛紛說要走了,找別的工作。他們年紀比我少,也比我能幹,不知不覺已經28了,職位比他們低,而且好像還找不到路向,心情實在好不起來。然而,再這麼做下去,有辦法嗎?以前工作,總能夠找到一些和將來連結的東西。即使在寺裡閒了個一年多,至少也學會了拍人像照,可是,最近⋯⋯我想報的課程,報讀不了,因為輪更,我不能放星期六的假期。想報碩士,也不可能,因為工作時間,晚上必需席班,碩士也不是說報就會報到,還要考試,以目前的工作量⋯⋯

驀然回首,如今竟又回到大學時的日子,每天八點到晚上十點地工作。當時覺得滿足,因為我一步一步完成我的目標,大學四年。也寫了兩本書。而且,在那個時候,工作不是我的全部。

如今,甚麼目標的,都沒有了。我的全部就是工作,而工作又不太順心。這幾年,都是如此。沒有第二人生,窮到連書都不太敢買,也不太讀得下去。以前一直不覺得甚麼工作履歷很重要,覺得自己的未來會是一個稿匠,撰稿的自由業者。來到此時此刻,這個想法,依舊渴望,校看多了,更明白我這些文字,巿場不可能接受。

再次回望,我總算趕上了朋友們的生活質素吧?有一份工作,有一份死薪水,有一間小房子,一年可以去一次旅行⋯⋯花十年時間,總算趕上了, 趕上了朋友們十年前的生活質素。

大熊說很怕十年後他們都結婚有房子了,我還過着現在這樣的日子。

每每當你在熬花生醬面包時,總會有人在你身邊說:食幾多著幾多,整定既。
那個人,不是在煮咖哩雞,便是龍脷紐牛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