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不在狀態

還在起草稿。各式各樣的草稿,書評的、影評的、樂評的。但草稿寫得一塌胡塗,也不好意思拿出來。很多時候,改稿比寫稿重要。寫稿是一直寫下去,自己覺得高興開心,就能持續。改稿則必需有很多考量了。趙景恆新近發佈,我都很仔細地看看有沒有需要更動的地方,寫的時候,為了文雅,用上許多不怎麼流暢的句子。修改時就會覺得,以一篇流行小說而言,未免太過堆砌,又不是陳蕾氏的琴箏⋯⋯

益力多醫生這幾天開始寫新故事:暑假去印度餐廳打工,逼着我看。前幾天才剛行山回來,累得不行,給他搖多幾搖加上有人打電話吵醒我,我便又背着電腦去圖書館,心不甘情不願的讀。心想,又係呢D?

他對於高登風格,掌握得很多。而且自豪於高登能獲得不錯的評價。前些日子的下體很臭在高登也很受歡迎,可是電子書上了google play,滑了鐵了盧,兩個月下來只有個位數下載。另一篇uwant也很流行的故事,沒結果的一些感情,上了電子書也和討論區的差很遠。 反而我那本討論區零點擊的散文集,近來下載量都不錯,破了千。看數據時我一直問自己為甚麼,可能是宣傳關係吧,朋友說80後登上了google play首頁,根本不用尋找。真奇怪。

不過,坦白講,我並沒有因此而高興。覺得其實也差不多。下載了不等於會讀、會看。反而我更在意留言,有意義和沒意義的評論。每一句都是創作的動力來源。

不講太多了,反正近來忙到沒時間寫文章。小書店快要盤點,連續不斷地OT,精神有點吃不消,而且重覆彎腰,蹲下的動作⋯⋯呼。

這篇文章過幾天又會刪掉吧,誰知道呢?重覆着這樣的事情,直至老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